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254章 .家主,秘会,解剖
    时光荏苒。

    苏家。

    三重天。

    踏踏踏...

    轻轻的脚步声经过奢华的巷道。

    雪白的小足正踩踏在冰冷的地面上,而小腿却在开叉银纱之间若隐若现。

    而再到一处大殿前,那双腿才如莲藕玉立般停下了。

    银纱垂地缓落,往上束出极美而梦幻的身形,与世间男人梦中情人般的脸庞。

    啪!!

    双手推开大殿的门。

    殿内众人神色各异地抬头看向来人。

    面容美的如梦似幻,银纱裹着冰雪般的高挑娇躯,肌肤之间宛有火焰流淌,让人口干舌燥,心痒难耐。

    这般的绝色女子便只是看人一眼,就可以让人那人目瞪口呆,若是勾勾小手指,就能让人的魂儿被勾没了。

    而殿堂里的众人却都露出了老态,而微微低头,不与她目光对上。

    威严的声音传来:“月卿已臻至十一境巅峰,可喜可贺!”

    说话的人是家主,此时正微笑着看向门前。

    而来人正是苏月卿,经过这么久的努力,她已经晋升到了十一境的巅峰层次,打破凡人命轮,而归来。

    但,苏月卿的面色虽然平和,心情并不好。

    她用柔媚的声音道:“家主,风南北呢?我去镜湖找了他,他不在,那他是回苏家了吗?”

    家主显然已经得到了某些必要信息,于是摇了摇头。

    苏月卿道:“还请家主能告知他的去向。”

    家主不理这一茬,直接道:“月卿,你稍作休息,明早我带你交接一下家主的事。”

    一言既落,周围顿时响起了震惊的哗然,王侯级别的家族元老们露出称赞之色,但“苏月卿为下一任家主”这件事显然并不出乎他们的意料。

    无论苏月卿是谁,早就不重要了。

    她体内真真正正流着苏家的血,更何况如今苏家至高的那一位也已经默认了这样的家主交接。

    所以,王侯们对着那冷艳绝媚的原长公主都露出了友好的微笑。

    苏月卿自己都愕然了一下,但她很快回过神来,不依不挠地试探着问:“风南北出事了?”

    家主开门见山,直接道:“老夫知道你喜欢他,但他无法觉醒血脉,凡寿将尽。

    他最后一次出现乃是在大周南方的镜湖,那时候他已是满头白发。”

    苏月卿身子一颤,抿着嘴唇。

    家主继续道:“在你修炼的这数十年里,发生了许多事。

    风南北原本还有些寿元,只不过在南北停战的赌约里,耗损了十多年寿元,心神具伤,所以才会极快的苍老。

    不过,他已经寻到了陪伴他走完一生的女人。”

    “不...不可能...”

    “月卿,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数十年时间对你而言,已不算多久。

    但对他而言却已是一生。

    可这一生即便是老夫也不得不感慨与承认,

    无比辉煌,无比煊赫,而能有一位始终陪伴着他的姑娘,这也是足够幸福与圆满了。”

    苏月卿无法接受。

    家主继续道:“他是一个很骄傲的人,虽说回到苏家会让他苟活下去,但他不愿意,于是在三年前消失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位妙妙姑娘。妙妙姑娘,就是陪着他走完一生的人。”

    “妙妙姑娘?”

    苏月卿努力去想,但印象里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女人。

    看来,自己修炼时,真的是发生了太多事。

    风南北,你这算是毁约了吗?

    你说好五百年后,但你自己却没有能撑过来,所以你选择了其他女人,过完普通人的一生吗?

    苏月卿问:“妙妙姑娘是什么人?她和风南北是否留下了子嗣?”

    家主微笑道:“月卿,这些事等你成了家主,你自己去查吧,老夫也只是一知半解。

    先去休息,明日早晨,老夫要带你去巡视我苏家所有的产业,除了这五重天,如今大周第一家族,还有许许多多你不知道的地方。

    当你了解了,就会明白我苏家是如何地作为这世界的核心在运转,我苏家的崩塌又会带来多大的灾难。

    老夫一直相信,观念的偏差,不过是视角的偏差所导致,让老夫来带你换一个角度,看这个世界,可好?”

    苏月卿:...

    家主维持着微笑:“等老夫带你巡视完苏家的领土,老夫也该养老了,毕竟不如你们,已无法突破这凡人命轮了。

    月卿,你应该骄傲才是,你做到了老夫,甚至三千年来所有苏家家主都未曾做到的事,你足够地幸运,赶上了这超凡的时代,今后,还请带着苏家在这超凡的时代里继续走下去。”

    他说完这句话,往后退开两步,微微欠身,“拜托了!”

    而四周所有王侯皆是欠身,齐声道,“拜托了!”

    从前他们也许和长公主有着恩怨,但如今这恩怨在家族面前自然早就消泯了,剩下地唯有真诚与祝福。

    苏月卿一时之间有些迷惘。

    她脑海里回想起风南北的样子。

    初见面时,那是一个醉酒狂歌、不可一世的男人,他不要当狗,而大言不惭地说要和自己做朋友,否则不若把他贬下二重天。

    再见面时,他冷傲孤独,而当时,真正的苏月卿急需帝师资格以争夺未来家主之位,所以让自己去勾引他,他却坐怀不乱,与自己谈谈笑笑。

    之后,两人默契无比,一个假扮着走火入魔,一个则是顺水推舟,默契地配合带来了大胜,在最后关头,她驾驭着九蛟飞辇带着他去往了决战之地,获得了帝师资质。

    再之后,自己无奈地带着他去见真正的长公主,本想着两人的关系也许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但没想到他竟与自己再次产生了难以想象的默契,斩杀了真正的长公主,帮助自己上了位。

    再之后,自己在苏家与冰帝博弈,双双入世,被卷入了火劫之地的最终博弈之中,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他帮着自己引开了火魔龙,让自己成功突破了十一境,凝聚了法身,最后也获得了胜利。

    而这似乎就是梦魇的开始...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觉醒血脉。

    后来最后一次相见,是在自己妹妹的婚礼上,两人假扮夫妻默送着那凡人的妹妹成婚。

    但怎么也无法想象,那一次见面竟是最后一面。

    之后,甚至陪伴着他走完一生的女人,自己都不再认识。

    这些事,家主没必要骗他,因为只要稍稍一查就可以知道。

    在此时,王侯甚至家主的声音里。

    苏月卿垂下了头,心底空荡荡的,如是被人挖空了,她深吸一口气,却还是无法平息心绪。

    她抬起头,看向家主:“我...想去找他。”

    家主笑道:“当然可以,你即将继任家主之位,堂堂苏家之主,要做什么,还需要问过别人意见么?

    月卿,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可有的忙了,巡行结束后,那一位也已经在等你了。”

    苏月卿惊道:“那...那一位?”

    家主笑着点点头,“你该叫她一声老祖宗。”

    ...

    ...

    黑夜,被冲天的火焰所照明。

    风吹雪坐在悬崖上,看着远处燃烧的山脉。

    “大师兄,大师兄~~”

    声音从身后传来。

    夜风冰冷。

    风吹雪转过头,只见到悬崖入口,一道娇小的身影奔来了。

    那身影跑到他身侧,露出赵燕歌的模样。

    那张脸亲和带笑、有着些微的上位者气息。

    风吹雪看到她,冷峻的神色才缓了缓:“燕歌再努力一下,早些突破第八重法脉吧。”

    他目光一动,“头发都白了几根了。”

    赵燕歌看着面前依然是少年模样的大师兄道:“我又不是师兄这样的天才,进度已经很快啦,前段时间才刚刚突破了第六重法脉,还差两重。

    话说,老师还真是为我们打下了很坚固的基础,而且当我们在劫地行走,火妖居然不主动进攻我们,这真的是很神奇呢。”

    风吹雪凝视着远处的火焰,“有老师的消息吗?”

    赵燕歌摇摇头,“三年前,老师被册封为天下圣师,随后与妙妙姑娘一起离开了镜湖,之后就不知所踪了。大师兄,你知道的,若是老师不想让人寻到他,又有谁能寻到?”

    风吹雪问:“老师可曾觉醒血脉?踏足十一境了?”

    赵燕歌摇摇头,垂头小声道:“三年前...应该没有。”

    “怎么会...”

    风吹雪死死握住刀柄,“小师妹,你觉得老师这样的人突破不了十一境吗?”

    赵燕歌摇摇头,“老师在我眼里,就是神,他无所不会,无所不能,他怎么会突破不了十一境?”

    风吹雪道:“那老师一定是因为某种要素而隐瞒了。”

    赵燕歌点头道,“只有这个可能了。”

    两人都默契地不敢去说老师无法突破这件事。

    不仅是他们,其他所有的弟子,都不敢去想。

    风南北对他们而言,就是信仰。

    神若死了。

    世界,岂不是也就崩塌了?

    风吹雪心底很不安,他于两年前晋升了十一境巅峰,拥有了千年寿元,但此时还是很不安,而迫切地想着回到老师身侧去。

    “小师妹,你现在可是义军的七大将之一了,发动更多的力量去找老师吧,好不好?”

    风吹雪瞪大眼。

    赵燕歌急忙点头:“放心吧,师兄,我对老师有着很深的感情,一定会竭尽全力找他的。”

    她知道大师兄有病,而且还特别爱钻牛角尖,这么多年了不仅改不了,甚至还有着要往疯子的方向发展。

    不是那种癫狂的发疯,而是冰冷的发疯。

    所以急忙又加了一句。

    “师兄,七天后,七天后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见面,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师妹怕一个人撑不住场。”

    赵燕歌在试图不停地将大师兄与现实的因果勾连起来,否则她真的怕大师兄疯了,然后飘到不知哪儿去了。

    “好。”

    风吹雪说了一声,便是又转过了头,看着远处的火焰开始发呆。

    赵燕歌站在他身后。

    现在,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

    自大周一统天下后,世家隐遁,义军深藏却也得到了发展。

    如今的义军,可与之前决然不同。

    原本的七大将几乎完全地更换了一遍。

    如今,义军的七大将几乎就是七个大势力,谁都不知道谁的真实身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皆以世家为敌。

    紫将军——赵燕歌。

    背后有着风南北五十六位如同怪物般的弟子,当然还有一些弟子也并非战死,而是另有机缘去了别处。

    蓝将军,似乎是原本的义军精英力量完成了重组,其中有着原义军的第一强者——夏野,而听说夏野也已于近期突破到了十一境巅峰。

    白将军,似乎是迁入北方的北商皇庭把手重新伸了回来,用他们强大的力量构成了“白将军一脉”。

    黑将军,神秘的一方势力,这一支势力极强,尤其是那将军有着恐怖的实力。

    这一次,赵燕歌七天后的见面,也就是与这神秘的黑将军见面。

    至于其他三脉将军,则差了,有些不入流。

    ...

    ...

    此时,某个黑暗未知的区域。

    一个强壮无比的黑影双手正拉出道道残影,在抓取着手术刀,以及一些奇异的金属仪器,似乎在进行着某种分析。

    而那些仪器,甚至各种尺寸的手术刀,则是浮空于他身后。

    这强壮黑影的面前是一张床。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那男人已经无法动弹,但竟却还有意识,能够睁着眼,看着那黑影在拿自己的躯体做着试验。

    黑影不知疲惫地进行着数据的分析。

    他早已完成了骨骼,经脉,血肉等等的分析,也获得了一些有趣的结论,但这还不够,这还不足以提取出那名为“金手指”的东西。

    于是,黑影手掌一挥,那床上躺着的男人顿时恢复了声线,而恐惧地失声大叫起来。

    黑影静静等到他平复,然后才瓮声道:“林叶萧,说说你所谓的任务和系统,详细一点。

    另外,我对你穿越前的世界很感兴趣,你也可以多说一些。

    你我也相处很久了,你应该明白,我是个很温柔的人,你看,即便我做着解剖手术也没弄疼你吧?”

    林叶萧牙齿得得地颤着。

    黑影瓮声道:“要喝酒吗?酿了五千年的龙骨酒终于可以喝了...趁着还有肝,一起来一杯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