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78章 .东海之心方丈山
    老道来到悬崖边,扔出纸人,

    纸人变幻,化作了白鹤。

    白鹤载着道士,一飞冲天,破入云中。

    云上月华皎皎,显得无比美丽。

    夏极看着那老道手法,略作思索,便是也明白了其中奥秘,他这道法早就第九层,可谓一通百通。

    于是,也从怀里也抓出一只纸人摊在掌心,口中念念有词,手指一点,纸人化纸鹰,他再轻轻呵气,那纸鹰顿时扑腾起了羽翼。

    夏极骑跨在纸鹰背上,飞上天穹。

    他倒是不怕老道识破,实际上【净明道术】里记载的一些法门与其他道法都有雷同之处,只不过侧重点微微不同,其实没多大区别。

    纸鹰载着他,穿破黑云,终见朗朗明月。

    他与老道,一后一前,在滚滚云海上驾鹤而行。

    都到这地步了,老道自然发现了他,

    但感受到身后之人的道法纯正,而无邪异,老道并没有立刻拔出武器。

    而之前他并未见到神武王的模样,此时即便面对面了,也不会认出夏极的身份。

    何况,夏极早就把一身烈阳般的气焰收敛了起来,也把蟒袍换成了白衣道袍。

    且不说这个时代没有网络,

    无法上网去搜索别人模样,

    就算有,老道这种也不是个会去搜索的人。

    所以此时,老道根本不可能认得出夏极。

    云上。

    他扬声问:“道友为何一直跟随?”

    夏极一听他的话,就已经猜到了他心底对自己的判断,于是道:“闲云野鹤,得孤卷一本,行走人间,第一次见道友,心中欢喜,所以跟随。”

    老道再细细感知,夏极稍稍从心脏里释放出了极少的精气神。

    老道只觉这少年模样的人,气息纯正,精气神笼起,好像是一颗火种,散发着温热却不刺人的光华,他心底有多了许多温和,“老道净明,不知道友可有道号?得的又是哪一本孤卷?”

    夏极道:“没有道号,说是孤卷,但其实不过一道灌顶。”

    “哦?是何灌顶?”老道注视着他,

    道教不同佛门,佛门广开山门招八方弟子,香火鼎盛。

    但道士们都逍遥闲散的很,根本就是看上一个徒弟收一个徒弟,能有个三四个都是多产了,以至于许多道门都增加了一条门规:必须收至少一个弟子。

    然而收弟子归收弟子,但是教导起来太麻烦了,所以能半路遇到这种受了灌顶的,简直是天赐良徒。

    但要确保的是,这灌顶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灌顶,而是正统的。

    然而,这根本难不倒夏极,

    他在与苏甜这位万年老祖聊天时知道了不少信息,

    于是,他挑了挑,挑出了一门上古时候道法正宗、但不算知名、又在上古浩劫时全部死绝了、没留下传承的门派。

    老道见他沉默,于是道:“道友若是不愿说,老道也不勉强。”

    夏极这才道:“玉皇抄第五卷的纸人之法锻体之法。”

    老道懵了懵,

    玉皇抄?

    他在脑海里翻了很久才翻出来。

    似乎是上古时候的一个正统大派的功法,自家书册里曾有记载。

    老道好奇道:“你就得了这纸人之法锻体之法?”

    夏极叹了口气,一切不言而喻。

    老道心底哭笑不得,【玉皇抄】显然是一门极强的道门玄功了,他居然就得了这两份,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感慨,这到底是运气好呢,还是不好呢?

    “也罢,你我既然遇到,也算有缘,随我来吧。”

    老道骑鹤在前,夏极便是并行一处,两人乘风逐月,洒然无比。

    一来,道家讲究缘,只要对眼了,就没那么多复杂的东西。

    二来,夏极身上气息纯正,不是邪魔,而且更没有接受其他道门功法,正是不错的传人。

    三来,福地之中高手众多,又有上古遗传的通天玄阵,便是有人作乱也会被瞬间镇压。

    ...

    ...

    纸鹤飞了半天,便是退回了原形。

    两人在一处绝巅休息了会。

    老道又问了些问题,夏极随口回答。

    次日黎明,两人继续骑鹤而行,过了东海的边界,竟又是飞了足足三天三夜,才在发现了一座悬浮在半空的岛屿。

    不...

    应该说是大陆才对。

    太大了,

    一望无际。

    浮空陆地在海涛之间投下巨大的影子,显得无比壮观。

    但夏极见过空间缝隙通道,甚至见过四重天外的虚无世界,所以这情景也没有震惊到他。

    但似乎感受到老道的目光,他才装作年轻人一般的感叹一声:“真大。”

    正在这时,

    皮卷契约又来了信息。

    胡仙儿写道:你娘问你怎么天天在外面,是不是不回家了。

    夏极:我在忙。

    “道友?道友?”净明老道看到夏极在发呆,于是喊了他两声。

    夏极反应过来,旋即长叹一声以给出了发呆的原因:

    “壮观如斯,实在是让人心中惊骇。”

    净明老道露出微笑:“此处是东海中心,名为方丈岛,西南东北岸正等,四周各五千里,据说过去乃是天仙受箓之地,不过早已绝迹,只有些古代遗迹罢了。”

    四周各五千里?

    这么大?

    此时,

    皮卷契约又来了信息。

    胡仙儿写道:“最近有人来向你娘推销女儿,你娘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看一看有没有中意的。”

    夏极:“她的存在是秘密,怎么可能有人来?”

    胡仙儿写道:“画像都是送给女皇了,然后被你娘拿过去了。”

    夏极:...

    过去娘舞艺惊人,飘飘如仙,对自己和小苏温柔,

    但如今没了皇帝束缚,没了世家镇压,没了儿女需要照顾,加上在黄泉边缘游荡了那么久,娘是否天性释放了?

    得给娘找点事做,必须给她找事做!

    净明老道奇道:“道友?道友?你怎么了?”

    夏极回过神来,叹道:“未曾想到道教福地竟然如此之大,实在令人感慨。”

    净明老道笑道:“方丈岛上福缘甚多,凶险也不少,道人数千家,连同童子仆从当有数十万。

    不少有着机缘的道人寻了洞天福地独自修炼,大多孤家寡人,顶多再有一个道侣,

    而人数过万的大宗门只有四家,即玄天观,真武阁,金玉坊,九鼎丹宫。

    而洞天福地共有三十六处,皆有古传秘法,为大仙人修炼之所。”

    夏极顿时明白寻到组织了...

    也难怪人间很少看到道人了。

    一是距离远,

    二是道士人数不多,

    比起道人,僧庙建立在山林或是繁华闹市里,香客络绎不绝,完全无法比较。

    滴滴滴。

    皮卷契约里。

    胡仙儿写道:“你娘还在等你回答。”

    夏极道:“真的在忙,晚点聊。”

    “哦。”

    ...

    “道友,道友,你又怎么了?”

    “不知净明道长是哪个势力的?”

    “金玉坊,一条街,逍遥人间,长生不死。”老道笑着,“走吧,道友,随老道去看看。”

    两人骑鹤上了方丈岛。

    岛屿上云蒸雾缭,一派仙家福地的景象,只有一些地方才有着坍圮的古建筑和房屋。

    半路上,倒是几乎没碰到其他道人,想来是地方大、人口少的正常景象。

    而碰到的道人大多是御剑飞行,或是骑着纸鸟,竟也只是第九境,第十境的模样,根本没有十一境。

    夏极顿时明白了,玄功法门,深奥无穷,道家能折纸而飞,也是玄功的功劳,是道门的特性,和人的力量境界关系并不大。

    但那御剑飞行又是怎么回事?

    自己如今虽然能御戟,御刀飞行,但首先是因为戟和刀都是神兵,而且自己力量极强,与它们建立了联系,所以才能勉强做到飞行。

    但这些人怎么做到的?

    他在犹豫着,沉默着。

    净明老道也许还不知道自己把如今火劫的BOSS带回了方丈岛,

    他还在介绍着:“金玉坊,求的是逍遥长生,其中各色珍稀矿种极多,金玉不过是其中的下乘之物,而上乘的便是古代神兵打造的材料——丸金,灵铁,

    随意取些金玉到人间,就可以逍遥快活。

    再取些灵铁之类与其他道宗交换,便可以得到各种法器、道术、秘法。

    所以,我金玉坊有着方丈岛最大的道藏馆,虽然没有玄天观、真武阁、九鼎丹宫那般曾有些仙人遗留的古书,也没有那些洞天福地古迹里留下的独特仙法,但金玉坊却是极其富饶之地。”

    夏极奇道:“何为丸金,灵铁?”

    净明老道道:“灵铁,只需在打造兵器时加入一点,就可以成为载人飞行、凌空斩击的飞剑,不过能发挥多大作用,还看个人境界。

    丸金,只需在打造兵器时加入,则可以使得整个兵器变得极度柔软,平时可以悬浮成丸,而心念一动就可以成为兵器,如意随心,非常方便。

    通常是两样都加入,使得兵器不仅可以随心而动,还能大小如意,但这种锻器手法,只有真武阁会。

    至于九鼎丹宫,则是在芝草仙药遍地的药谷之中。

    玄天观比较特殊,据说过去的天仙受箓,就是需得来这玄天观,只有名字记录在了登天箓上,才能成为天仙,不过如今这登天箓却是打不开,道上真人们说这是因为时机未到。”

    夏极真是涨了见识了。

    他这些日子就是抱着“乱逛”的想法,看看机缘,没想到“咒怨图”的义军不算机缘,这老道却是真给了自己机缘。

    最大的道藏馆,丸金,灵铁...

    这些可都是自己需要的。

    于是,他诚心地随在这道人身后,往着金玉坊而去。

    半日后,两人来到了一道金色罩膜前。

    净明老道口中念念有词,一点那罩膜,两人便是穿入其中。

    其中,

    是一条满是庄园的街坊。

    南方环绕着甘河,北方则是蕴藏极大能量的矿山。

    净明老道手持黎丈,赤足骑鹤,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位漂亮的道侣,明眸皓齿,双瞳似点漆,长发白衣,周身配饰无不珍贵,身侧更飞旋了一把翠绿色的细玉剑,似是三十岁左右。

    要不是老道说,夏极还以为是他女儿。

    两人才落入庄园,那女子便是迎了上来,问:“夏小苏呢?”

    净明老道摇摇头:“她不肯来。”

    那女子道:“你带不回来吗?”

    “她倔的很,而且皇宫守卫森严...除此之外,她那位哥哥简直就是怪物中的怪物。”

    “神武王...他在,倒是真难了。”

    两人沉默下来。

    女子又把目光转向夏极,看了一会儿,满意地点点头,“叫师娘吧。”

    净明老道早在一来便与夏极说了,所以他自然也明白眼前女人的名字。

    他心底沉吟了下。

    忽问:“我听说过夏小苏为皇都女皇,为人仁慈善良,治下百姓也是安居乐业,更是西抗异族,亲临前线,挡下火劫魔龙。

    不知净明真人与许姑子真人,为何要找她?”

    净明老道一愣,还未说话,许姑子笑道:“这倒是担心我们是恶人了?师知徒,徒也可知师。

    只因为我家老道无意间在皇都看到了那夏小苏,疑她与一个故人有关,所以才去寻她。”

    “故人?女皇明明是大商九皇女,怎会与真人什么故人?”

    净明老道开口说:“像,她长的太像了,老道第一眼见到她,几乎以为她就是那位故人。所以,老道才想着带她出世来这方丈岛,这是好心。”

    “什么故人?”

    净明老道看了他一眼,“莫要好奇心太重了。”

    夏极点点头,沉吟了一下。

    这两人既然对小苏没有敌意,又是引自己进入这机缘之地的人,那么便是认师却也无妨,欠了这情,便当是谢师恩吧。

    而且有一个额外身份,也是方便行事。至于被拆穿,那便是今后再说。

    许姑子抱胸打量着他,“你拜不拜师?”

    夏极急忙低首,躬身,随意捏造了个名字道:“徒儿计七见过师父,师娘,今后愿执师徒之礼,潜心修道。”

    许姑子这才露出微笑,“好孩子,这金玉坊里的人,乃是一人一家,各有绝学。

    我们的这法门叫做净明道术,虽无所长,但却是覆盖面很广,足以让你好好修行了。”

    夏极:...

    净明道术?

    我都已经满级了。

    但他还是露出惊喜与感激之色。

    然而,繁文缛节什么的却没来到,就如同古代仙谈里记载的一样,许姑子丢了一本书册给他,让他自己学习,随后又丢了一块令牌给他,说是若有不懂之处可以去金玉坊中央的道藏馆,自己去翻书查询。

    最末,又指了一间外院厢房给他。

    然后,许姑子和净明真人便是一起转身回了后院。

    这拜师流程,行云流水般快捷...

    夏极收起书册,抓着令牌就直接出了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