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87章 .要战便战,孤何惧于人
    虚空里,诸多金色“圆球”浮起。

    在清冷烛光照耀下,如是萤火虫。

    夏小苏忽然双目红了,但仅仅是红了,却没有湿润。

    她看向这环状的悬空路径,如同衔尾之蛇,绕了一个圆。

    她被一股似是宿命的力量推动着,往右走了一步。

    左旋,为顺。

    右旋,为逆。

    顺则死,逆则生。

    所谓的乱臣贼子,从来都是败了的王侯将相,以昏庸之名记载于史书,然在当时却都雄极一世,是为人杰鬼雄。

    她又踏出一步,细软微黄的长发无风而动,往后张扬,一身龙袍被这虚空之中无形的力量震荡着,猎猎作响,似是那登高祭祀,受命于天的山河之主。

    夏小苏闭上眼,诸多回忆冲入脑海之中。

    ——十八年前,她从绝地之中的一块奇石中诞出,随后被虎视眈眈的天妖抓伤,而一道裹着道袍的身影救了她,那身影自己葬于绝地,却用道袍送她外出。

    然后,她被一名路过的女子捡走,带入皇宫,成了皇女。

    她心神动荡。

    又走了一步。

    更多记忆涌来。

    ——三千年来,她似一直都在那奇石之中,或是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

    凡女怀胎十月,巨象怀胎二十月,便是怪异的诞养也不过数年,岂有怀胎三千年?

    然而若是天生地养,在这浩淼时间长河里,三千年岂不是也只有一瞬?

    那么为何会这样?

    夏小苏感受到那种孤独。

    她娇小的躯体充满了凄凉感,继续往前走着。

    这一次,许久未曾又反应。

    她便是一直走着。

    好似走过了历史的长河。

    当她走了一小半时,悬浮于深坑之上的“金色圆球”忽然动了起来,向她飞了过来。

    一颗一颗从她毛孔之中渗入体内。

    每一颗都带着庞大的力量,与对于诸多玄功神通的感悟。

    但她的身体却能承受这一切,好似这些本就是她的力量。

    夏小苏只觉自己越来越强,

    身体里的一切正在被快速的改造,

    逐渐脱离凡胎肉骨的概念,

    血流激荡,如江海澎湃。

    脑海里又出现了新的记忆,那是一副画面。

    ...

    那是一个气度非凡的男人正站在地宫里,慷慨陈词:

    “臣瞒天过海,偷天换日,不负使命,为吾皇寻到了最后一块拼图,大事已成。

    吾皇可以天地为胎,一孕三千年,

    而无需担心身为凡夫俗子死在百年之中。

    吾皇一身力量可寄存于五千英魂之内,以秘法封存过三千年,

    待到下一次大劫开启,吾皇自当重获力量。

    保皇一族已经开枝散叶,三千年后,他们依然会存在。”

    ...

    “吾皇,臣请您将人头予我,臣带您去六道绝地,轮回之所。”

    ...

    “咳咳咳...”

    那气度非凡的男人早已不复人样,全身上下结满血痂,除了那一双明亮的瞳孔,那捧着一颗人头的手,其余部位正被一股诡谲的力量带动着,在缓缓消失。

    他双腿早已粉碎,正跪在地上。

    他面前...

    是一方巨型石磨,横亘无数时空之间,玄妙而不可言,穷极人所想的威势。

    那巨型石磨正在碾压着许多灵魂,灵魂被碾碎成渣,又重新混合,被送入六道之口,重聚成神魂。

    谁都不再是自己。

    谁也不再是别人。

    每一个神魂都是崭新的。

    然而,却有极少极少极少强横到似能承受这碾磨、或是幸运到避开了这碾磨的灵魂,才能勉强维持着完整,而混入六道口中。

    男人的双瞳流下泪水,他口中用嘶哑怪异的声音说出最后一句话:“恭送吾皇。”

    说完,他双手将那颗人头丢向了轮回台,人头在半空化作一点金芒,

    金芒似被一股秘法所包裹,往着天人道而去,

    才入天人道,

    那男人背后就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巨大诡影。

    诡影握着黑刀。

    哧!!

    一刀斩落,

    男人的头颅飞起,

    在半空炸裂,

    剩下的一点金芒落入了轮回台,很快被碾磨成渣,再不复存。

    ...

    夏小苏长舒一口气。

    她忽然有一种预感。

    那“吾皇”就是她。

    不知为何,她用了很特殊的方法,试图“偷渡”到三千年后。

    从记忆里,她能知道,这些巨人佣都是普通士兵,“吾皇”的力量以秘法“封存”在他们体内,就如同落在土里,却不开花不发芽亦不死去的种子。

    那些普通士兵存着对他绝对的忠心,所以才能以“活着”的姿态,一动不动被封塑于佣中三千年,这是何等的煎熬,何等的生不如死。

    从记忆里,她亦知道,那男人之所以亲自送自己去轮回台,是为了在最后阶段完成秘法,以确保自己可以进入天人道。

    而之所以在那个时候去,是因为...轮回台即将停止运转,一切灵魂即将失去转生的机会。

    那是轮回台最虚弱,最缓慢的时刻,也是成功率最大的时刻。

    她站在这儿,

    吸收着来自于过去的力量,

    这就是...成功了。

    ...

    “呵...”

    “呵呵...”

    夏小苏发出自嘲地笑。

    她却停下了脚步。

    她才走了一小半路。

    她有预感,接下来每一步都定是伴随着无数的记忆。

    但走完这些路,她还是她吗?

    但若不走完,她又何必是她?

    她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却是这十八年来的一幕又一幕。

    她小心翼翼地苟活在皇宫,但每天却依然能温暖,因为兄长温和的就如阳光一样。

    即便最黑暗的日子,她也不曾彻底绝望。

    最幸福的日子,是那些天天为兄长做饭,煮羊肉汤,担心羊肉汤会不会冷了的时光。

    整座皇宫虽大,整个世界虽然大,但那时候,她觉得只有兄长一个亲人了。

    如果走完,她一定可以知道所有的答案。

    但,她的心会不会被其他东西所充斥?

    会。

    当然会。

    如果走完,她是不是需要去完成其他使命?

    会。

    一定会。

    人的心有多大?

    刚好装下一个人,装下一件事。

    夏小苏闭上眼。

    她脑海里闪过那净明老道出现,一定要带走自己时,兄长的话。

    她站在原地良久,如是过了几十年,几百年。

    然后,她转过了身,她不会再继续走下去了。

    此时,所有的“金色圆球”已经彻底进入了她的躯体,也在改造她的躯体。

    当然走回终点,亦是那原点时。

    力量吸收完成了。

    她细软微黄的长发变成墨黑色,拖及脚踝,

    苍白皮肤变得晶莹剔透如是白玉,

    孱弱娇小的躯体,依然柔柔弱弱,没有变大,没有变化,但却充斥着难以言说的恐怖力量。

    “这是我的法身?”

    她喃喃着读出自己脑海里的理解。

    然后,试探着伸出右手,五指轻轻压向深坑。

    这轻轻的一压,却带动这一方的气流形成了一只空气巨手掌,把一切巨人佣的废墟碾压成渣。

    五指一拈,

    气流顿时开始收缩,

    如八面狂风带着那些巨人佣的“尸体”向中央汇拢,

    在夏小苏的目光里,成了一座高耸的坟墓。

    夏小苏左手扒拉着墙壁,轻轻一扯,一块巨大的岩石被她轻轻松松地抓了出来,她以手指在这岩石上书了三个字“英魂墓”,随后右手抓着那数十吨的巨石,轻轻按入了坟墓之上。

    她从储物空间取出三炷香。

    点燃。

    拜了三拜。

    整个空间忽然阴风阵阵,紧接着向着来时的甬道疯狂而去。

    一切恢复平静。

    夏小苏想起那位曾对她说“恭送吾皇”的人,闭目轻声道:“恭送诸位。”

    她做完这一切,静静站在原地,心念一动。

    躯体开始变化。

    “凡以无上精神,无上力量冲击巅峰者,即可在第十一境界化出第二身...”她喃喃着读出脑中的记忆。

    “第二身,可化一切身,可成一切物。”

    夏小苏犹豫良久。

    忽然露出微笑:“终于可以长高了。”

    她这一刻已经决定了。

    永远不会告诉兄长“自己与他没有血缘关系”。

    亲人还是亲人,兄长还是兄长,这样就足够了。

    她心底忽然一阵轻松,一切都已经回归了原本的轨迹。

    她走回甬道时,黑影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段儿腐烂的树根。

    夏小苏回想起自己进入此处时,那黑影说的话“老奴就送您到这儿了,前面的路需要吾皇自己走下去。”

    她沉默良久,脑海里许多记忆都有了归宿。

    她明知道这树根已经听不到,却依然道:“我会走下去。”

    然后,她将树根往身后推出,轻轻送入了那“英魂墓”中,

    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甬道很长,当她走到尽头时,一步踏出,景色变幻,却是成了皇宫的样子。

    她心有所感,来到自己的庭院。

    院子里,一棵老树死了。

    树上的鸟巢失去了支撑,而落到地上,雏鸟在其中叽叽喳喳地叫唤着。

    一个高挑而清冷的少女捧起鸟巢,将它在另一棵树上放好,然后转身一步,正要走出这宫殿。

    忽然间,她却是停了下来。

    仰着头,似是悠闲地看着天穹半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她身形变幻,再回来时,却已经是原本苍白娇小的模样。

    天地之间忽然起风了。

    夏小苏淡淡道了声:

    “要战便战,孤何惧于人?”

    ...

    宫殿外,宁小玉正领着禁军在焦急地寻找着失踪的女皇。

    她满心焦急,到处跑着。

    “小玉。”

    忽然一声传音让她整个人静了下来。

    她脸上露出惊喜,转身只看到那失踪了数日的女皇站在废墟里,正向她走来。

    宁小玉喊道:“陛下!”

    女皇微笑着点点头。

    然而,不知为何,宁小玉只觉得女皇气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行走之间,萦绕着...滚滚的气势,毫不遮掩地四散开去,让人忍不住心中崇敬而又敬畏。

    禁军们也感受到了,纷纷跪倒,垂首,扬声道:“参见陛下。”

    夏小苏看着面前被兄长与苏妲己毁掉的宫殿废墟,骤然之间,她双手伸出,直接化作白玉色泽,猛然一压,

    虚空之中出现了两只巨手,巨手碾着这些废墟往中间合拢。

    那双手再一柔,一捏。

    废墟已经凝结成了一颗紧密的球体,由木石金银琉璃各色金属构成。

    夏小苏随手举起这巨球,远远丢入了华清湖。

    华清湖碧波百丈,冲天而起。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神色里,

    女皇淡淡道:“平身。”

    ...

    ...

    夏极写了两册玄功。

    这是他挑出给风南北这个身份用的道家法门。

    两颗金色技能珠:

    【阴阳五雷】

    【阳神道法】

    前者分为阴五雷,阳五雷,作用分别为腐蚀别人,壮大自己,都非常实用。

    后者则是摒弃了奇淫巧技,专门修炼自己的“性”与“命”,练到高层,可以阳神出体,持刀斩人,然而缺点也非常明显,很难大成,即便大成了攻击范围也并不大,而且会产生“躯体无法动弹,任人宰割的巨大破绽”。

    然后,他把写好的玄功带来了庭院里,讲明白之后,任由九十九位弟子挑选。

    雷法,或者阳神出体之法配合无生刀,力量显然会变强许多。

    “贪多嚼不烂,每人只能挑选一本,挑完之后,从今往后便是分开修炼了,不可互通。”

    孩子们齐声道:“是,老师!”

    很快,人数就分出了来了。

    夏极看了看两边人数,有些发愣。

    他一再强调【阳神道法】如果无法修炼到大成,是没用的,即便修炼到了,也有很大破绽...然而,大部分孩子偏偏选了这个。

    反倒是一号挑了【阴阳五雷】。

    “为什么选【阳神道法】?”

    “这门功法看起来难。”

    夏极:...

    他又看向选了前者的一小部分弟子:“你们为什么又选【阴阳五雷】?”

    “觉得厉害。”

    “感觉很强。”

    夏极目光又落在那沉默男孩神色,“你呢?”

    那男孩如是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抬起一双冷而惊惶的瞳孔,旋即道:“我想尽快去历练,所以要变强,而我战斗时身侧很可能没有朋友,所以不能留下破绽。”

    夏极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犹豫了下,缓缓道:“风吹雪。”

    他才说出来,一边有几个的孩子就在旁嚷嚷:“你才不姓风呢,想和仙人一个姓嘛?”

    “你明明有个超娘的名字,叫白雪,嘿嘿。”

    “才不是风吹雪。”

    男孩闭上眼,他无意解释,名字是他自己的,只要今后用汗水、鲜血、生命、胜利来赋予“风吹雪”这个名字以重量,那么他就叫风吹雪。

    夏极却没嘲笑,而是温和地道了声:“风吹雪,不错的名字。”

    风吹雪惊讶地抬头,男孩眼里,这位老师如此的温柔,就如同父亲一样,他握紧了刀,但却没有回答任何话,他不习惯说谢谢。

    他是一号,现在是九十九人里的第一,今后...会成为天下第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