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271章 .去你个鸟命
    夏极才一落地,红绣球又已扑到了眼前。

    之前假打时还没发现,现在真和苏妲己打起来了,才明白这东西究竟有多烦。

    就是无视距离,无视空间,你还必须防御。

    因为红绣球打人真的很疼。

    你若不防,这疼就会变成摧灭肉体,粉碎灵魂了。

    叮叮当当的声响,伴随着萦绕翻滚的七色龙影,再次逼迫夏极重演之前的一幕。

    但不同的是,他这一次肩胛生出了一对黑色龙翼,双翅一拍,纯黑的静谧火焰就往前构成了一堵火墙。

    红绣球面对着火墙又被召了回去,但紧接着,再次在夏极背后出现。

    夏极反应极快,但这一刹那他已无法对身后进行防御,只能前冲。

    他一冲,苏妲己也跟着后退,总归就是与他保持一个适度的距离...

    一个视线甚至都看不到,神识甚至都感觉不到的距离。

    而这也近乎是神通初期境界的范围极限。

    老祖们是从各大境界厮杀出来的,每一个都妥妥的是诸如《我从上古来》、《我活了一万年》、《无敌老祖》等故事的主角,以弱胜强,越级挑战都是家常便饭,何况如今又兜了上古之前的诸多法宝?

    祂们从“基层”爬起,在生死前打滚,不知与多少恐怖的大能交过手,亦不知被卷入过多少波云诡谲的大事件之中,但上古那么多大能,活下来的只有祂们。

    夏极往前急速掠过时,对面那山河社稷图就扑了过来。

    图中的墨画世界产生了一股不弱的吸引力,要把他吸入图中。

    夏极知道自己若是入了图中,那怕是出不来了,固然苏妲己可能再放水不小心让自己逃出,但这样的自己哪里还有资格再和苏妲己交易?

    山河社稷图在空间里逐渐变大,垂天而落,挡住了他的去路,转瞬已成了一道惶惶垂天的巍峨天门,仙雾缭绕,墨色日月东升西落。

    夏极双翅一拍,黑火再度而出。

    但却竟被山河社稷图直接吸入了图中。

    毕竟,山河社稷图这种法宝是上古浩劫近乎到了尾声,才会生出的劫果,也许是上古的上古,也许更久。

    黑皇帝的纯黑之火固然无敌,但山河社稷图这种东西在后续的浩劫里也是无敌。

    无敌对无敌,黑皇帝之火占了主场优势,但也只是优势,而不足以形成粉碎性的碾压。

    所以,山河社稷图只是光泽微微黯淡了几分,便是继续向夏极卷来。

    夏极也是无奈...

    他和苏妲己近乎是知根知底,他固然可以全力冲过去,但人家苏妲己一捏“龙行千里”可以瞬间切出战场,然后再回来。

    换句话说,苏妲己完全是个具备着召唤师,法师,辅助性奶妈,空间位移为一体的多功能“英雄”。

    招妖幡,五色神令用来召唤,嗯,关键是祂五色神令里到底是藏了哪些东西都不知道。

    红绣球作为瞬发,瞬移的强力单体攻击。

    山河社稷图能吸攻击,能吸人。

    应有尽有的龙行千里,可以让苏妲己很快出现在你无法想象的遥远世界。

    这还只是苏家老祖的冰山一角...

    很恶心。

    作为自家人时还没感觉到,如今敌对了发现是苏妲己是真的恶心。

    夏极必须守到帝令彻底生效,他还不能离开太远,他一边后退,十六手拍出一道道旋转的金色三千世界。

    也许是念珠材料毕竟为凡木的缘故,也许是镂刻时的精神毕竟还未能跟得上如今境界的缘故,三千世界轰砸在那卷来的山河社稷图,竟纷纷被吸入其中,而且还没造成那法宝的暗淡。

    眼看着“天门”已近,那墨画世界仿如洪荒巨兽绽开大口,吞噬了过来。

    夏极只能一收控住神风的神通,转而对着山河社稷图抬手一挥。

    呼!!

    袖风蕴含天地之力,顿时把那山河社稷图给拍的飞了出去。

    墨图倒飞,若是那些晒着的画忽逢狂风骤起的天气,而哗啦啦地往远飘去。

    当夏极右边一只手做着“挥”这个动作时,左边的手是丝毫都没停着。

    一手掌翻覆之间,万相而近无相的斩神飞刀宛如莲花绽开。

    一重...

    两重...

    十重...

    几个念头,便是化作了充满视觉震撼感的飞刀莲花。

    一手掌轻弹虚空,周流不息的法相便开始生出,萦绕成圆。

    不仅如此,他还直接额外生出了两只头。

    三头十八臂,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十八臂各有动作,各有所持。

    神风脱离了神通的掌控,百丈血躯一抓元屠阿鼻戟,便是向着夏极开天辟地般地当头砸下。

    戟还未落,吴家这一方世界的大地就已经开始坍塌了。

    夏极想用大暗黑天戟去迎战,但本能地觉得自己的大暗黑天戟和这血戟应该不是个层面的,硬是去迎战甚至会直接折断。

    他只得屈指一弹,这一弹,弹出了灰扑扑的万丈长刀。

    一刀,撕裂穹苍,远远地斩落向了神风。

    神风那百丈巨躯蒸腾着血雾,两百丈的血戟对上长刀。

    难以想象的能量爆炸扩散出一圈一圈的无形波纹,突然的高能量碰撞,怼出了直冲天穹幽幽散开的蘑菇云。

    蘑菇云里,神风猛然往后一退,百丈血躯竟然缩水了不少,而随着他的退后,却是茫茫多的血影往前扑出。

    夏极抬手一指,飞刀莲花宛如遭了一阵狂风,花瓣钻入虚空,向着神风后退的那躯体狂射而去。

    神风虽有着玲珑塔在头顶护着,但面对这种攻击,犹然是抬手舞起了血戟。

    嘭嘭嘭嘭!!

    血戟挡住了部分的飞刀,还有部分则是撞击在了他躯体上,但却只是激荡起一圈圈氤氲的玄黄涟漪,而无法寸入。

    而夏极另一只手则是化作龙指,弹出一束洗地的黑焰轨迹,如同昂昂黑龙直卷神风。

    然而,纯黑火焰盘绕在那玲珑塔侧时,又被拦截了下来。

    只不过,神风面容还是僵了僵,因为玲珑塔的光泽黯淡了几分...

    这黯淡在黑火停止焚烧后,便又是缓缓恢复了起来。

    神风笑道:“夏极,你是厉害,我算是服你了,但便是如此又如何?

    你的攻击可能近我?若在劫地,你有源源不尽的火焰,我还怕你几分,但在此处,又有何惧?”

    他笑容戛然而止。

    夏极抬手,一指神通再次定住了他。

    天地之力向着神风压迫而去,但却又被玲珑塔给挡在外面,恶心无比。

    而这一松懈的功夫,山河社稷图与红绣球,一吸一打,又出现在了夏极身侧。

    而神风以未知方法分裂出的极多血影,亦是扑来。

    夏极不得不承认,顶着两个老祖正面交锋,真的是很痛苦,度秒如年。

    双方在厮杀之中,那世界分裂也在逐步完成。

    ...

    ...

    此处三人的交锋,能量早已传递到了远处。

    吴家作为中午婚宴席位的埋骨深坑早已一片混乱。

    吴家家主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看到苏家老祖动了,哪里不明白是捅了天的事,急忙安排所有宾客撤退。

    而有些不知好歹的宾客,或是吴家弟子想要去一窥究竟的,还未靠近多少,就已经被三人交手的能量余波给碾杀了。

    同时十一境,蚂蚁和巨龙能相似么?

    境界可以被拉近,但某些东西,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相同。

    白叶孤趁着这混乱的功夫急忙离开了隔间,往地下房间飞速跑去。

    世家对这些奴仆是很放心的。

    因为“狗圈”的存在,这些奴仆根本无法反抗。

    地下房间因剧烈的震荡而开始崩塌。

    骸骨房梁,木料,泥尘簌簌而下。

    白小叶正被一根沉重的骸骨房梁压着,面如金纸,虚无无比。

    她看到了白叶孤,小脸上写满了害怕,远远地喊着“哥哥”。

    只不过这小声却被此时的混乱淹没了。

    嘭!

    又是一块巨石从空而落。

    白叶孤抬手挥出。

    气流破空震开了那石头。

    而白叶孤已经落在了白小叶身边。

    只见自家妹妹的黑色上衣已经染满鲜血,精致的小脸写满了痛苦,唇角还不停地在溢出鲜血,显然受了很多内伤,虽未死去,却也不远了。

    白叶孤正要做什么,脑海里却忽地响起苍老的声音。

    “她已经没救了,这也正好是你与过去画上句号的契机。

    她不过是你的妹妹,今天不死,明天也会死,唯有斩断亲情,才能证道。

    今日他人给你之痛,来日你百倍偿还便是了。

    杀,杀了所有人,杀到所有人恐惧你,害怕你,记住你今日所受的痛苦,来日让他们都体会到。

    来吧,白叶孤,放开你的心,接受我的力量。

    我就是前世的你啊,我能帮你解开这束缚,让你恢复自由。”

    白小叶脸庞皱成了小团,她努力地把藏好的令牌托起,这是之前白叶孤给她的积分令。

    在这样混乱的情景里,自家妹妹自己受了重伤,却护住了这令牌?

    多么蠢。

    白叶孤脑海里的声音继续响着:

    “不要做圣母了,杀,杀,杀,杀了眼前的女人,因为她让你软弱了,让你犹豫了。

    而且杀了她也是为了她好,你瞧,她现在多么痛苦,身为兄长,帮她解脱不对么?

    你不是在杀戮,而是在帮她解脱。

    她不过是你妹妹,难不成你还想和她发生什么关系?她若不死今后终归还要嫁人,何况她已不洁,她已被人玩弄,她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白叶孤脑海里的声音几乎在咆哮。

    而他缓缓地抽出了匕首。

    匕首之上,寒气逸散。

    白小叶愕然了下,仰头看着那在灰色世界里闪烁寒芒的匕首,猛地咬住了嘴唇,闭上了眼,她知道兄长也许是要帮她解脱吧...

    但为什么,还是如此的心痛呢?

    如果有来世,自己...不想做人了。

    叮!!

    一声脆响。

    秒过如经年。

    两三秒一过,整个地下房间又是落下了不少尘土。

    白小叶却没有感到死亡,她睁开眼,却见到那世家积分的令牌已经被斩断了。

    白叶孤温柔地看着她,“你受了伤,它却好好的,我要它何用?”

    “哥哥...”

    白叶孤没说话,他收回匕首,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抓出药丸塞入妹妹口中,继而双臂运力小心地托起沉重的骸骨横梁,将妹妹抱了出来。

    他脑海里,那苍老的声音开始冷笑,开始嘲讽,开始说着“你若不听我言,若执意要做圣母,今后前途无亮,注定是弱者之命”。

    白叶孤在脑海里回了一声“去你个鸟命,老子绝不会接受你半点力量”,然后面色冰冷,抱着妹妹冲出了崩塌的地下房间。

    “哥哥...”

    “别说话。”

    白小叶无法明白,平日里如是杀人机器,如是世家忠犬的兄长,怎么会不杀自己。

    她虽然担心,虽然痛苦,但心底却生气了一些温暖,她往那温暖的怀抱里拱了拱,泪水花了脸。

    白叶孤冲出了这毁灭的世界,虽然还戴着狗圈。

    但心底若是有了自由,这天便是大了。

    ...

    ...

    嘭!

    嘭!

    嘭!

    山河撕裂亦比不上此时千分之一的震感。

    在最末一次反扑后,吴家北地已消失在了黑暗里,这意味着分离彻底完成了。

    夏极一招帝令,不再恋战。

    他维持着三头十八臂的形象,双翼振开,化作纯黑色流星,直冲远处。

    苏妲己日常地招来了山河社稷图,却被他随手以袖风挥开。

    神风在后,抓着两百丈的元屠阿鼻戟狂劈而下。

    但夏极背后有脑袋和手,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一刀万丈对斩而去。

    能量震荡,整个大地又抖了抖。

    两人还欲再追。

    夏极直接抓起一座山,黑火蔓延。

    黑焰山峰被他如丢小石子般的抛出...

    苏妲己和神风都不愿意硬接黑火,似乎这对祂们的法宝会有一些损害,于是进行了闪避。

    夏极一边飞,一边以神通抓着山峰往后乱丢。

    山峰终究是面积极大,大到老祖不得不进行闪躲...

    双方的拉锯战,以极度激烈的方式在进行着。

    而此时,吴家逃跑的人们感受到了天穹上的黑影,忍不住抬头去看,皆是目瞪口呆。

    白叶孤也仰起了头。

    他看到了那与黑色火焰里穿梭的黑皇帝...

    他脑海里一直咆哮,一直宣称着自己强大的苍老声音忽然问了个问题“这世界这么恐怖的吗”...

    白叶孤没有回答。

    他认出了这是黑皇帝。

    但不知为何,心底竟然生出几分向往。

    夏极俯瞰了一眼那兄妹,不知为何,心底忽地想起了他和小苏,便是伸出一只手。

    弹指。

    黑焰焚烧了两人的狗圈。

    画生符。

    落入了白小叶的体内。

    一瞬,错身而过。

    他才过,头顶玲珑塔,站在血戟上的神风,坐着红绣球的苏妲己,便是一一紧随而来。

    三道恐怖到令世人窒息、心跳都要停止的身影拉过长空。

    “哥哥...”

    白叶孤奇道:“小叶子,你的伤好了?”

    “嗯,我想是那双翼三头很多手臂的人救了我,他是谁?”

    “他...”

    白叶孤目光落在项上的黑炎上,再一侧头,只见妹妹脖子上的项圈竟也被烧尽,“你别说话,我们先逃离世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