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59章 纯白的世界,纯黑的魔影
    “陛下,先前的突厥百姓里,一定有细作。

    除了细作,一定还有突厥狼鬼和夸蛾。

    内可以刺杀大将,外有大兵压境,理有避难,情有联姻。”

    夏小苏闭目思索着。

    宁小玉忽然问:“他呢?”

    “不能总依靠哥哥吧。”

    宁小玉笑道:“那有什么,快叫他出来,小哥可是最终兵器,是能带来一切奇迹逆转的男人。”

    然而...

    夏小苏却沉默着。

    她知道兄长在做很危险的事,而自己这个累赘妹妹如果这点危难都度不过...

    宁小玉笑容止住了,她缓缓低下头,平静道:“我知道了。”

    夏小苏侧过头,轻轻叹了口气,她知道眼前的军师要做什么。

    消耗寿元,去挥舞出属于“儒门八奇”的一击,从正面去击溃突厥士兵。

    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她是儒门八奇,但她挥出这一击后,所有人就都知道了,到时候,她不仅会再折寿十年,连身份也会不再神秘,或许,许多刺杀也会接踵而来。

    女皇转身回到了后院,

    站在屋檐下,仰望着冰冷无情的明月,

    她周身闪烁着寒辉,

    双拳骤然握紧,

    轻声呢喃道:“我还是个废物。

    只能依靠别人的废物。”

    身后忽然响起脚步声,

    胡仙儿跑了出来,

    正要跑过去,

    却被夏小苏一把喊住了。

    胡仙儿:“晚上好,陛下。”

    夏小苏道:“今年春天就开始准备的那东西,应该准备好了吧?”

    女皇和狐狸精对视了一会儿,

    胡仙儿没撒谎:“好了,古代传下的材料刚好够最后一份,我已经拿到了。”

    “给我。”

    “陛下...你让他和我说好不好?我不敢给你,他知道了会杀了我的。”

    “仙儿,你们的盟友是我,不是我哥哥。”

    “但我的主人是你哥哥。”

    胡仙儿道,“我不能这么给你,给了你你一定会悄悄用了,这东西不能乱用的,是赌博,如果赌输了...你知道会怎么样吗?”

    “我知道。”

    “那我更不能给你了。”胡仙儿很坚决。

    然而,下一刹那,她就愕然了。

    因为,夏小苏闭上了眼,双腿屈下,缓缓跪了下来。

    这一刹那,胡仙儿从灵魂到肌肤都忍不住战栗了起来。

    毫无疑问,夏小苏是有着君王之命的,

    此命极重,

    而普通人根本无法承下如此的一拜,

    即便是狐仙,也会被一种玄奇的可谓是命的力量所深深触动。

    胡仙儿忽然双瞳湿了,一股感同身受的无力感和大悲哀涌上心头。

    夏小苏跪在冰冷的月光下,肌肤苍白到有些病态,周身散发着一股凄凉的味道。

    她平视着胡仙儿...

    轻声道:“孤本是一个没用的公主,所有哥哥姐姐都比孤强,而孤唯一的价值就是被天子卖去突厥联姻,

    但兄长拼尽全力,从这污秽淤尘和蝇营狗苟之中带着孤杀出了死局,改变了孤的命运,也给了孤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

    而孤这样一个没用的公主,却也偏偏承蒙你们看重,不以孤弱小,而愿与孤联盟,孤...发自内心地感谢。”

    胡仙儿只觉心脏如被攥紧了,泪珠子哗啦啦的落了下来,她黄腔也不开了,“你...你别这样。”

    她伸手就要去扶女皇,但却偏偏感受到一股奇异的威严和宏大的念想,而不敢用力去托。

    夏小苏神色平静,继续道:“你们为孤做了很多事,所以,也给孤一次机会,让孤为你们做事,好吗?”

    胡仙儿道:“你...你万一体内没有天妖血统呢?这一股力量会直接摧毁你其他血液,你...你会直接折寿过百,离死就没多少年了。

    而即便你有妖族血统,但却不是天妖,那么这力量虽然会让你短暂强大,但也会很快折寿。

    即便你没有折寿,你真的有天妖血统,但若是这血统复苏,你的想法就不会随之改变吗,你还是过去的你吗?”

    夏小苏再不说话,双手手掌压着冰冷地面,深深一拜。

    天妖变。

    一种可以唤醒天妖血统的药物。

    然而,就如胡仙儿所说,副作用也非常明显。

    天妖变的来源,与存在原因,已无法考究。

    北地妖族利用这种药物的气味,在关键时刻,进行协助刺激妖族自身的成长。

    之所以妖族无法服用,是因为“天妖变”有着一个恐怖的特征:

    这药物对于“妖血”非常敏锐,很可能还没寻到天妖血统,就已经破坏了其他妖血。

    夏小苏之所以要这个药物,是因为胡仙儿曾经给她做过一个妖族特有的血型小测试,测试结果是她可能有天妖血统,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她能被北地妖族这么快接受。

    胡仙儿也跪了下来,一边和女皇对拜,一边犹豫不决。

    夏小苏道:“孤向你保证,若不到万不得已,必死之局,孤绝不用。”

    胡仙儿还是难以决定,狐狸尾巴都藏不住了,如白色大扫帚一样在摇来摇去,显然很犹豫。

    夏小苏又道:“难道你让孤在危难关头,怀里只有匕首,而没有其他拼死一搏的法门了么?”

    胡仙儿长叹一口气,“女皇,你发誓。”

    夏小苏发了个毒誓。

    胡仙儿这才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珠,

    珠子中空,里面显出极多的层次,以及红色的内核,

    那被诸多药物罩膜封住的似乎是一滴血?

    这玉珠浮空,飘了过去。

    夏小苏结过,放入怀中的储物空间里。

    胡仙儿再三叮嘱“千万不能乱用”,然后才离开了。

    夏小苏拍了拍胸口,这么一来,在死前除了用匕首自杀,还多了一个吞下天妖变的选择,万一真的能成功呢?

    ...

    宁小玉打了个哈欠,走到后院。

    女皇还在院子里。

    感受到动静,

    夏小苏侧头看过去,“军师,过两天你出征的时候,孤派一个人随在你身侧。”

    “谁?”

    “孤的影子,她是个哑巴,但很强。有她保护你,孤才会放心。”

    宁小玉愣了下,她还真不知道女皇有影子,于是点点头,叉着腰,活动着身子睡觉去了。

    ...

    两天后。

    突厥大军即将兵临关下。

    宁小玉带着诸多大将,领着好不容易凑起的八万大军在第一道关卡迎战。

    她身侧随着一个戴着暗金面具的神秘人,神秘人背了一把长剑,面具则是楚江王,这就“女皇的影子”,除此之外,黑狐王杀生也女扮男装,站在她另一边。

    ...

    午间时分,天空飘起了雪。

    关卡墙头正中,蓬伞竖起。

    宁小玉坐在伞下,面前是个阶梯型的特制小桌,

    上阶梯摆放着一方古琴,

    下阶梯摆放着八道军令旗。

    军令旗围成小圆,圆心是调动这八万大军的虎符。

    虎符调兵,

    令旗用兵,

    皆藏士气,故而能以此为兵道,

    这就好像武者用刀剑,是一样的道理。

    宁小玉再摸了摸腰间的一个小灯盏,那是七星灯。

    做完这一切,她看到远处的突厥大军如潮,黑压压的来了,便是双手从袖中伸出,开始淡定地抚弄琴弦。

    那五十万大军在距离关卡还有十多里处停下了,一人从大军里出列,其后是两个三米有余的魁梧巨汉随同。

    三人很快到了城下。

    宁小玉停下动作,俯瞰了过去,目光忽然死死盯在中央那人的身上。

    那是一个目光带了几分邪气的男子。

    男子也正仰头看着她,甚至唇角一翘,露出了微笑。

    宁小玉忽然微微低头,神色不变地看向神秘影子,轻声而极速道:“他是我师兄,是儒门大奇。杀他。他不死,关必破。”

    邪气男子正准备说话,忽然撇到宁小玉微微低头,眼睛眯了眯,随后想也不想,一转马头,抓紧缰绳狂驰起来,一边跑一边喊“你个疯女人,话都不说一句吗”。

    宁小玉故作愕然地喊着:“我什么都没做...你为什么要逃?”

    邪气男子吼着:“你低头了!”

    宁小玉振振有词地喊着:“我...嗓子干!喝口水!”

    邪气男人嘿嘿笑了笑,却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这一系列动作,看到随他而来的两人都愣了愣。

    而就在这时,城头忽然散发出森寒气息...

    宁小玉身侧的影子双手一挥,身后长剑便是出鞘,向着地面斜射而去,而那影子一个翻身,竟然直接踩踏在了剑上,在这千军万马眼前如仙似魔般御剑而行。

    两个三米有余的巨汉狞笑着,如宝塔般站在原地不动,但身形却开始变化,咔咔咔的声响传来后,化作两丈有余的巨大狼鬼。

    突厥一方顿时传来兴奋的助威声。

    宁小玉担心地看向那影子,总觉得背影有点熟悉。

    她忽然扭了扭身子,杀生凑上来。

    宁小玉问:“女皇呢?”

    杀生道:“女皇今天肚子疼。”

    宁小玉:“哪里痛?”

    “肚子。”

    宁小玉:...

    她看着那此时已经冲到了巨大狼鬼身边的身影,抬起双手比照了一下体型,又问:“女皇的影子哪儿来的?”

    杀生:“问女皇。”

    宁小玉再想了想,忽然眼珠一动,花容失色,糟了。

    再看城下,

    只见那神秘的影子已经与两名狼鬼对冲在了一起。

    那影子出手的方式极其简单粗暴,左手一道金色旋转的巨大“卍”字飞出,将一名狼鬼困住,右手一抓脚下之剑,

    挥舞之间,

    寒冰如狱,

    一刹那,幽蓝森然之气化作冰晶法相丛生,刺骨寒气糅杂着死气从影子剑间迸发而出。

    那两丈余高的狼鬼双手急忙交叉,血气狂涌,怒声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狂吼,进行格挡。

    嘭!!

    炸雷般的劲气轰然散开,压得那觉醒了血脉的狼鬼往后连退几步。

    但反冲之力是等同的,

    那神秘影子显然重量极轻,

    这一下爆炸,

    直接带着影子如贴水疾掠的飞燕一般,瞬息数十丈,

    向着那邪气男人,即儒门大奇的方向而去。

    马匹虽然快,但怎可能快的过一位传奇?

    影子显然是传奇,

    动作优雅轻灵,

    又显然是女人,

    一个娇小的女人。

    她速度快到了极致,手中长剑迎风烈烈而动,其上越来越强的气势开始积蓄,骤然,她似是感受到了契机的存在,轻声娇叱一声,双手握着的长剑带起一簇冰寒的刀山法相,往前滚滚而去,

    随着这发现的出现,她面前的地形竟是纷纷突起,每一突都是一道尖刺...

    尖刺化刀山,如巨兽起身,瞬间席卷而去!!

    那邪气男人早已伸手摸到了腰间的一个锦囊,正要使用,忽然又放了回去,只因为迎面一道金色剑刃如鲨翅掠过般,急速而来,伴随着龙吟风雷,长鸣不止。

    金色剑刃和刀山法相撞击在一起,发出巨大轰鸣,地面泥石飞溅,尘土洋溢!

    突厥阵营缓缓走出一个半面毁容,半面带着面具的男子,他一头白发,手中握着一把金龙吞口的神兵,龙生双翼,缠风雨雷霆之纹,为上古神兽“应龙”。

    影子显然看到了这把剑,她愣了下。

    只是这一愣的功夫,那邪气男人又跑了很远去了。

    影子咬咬牙,左手一动,拉出一串念珠。

    念珠与风雪里随着那苍白的小手抖动,

    随后,

    她猛地抬手,举起了一座金色的山。

    五行佛山。

    山尖在下,山底朝上,有百余丈之长。

    影子下一刹那,已经将这佛山给投掷了出去。

    天地之间仿有无穷梵唱,金色佛火熊熊燃烧着从天而落,将儒门大奇以及那位手握神兵的白发男子笼罩其中。

    影子知道儒门八奇意味着什么,他必须死。

    佛山带着佛焰压下,摧枯拉朽地镇压向远处。

    儒门大奇心底充满了后悔,他后悔自己不该亲自出来,谁会知道那疯女人连话都不说一句,看到自己站在那里就直接出手?以前不是还坐在一起喝茶下棋的嘛?

    白发男子仰头看着天空镇压下的佛山,右手一扬金色长剑,周身升腾起一股悲壮的死意,他咆哮一声,双手抓着那金剑向天穹的佛山斩去。

    一道豁大磅礴的金色半月向天而冲,才到半空又惊腾作龙形。

    与此同时,

    突厥阵营里,射出一道奇异的亮光,那亮光飘飘渺渺,似真似假,如梦如幻,如是宿命,光速何其之快,就在佛山落下时,已经投落在了佛山上,然后带动着佛山往一边挪了挪。

    瞬息的交锋,尘埃落定。

    龙形剑华斩在佛山上,佛山未曾动分毫。

    但佛山却被那奇异的亮光带动,偏了偏位置,而砸落在空地上,大地之上扑腾起百丈金色怒涛,但却终究未曾伤到儒门大奇与那白发男子。

    儒门大奇已经转身跑到了突厥接应的安全范围里。

    影子站在风里,一时间有些犹豫...

    城墙上,宁小玉看到这一幕,闭目喃喃道:“昊天镜,轩辕剑,大奇...我中土精英为何要助异族?”

    她不再细想,而是忽然道:“鸣金!!”

    前线的影子听到鸣金声,叹了口气,飞快后退。

    儒门大奇才返回了突厥阵营,突厥王便是走到他身侧,一副很信任他的模样,随后把虎符交到他手上。

    大奇微微一拜,双手接过虎符,然后面前一展,令旗顿开,五十万大军对对面定然不足十万的军队,还不值得让他用玄阵之法。

    若是这般都碾压不了师妹,他也是白活了。

    此时,影子已经退回到了城墙上。

    宁小玉撇了她一眼道:“你快回去保护女皇,她肚子疼。”

    影子摇摇头。

    宁小玉小声:“女皇,你别装了。这一仗我们输了,你快回皇都去。”

    影子还是摇摇头。

    但她已摘下面具,露出原本的模样。

    顿时间,城墙上的士兵发现了女皇亲临前线,而且刚刚作战如此勇猛,纷纷欢呼起来,士气一时间陡然上升。

    然而宁小玉心底明白,士气再强也没有用,对面有儒门大奇,这一仗已是输了,而她甚至会成为俘虏,女皇也是。

    十余丈城池,森然而列的重型器械,

    沐浴在飘零的刺骨冰雪中,

    雪随风卷,

    似白色的浩淼洋流,

    淹没了这里的千峰万嶂、烽火烟台、边塞雄关、以及一切土地...

    又覆盖过关外那气焰凶猛五十万异族大军。

    五十万兵力对八万,

    毫无胜算。

    宁小玉心中长叹一声,又向着身侧的女皇,轻声道:“快逃,否则...”

    她话音未落,

    双瞳猛缩,

    还未来得及反应,大脑就忍不住嗡的一声陷入了空白。

    紧缩的双瞳里,倒映着一双从彤云里飞来的魔影:

    双翅遮天,扑闪之间,隐约见到纯黑色的火焰随之潺潺静谧而流,在最沉寂里压抑着最狂躁。

    随着那魔影的靠近,

    强横到比这漫天风雪更冷的威压瞬间覆压而下,让人无法喘气,无法思索,血液冻僵,心跳都缓了...

    从祂出现的那一刹那,

    天地之间,一切都皆似化成了蝼蚁,

    纯白的世界,

    纯黑的魔影,

    从西而来,

    这一幅魔幻而不真实的画面,让人惊心动魄,如是忽然沦陷入噩梦之中,看到了梦之尽头那让人要尖叫惊醒的大恐怖。

    诸多士兵也都看到了,无论是城墙上的,还是列阵在城下的。

    他们身上燃烧的士气,独属于沙场的杀气忽然都消失了,

    就是张着嘴,瞪着眼,仰头看着那道恐怖的魔影,

    在视线里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百丈之长,诸多黑龙之首,双翅卷着死亡逐渐而来。

    士兵们也不逃,也不做什么,就这么看着,因为这种层次的存在让他们“除了去接受即将到来的命运”,再无其他选择。

    “我的天。”

    “我...”

    “那是什么...”

    还有稍微厉害一些的武者,或是将领准备进行攻击。

    但无论是城头上的宁小玉,还是城下的儒门大奇都是纷纷抬手压下,同时呵斥道:“别动手,都别动手...不要露出敌意。”

    他们都指望着,这样一头食物链顶端的怪物,这样一头明显是火劫之中的恐怖存在,能无视他们...

    但...

    下一刹那,

    那恐怖的纯黑魔影忽然如疾风俯冲而来,

    双翅掠过数千丈空间,

    飞雪顿时沸腾了起来,

    三颗黑龙巨首忽然张开大嘴,黑焰从其中汹涌喷涌而出。

    哧哧哧...

    黑焰洗地...

    但凡染到一点黑焰的士兵或是物体,都在迅速熔化,死亡。

    那纯黑魔影一个飞转,直射着冲上彤云密布的天穹,继而又俯冲下来,再来一次黑焰喷射。

    哧哧哧...

    又是许多士兵遭殃。

    城墙上,宁小玉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她看到城下儒门大奇满脸的无语,似乎在说“为啥就挑我们打?”

    宁小玉忽然一抬手道:“跪下,都跪下。”

    城头上,所有士兵顿时都跪了下来。

    “兵器全丢了。”

    哐当哐当...

    一阵儿响声后,城墙上所有士兵全是手无寸铁了。

    儒门大奇想了想,也急忙这么吩咐,

    五十万突厥大军正要跪下,

    突厥王骤然愤怒地一抓儒门大奇的衣领,

    用中原语咆哮道:“杀了它!!”

    两人说话的这个功夫,那纯黑魔龙又张开双翼,所到之处,如是无数黑色的火焰弹被投了下来,地面一片纯黑色火海,而因为这狂暴的力量,地面如有土龙翻身,不停地挤压堆垒,或是裂开成壑。

    而这一掠,突厥不知死了多少人,因为站位密集,怕是有几万了。

    儒门大奇仰头看看,只觉得这条龙似乎没准备放过他们,于是点点头,轻叹一声,从怀里抓出了一柄袖珍的玄奇长枪。

    然后看了看突厥王,大声道:“杀!”

    突厥王感应到了他的意图,背后忽然出现了一头蓝色巨狼虚影,巨狼仰天,啸雪,气势如焰滔天。

    “杀~~!!!”

    这一声,似乎是唤醒了所有突厥士兵心底的野性,那源自于对先祖的崇敬,对图腾信仰,这一刻化作了无所畏惧的力量。

    一瞬间,他们心底的恐惧反倒是化作了动力,僵硬的身体如是活了过来,缓慢的心跳一瞬间快到了极致,眼中也流露出了信仰之色。

    “杀!!”

    “杀!!”

    “杀!!”

    声声咆哮,如诸溪归河百川入海,合汇成一道涛涛激荡的洪流。

    儒门大奇仰头,看着那恐怖的魔影,周身散发出一种玄妙的气势。

    他嘶哑着声音道,“我这十年寿元,付诸于你,不亏!!”

    说罢。

    诸般士气化作法相。

    十丈...

    百丈...

    两百丈...

    ...

    六百丈。

    横亘入云,对峙这那云间长达百丈的魔龙。

    握枪,出枪,强横到近乎是如今俗世人类最强一击的突刺向着那纯黑的魔影刺去!!

    哧哧哧!!!

    突刺重重击打在呈现防御姿态的魔龙之上,带起一串儿如同万雷齐鸣的巨响。

    同时,十几片黑色龙鳞竟被激射而起,卷入漫天风云,似是沉重硕大的铁片飞出。

    儒门大奇顿时愣了愣,这毁天灭地的一击竟然只击开了一些鳞片?

    下一刹那,

    魔龙二十四首同时张开,恐怖的黑火如同海洋,从天空浇落,点燃了这四十多万大军聚集的法相。

    法相熊熊燃烧。

    每一阵燃烧,都让四十多万大军的士气萎靡一点。

    魔龙做完这一切,又立刻俯冲向地面,巨爪一按,顿时按死了突厥王。

    目光冷冷瞥了一眼儒门大奇,见到他头上生出的诸多白发,以及正在迅速萎靡的士气,便是一转身再度冲上了天穹。

    没多久,法相已经全部燃尽,

    四十多万大军如被抽走了魂儿似的,全部都昏迷了过去,那儒门大奇也是一般无二的昏迷了。

    魔龙腾空而起,张开遮天蔽日的羽翼,又向着封狼关城头飞去,

    那里,

    女皇正仰头看着他。

    --

    PS:今天的2章合一了,明天恢复4000字每章的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