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245章 .当世圣人
    重,好重,好痛苦...

    世界为什么是血色的?

    我在哪儿?

    我为什么在这里?

    对了,我在南北两方的大战里。

    我是一个北商的将军,我...不能死!!

    华雀的思绪断了,他从昏迷的黑暗里恢复了一些意识,旋即便去努力地睁眼。

    他安慰自己,自己觉醒了的是偏向恢复力的水属性血脉。

    可血已快流尽,血脉力量哪里还会有用?

    他拼尽一切力量,染血的眉毛不停跳着,但却还是无法睁开,无法去看一眼这最后的世界。

    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不了了。

    他真的快死了。

    一生的回忆,如同走马灯般在他思绪里旋转。

    最后这回忆停下了,落在家中那会欢天喜地迎接自己回家的小女孩身上,小女孩是他的女儿。

    而他死了,女儿会不会哭?

    华雀发出痛苦地嘶吼,想要激发出生命之火,但却是徒然无功。

    这等死的时光无比难熬,无比痛苦...

    他的意识再度变得模模糊糊。

    隐约之间,华雀听到了不远处的脚步声,还有一个少女的声音“大叔,这里还有一个活的”。

    华雀心底燃起了一丝莫须有的希望...

    但他也知道没有人可以救他。

    不可能的。

    小片刻后。

    他只觉自己的躯体仿被注入了一股充满生机的力量,这是奇迹般的力量,以至于他的伤势正在缓缓恢复。

    华雀虚弱地睁开眼,只见一个束着花白长发的男子正蹲在自己面前,他手捏金针,显然在为自己疗伤。

    见到自己睁眼,那男子温和笑道:“很快就好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手往后,而他身后那披着猫耳斗篷的少女则是默契地递来金针。

    华雀安静地平躺着,任由那男子为自己治疗。

    而心底越发平静,身上的痛苦也正在缓解。

    他心神激荡,双眼逐渐湿润了,

    他得救了。

    华雀身为一个大男人,又身为将军,忽然嗫嚅道:“谢...谢谢恩公...”

    “你的血脉是不是偏向于恢复的?”男子一边用针,一边随口问。

    若在平时,华雀自然不会多说,但面对恩人他坦诚回答道:“回禀恩公,在下觉醒的血脉是水属性的血脉,虽然无法形成巨大的法脉之身,但却能让自身的恢复力增强,有时候也能帮助别人进行恢复。”

    男子点点头,他猛然运力扎针,华雀体内的一些淤血顿时释放而出,

    舒服感传来,

    这位北商将军禁不住舒了口气。

    男子取回金针,又从怀里抓了一瓶药丸塞入他手中,叮嘱道:“这是培元补血的疗伤丹药,每天清晨吃一颗,七天之后,你便基本可以恢复了。”

    “谢谢恩公...”华雀已经不知如何报答了。

    男子随口问:“此番之后,你有何打算?”

    华雀也不问面前之人身份,叹了口气道:“我身为北商将军,既然未曾战死,自然当回营。”

    男子忽然取出一个书匣递交给他,“此书名为青囊,其中记载着治病疗伤活人之法,你可勤学苦修,然后但凡有心地善良、爱好医术之人,皆可传之。”

    华雀此时还不知道此书珍贵,只是问道:“不知恩公如何称呼?”

    男子笑着摇摇头并不回答,然后道:“你得我传书,需得答应三件事,今后传徒亦需让徒儿发誓遵守。”

    华雀慎重道:“恩公请说。”

    男子道:“第一,教徒不可刻意藏私、需时刻明确自己乃是天下医者的一部分,且时刻为天下医学的进步而努力;

    第二,救人不可看尊卑贵贱、动不轨之心、谋不当之利;

    第三,为病人守秘,不可胡言乱语,谣传是非。”

    华雀跟着诵读了一遍,随后发誓一定遵从。

    男子这才起身,向远而去。

    而那裹着猫耳斗篷的少女背着大箱子,蹦蹦跳跳着,继续寻找着伤者。

    治病救人,救死扶伤,这一幕定格在华雀眼里,大慈大悲,莫过如是。

    他紧紧捧住手中的书匣,只觉此物重于万仞之山。

    看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

    华雀忍不住轻声呢喃:“这般的乱世,您救得过来吗?”

    ...

    ...

    秋过,冬雪...

    战乱无边的年代里,伤者病者不计其数,趁乱而起的盗贼亦是处处皆是。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两道身影走过了这个年代,如是神佛怜悯的手轻轻拂过了人间的伤痛...

    凡这两道身影走过,便是治病救人,以善心感化众人,传医授道,教予人们医术。

    而凡有穷凶极恶的盗贼,这两人也丝毫不会畏惧。

    神佛有慈眉善目,已有怒目金刚,那青袍男子举手抬足之间,便是人头滚滚,而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逐渐的,人们终于把庙堂里的“夫子”与这个活生生的男人对应了起来。

    救人,传道,

    传道之人再救人,再传道...

    如此循环,奇书《青囊》也终于广为流传。

    这是继《天下劲气》《天下意象》后的第三篇,无论阵营,无论势力,纷纷去各处抄录《青囊书》。

    夫子写的书,必定是奇书之中的奇书。

    而《青囊书》的第一页,却是一个小小的誓言:

    但凡翻开此书者,需得心中默誓:第一,教徒不可刻意藏私......

    这就是夏极与华雀说的那三点。

    ...

    ...

    一年过去,

    两年过去,

    南北激战,没有稍刻停息。

    但人们却似已开始厌倦这场战斗了。

    即便是吕妙妙也已经不再是少女了,她已经二十三岁了。

    这场战争里,夫子之名传诸南北。

    教化天下,传医授道,是为天下之师。

    身体力行,救死扶伤,是为天下楷模。

    他行踪踏遍大江南北...

    直接所救之人,间接所救之人,不计其数。

    而夫子,也是唯一一个即便从两军战场上走过,也不会有任何人去攻击他的存在。

    甚至有的军队会因为夫子的到来而停止厮杀。

    这种止戈的程度夸张到有一次,两边将军都已经喊了冲锋了,但是两边又都看到了路过的夫子,于是那冲锋的阵营瞬间凝固了。

    等到夫子站到了两军之间,夫子挥了挥手,大声道:“莫要再战了。”

    两边大将纷纷叹息,但军命不可违。

    此时,夫子道:“便说是我劝说了士兵,让士兵不再愿意厮杀吧,这样你们也有理由了。”

    两边大将听了,便都抱拳,直接领着军队回去了。

    久而久之...

    被夏极劝退的大军是越来越多。

    再后来,两边大军即便对上了,也不那么想打了。

    一人,

    教天下,

    行天下,

    一言,

    止兵戈。

    除了夫子,再无他人了。

    ...

    ...

    此时。

    在未知空间,黑色瀑布已经流尽,但这空间却依然呈现出一股奇异的动荡感。

    九道不可理解的身影如若山河般,存在于这空间里,围绕着神秘的巨大轮廓。

    有人忽然开了口,而引发了简短的对话。

    “他像谁?”

    “上古圣人,各有圣道,他走的道,就是圣道。我记得太上曾走过的道,虽和他不同,但却感觉相似。”

    “他这般的人物...是你苏家的人物,你说该怎么办吧?”

    “我自然希望他能活着。”

    “教化天下,山河皆生祠,这样的人若是莫说到后期,便是在中期会成为什么样的恐怖存在,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但他是我的血脉!”

    “哼,那你把位子让给他,我们九人是一条船上的,即便彼此之间有再多的矛盾,但在这件事上不可有冲突,否则便是所有人的敌人。

    他既是你血脉,又如此的走在惶惶圣道之上,你若想让他活下去,那你就让他替了你,可愿意?”

    “...”

    “好了,其实到目前为止还不需要担心,因为他并没有觉醒血脉,而他只要一天不突破到十一境巅峰,不挣脱凡人命轮,便是一天都不算大患。”

    “诸位道友从上古活下,无需轻易动怒,毕竟还未到时候嘛。”

    “你苏家的血脉还真是特殊,这一小纪元还未过百年,居然生养出了两个怪物,一个夏极,一个风南北,一个黑皇帝,一个圣人。”

    “各有机缘。”

    “若夏极不是黑皇帝,若风南北不曾突破十一境,你以为他们还能活着吗?”

    “哼,诸位记着,今后诸位家族若是出了这等人物,一应照杀无误。”

    “自当如此。”

    “那便达成共识,若是风南北突破了十一境,便去废了他。但若没有突破,他这夫子之名,倒也名副其实,便由他去吧,这一世圣名他委实当得。”

    “赞同。”

    “赞同。”

    ...

    ...

    另一处,北商行宫的密室之中,亦在举行着某个简短的秘会。

    能在此处密室之中的,无不是如今北商最重要的人物。

    而,秘会的主题依然是如今的夫子。

    “夫子不除,人心不定,我北商落败是迟早的事。”

    “夫子已近乎圣人,便是上古三千年的史书、名人记之中都未曾出过如此人物。

    此等人物,实在让人钦佩不已。

    如纪元风流十斗,夫子一人便是独占七斗,余下众人再分这三斗。”

    “可惜,他为何是周朝的帝师,为何是世家的人?”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夫子未必顺天,也未必逆天,他所思所想皆是真正地为了这个天下,为了人间千古之繁盛而在努力。

    若是细细看来,其实夫子并没有帮助周朝对付我们北商,而只是斩杀我们去偷袭姬玄的刺客。

    我猜想,此等人物,其实是知天命不可为,而在为人间蓄势,以待千载之后。”

    忽有一人以压抑着激动的语气道:“我曾听闻过夫子说过他的宏愿。”

    “哦?”

    众人顿时好奇起来。

    那人缓缓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教化天下,授天下以兵,无有不可反抗不公者,无有不可反抗暴力者,无有恐惧不正之事而不敢言者,无有献媚屈从于威武富贵者。

    平生所愿,唯天下众生人人如龙、化己为王。”

    一言落下。

    整个密室陷入了沉默。

    字字皆如神山压顶,透露出难以言说的重量与神圣。

    良久,作为为首的帝袍男子长叹一声:“好一个人人如龙,化己为王。

    此人便是当世圣人。

    然此人却不得不除,

    否则民心不在我大商,败局便已定了。”

    另一人自嘲着哂笑一声道:“六年征战,兵士相杀,积骨成山血流成河,未曾想到最终这天下大势的枢纽,却系在一个从未出征的人身上。

    而这人不仅未曾出征杀人,反倒是治病救人,天下百姓为其立生祠无数。

    我们血染双手,杀人不知几多,

    他却救人无数,活人不知多少,

    如今这样的我们却要去杀那样的圣人,当真是讽刺无比、良心不安呐。”

    之前说夫子宏愿的那人也出声道:“诸位有谁没看过《天下劲气》,《天下意象》,亦或是《青囊书》?

    有谁没从这两本圣典之中,获得过功法,提升过力量?

    换个角度,我们都是夫子的弟子啊。

    为弟子者不认师也就罢了,如今何以图谋弑师?”

    密室里再度陷入了沉默。

    忽然,坐在密室角落的一名女子道:“我前些日子在前线,刚好获得了夫子的第四本书,夫子从不吝啬自己的知识,想来是那本书还扩散开。我花了三天三夜,粗略翻了一遍...”

    她忽然陷入了沉默。

    众人却静静听着。

    那女子道:“那本书让我惭愧。”

    为首局中的帝袍男子道:“是何等书册?”

    女子从怀里掏出一本厚厚的册子,挥手,册子递出,隔了数丈传落到了帝袍男子手中。

    借着密室里的灯华,男子看清楚书册封面的八个大字:天下儒道,仁者无敌。

    “仁者无敌...仁者无敌...”

    帝袍男子忍不住紧紧闭上了眼。

    也许被人说这四个字是充满了虚伪,但这四个字却是夫子所写,实在是...

    他紧握住双拳,压下书册,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良久,帝袍男子缓缓睁眼,沉声道:“若掌控这天下的是夫子,孤倒是无话可说。

    但并不是。

    而我等艰辛至此,奋战至此,此时已至最后的时刻,不可懈怠。

    诸位,若是不杀夫子,我等有何其他办法?”

    他环视左右,最后目光落在了身侧一名女子身上。!

    那女子已不复少女的出尘水灵,而是多了几分贵妇人的贤淑端庄,以及掌握生杀大权的上位者气息,然那飘飘渺渺的仙女气息,却犹然未散。

    “姐姐...你与夫子曾是相识,可能劝说他?”

    女子正是夏允,她沉吟了一下道:“我与他还只是同为世家弟子时,在北地有过一面之缘...”

    她忽然停顿了下来,道:“我听闻东海水灾,他渡江来北方,正在我北商地域里,我便去见他试试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