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226章 .逼疯鬼帝,不停加注
    望江楼中,地暖隔离了在外的严寒,但风雪却越发显的冰凉,让人只想静坐在这座楼。

    但楼外却是江水滚滚,便是枯水的季节,依然如此浩荡无休地逝去。

    朦胧的风雪小道上,一道人影越发清晰,那人影原本稍稍佝偻的背挺直了些。

    因为会有许多人看着他,他不能表现的内向,而丢了老师面子。

    风吹雪站到了望江楼下,白衣不染一点血渍。

    楼中,鬼帝面色差了些,而苏周两家所在的顶楼却洋溢着一丝轻松的气氛。

    很快,许铃铃也出现了,她几乎是紧挨着风吹雪到的,在看到风吹雪毕恭毕敬,昂首挺胸站在前面的时候,她心底闪过一抹“果然如此,果然赢不了你”的轻叹。

    她被这个男人压了足足十六年,她从没赢过一次,这一次果然也不例外,自己对付的应该是对方三个人里最弱的一个,而这个男人对付的却是最强的一个,即便如此,结果还是未曾改变。

    许铃铃特别好奇,这种内向、甚至带着自卑的男人凭什么会这么强?

    在江湖上,她特意挑这种人去对决,发现那些人连站到自己面前的勇气都没有,这让她更加好奇了。

    只不过此刻,许铃铃终于找到了一抹心理安慰。

    她从储物空间抓出一把椅子,一把阳伞,一张茶几,翘着象腿,就坐在楼外的风雪里,继而取出了一杯酒。

    和她相比,风吹雪就如是“小学生”般乖巧老实。

    风吹雪瞥了一眼这自家的师妹,他也想做到伞下去,但总觉得这是对老师的不尊敬,于是他轻声提醒:“铃铃,别这样。”

    许铃铃笑了笑,不理他。

    这位大师兄就是个白痴。

    我赢了,我坐在楼下,我这么牛逼,涨的可都是老师的面子,即便真要惩罚了,也是老师来惩罚,还是老师有面子。

    自己不牛逼,不嚣张,不跋扈,怎么让老师出头?

    反倒是大师兄这么的“乖巧可人”,才会丢人吧?

    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话说回来,小鬼若是不难缠,何以见得阎王的威势?

    做小鬼就要有小鬼的觉悟,许铃铃虽然不是小鬼,但她有这个觉悟,这世上如有一个人能让她心甘情愿地去吹捧,去衬托,那么这个人一定是老师。

    此时,楼上鬼帝的面容一片漆黑,黑色帝袍里的双手握紧了,他难以接受这结果,而看到楼下那两米五的女胖子正一脸桀骜与嚣张地坐着,似是视他为无物,更是心底升腾起了邪火。

    负荆请罪去苏家认错?

    开什么玩笑?!

    许铃铃喝完酒,伸了个懒腰,一脸无聊地高喊道:“弱,太弱了,这能叫对手吗?师兄,你说呢?”

    楼上的鬼帝感受着众人的目光,一口老血涌到了喉咙,差点儿就喷出去。

    而在众人眼里,那一位看起来很老实、很内向的男子沉吟了一会儿,居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老实人”点头造成的暴击,远超那女胖子。

    鬼帝猛地一拍桌子,“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他站起身,吴家所来的弟子,甚至还有执事正看着自己,那眸子里充满了失望。

    鬼帝只觉得无地自容,如今苏吴两家早在“新仇旧恨的时间酝酿”里,变得势同水火,就算他咬着牙,忍着屈辱去认错,吴家人也不可能同意。

    他死死闭目静心想着。

    这五年来,他已经巩固了十一境,突破到了第三个小境界,并且与绝地的诡物完成了深层次的融合,可以说如今的他实力早非五年前可比。

    加上种种法器,他已经足以动用法身真正的力量了,而这等力量是火劫开启之前的自己远远未曾想到的高度。

    那么...

    不如...

    他心念动了动。

    楼下。

    许铃铃晃着象腿,又掏出了一个奶油蛋糕,切了两半,“师兄,你要不要吃?”

    风吹雪摇摇头:“别这样,不好。”

    许铃铃哈哈笑了起来,继续心安理得地吃蛋糕。

    吃完一整个奶油蛋糕,她又取出了水果奶酥在一方瓷盘上堆叠成小山,就着一杯茶吃了起来。

    她吃到第三个时,无语道:“师弟怎么这么慢?不会死了吧?”

    风吹雪欲言又止,继而缓缓道:“师弟...他慢一点,正常。”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远处最后一道魁梧的身影也从风雪里走了出来。

    谢琼峰神色沉稳,目光一撇二师姐桌上的空酒杯,空茶杯,空奶油蛋糕架子,还有已经被解决了小半的水果奶酥,忍不住满头黑线。

    卧槽,你们两个人是没遇到敌人吗?!

    怎么这么快?

    许铃铃道:“等你很久了,怎么杀个人这么慢?琼峰啊,你又弱了。”

    谢琼峰嘴角抽了抽,这根本不是我弱好不好,对方也是十境加上血脉觉醒,而且还是个刺客加傀儡师,提前布局,设下陷阱,我能这么快过来,已经很不错了。

    许铃铃扫了他一眼,仔细观察了下道:“幸好你没受伤,若是出了血让老师丢了脸,回去看我不虐你一万次。”

    谢琼峰长舒一口气,他很快调整了心态,道:“师姐说的是,我还需要再多努力。”

    三人静了下来,然后同时往前走出,站到望江楼下,向着楼前拜下,扬声道:“让老师久等了。”

    声音糅杂一处,清晰地传入楼中每一个人耳中。

    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微笑,有人怒。

    鬼帝的心已经跌倒了谷底,

    他的忍耐也达到了极限。

    而望江楼最高处,吕妙妙也不傻,她已经通过“感受空气”了解了情况,大概就是那双方的对战在来的路上就完成了呗,这三个人看来是代表“苏周”这边的,那就是自己联姻对象的弟子赢了呗。

    她忽地美目圆瞪,不会那联姻对象已经来了吧?

    这也太惊悚了。

    下一刻,她看到坐自己对面的大叔起身。

    大叔站到栏杆前,俯瞰着脚下,开口道:“我以你们为荣。”

    六个字传出,吕妙妙如遭电击。

    她整个人于这一瞬间已然石化。

    难以形容她这一刻的神情。

    但很快,吕妙妙调整了心态。

    女人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夏极不是她联姻对象时是怎么看怎么顺眼,如今是了,她就开始用挑剔的目光去审视。

    只看了一会儿,吕妙妙已经看出了三个缺点。

    首先,他头发白了,是个老男人。

    其次,他走路是先迈的左脚,而自己喜欢先迈右脚,不合拍。

    再次,他茶杯的茶柄是靠着右边,这说明他和普通人一样,但自己却喜欢正对前方,这才是一个充满萌力的人该有的表现。

    但她想完,很快发现自己是在挑剔,可能怎么办呢?总不可能真的喜欢一个大自己二十岁的老男人吧?

    等等...

    她眼睛忽然一亮,大叔应该也不喜欢自己这种。

    何况,大叔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慌什么。

    一时间,吕妙妙定下心来,云淡风轻地继续看着。

    此时,一声冰冷的声音覆盖全场。

    这声音完全不顾此处还有凡人,只是径直道:“风南北,可敢再加一注?”

    这是鬼帝的声音。

    夏极站在栏杆前,淡淡问:“怎么加?”

    “你我再加一次生死局。”

    “我苏家已赢了,你该跪倒我苏家来来认错,我为何要同意你?”夏极口口声声就是不离“苏家”两个字,时刻提醒着众人“这不是你我的恩怨,而是两个家族的恩怨”,顺水推舟,推波助澜,莫过于此。

    鬼帝冷冷道:“弱者岂配强者下跪?”

    夏极道:“五年前你输给了我。”

    “那是五年前的我。”

    鬼帝声音越发森寒,“我若输了,便将我手中的绝地令交予你,吴家弟子不可为我报仇,亦不可寻回绝地令。”

    他话音落下,满楼发出了惊呼。

    显然,这绝地令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鬼帝冷然道:“绝地令亦是法器,拥有了此令,你便可进入令上所载的绝地之中,并且被绝地里的存在当做同类,和它们进行交流,甚至是交易,交配。”

    夏极恍然了,这绝地令就是吴家高层人物的根本之物,也是不会外传的东西。

    于是他应了声:“好,但我怎么确定你吴家不会因为此事来寻我麻烦?”

    “简单。”

    鬼帝哼出两字,然后扬声道,“世家见证今日我鬼帝所言所语,若是来日我吴家弟子若有所违背,便是任谁都可斩杀。”

    诸多声音沉默了半晌,一声声“我见证”响起。

    夏极也随之淡淡道:“我若身死,苏家亦不可追究,而吴家鬼帝亦可不再来我苏家认错,所言所语,世家见证,若有我苏家弟子违背,皆可斩杀。”

    “我见证。”

    “我见证。”

    同样的一声声响起。

    苏吴两家矛盾积累以久,如今又因为“青王暴毙”被彻底激化,如此的生死战也是必然的结果。

    吕妙妙听到“鬼帝”两字,心底愣了愣,她是知道这位的,在她印象里很强。

    而双方的境界差距,她也是知道的。

    鬼帝是十一境,有了法身。

    而自己的联姻对象虽然天才,但几乎世家所有人都知道他没突破十一境,也算是天妒英才吧。

    她眸子转了转,悄悄放出了鹦鹉,鹦鹉偷偷摸摸地飞到角落,然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鬼帝都十一境了,还和十境的赌斗,要不要脸!”

    几乎同时,吕妙妙也扯着嗓子吸引了众人注意力,她大声道:“说的对!!鬼帝,你还要不要脸!你可是鬼帝呀!”

    苏周两家的人侧头看向吕妙妙,他们很早就看到这白衣金带的少女了,只是这少女坐在夏极对面,他们就直接当这是世家人了。

    苏家周家很大,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得彼此。

    而即便认得,苏家的会以为那是周家人,周家又以为那是苏家人。

    她这么一喊,也是为“苏周”两家喊得,于是世家众人居然也有不少应和了起来。

    夏极古怪地瞥了一眼身后的那小乞丐...

    小姑娘知道的事不少啊。

    鬼帝被激的骑虎难下,但要此战作罢,让他负荆,跪到苏家去请罪认错,那是绝无可能的,何况此战他有着十足的信心。

    于是,他冷冷道:“再加一册诡海古卷,这足够了吧?风南北,你怕了么?”

    夏极怔了怔。

    小姑娘几句话就多骗了个一看就高大上的东西,可以啊。

    但是,诡海古卷是啥?

    送宝童子不介绍介绍吗?

    所以,他沉默着。

    然而,楼下吴家人已经喊了起来:“帝君,这万万不可啊。”

    “诡海古卷牵涉重大,便是我吴家也只有绝对精英的弟子才能被赐予一卷。”

    “请帝君收回赌注。”

    送绝地令也许还在他们潜意识的认可范围内,但这诡海古卷却是上了天了。

    鬼帝冷冷扫了众人一眼,“你们莫非觉得本座会输?”

    吴家众人想了想,也对,没道理帝君会输。

    他们怎么都无法想象一个区区十境怎么才能战胜如今的帝君。

    听说五年前是帝君和这风南北是隔了挺远的交锋,而当时帝君据说正在用餐,根本没准备好,甚至也没看到这风南北是如何出手的。

    仔细想来,十有八九也是法器之类的东西吧?

    否则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帝君如何会败。

    夏极目光动了动,忽然笑道:“鬼帝,我觉得以我十境之力,对付你也许确实不太公平,刚刚是我上头了,要不你还是跪着来我苏家认错吧。这场加注,就算了吧。”

    鬼帝一愣,他怎么可能让这加注算了。

    他如同一个赌输了,急于翻盘的恶赌鬼,期盼着在下一场完全赢回来。

    于是,他道:“再加我的帝令。”

    夏极心底乐了。

    帝令...

    显然更珍贵。

    虽然他还明白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但只是听着就知道用处甚大。

    还多亏了这小丫头提醒,否则自己可骗不来这两样东西。

    他侧过头,吕妙妙悄悄竖起大拇指。

    可以的,大叔。

    而此时,无论楼下还是楼上,众人听到“帝令”都彻底呆住了。

    各大世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特产”。

    而“绝地令”,“诡海古卷”、“帝令”就是吴家绝对的特产。

    尤其是帝令,持帝令者,几乎是直接分了吴家的江山,动摇了吴家的根本,这等东西也能拿出来赌?

    这真是惊世豪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