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204章 .古经上说,祂是众神的母亲
    “一,二,三,四,五...”

    “你在数什么?”

    “天数。”夏小苏道,“每过一天,深渊就在向着我们前进一点。我这些天已经明白了许多事。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什么事?”

    “祂们比我们强。”

    “小苏,祂们是谁?”

    “我猜不到,祂们有太多人,每一个都是纪元孕育出来的怪物。”

    夏极轻声道:“但祂们只有九人。”

    “九人?”小苏满脸愕然,“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小苏迟疑了下,缓缓道:“因为那些怪物一个都不该陨落,我甚至不明白如何才能让祂们陨落。我们看到的太上不过是在劫初最弱最弱最弱的时候...”

    两人沉默了下来。

    夏极也不问她怎么知道这些。

    只是忽然问,“你知道境界吗?”

    小苏沉吟了一下,缓缓道:“血脉以显法身,法身以得神通,神通以生业力,业力以求受箓,受箓以承功德,化一身是为全天之德,化二身是为全地之德,化三身是为全人之德...之后我便不知了。”

    夏极也没问她为何之后不知。

    但他已明白,小苏说的每一句话怕是就对应了一个五百年。

    苏甜还可能骗他,瞒着他,但小苏不会。

    上古一万二千年,多少怪物孕育其中,然而最终留存下来的却不过寥寥几人。

    这寥寥几人,是何等的强大,又是何等的有着气运?

    他斗的不是这几个人,而是那一万二千年加上这三千年的时光。

    夏极看着窗外茫茫的雪落。

    雪落了人间。

    覆盖了万古。

    一切喧嚣,皆在泥尘处。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么若是不死不灭的神呢?

    又该堆垒多少的骸骨,才能送祂上天穹?

    嘟嘟嘟...

    忽然,炭炉上的壶盖发出轻且急的拍打声,是水开了。

    他停下思绪,走过去,拎起水壶倒了两杯茶,旋即递了一杯给小苏。

    小苏脸蛋红扑扑的,如涂抹了粉彩的瓷娃娃,她裹在裘绒里,双袖捧着茶杯。

    天...

    明了。

    却依然灰暗。

    街道上莫名的多了许多红衣侍卫,侍卫们腰间揣着火枪,神色严肃。

    一队队的侍卫,在罗刹皇都极光城里穿梭着,脚步急促,气氛显得有些凝重,似是预示着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一样。

    未几,

    有女仆前来,隔着门敲了两下,然后轻声道:“极先生,公主请你去前厅。”

    夏极起身,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看向小苏问:“恢复的怎么样了?”

    小苏笑了起来:“双手可以缩在袖子里打架,以后大不了都穿长袖款的衣服就好了。”

    看到夏极还在发愣,她手手缩在袖子里,去推他:“走吧...不是什么大事,等以后啊,就算身体没了,还能重塑呢。”

    她竖起眉头道:“不信,你打我试试?”

    夏极侧头看向桌面,桌面上摆放着“冰莲公主”苏菲亚送给他的火枪与子弹,于是抬手一吸,诸多子弹被他控在手中,随后他看向小苏:“我真来了。”

    小苏舞了舞袖子,手手缩在袖口里,摆了个姿势:“来吧!”

    嗖!

    一颗子弹射在了小苏身上,如同射在了超硬的金属上,顿时弹飞了。

    夏极手掌一挥。

    嘟嘟嘟嘟嘟嘟!!

    仿如机关枪近距离扫射一般。

    数百颗子弹射击在了小苏身上,全部弹飞了。

    夏极看看小苏脸上无动于衷的神色,知道她是真的恢复了,于是道:“走吧。”

    “什么嘛,这都好啦?”

    小苏挥舞着袖子,一副不满意的神色。

    自从经历过了与太上的死斗,经历了痛苦,她似乎彻底甩去了过去女皇的人格,也甩去了前世继承而来的人格,甚至没有了再过去那阴郁的人格,变得多了几分活泼。

    心若是怀了万古,人自然时常年幼。

    夏极道:“小心下次我用太上的星光射你。”

    小苏捏紧袖子:“我迟早挡得住北斗,北辰,勾陈这九道星光。”

    夏极笑道:“吹牛吧。”

    小苏道:“你可知道,我在上古,防御力也是能排的上数的。”

    夏极一口茶水就喷了出去。

    他淡淡问:“你攻击力呢?”

    小苏:“不说攻击的事,我们还是兄妹。”

    “你攻击不是挺强的么?”夏极回想起她随手一个空气大手印,单手表演投掷高山...

    小苏道:“那不是祂们更变态嘛。”

    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然后走出了屋舍。

    小苏带上了公主赠送的宝石火枪,枪里放了三颗子弹。

    夏极入乡随俗,也配了把火枪,子弹倒是放了一大盒子,存在储物空间里。

    大厅里。

    冰莲公主神色如凝固住了,她看了一眼夏极,轻声道:“极先生,时间到了。”

    夏极明白她的意思。

    今天怕就是夺嫡最凶险的日子了。

    大王子和三王子已经领了许多火枪队入了皇都,然而二王子却拥有着狼蛇与死亡教会的帮助,在另一个层面上掌控着极光城。

    这是军队与教会之争。

    而此时一切并未彻底剑拔弩张的程度,因为罗刹国国主虽然病重,但他对于这个国家的掌控却依然严密。

    只要他一天没死,这个国家就一天不会乱起来,这极光城、甚至冬宫里的防御势力都会只听他的话。

    但今天,罗刹国国主似乎是想调和这两边势力的矛盾,毕竟都是同根生,他不希望闹得你死我活,所以他让三位王子一位公主同时进宫,在他面前把话敞开说了,由他来进行调解。

    就像家里的儿女们吵架了,老父亲出面,一个道理。

    夏极问:“你的想法变了吗?”

    冰莲公主摇摇头,附耳轻声道:“我的三千骑兵也已经待命了...先生,都靠你了,如果能成功,我什么都答应你。”

    夏极道:“不要忘记对我的承诺。”

    冰莲公主道:“不会。”

    她瞥了一眼小苏,“你妹妹就别带了吧?她一旦被卷入了,很可能会死的。”

    夏极道:“公主殿下,最好眼熟一下她。”

    “为什么?”

    冰莲公主愣了愣。

    夏极没再多说,他已经走上了前。

    一辆马车早停在了这临时行宫前。

    ...

    ...

    此时。

    伊凡检查好了佩剑,火枪,再看了看已经化妆成了普通侍卫的六人。

    这六人个个不凡,要么是罗刹国的强者,要么是教会里掌控着神秘术法的教士。

    伊凡曾亲眼看过这狼蛇与死亡教会的教士从虚空里召唤出了恐怖的魔狼...

    魔狼刀枪不入,子弹也无法伤害,扑腾之间,可以轻易的碾碎一支千人的火枪队。

    那整个人显得瘦削阴郁的教士抓着胸前的奇异徽章,闭目祈祷。

    伊凡顺从地半跪到了这教士身边,任由教士伸手触碰他的额前。

    “格列教士,今天就是教会重新执掌罗刹之国的日子,凡人的鲜血将会奉献到祭坛上,庸人的自大也会得到惩戒...”

    那阴郁的教士吟唱道:“死亡古经第四百六十五页上说,祂会从死亡与冰雪里而来,为这个国度带来新生与希望,而王子所做的一切,祂都会看在眼里。”

    “第四百六十五页”,伊凡深吸两口气,双目竟然通红了,这是激动地热泪盈眶了,因为《死亡古经》公示的只有四百六十四页,之后据说还有,但被称为禁篇,除了教会教士,无人可以知晓,而教会教士只有在那一天到来时,才会公示。

    伊凡忍不住问:“祂是谁?”

    阴郁的教士道:“死亡古经上说,祂是众神的母亲。”

    罗刹国有三个神明。

    魔狼,魔蛇,与死亡神只。

    祂若是众神的母亲...

    那岂非更加伟大。

    名为格列的阴郁教士继续道:“不要问祂,而是要虔诚于祂,不要看祂,因为祂在这一日必将降临,祂的意志,即是吾辈的命运。”

    二王子伊凡深吸一口气:“为了祂的意志。”

    格列轻声道:“为了祂的意志。”

    其余五人也默默念诵了起来。

    这句话好似藏着可怕的魔力,一瞬间将所有人都点燃了。

    “出发!”

    ...

    ...

    半个时辰后。

    冬宫门前。

    二王子伊凡与冰莲公主已经碰面了。

    伊凡扫了一下冰莲公主身后的两人,在一瞬之间,他已经完成了观察,唇角忍不住翘了翘。

    站在苏菲亚右侧的是一个懒散地挂着火枪的男人,

    只不过看他火枪的挂放方式,就知道一定是个外行。

    如果自己站在他面前和他同时出手,自己的子弹绝对会比他更早射出。

    伊凡对于自己的枪术与力量有着自信,他再看了一眼。

    已然明白,这名为夏极男人的火枪里居然没有填子弹。

    是忘了么?

    是准备打起来再填么?

    天真,可笑。

    他目光再一动,看到苏菲亚右侧的少女。

    娇小,甚至有种乖巧的感觉,双手缩在袖子里,火枪好像饰品一样挂在腰间,其上的宝石闪闪放光。

    她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她又以为火枪是什么?

    腰饰吗?

    伊凡心底微微嘲讽了一下。

    南方人他也不是没见过,会一点本事,如果没有火枪,罗刹人无法战胜那些修炼出了真气的人,但有了火枪,即便南方人有了真气却还是会被射杀。

    区区肉胎,岂能承受子弹的攻击?

    这些南方人不会知道真正的力量,

    也不会知道真正的神明。

    也不会见到教士从虚空里照出的神只后裔。

    既然苏菲亚迷信这样的人,那就让他这愚蠢的妹妹沉浸在梦境里吧。

    祂是众神之母,祂会从死亡与冰雪里而来,为这个国度带来新生与希望。

    伊凡心底虔诚地默诵了一遍,然后唇角勾起一抹糊度。

    狼蛇与死亡教会的《死亡古经》是一部神秘的经文,其上的不少预言都已经实现了,而今天就是他开创历史的一天。

    今后这一天,必将被铭记。

    “走吧,苏菲亚。”

    伊凡心底活动化到脸上,却成了优雅。

    冰莲公主也扫了一眼兄长身后的那六人,当看到名为格列的阴郁男子时,她不禁愣了愣。

    这是...

    教会神秘的白衣教士...

    她顿时心寒了一半。

    两人各自完成观察,

    便一同入了冬宫内廷。

    内廷守卫明面上投靠了大王子罗曼,但实际却早被二王子伊凡收买了,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甚至没检查这十人火枪,就直接放他们进去了。

    很快。

    外庭门前又出现了两人,那是千人簇拥的两名王子,罗曼和尼古,而千人之外的人潮更是多了许多,显然都是这两名王子安排在外的手下,人数足有数万。

    按照皇室规矩,任何人进入冬宫都需卸下火枪,这两名王子也不例外。

    ...

    ...

    此时,远处。

    十人并没有入宫,而是分开了。

    冰莲公主与夏极,小苏在一处塔楼里,只消两名王子入内了,她就会开枪射击,同时开枪射击的还会有埋伏在其他地方的伊凡,以及四周早就投靠了伊凡的冬宫内廷守卫。

    她的三千骑兵也已经待命在外。

    在外的,还有许多其他的势力。

    可谓是暗潮汹涌,已成潮峰。

    此时,苏菲亚灰蓝的瞳孔里透着紧张。

    虽是冰寒天气,她还是紧张地抬袖擦了擦额上的汗,再看向身侧的男子,轻声道:“先生,他们有白衣教士...

    也许您可以驯化八阶魔狼,但这些教士可以通过献祭从虚空里召唤出九阶甚至十阶魔狼,您也许不知道十阶魔狼意味着什么,但我看到过一次,那一头恐怖的魔狼撕碎了一支异国反抗的军队。”

    “你怕了吗?”

    “怕。”苏菲亚很坦诚,在她心底神秘的白衣教士可比冰霜巨人还可怕一点点。

    毕竟冰霜巨人们也就是个头高大,并未真的造成了毁坏,但她可是目睹过虚空里走出的魔狼...

    夏极道:“他们已经来了。”

    说话的功夫。

    远处,金发的罗曼与尼古,策马从敞开的大门而来,身后随了一名全身重甲、个头高大如熊的将军,三人虽都未曾带兵器,但那名将军却是全副武装,只留下头盔下幽然且散发着寒气的双眼。

    但奇异的是,在他们经过后,守卫们便是很快地站在了门前,似乎随时准备着将门扉关上。

    苏菲亚咬咬牙。

    没有退路了。

    她猛然举起火枪,眯眼对准着正毫无防备的两位王子。

    苏菲亚轻轻舒了口气,放松心神。

    就在那王子进入射程时。

    她猛然扣动了扳机。

    嘭!!

    那将军的速度极快,瞬间就扑挡在了王子面前。

    子弹在他厚重铠甲上溅射起刺目的火花。

    但紧接着,四处皆响起了枪声。

    一声声火光,或在草丛里,或在塔楼里,甚至在路边炸亮,淹没了中央那三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