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233章 .你算什么东西
    “公公...”

    杨芙跟了上去,双眼里满是忧愁。

    她不知该怎么办,所以,如是失了魂儿般跟着夏极,一起走到了万剑山庄的庄门处。

    门坊下,已有许多人了,两边形成了鲜明的对峙。

    俞珑,谢琼峰,年盈,赵燕歌等人站在一起。

    其他人站在另一边。

    当然,拉偏架的存在自然少不了。

    杨芙看到这一幕,并没有跑上前,而是向着远离众人的一处小亭跑去,亭子里有一个儒雅男人正悠闲地喝着茶。

    “爹,我求您。”

    那儒雅男人微笑道:“求我什么?

    你还未嫁过去,那些人就如此嚣张跋扈,不把我山庄的朋友看在眼里。

    这是他们犯的错,他们自己该担着。”

    “爹!!”

    杨芙直接跪了下来。

    周围声音闹哄哄,响的人脑袋疼。

    忽然,一名黑脸男子走出人群,看着对面几人,满脸正气道:

    “我乃是临峰城的城尉,此处地域的案件亦是我管理。

    马公子郑公子平时任侠好客,又是名家公子,此番携带重礼来参加婚宴,定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几位既然有嫌疑,便是去府衙接受调查吧,若是没有问题自然放人。”

    似乎是有着准备,他话音刚落,便是四名持刀大汉手抓破气铁镣铐,从两边走出,越过新郎官,向着其他三人而去。

    “接受调查”,“没有问题放人”这都是屁话,一入府衙深似海,是生是死,是非曲折,哪里还容得的你。

    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人命如草,杀人诛心岂不是也很寻常?

    便是杀了你,还能给你戴上一个骂名,然后再牵连家人,然后还有许多不知真相的人拍手叫好,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操作了。

    这黑脸男子玩的贼熟练。

    然后,他更是露出了微笑。

    因为,他看到新郎官跪下了。

    黑脸男子心底得意,面子上却依然维持着原本的正气道:“新郎官这是何意?本城尉秉公执法...”

    然而,他话还未说完,就被俞珑打断了。

    那位英俊而谦逊、颇有几分浊世佳公子味道的男子正色看向夏极,隔着人群,他深深叩拜了三下。

    四周,仿佛再无他人了。

    也再无声音了。

    夏极看着这弟子,他明白弟子为何而拜。

    所以,他问:“你想好了吗?”

    四周虽然有着哄笑,有着喧嚣声。

    但俞珑却已听不到外人任何声音了,他沉声道:“想好了。”

    夏极温和地看着他:“这担子,比你想的要重,也许会不得好死。”

    俞珑也不再多说,他双手匍匐,重重叩首,然后以最端正地姿态跪拜着,继而扬声道:“我愿承老师之名,亦愿担老师因果,若无老师便无我俞珑,有我俞珑自当为老师分忧。”

    夏极静静看着他,轻声道:“你不明白...”

    俞珑继续旁若无人地扬声道:“无非魂飞魄散,弟子无怨无悔。”

    夏极摇了摇头。

    下一刻,谢琼峰,年盈,赵燕歌,甚至是他身侧的风吹雪都半跪了下来,齐声道:“无非魂飞魄散,弟子无怨无悔。”

    这一瞬间,天地里,一切人,一切物都消失了。

    唯剩下跪着的弟子,与站着的老师。

    夏极闭上眼,淡淡道了声:“好。”

    众人的哄笑声更大了,因为在他们看来,以为这是个不知哪里的小门派...

    夏极睁开眼,看了弟子们一眼:“去做吧,不用害怕捅到天,有我在。”

    “是。”

    几名弟子齐声回答。

    夏极听到了一股燃烧的味道。

    他再不看众人,走向身后,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杨芙。

    杨芙想跪着,但那一股扶起她的力量却似不容她拒绝。

    夏极拉着她道:“小芙,我们到里面去等。”

    亭子里,万剑山庄庄主放下茶杯,轻哼一声道:“阁下是否不把我放在眼里?”

    他声音里藏着煞气。

    夏极无悲无喜,淡淡道:“你算什么东西?”

    当他说完“西”这个字的时候,稍稍放开了力量,

    一股狂风从他口中而出,

    带动这天地之间的气流,奔腾狂涌仿似那滚滚东去无法阻挡的江水,亦如那盛夏时分随蛟而起的千里海啸。

    淡淡的一声吐字,直卷的天地无光、日月失色,

    而树木房屋、泥石溪水,皆是被这粗暴的力量强横地驱逐着,惊恐万分地向远疯狂逃离。

    轰!!

    轰隆隆!!!

    亭子倒了。

    树木倒拔。

    巨石如纸屑般在空中无助地飞着。

    远处的房屋仿如积木被顽皮的巨人一不小心踩塌了。

    山溪中断,上下分离。

    一个字。

    一口风。

    吹尽面前一切遮眼浮尘,一切是是非非。

    前一刻还儒雅地饮茶的万剑山庄庄主,早已不知被吹去了哪儿。

    “他没事”夏极拍了拍新娘子的背,“我们去后面等。”

    杨芙大脑一片空白,她忍不住侧头往后看去。

    包括夫君在内的四人,已经拔刀对上了现场近千的对手。

    自家夫君终于脱下了谦逊有礼的一面,展露出了强大的一面,而对之前那些出言不逊、仗势欺人者进行斩杀。

    另两名少女,一人速度极快,如同掠水飞燕,在众人之间灵巧而迅捷地舞着,杀人如割草,不过如此。

    另一个小个子则是抓着刀,目光瞅着要逃的,谁逃她就上去补一刀。

    杨芙很遗憾地发现自家夫君竟然被压了一头。

    而那豪侠状的男子,出刀大开大合,刀势沉稳如山临,所到之处,根本无人能匹敌,他并不嗜杀,但却也会愤怒。

    刚刚那情景,谁不会愤怒?

    如今,那男子的愤怒倾泻而出,无论什么贵族,什么城尉,什么公子哥儿,都是照杀不误。

    而从他的气势、态度,杨芙感受到了一股屠杀现场的味道。

    这些人都是怪物,

    都是让杨芙大开眼界的人物。

    如果...

    他们的身边没有站另一个男人。

    那一位看似内向害羞,不敢看人的夫君的兄长。

    那位夫君的兄长甚至没有拔刀,只是抓了一根草。

    一根草在他手心里,已经变成了一把杀人刀。

    长草如随风舞动。

    每一动,就会有一人死去。

    他错身而过,让血液不会沾到他的身体,亦不会污浊他的眼睛。

    他未出手时,如同一个害羞的大男孩,

    但出了手,却让人猛然察觉,那就是披着人皮,藏在人间、且有着洁癖的怪物。

    不,也许不是怪物。

    他太无敌了,出手也太云淡风轻了,脸上还带着不甘不愿的神色,这样的人...杨芙莫说见过,便是连听都没听过。

    “你们胆敢杀戮朝廷命......”

    有人叫嚣着,但话音未落,就戛然而止,不是他沉默了,而是死人无法再说话了。

    “你可知道我是谁?”

    没有回答,也没有追问,因为说话的人已经死了。

    “疯了,真是疯了,你们一定是魔门的...”

    这习惯了疯狂给别人扣帽子的人也未能完成他的演讲,因为他也死了。

    “这定是魔功...”

    话音未全,又已死亡。

    “大家不要怕,他们不过就四个人,我刚刚已经分析出了他们的招数,无法就是斩,刺,撩,挥这几个动作...”

    话未说完,又是死亡。

    人间的泥土里,藏了太多的尘埃。

    夏极从皇都走出时,就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无论你做了什么,你都会发现自己所做的,竟然赶不上寥寥几句流言蜚语。

    谣言可以断章取义,把你做的一切贬的一文不值,也会让你永远的疲于奔命。

    何使浮云不遮眼?

    唯有一骑离泥尘。

    夏极拉着新娘子离开了这样的血腥场合。

    他坐回偏堂。

    杨芙局促不安地低着头。

    她已经有些明白,这很可能不是夫君的父亲,而是夫君的老师。

    远处,厮杀犹然激烈。

    夏极忽然丢出一个令牌,这是苏家的身份铭牌,“拿出去给他们看吧,再慢你山庄的人也要死了。”

    杨芙急忙接过,她不认得这令牌,但她还是急忙跑了出去。

    门外,万剑山庄的杨景正在准备剑阵。

    那四人虽然恐怖,但他万剑山庄也不是不能抵御的。

    一声长啸声里,三千正在后山修炼的弟子顿时飞掠而来。

    杨芙挥舞着手里的令牌,喊着:“三叔!!”

    杨景面色铁青,容貌里又是震惊、又是恐惧、又是愤怒,此时看到杨芙,怒道:“你找的好郎君!”

    杨芙也不多说了,直接把令牌递交了过去。

    杨景下意识地接过令牌,

    令牌上刻绘着五色龙,龙游边缘,

    而中央则是两条首尾衔接的怪龙。

    龙缠两圈,最中以古体刻绘着一个字。

    也许外人不认得这个字,但万剑山庄也不算小势力,这杨景又是山庄的三庄主,他自然认得这是一个“苏”字。

    他身子忍不住颤了颤,“谁的?”

    杨芙道:“是我...公公的。”

    杨景蓦然瞪大眼,张大嘴,他认出了这令牌,也知道了来人身份。

    他蓦然把令牌丢回给了杨芙,一挥手道:“都跟我来!”

    杨景在万剑山庄显然威望不小,他一声令下,顿时诸多的山庄精英干部、亲传弟子、精英弟子都随着他往后而去。

    杨芙道:“三叔,不要!!”

    她心底复杂无比。

    虽然三叔他们做的不对,但毕竟也是自己亲人。

    无论是三叔伤了夫君那边的人,还是夫君伤了自家人,她都无法接受。

    但杨景并没有听到她说话,这位万剑山庄的三庄主早已满头大汗,肝胆皆寒,正在狂奔。

    她急忙追了过去。

    然后见到山庄一群弟子到了偏堂面前。

    杨芙焦急地喊道:“三叔!!不...”

    她话音未落,下一秒便见到了不敢置信的事。

    三叔跪下了。

    他身后的众人全傻眼了。

    众人以为是来厮杀的,却不想这么一出,都愣在了当场。

    杨景紧张地喊道:“都给我跪下!”

    众人于是纷纷屈膝,黑压压地跪了一片。

    跪向了偏堂的门槛。

    门槛里,夏极正在喝茶。

    杨景咬咬牙,颤声道:“小人有眼无珠,有眼无珠,给您赔罪了!”

    说着,他向着门槛猛然磕头,一个接着一个,不敢停下。

    门槛后,那白发男子静静放下茶盏,他并没有开心得意,甚至有几分遗憾。

    本该欢欢喜喜,为何非要弄到这个地步?

    他平静道:“起身吧。”

    杨景不敢起身,始终跪着,其他人虽不明所以,但没有人是笨蛋,他们瞬间明白了这位白发男子身份地位之高,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三千弟子从后山赶来了,他们没有能结成剑阵,而是都跪了过来。

    很快,山庄庄主也穿着破破烂烂地衣衫返回了,

    由于夏极的控制,他并未受重伤,

    只不过在看到众人叩拜后,他愣住了,急忙传音给跪着的杨景:“他是谁?”

    杨景传音回去:“苏家人。”

    山庄庄主瞪大眼,“真的?”

    “我见到身份铭牌了。”

    山庄庄主再回想刚刚的力量,若不是世家人,哪里会如此强大?

    他双腿一软,也向着那偏堂跪下,心底是泪水狂流。

    亲家啊,你要是早说,我特娘的会这么对你吗?

    正目瞠目结舌的杨芙忽然耳中传来传音。

    “去向你公公说几句好话吧,是爹瞎了眼了,没认出人...”

    “爹...这是?”

    杨芙完全无法理解这瞬间颠覆的情景。

    自家的公公,俞郎的老师,还有那位大兄,以及其他人...他们究竟是??

    此时,夏极再道了一遍:“起身吧。”

    没人敢起。

    夏极道:“婚礼还办不办了?”

    “办,办,当然办。”万剑山庄的家主急忙道。

    夏极道:“那都起来吧。”

    他再三说,跪着的人才诚惶诚恐地起身。

    苏家威压,可见一斑。

    ...

    ...

    血色宴会后。

    新郎新娘入了洞房。

    夏极也准备离开了。

    庄主等一行人,垂首弓腰,送他远去。

    到了下山口,庄主才问:“大人今晚不如在庄中过一夜,我...我已做安排,算是给您赔罪。”

    夏极大概猜到是什么样的安排,而这种安排从骨子里让他有些不喜欢,但他无法改变,于是道:“不用了,我还要赶回镜湖。”

    这位万剑山庄庄主还要再客气,但他终于琢磨除了“镜湖”两个字代表了什么。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眼前这位男人究竟是谁。

    他只觉着一股发自灵魂的战栗,席卷了周身。

    竟...

    竟是那位大人。

    那位写了《天下劲气》《天下意象》的大人。

    传道天下的神话。

    他无法想象。

    脸上表情丰富多彩,无法描述。

    再回过神来,幽黑的山道上已经没了人影,只有声音随夜晚春风飘来。

    “把我的身份告诉那些人,要报仇的,让他们来镜湖找我。”

    万剑山庄庄主终于清醒了几分,他双腿一软,便是向着山下那看不见的背影跪了下去,颤声道:“您...走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