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58章 九重噩兆
    皎洁的月色里,

    忽然又传来凄厉的嘶吼声,

    那嘶吼声到处都是,如是这万千里的树都在痛苦的哀嚎着。

    “是那树妖”,安蓉蓉骤然转身,侧头,只见诸多荆棘海正拖着黑焰在迅速往地下钻去,她急忙矮下身体,身形贴地而动,小心地藏身到了一个侧边的岩洞里,然后看向外面那一副末日之景。

    ——黑焰洗地。

    长公主曾经看过古籍,古籍里说龙可喷吐龙焰,无物不燃。

    钢铁,石头,一切都可以焚烧。

    她的法身也可以,但需要配合法器,或者进一步激活血脉。

    但如今,她看到了那恐怖的巨影正以三头往三个方向不停喷着龙焰,其余的二十一个龙头正紧闭着双瞳似在休息。

    哧哧哧。

    这种诡谲的黑焰非常玄奇。

    不可扑灭,却也不会蔓延,焚烧到了什么,什么就注定了死亡。

    而这焚烧物一旦彻底化作灰烬,黑焰便会消失。

    这种诡秘特性的火焰,简直闻所未闻。

    安蓉蓉大气也不敢喘。

    之前,她在突破十一境后只觉得自己强大无比,有了一步登天、再非凡人的喜悦,

    只觉也许可以进一步再调查这火劫劫地,毕竟再遇到那些火兽火尸,即便无法战胜太多,但至少不会那么被动了。

    然而,这条恐怖无比的黑龙蛮横粗暴地击碎了她一切的幻想,在嘲笑她,在告诉她,即便突破了十一境,在这火劫之地,依然是蝼蚁。

    安蓉蓉双手捂着脸,压抑着心底此时的震撼,她忽然明白,为何火劫会持续五百年。

    她甚至无法明白,人类需要强大到何等程度,才能去对抗这些恐怖的怪物。

    但她那“曾想着在自己担任族长期间解决火劫”的野心,彻底粉碎了。

    这一条诡异,恐怖的黑龙,可以碾碎所有人的野心,所有人的幻想,让他们接受最残酷,最血淋淋的现实。

    是的,火劫,不可战胜。

    ...

    ...

    夏极也不知道自己给长公主留下了如此阴影,他装作无意间灭了冰帝,又将“能监控这一片区域,甚至后续有可能会发现他身份”的树妖给干掉了,这才振开遮天羽翼,飞冲上天穹,俯瞰着脚下的一切。

    那树妖是很强,

    监控,偷袭,带人瞬移,

    这几乎让苏冰玄立于不败之地。

    但再BUG,也抵挡不住这来自于“未开放深渊副本BOSS”颇有心计的碾压。

    夏极心底默默吐槽了一下,这种感觉就好像:

    他身为一个屠龙勇者,去往了未开放的深渊副本,结果进化成了那深渊副本的BOSS...之一。

    不过幸好还能变回来,幸好没有真正化作火劫的一部分。

    他拍打着巨翼,

    体验着这和用两条腿走路完全不同的感觉,

    魔龙之心强大却缓沉的跳动着,

    把如海渊般静谧翻滚的血气灌输向全身每一个角落,

    因为身体已被改造为龙躯,所以,独属于人类的真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纯黑色的力量,他可以随意支配,只需要一个深呼吸就可以喷出纯黑色龙焰。

    至于自己为何会形成这样的变化,只能之后再去查询了,否则今后自己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夏极心底默默思索着,

    万万里月色,荒芜的劫地,

    一切火兽火尸但凡看到这巨影,莫不本能地四散,

    一切异域之名感到这威压,莫不恐惧地匍匐隐藏,

    他双翼卷着死亡,

    黑焰可将一切化为灰烬,

    万物为之颤抖。

    夏极继续往东方飞着,

    既然变都变了,就帮小苏再解决一些异族的头疼问题吧,

    那些异族实力强大,很可能鸠占鹊巢,喧宾夺主,小苏很难驾驭,她也和自己吐苦水很久了。

    ...

    ...

    鹰卫们如劫后余生跪倒在地。

    待到月色消隐,

    天光再起时,

    金色光华,让他们只觉还活着。

    安蓉蓉回到帐营时,“北地鹰王”英召正在等着,

    看到是她回来,英召想也不想,立刻半跪在地道:“长公主,您...胜了?”

    “胜了。”

    安蓉蓉如女王般道,“本宫不会忘记今日。你白鹰一族可以迁入中土繁华地带,受我世家庇荫。”

    英召重重垂首道:“多谢长公主,但我可能要带着族民继续北上了。”

    “北方苦寒之地,还有罗刹一族,为何要去?”

    “因为...祂。”

    “祂?”

    安蓉蓉想了想,“昨晚那条龙?你知道祂是什么?”

    英召起身,翻开白鹰一族先祖留下的古书,在最末几页处才停了下来,指着其上一条恐怖的黑龙图案。

    安蓉蓉问:“这是什么书?”

    “先祖之书”,英召回答道,“我异域流传虽无中原人族不知多少万年,但正因如此,我们更注重对先祖话语的保存。

    这本书从上古传来,历经数百次重编誊抄口传,遗失了不知多少,看起来杂乱无序,便是记录的语言就有数种,有些语言还是失传了的,甚至我们都无法破译。

    但这也留下了许多信息。譬如...”

    他指着黑龙图案边古朴神秘的文字道:“黑皇帝。”

    安蓉蓉问:“什么是黑皇帝?”

    英召道:“书上说,火劫可能会出现噩兆,每出现一个噩兆,劫难就上升一个层次,最高九层,此为九重火劫。

    而黑皇帝的出现,就是其中的一种噩兆,而祂出现的如此早,可见这一次火劫会有多么可怕。

    极北冰天雪地,非常凶险,但再凶凶不过这劫,所以,我带族人去避难。”

    安蓉蓉默然道:“异域的先祖是如何知道的?”

    英召道:“书上有许多文字还没破译,但我隐约猜测...上古时候,也发生过火劫,也有过黑皇帝。”

    安蓉蓉问:“那还有什么征兆?”

    英召一页一页翻着书,缓缓指着:“除了黑皇帝,还有白凰,蜃君,火王,钩熠夫人,祝融...还有三种噩兆没有记载。

    这些噩兆不是必然会出现,而是随着劫难的程度而出现。”

    安蓉蓉随着他的翻动,缓缓看着,越看越是心寒,她忽然想起苏家老祖活了那么多年,祂定然也是知道这些的吧?

    “书能借我看一下吗?”

    英召沉默了一下,他缓声道:“此书先祖所传,不可为外人翻阅。长公主请见谅。”

    安蓉蓉神色动了动,道:“无妨,那你和我说说吧。”

    “是。”

    ...

    ...

    “报~~~”

    甲士手捧书信从远处匆匆而来,

    随着他的奔行,火盆之中光焰跃动,木屑纷飞,照出四周的巡逻哨兵,闪亮着他们森然而冰冷的铠甲。

    这是隔绝了大商和异域的西方第一雄关——封狼关。

    高十数丈,前后六道关卡,各种大型军用器械不计其数。

    虽说此处曾被鬼方女王带着冰霜巨人攻破过,但巨人们对于关卡地貌等,并没有造成太多影响。

    此时,在桀女皇的重修之下,六道关卡已经彻底恢复了四道,如是坚不可摧的钢铁巨人,守在东西边疆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重要地界,威严如神明,不容侵犯。

    如今,

    那甲士已经从匆匆奔跑到了第四道关卡之中,跪在一间临时府邸前,双手高举书信。

    临时府邸里很快有人取了,又往里而去。

    最里,是一位身形清瘦,长发杂白,正托腮翻书的女子,

    女子眉宇间藏着几分儒雅,又有几分疲惫,

    让人只觉她该是嬉戏于山水之间,舞文弄墨的才女,而绝非在这血火的战场边缘。

    女子上半身穿着铠甲,铠甲的肃杀消隐了几分这出尘,

    但是...

    无人看到的下半身正穿着彩花的保暖棉裤,就是那种“以献祭一切美观为代价,而换取保暖”的大妈款的棉裤,

    而且,她还丧心病狂地穿了两条!!

    如果整体来看,

    此女真是“上半身为美艳儒将,下半身是村口大妈”。

    咚咚咚。

    女子抬头,

    门外传来声音:“宁将军,有信报。”

    “进来。”

    “是。”

    一名披甲武者推开门,低头将书信呈放在桌上,然后才恭敬的退下,退到门前,他忍不住道:“宁将军,西方苦寒,冷气入髓,您要多保暖。”

    女子轻轻咳嗽了两声,反问道:“前线的将士可有保暖?”

    那披甲武者愣了下。

    “下去吧。”

    “是。”

    那武者带着越发恭敬的神色下去了。

    如果他看到这将军下半身穿着的两条超保暖棉裤,心中定有千鸦过尽,万马奔腾。

    女子正是宁小玉。

    她翻了翻那信报,微微蹙眉。

    吱嘎...

    宁小玉身后传来推门的声音,一道娇小身影走了出来。

    来人披着避寒的暗金色斗篷,走到烛光里,露出一张有些苍白的脸庞,正是夏小苏。

    “怎么了?”

    “女皇陛下,突厥整军五十万,说要入我关卡来避难。”

    两人纷纷沉默了下来。

    西方火劫,

    异族之中,鬼方因为冰霜巨人的缘故,往北而去了冰雪罗刹之国,犬戎往南去了南荒不毛之地,突厥则是直接向封狼关而来。

    而联姻事件里陶如瑞返回去的那一张画像,突厥王竟是直接认了,此时打着避难的旗号,举族往东而来。

    之前,已经有许多突厥百姓被安顿在了关中。

    而此时...

    突厥王竟然率领五十万大军过来了。

    女皇道:“他不是来避难的。”

    宁小玉:“当然,他要的...”

    “说。”

    “突厥王要的是占领我大商江山北域,要的是将陛下纳入房中协助他统治,要的是鸠占鹊巢,再不归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