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61章 空降的青梅竹马
    “主人,你别说话,好好调理。”

    唐蓝坐在床榻边,小心地呵开调羹上奶粥的热气,然后再俯身凑过去,把柔软的奶粥慢慢送到夏极口中。

    她娇躯颀长,被天蓝色丝绸长裙裹着,露肩抹胸,瘦削的肩头随着她喂粥的动作而微微晃动着。

    唐红站在门前,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是已经切好的仙果,这些果子灵气充裕,能调理身体和伤势。

    她与姐姐一般的高挑,但却是裹着瑰红色丝绸长裙,眉宇之间少了几分幽静,多了几分火辣,娇躯少了几分瘦削,却多了几分丰腴。

    她在等姐姐喂好粥,就进去喂主人水果。

    此时,无聊之中,她目光落在了院中,

    院中,龙象君正盘膝坐着。

    “喂,大块头,你杵在这儿做什么?”

    龙象君瓮声道:“生闷气。”

    “啥子气?”

    “闷气。”

    “你生谁的气呢?”

    “主伤仆辱,我什么都不能做,生自己的气。”

    唐红嘲笑道:“主人这般的天才人物都受了重伤,你去,怕不是还没顶两下,就直接死了。”

    龙象君霍然起身,地面稍稍震动了下,他周身竟然绑着沉重无比的铁砂,从衣服到裤子,再到鞋子,全是加满铁砂。

    他每走一步,地面就微微震动下,因为这是玄铁沙。

    他瓮声道:“我在努力。”

    唐红道:“你要死啦,发这么大声,万一影响到主人怎么办?”

    龙象君于是立刻停了下来,看着屋檐下那叉腰怒视的少女,讷讷不言。

    屋舍里,

    夏极听着门外的“争吵”,露出几分笑容。

    唐蓝道:“我去赶他们走。”

    夏极摇摇头,“不用,就这样吧。”

    他忽然有些明白娘的想法了。

    苏临玉喜欢的也许就是这种吵吵闹闹,却带一点温馨的环境吧。

    他看着唐蓝,忽然道:“如果有机会,我给你们自由。”

    唐蓝手颤抖了下,咬着嘴唇,她很想说不用,但她说不出口,犹豫了良久,她还是有了决定,开口道:“主人,我们早已经把这里当做......”

    夏极打断她的话:“别说了,我只是告诉你,没有要你回答。”

    唐蓝垂下眸子,在这位也许比她还小的主人面前,她有些手足无措。

    夏极微笑道:“每个人,无论生活的好还是差,都该有自由的权力,都该有自己去选择人生的权力,这不该被剥夺。

    委屈你们了。”

    唐蓝急忙起身,放下粥碗,跪倒在地,“主...主人...”

    夏极招招手:“起身,过来。”

    唐蓝心中情绪无比复杂,她听话地坐到了床榻上。

    夏极微微起身,伸手向着她的脸探去。

    唐蓝闭上了眼,主人无论做什么,她都不会,也无法拒绝。

    然而,她所想着的事没有发生,

    男人的手在她鬓发之间拨弄了下,又探到了她长发间,

    那里,一片蓝色的蝴蝶发夹因为她的跪倒而稍显歪斜,

    夏极为她拨了拨正,温和道:“下去吧,让龙象君备车,我要去隔壁的庄园。”

    唐蓝睁开眼,心底宛如被这温柔堵住了一般,起身,欠身,告退,离去。

    屋里又空空荡荡了,屋外也是。

    深冬的时节,夏极起身,裹上了暖和而舒适的棉袄,对着铜镜让自己面色保持苍白,然后推门而出。

    门外,飘着小雪,更胜人间清寒。

    ...

    ...

    雪落在四重天的雄伟大殿前。

    殿阶如天阶,诸多黑色蛟龙在入口处静静匍匐,不敢出声,视线可见的地方,更是呈现出不存在任何物的虚无世界。

    大殿里,

    除却家主之外,还有四王八侯,以及长公主。

    气氛有些奇异到压抑。

    家主和声道:“既然回来的是月卿,而不是苏冰玄,那么今后,家族对外就以月卿为主。”

    他话音刚落,忽然有声音淡淡响起。

    “请问长公主,帝君是如何死的?”

    问话的是寒天侯。

    安蓉蓉平静而坦然道:“此番火劫有噩兆出世,他不幸被黑皇帝所杀。”

    寒天侯冷冷问:“那长公主为何不曾出事?”

    安蓉蓉还未说话,家主忽然道:“寒天侯,你下去吧。”

    寒天侯:???

    家主道:“你伤势还未恢复,加上到年龄了,这家族的事以后别操心了。”

    寒天侯忽然醒悟,大声道:“家主,冰帝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本家天才,我们难道不该把这件事彻底弄清楚吗?”

    然而,家主却根本不看他。

    寒天侯目光连扫,扫过与他显然是同一阵营的冬令王,但冬令王居然也没看他,甚至没有半点帮他说话的意思。

    寒天侯忽然明白了,怒道:“我知道了,你们都觉得成王败寇,冰帝死了就过去了,所以,根本不想查探什么,也不想去管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凶手!

    要知道,冰帝还在家族时,曾经提过这女人可能不是真的长公主,她可能不是苏月卿!

    苏月卿我是知道的,她痴迷于自己美貌,以为天下一切男人都臣服于她脚下,她不会有这么大的气魄,她不会是帝君的对手,她不会......”

    家主冷声道:“够了。”

    寒天侯没够,他喊着:“验血!如果她是苏月卿,她的血一定极纯,若是血脉稀薄,她就不是,她不是!”

    家主咆哮道:“够了!!!”

    两字一出,整个大殿嗡嗡作响,强大的威压四散而出,压得众人急忙低头,便是十一境的安蓉蓉也是心底一悸,如是某个始终沉睡的猛兽于黑暗里睁开了惺忪睡眼。

    “寒天侯老了,今后就在三重天养老吧。”

    寒天侯被那威势震慑着,竟然不敢再说话,而是躬身缓缓退下...

    他知道,自己在走出这大殿门槛的那一刻,已不再是天侯了。

    大殿里气氛依然冷清而压抑。

    家主忽然向着殿下的长公主招招手,“女儿,你过来。”

    安蓉蓉走了过去,神色里没有半点儿撒娇,她知道长公主和家主这一对父女的关系其实很不好,她走到家主面前。

    家主起身看着她,闭着眼,双手轻轻抚过她的双颊。

    安蓉蓉身子恰到好处地颤了颤,却没抗拒。

    家主轻声道:“你是我的女儿,也是我苏家的长公主,这次你能从劫地回来,我很开心。”

    安蓉蓉沉默着,不知说什么好。

    家主如同一位老人,在专注看着面前自家后辈,神色宠溺。

    整个大殿里,剩下的四王七侯尽皆无言。

    家主忽然松下手,淡淡道:“苏瑜,你认识吧?”

    “认识。”

    “他是我本家的天才,和你青梅竹马,只不过后来交流去了吴家,这才回来。为父看过了,无论人品才华相貌,都是上乘,本来苏瑜有其他事要去做,但这一次既然风南北这个帝师受了伤,那么,为父决定让苏瑜去帮你们。”

    安蓉蓉眉头皱了皱。

    家主道:“明面上,帝师还是风南北,暗地里,你帮帮苏瑜。毕竟,他才是真正的本家人,也是一个能胜过风南北的天才,他做帝师,比风南北好。

    至于风南北,他血脉稀薄,在外过上二十年就可以回族了,剩下的事,就由你和苏瑜去办。

    苏瑜血脉精纯无比,在这般血脉复苏的时代里,很可能会让血脉苏醒到极致,而成就我苏家除老祖外,第一位能跨越五百年寿元的王者。”

    安蓉蓉道:“风南北的伤并不重,他能够帮我引开火魔龙还活下来,无论是实力,心性,气运,都是上佳。”

    家主忽道:“你喜欢他,是不是?”

    安蓉蓉:“我...我没有。”

    家主道:“他虽然入了族谱,但毕竟是血脉稀薄的外家人。

    而老祖说了,血脉,是我世家之本,越是精纯,越是前途无量。

    而维持血脉精纯,便是不可让本家人与外家人通婚。

    其实,这孩子真的不错,我也喜欢他,但又能怎么样呢?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他能如此煊赫,已是足够荣耀之事了。

    月卿,你和苏瑜,与他不同,你们只要努力,就会成为长生种,是这杀劫之初我苏家的希望所在,不要让我失望,也不要去毁了南北。”

    安蓉蓉闭目道:“我知道。”

    心底同时闪过一丝警惕。

    因为,家主这安排,其实就是怀疑自己。

    但因为自己也是苏家人的缘故,所以他希望这权力顺顺利利地转移回本家人手中,苏瑜就是这个人。

    无论自己是不是本家人,都没关系。

    苏瑜从自己手上顺利接掌了权力,而后的事,一切都可能改变。

    换句话说,自己会获得明面上的一切支持,但真正的支持却会给苏瑜。

    家主道:“月卿,我和你的叔叔伯伯们,其实都挺看好你和苏瑜,你们在一起,我们这些老人才会放心退下去。”

    安蓉蓉侧头扫了扫,只见其余的四王七侯都露着微笑,一副“早生贵子”的样子看着自己。

    估计...

    这殿里就寒天侯一个老实人。

    所以,他出局了。

    家主继续道:“寒天侯的胡言乱语,你也别放心上,他上一次事情后,脑子就糊涂了。你是我的女儿,我又怎么会怀疑你呢?

    血脉检测一事,完全没必要。”

    “谢家主信任...”,安蓉蓉点点头,她心底迅速盘算了一番,知道苏瑜之事无法避免了,因为这显然是整个苏家上层的决意,所以她决定交换一点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女儿还有一事相求。”

    家主露出微笑。

    进入到讨价还价阶段,那就是交易已经完成了一半。

    “你说。”

    “女儿想为风南北讨一份准入十一境的灌顶。”

    家主没说话,目光扫了扫台下的四王七侯。

    一阵沉默后。

    冬令王忽然道:“月卿啊,你也知道,我苏家这十一境的灌顶可是珍稀无比,用一份少一份,这种灌顶给一个血脉稀薄的外家人,不合适啊。”

    安蓉蓉明白他的意思。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意思。

    这意思不是说不行,

    而是说...再加点儿筹码。

    所以,安蓉蓉把球踢了回去,问:“那冬令王觉得怎样才合适?”

    众人又一阵沉默,嘴唇似有轻微嚅动。

    然后,冬令王才缓缓开口道:“我们这些老家伙,还不是都想着后生晚辈能过得好?

    你也不年轻了,每天还忙着这么多事,没有人帮你去分担,我们这些长辈看的是无比心疼,

    真心希望有人能帮到你。

    苏瑜这孩子呢,你见过就知道了,对你是用情至深,又才华横溢,近乎妖孽,在吴家更是有过大机缘,

    让他来帮你,苏冰玄那边的苦活就都给他了。

    今后,你也和他多亲近亲近,等你们成婚生子,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可以真正的退下去了。”

    安蓉蓉道:“感情之事,不可勉强。”

    冬令王道:“这么叫勉强呢?

    月卿,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风南北这个外家人了吧?

    他虽入了祖籍,但却改变不了血脉稀薄的事实,他是本家里的外家人。

    你若是一定要和他在一起,这就是害了他。”

    安蓉蓉明白这“害了他”的意思。

    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良久,安蓉蓉忽然道:“什么时候能给他安排灌顶?”

    冬令王似是牛头不对马嘴地回道:“苏瑜后天回来。”

    安蓉蓉道:“我去见他。”

    冬令王不再说话了。

    这一次说话的是家主,家主点点头:“手心手背都是肉,给他灌顶的资源也是我苏家公平的体现,那就大后天为风南北安排灌顶吧。

    至于魔火火种,有了你提供的关于劫地的信息,我们已经可以安排死士去劫地针对性采摘了,到时候也给他一颗。”

    时间卡了一天,显然是看安蓉蓉的表现。

    而这一点,她再无法回绝了。

    因为,这是所有明面暗里,在争锋相对,彼此试探后能达成的最好交易。

    家主深深看了一眼安蓉蓉,忽然道:“女儿,你随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是...”

    “也许,你对我苏家了解的太少了,或者忘记一些事,我带你去回想起来。”

    安蓉蓉低垂的眸子猛然一凝,“是...”

    家主挥挥手,四王七侯便是退下了,他也转身下殿,“随我来吧。”

    他声音似柔似冷,听不出喜怒哀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