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60章 黑龙女皇,再返苏家
    夏极张开绝大黑翼,从上位食物链俯瞰着下位的食物们,哪怕他没有任何动作,这巨大的身型、恐怖的压迫就已让人心悸不已。

    一瞬间,时光仿佛都停滞了。

    他目光也停在城头的夏小苏身上。

    铜盆灼红焰,

    寒天白雪夜,

    黑色火炎还在席卷着远处,

    一切照明了她凄凉的身型,还有手握的长剑,她威严、仁慈,她美丽、孤独,如果换做任何怪物,这一刻她就会迎来死亡。

    可惜在此时此刻的此地无敌的夏极并不是其他怪物。

    他收敛力量,伸出一根龙爪,爪尖尖锐,似死神的巨镰刀,往前探去。

    爪还未到,狂风已到,一股强横的力量推动着一切火盆,桌椅,跪着的士兵往后平移,如君王让人斥退的敕令。

    但夏小苏没动,她的帽兜已经彻底揭开,长发在夜色里狂舞。

    城头上万士兵,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冷汗如滚动的豆粒子,衣甲早就湿透了,他们一边跪着,一边侧头看向他们那小小的、苍白的女皇,易地而处,他们肯定已经跪下了。

    可是,夏小苏还没跪。

    她被狂风带的微微踉跄,一躬身之际,已经探手向怀,取出了匕首,又取出了那颗天妖变血玉珠。

    天妖变为了那万里无一的奇迹,匕首为了终结自己,让自己还能以“符合自己身份”的尊严死去。

    夏极巨大的龙瞳一拐,看到了自家小妹怀里的匕首,这个他认得,

    但,一旁的珠子是什么?

    此时,夏小苏已经将天妖变血玉珠悄悄塞向口中,现在已是绝境,正是用这玉珠的时候。

    然而...

    叮!

    那龙爪一个回勾,直接将天妖变玉珠勾上了天空。

    夏小苏猛然抬头,出手如电,要去抓回自己的“奇迹”,

    但她却连着身体被夏极的龙爪往里攘了攘。

    夏小苏身子一歪,整个儿柔软的躯体抱在了黑龙爪上,脸颊贴在那杀人的怪物尖爪上,又热又硬又黑。

    低头的宁小玉伸手捂脸,她现在想拼都拼不了,这恐怖怪异的黑龙一口气就能让他们全部死,哪里会给她消耗寿元、动用儒门八玄阵制造出法相的时间?

    如果真的制造出了法相,再通过这怪物被刺开了的龙鳞发动一次攻击,未必不能重创祂。

    夏小苏心跳快到了极致,被强压下的恐惧感又冒了出来。

    她死死闭上眼,等了数秒,没等到该有的痛苦和死亡,便好奇地睁开眼。

    只见那那怪异黑龙一副正在没收天妖变玉珠的样子...

    一对巨大的龙瞳正盯着自己...

    那充满了可怕威压的龙爪正把自己往城墙里推着,推到了一个安全地带,龙爪猛然一收,又在旁边敲打了两下。

    夏极已经感受到了那玉珠里蕴藏的奇异却危险的力量,看来自家妹妹真的很拼啊,得做点儿什么来制止她。

    夏小苏看到这怪异黑龙平静的眼神,灵光一闪,忽然想到龙可能爱珠宝的传说,它不会是把天妖变玉珠当做宝石了吧?

    于是,她福至心灵地喊道:“金银珠宝,全部拿出来。”

    众人:???

    宁小玉反应很快,率先从怀里掏出一把宝石,远远丢在城头。

    其他将军士兵也顾不得肉疼了。

    叮铃铃。

    叮铃铃。

    清脆的声音在封狼关寒风里响彻。

    夏极:???

    他爪子一抬,一压,又把夏小苏那把长匕首给斩断了。

    女皇静静看着他,忽然恍然着喊道:“钱不够!!”

    众人顿时把身上携带的一切物品全部丢了出去,暗淡的火光里,冰冷的墙头闪闪发光。

    夏极:???

    这一瞬间,画风急转,

    他那高高在上的形象,变成了一个抢劫的土匪...

    夏极感觉也处理的差不多了,该达成的目的都达到了。

    帮小苏解决了敌人,又帮她扬名,还意外地收获了一枚她死前准备吞吃的玉珠,足够了。

    于是,他仰天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

    啸声如雷,直将天地震的飓风狂涌。

    他一转身,扑闪羽翼又飞回了厚积如山的云层,渐渐远去,而消失不见。

    众人瞪大眼,张大嘴,看着这令他们震惊的一幕。

    夏小苏也是愕然地看着。

    但她的愕然并未持续多久。

    整个关头,甚至关下响起了热切无比而充满了狂热的欢呼声。

    “黑龙女皇!”

    “黑龙女皇!”

    “奇迹的黑龙女皇!”

    欢呼声不绝于耳。

    夏小苏看着那绝云远去的龙影,心底只想着“原来哥哥讲的故事是真的,龙真的爱珠宝”...

    她转身,环视着四周,所有劫后余生的人们都在欢呼着她的名字,赋予她新的加冕。

    她走了两步,忽然回忆起那爪子勾走天妖变玉珠的情形,心底又不禁充满了古怪...

    好像那黑龙是没收了她道具,而不是在抢走。

    但,怎么可能呢?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活下来了。

    但确实活了下来。

    世事,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生死,胜败,都在一瞬之间。

    ...

    ...

    黑龙女皇之名很快从封狼关传了出去。

    谁都知道,火劫深处飞出了一只恐怖的黑龙。

    那黑龙对战儒门大奇借突厥四十余万大军化作的法相,结果是黑龙少了十几块鳞片,但那突厥大军竟全部被俘虏。

    而此战最大的受益人,就是黑龙女皇。

    她本是必败的局势,但却忽然俘虏了四十多万突厥大军。

    劫难会帮人吗?

    不会。

    那么,这除了用奇迹和天命去形容,再无其他言语能描述出人们的震惊了。

    这信息如生了翅膀,从西往东,继而往南再传去。

    仁慈的、奇迹的、亲临前线的黑龙女皇之名,如日中天。

    同时,“个体无法对战大军”的铁律被这只黑龙一爪戳穿了...

    显然,这世上不止白鹰一族留有对于“黑皇帝”的记载。

    于是,黑皇帝的恐怖之名,亦是取代了一切虚无缥缈的怪谈,而从神话的纸面上硬生生地爬到了现实里,告诉一切无知无畏或是未雨绸缪的人:

    神话时代,开始了。

    火劫,到了。

    ...

    ...

    在这些信息飞传向各地时,

    夏极早就又往西飞了很远。

    西方,

    安蓉蓉在胜利后并没有立刻离开,

    因为姬玄说“他有一种预感,好像老师没有死”,于是安蓉蓉就有了足够留下的理由,

    她冒着在被那恐怖黑龙发现的危险,带着鹰卫在这片土地上不停搜索。

    夏极好不容易从黑龙形态压缩回了人形。

    至于难度...

    只要去想一想“如何把一个长达百丈的龙压缩到一个两米不到的躯体”,就可以略知一二了。

    这不是变化术,

    而是真正的压回去的,然后以自身力量封印着,压抑着,而不让这龙躯反弹出来。

    随后,夏极又做好了现场,同时小心地埋下了一个地府中转站,以便之后再偷偷前往火劫之地。

    做完这一切,他才装作昏迷的样子,倒在了一片溪流边,

    然后通过皮卷契约告诉姬玄“可以过来了”。

    于是,姬玄才装作无意间发现了夏极所在,匆匆走上前,虎目含泪地远远喊着:“老师!!”

    但,安蓉蓉速度比他更快。

    就在姬玄喊出“老师”两个字的时候,安蓉蓉已经飞身冲了出去。

    她看到倒在溪流边的男人,

    他仍昏迷着,面色苍白,气若游丝,

    冰寒的溪水如呼吸般起伏,不时覆盖过他的脚踝,还有蜷在砂砾里的五指。

    安蓉蓉急忙取出救命丹药塞入他口中,然后抱着他枕在自己的雪白大腿上,将一缕缕气息传入他体内,小心的为他修复着“受了重创”的躯体。

    为了逼真,夏极在压缩这躯体时,确实是受了一定程度的重创。

    此时,为了更逼真,他并不立刻醒来。

    安蓉蓉扫过四周,

    这里的地形变化,隐约还能揭露一些当时凶险的情况,可见风南北与那魔龙一追一逃期间,究竟发生了何等事。

    最后那魔龙之所以逃走,应该是感应到了那条二十四首黑龙的存在。

    但风南北却也力竭倒在溪流边,用最后的力量护住了心脉,这才活了下来。

    安蓉蓉瞥了一眼正虎目含泪的姬玄,心底感慨一声“真不愧是天命之子,南北做了他老师,无意之间,命数也已经被影响了。如果换成其他人,哪怕比南北还强的,如此局势怕是也必死无疑了”。

    她见到风南北无碍,双手担起了他,

    带着他一起往东而去。

    很快,距离苏家于关外的入口不远了。

    鹰卫们纷纷离开,举族往北地的冰雪之国去了。

    风雪弥天,

    纯白的冰雪世界里。

    安蓉蓉周身撑出无形气罩,将一切寒冷隔绝在外,她低头看着怀里的男人,神色忽然有一点黯然。

    而她身后,姬玄看着那绝美的身影,又看着被长公主抱着的老师,心底感慨着“这才是真正的演技啊”...

    感慨完这一句,他急忙紧了紧斗篷,抖掉肩头的积雪,又暗骂了句“真他娘的冷”。

    ...

    安蓉蓉穿过夹层空间入口,到了苏家第一重天。

    姬玄带着“即便第二次来,依然未曾平复”的震惊,看着周围,喃喃道:“这是...”

    安蓉蓉道:“姬玄,你老师是仙人下凡,他受了伤,自然该回到仙境养伤。”

    姬玄双拳捏紧:“是玄太弱了。”

    安蓉蓉劝慰道:“与你无关,你在此处好生修养,自行习武,莫要懈怠了。稍后有人过来,你随他们去,在此处暂住些时日。”

    她与冰帝对弈胜出,灵魂宛如又受了一层洗涤,此时周身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强大气场,所说的话让人无法拒绝。

    她交代完,便是站在第一重天入口。

    一辆蛟龙飞辇落下,

    她也不避嫌,双手抱着风南北就上了马车。

    御手也不敢询问,双手一抖龙缰便是往天穹而去。

    很快,又有苏家子弟如是仙子仙人出现,带着这位未来的新君去往了一重天无人的百花山谷,让他暂时住下了。

    ...

    安蓉蓉坐在飞辇里,双目如覆了寒霜,冷冷地看着窗外。

    忽然她感到腿上有些动静,低头去看,只见风南北双目微微动了动,虚弱地睁开了眼。

    “这里是?”

    安蓉蓉舒了口气,双手轻轻贴着他双颊,温柔道:“先别问了,好好修养。”

    “你...”

    安蓉蓉露出笑容,这一刻已经无需多说。

    冰帝死了。

    我们赢了。

    然而,新一轮的战斗才又刚刚开始,下一轮的敌人正在浮出水面,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你也要好好养伤。

    “你到十一境了吗?”

    “到了。”

    “那就好。”夏极闭上双眼,露出温和的笑。

    安蓉蓉轻轻抚弄着他的头发,“要不是你,说不定我已经死了。你真是有胆量,居然敢去引开那种火魔龙。”

    夏极不回话。

    “你为什么敢去为我引开魔龙?”

    夏极还是不说话。

    安蓉蓉忽然低下头,两张面孔缓缓贴近,她如蜻蜓点水般在那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触电般地抬起头,看向窗外。

    窗外,是高空的寒风,是远处黑色闪电般的空间缝隙,是无尽时空长河里最微不足道的一点风景。

    车厢里,安静无比,两人都不再看对方,只是双颊微微有些红了,呼吸稍稍有些急促了而已。

    过了许久,蛟龙飞辇已经飞过了狭窄的空道,来到了二重天,但二重天并非尽头,所以飞辇还在继续前进。

    安蓉蓉忽然轻声传音道:“南北,你别多想,你受的伤虽然不轻,但不会留下后遗症的。

    你也别着急,我会努力的帮你去争取家族灌顶机会,也会帮你获得魔火,让你成功突破十一境。

    你这样的天才,法身一定会很厉害。”

    夏极轻叹一声,流露出几分沮丧:“是么。”

    “当然是。”长公主细声安慰着他,“我期待你的法身。”

    两人聊着,不觉已经到了三重天。

    安蓉蓉带着夏极回到了云上庄园,唐蓝唐红、龙象君、关纯关损急忙过来,其他仆人也是井井有条地开始了忙碌,一切只为这位庄园之主能恢复。

    “你好好休息,过几天我来看你。”

    “姬玄呢?”

    “他在一重天的百花谷,自会有苏家子弟遣人去照料。此处灵气充沛,他安心修炼也是有好处的。

    我没对他说苏家的事,他也只当这里是仙境。”

    两人话尽。

    安蓉蓉便是暂时离开了,冰帝死了,但她需要做的事却很多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