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241章 .林叶萧的苦心
    秋夜里,月色无边,而边城小宛的某个路边摊上,吕妙妙舒服地哈出一口热气,碗里的面条被一扫而空,她已经饱了。

    吃饱后,她托着腮,看着夏极。

    夏极慢条斯理地吃着面。

    吕妙妙道:“大叔,你怎么看起来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夏极知道自己是有点儿,他如今周身几乎每一个细胞都时刻处于修炼状态,远超魔龙力量的心脏无时无刻不在锻炼着他的躯体。

    而原本那藏天于田的法门,竟被他于茫茫古书里寻求到了对应的黑色技能珠,直接提升到了十一层。

    除此之外,他还零零散散获得了不少十一层的技能。

    这些技能都被他藏到了心脏里,而由心脏再反哺肉身,这反哺程度可谓是恐怖无比了。

    除此之外,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思索着、总结着自己新学的功法,温故知新,不舍昼夜。

    功法如今对他来说,已是一个数字,已是一重又一重的表象,他正在从这些表象里提纯出那无比内核的东西,而这个过程必须他自己完成。

    所以,他看书,思索,

    也写书,教人。

    无时无刻,不在进行。

    此时,他笑了笑,反问道:“有嘛?”

    吕妙妙学着小熊闷声喊道:“有。”

    没多久,夏极也吃完了。

    两人沿着这条兵荒马乱的道路,夏极正要回去,却被吕妙妙一把拉住:“才吃完饭就回去坐着不好,散会步。大叔,你要学会养生。”

    夏极是真有些喜欢这小姑娘了,倒不是那种男欢女爱,而是似乎自己的世界有了她,就鲜活了起来,所以他哪怕知道这小姑娘是吕家人,却也不抗拒。

    他学习了不少东西,比如...数铜板。

    比如...象征性地讨价还价。

    比如...充满期待地吃一份普通的饭菜。

    这样的生活,让他的心灵平静,而无形之间契合着那来自于灵魂深处地惊涛骇浪。

    他走过边城,吕妙妙也不雀跃。

    因为城中死者伤者实在是数不胜数,这让人开心不起来。

    离开了繁华地段,进入无光的地带,便是脏乱和死亡的区域。

    夏极也不会为了刻意隐藏身份,而无视这些伤者。

    他不时弯下腰,为一些重伤者治病。

    而凡有他出手,只要没死,几乎就可以很快痊愈。

    逐渐地,他所在的地方变得喧闹起来,充满了发现奇迹的惊呼声,惊叹声,还有激动的哭声。

    吕妙妙安静地站在夏极身后,看着眼前这白发过半的大叔在专注地治病救人,又小心地叮嘱着医后事项,甚至还会直接把那人修炼出的问题指出来。

    他戴着兜帽,遮着脸庞,两缕已然掺白的长发从鬓角垂落。

    而他面前已经排起了长队,人数极多。

    夏极忽然想起了什么,喊道:“治病救人,需要收钱。”

    这也是吕妙妙教给他的,付出哪有不求回报的?

    虽说他在某种意义上已收了回报,但在别人眼里却没有,这终究不好。

    本是排着队的伤者们顿时愣住了...

    这样的连神医都无法形容的高明手段,若是收钱,不知会收多少。

    但话说话来,能够治好伤痛,倾家荡产又如何?首发

    众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也有人不愿意的。

    “凭什么收钱!”

    “大家都是在前线厮杀受伤的。”

    “你不该收钱!”

    “你这人怎么这样?!有没有一点医德?”

    夏极笑笑,这样的声音他听多了,依然如此的刺耳,但却已经无法从他心中走过了。

    他沉默,吕妙妙不愿意了。

    小姑娘把帽兜往下拉了拉,用极有穿透力的声音大声道:“我们看病不花精力,不花药草嘛,我们给你们看病,还要自己掏荷包啊?敢情我们救人还救错了?救是我们应该救?不就就是我们的不对了?你们怎么动不动就来道德绑架?”

    远处有人喊道:“你能救人凭什么不救?我们所有人都是在前线努力厮杀而受的伤,你若不救人,就是不对!就是对不起我们所有人。”

    “对!”

    “说的对!”

    “就是这样!”

    很快就有人开始配合着嚷嚷了。

    吕妙妙发出生气的呜呜声。

    夏极哈哈大笑起来。

    吕妙妙道:“大叔,你别救他们,太坏了。”

    夏极道:“听到没有,刚刚说话的人,我不救了。”

    那些人一愣,便是要立刻在鼓动众人。

    最前的一名中年男子虽然强壮,但满脸虚弱,不时咳嗽着。

    他已经快撑不住了,仰头看着面前这看不清面容的神医,“请...请问您要多少钱?”

    夏极道:“一枚铜板。”

    那中年男子虚弱的双眼猛然瞪大:“一...一枚?”

    他急忙伸手入怀里,取出一枚铜板,放在夏极身前的桌上。

    夏极画了一道生符,直接打在他身上,那中年男子顿时感受到了一股生的力量在血脉脏腑里滋生,那些病痛正在飞快消失,他难以想象这奇迹,急忙跪下,泪水涟涟道:“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排队的人依然在继续。

    每人只收一枚铜板。

    一夜快过去,夏极面前已经堆放了近千枚铜板,吕妙妙喜滋滋地收好铜板,忽然她双眼一瞪,看向一个新坐到夏极面前的男子。

    那男子低着头,递出一枚铜板,连声说着:“请神医看病。”

    吕妙妙道:“就是你,别以为低着头我看不出来,就是你刚刚起哄要闹的!”

    那男子左拳捏紧,脸上闪过怒色。

    但还未发作,耳中传来淡淡的声音:“别动。”

    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手腕上。

    那男子才默然了下来。

    夏极随手画了一道生符打在他身上,那男子终于体会到了“瞬间痊愈”的快感,心底欢喜溢于言表。

    夏极温和道:“行善之人,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做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今后多怀几分恻隐之心,多做善事,少说恶言吧。”

    声音朗正,如清风明月拂去心尘。

    那男子心底骤然生出一种无比惭愧之感。

    夏极从怀里取出一沓符箓,淡淡道:“烧作符灰,掺杂入水,可救伤病,可治疾病,这里还有很多病人,你去做这善事吧。”

    此时,天色已明。

    他起身。

    晨风吹开了他遮面的帽兜,长发随风而动,那面容在熹微金光里,如若神明。

    那男人忽然认出了此人是谁。

    他在出征前甚至曾在他面前跪拜过,以求平安,但他刚刚竟然恶言恶语...

    未几,远处,传来声音。

    “帝师,我们找了您一晚上了。”

    “洗尘宴会没有了您,可是少了许多光彩。”

    极多或是华衣贵人、或是铠甲大将从远而来,簇拥着那青衣男子远去。

    那男人心神激荡,帝师未曾参加宴会,而竟来了这小宛城最脏最乱的地方帮人看病。

    这...

    这一刻...他看到了自己的神,他为自己之前的恶言而痛苦不已。

    他跪倒在地,向着夏极去的方向疯狂磕头,以至于磕破了额头还未知道。

    而他心中,善恶之念已于这须臾之间重新确立。

    而随着夏极的走过,众人也终于意识到了昨晚在这里的神医是什么人。

    他们如是看到了活菩萨一般,纷纷跪倒,或哭或笑地高喊着“帝师”。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而我自当教化天下,授天下以兵,无有不可反抗不公者,无有不可反抗暴力者,无有恐惧不正之事而不敢言者,无有献媚屈从于威武富贵者。

    二十余万年未有之天地大乱,便由我来教这天下众生人人如龙、化己为王。

    夏极回到临时行宫,于书房里摊开书卷,在那天下儒道,仁者无敌之后继续落笔。

    而一夜未睡的吕妙妙早就瘫在床上了。

    ...

    ...

    “还有谁?”

    “还有谁?!”

    “太弱了,实在是太弱了。”

    林叶萧长剑还未出鞘,就已经轻松击败了富贵商会的所有护卫。

    即便是那商会供奉也不是他的一合之敌,被他随意地击倒,此时正被他踩踏在脚下。

    林叶萧手中长剑舞了一个帅气的剑花,唇角一翘,勾起笑容,看向此时场上唯一还站着的人那位富贵商会的绿衣少女。

    林叶萧淡淡道:“朱姑娘,服了吗?”

    绿衣少女名为朱飞飞,正是富贵商会的大小姐,也是此番运货至前线的商会领队之人。

    她此时看着这年轻剑客,只见他大发神威,甚至将自家那些实力不凡的护卫全部击败,心中竟是生出了些涟漪,再看那剑客眉眼俊俏,又是有些动心。

    朱飞飞忍不住道:“林公子,好手段!”

    正在这时,忽然有侍卫从后堂跑来,凑到朱飞飞耳中道了几句:“大小姐,赵七他们全被人杀了...有人说是一位持剑的公子,那公子...”

    这侍卫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大堂前的男子,忍不住露出惊恐之色。

    林叶萧笑道:“正是在下。”

    朱飞飞问:“公子为何要杀我仆人?”

    林叶萧道:“我本意低调,但他们却调戏勾引我妹妹,我被逼无奈,愤而出手,之后只想着安心用餐,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来寻仇。我只能将他们全部击杀。”

    “还有这种事?”朱飞飞神色冷了冷,“将赵七他们的死后抚恤一应没收,这些奴仆不守商会规定,贸然惹事,合该受此惩罚。”

    林叶萧淡淡道:“如此惩罚,便够了么?”

    朱飞飞道:“那公子还要怎样?”

    林叶萧道:“也罢,我本想斩草除根,但既然姑娘是明事理之人,今后你富贵商会只需效忠于我,此事就算了了。”

    见到对面少女神色愕然。

    林叶萧唇角一勾,笑着摇摇头,“我是北商帝座下三大上将之一的青龙大将,主宰江湖,如今来此是有秘密事情要做,你们富贵商会能随了我,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机缘。”

    朱飞飞露出震惊之色,之后急忙拜倒在地。

    林叶萧看着美人跪在自己脚下,忍不住发出哈哈大笑。

    而这笑声,不知为何竟让朱飞飞心神动荡,只觉这男人威风霸气无比。

    半个时辰后。

    林叶萧与五女坐在一个密室里。

    他环顾四周,最后又落定在朱飞飞身上,淡淡道:“我来此处乃是执行帝君的秘密任务,本也是绝密之事,但我信得过姑娘。”

    朱飞飞露出感动之色,“公子竟然如此信任我...”

    一时间,她心神激荡,颤声道:“飞飞定不负公子。”

    林叶萧笑着点点头。

    而四女之中的贵族小姐则是拉住朱飞飞的手,笑道:“妹妹不要和他这么客气。”

    另一边,那正道天才女子也是道:“都是一家人。”

    朱飞飞更加感动。

    而林叶萧看到五女相处融洽,和和睦睦,忍不住叹道:“我有何德何能,竟能让五位姑娘倾心。五位姑娘哪一个不是这天地之间最美丽的人儿,最璀璨的明珠,我却能同时拥有,实在是三生有幸。”

    朱飞飞顿时愕然,但下一刻却忍不住羞红了脸,好似是被捅破了心事,而揭开了那层薄如纱的膜。

    另外四女则是露出感动之色。

    “我们能遇到公子也是三生有幸,这世上不会有比公子更好的男人了。”

    “林爷”

    “主人”

    “林哥哥”

    而朱飞飞也是动情了,双目含情脉脉看向这忽然出现在她世界里的男子,心底的感动无以复加。

    林叶萧虎目含泪,沉声道:“我定不会辜负五位。”

    五女顿时扑到了他怀中。

    温存良久。

    几人才分开。

    林叶萧道:“这一次,我来这里是为了杀一个人。他若不除,帝君的大业难成啊。”

    朱飞飞双颊犹然滚烫,她痴迷地看着这男人,问:“不知林公子说的是哪位呢?”

    林叶萧缓缓道:“大周帝师,风南北。”

    其他五女顿时都沉默了下来。

    风南北是什么人?

    一个在南朝被立了长生祠的人,百姓自发地去叩拜,甚至还有许多人策马御车,不远万里前去上香祈福。

    一个不论寒暑,徒步走了十年路,只为观书的人,名山大泽遍布他的踪迹,街道乡坊皆是他的传奇。

    一个写出万法卷传诸天下的人,如今只要是武者,都必然看过天下劲气或是天下意象,而从中有所收获。

    一个被如今的大周帝君三顾镜湖,才请出山门的帝师。

    这样的人物...

    那是真正的了不起了。

    林叶萧说完便是环顾四周。

    那贵族女子率先露出微笑:“若是假以时日,林公子定会扬名立万,压他一头。”

    “不错,我相信林哥哥。”

    林叶萧淡淡叹息一声:“如此人才,当为我所用,为了天下苍生,我当去劝风南北弃暗投明,协助我主成就大业。”

    另一名女子道:“可如此...林哥哥的任务不是完不成了吗?”

    林叶萧苦笑着摇摇头:“他是个大才,让我改变了主意,但若他冥顽不灵,我也不会客气。”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