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7章 .新国师
    夏极什么也没做,就如普通婴儿被抱着一样。

    不过,他若是愿意,可以随时让自己原本的力量降临在这小小的躯体里,于极短的时间里改造自己。

    但若你曾真正活过了一千五百余年,曾不分昼夜地挥刀了数百年,曾在无数妖魔鬼怪里没有任何承诺与未来地厮杀,曾随着鬼潮在黄泉边徘徊,曾看过横亘时空的轮回台碾压不计其数的神魂,你再回到人间,就会有一种淡然感。

    你不会因为许多事再去愤怒,也不会急躁地去做什么,去表现什么。

    心若存了万古,身若淌过死亡的长河,曾日夜只数着数字,只想着一个人,你就会明白几年,甚至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过是弹指。

    你在乎这弹指,但已不再急躁。

    ...

    马车入了齐国皇宫。

    藕花风吹七月池,穿过回廊,绕过画栋,抚过朱栏,又如了深如大海的庭院。

    宫女怀抱着红绸布包裹的男婴,匆匆来到了庭院。

    这是后宫一个边角之地的庭院。

    方位就是受宠程度。

    而住在这里的妃子定是不受宠到了极点。

    宫女抱着男婴推开殿门。

    门后露出一个卧床妃子虚弱的脸庞。

    她分娩完成,此时剧痛还未退散。

    但她顾不得痛,虚弱地脸庞一瞬间露出了不掺任何杂质的焦急。

    “孩子...我的孩子...”

    宫女把男婴递了回去。

    那妃子如是母豹子一样,敏捷地把孩子接了过来,小心如珍宝般地抱在怀里。

    宫女淡淡道:“皇后娘娘看过了,觉得这孩子很不错,所以赐名为愚,便叫齐愚。”

    妃子愣了下。

    愚?

    哪有皇家的皇子以“愚”命名的?

    于是,她道:“皇子之名当由天子钦赐,不容皇后代劳。”

    宫女唇角带了几分嘲讽:“天子许了。”

    说完,两名宫女也没有丝毫停留,直接离开了宫殿。

    今天可是两个妃子同时怀胎的时候,而天子在彼而不在此,就可再度说明恩宠情况了。

    门扉关闭...

    天光被遮挡在外。

    妃子愣了半晌,才抱着怀里的男婴哭泣起来,她本就不坚强。

    哭了一会儿,却反倒是平缓下来。

    她神色虽依凄然,但却因为母爱而多了几分柔和与坚定。

    她生怕惊吓到怀里男婴,而擦干泪水,勉强自己破涕为笑,看着怀里冰雕玉砌的男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他,然后和他说话:“妈妈刚刚弄着玩的,没事,没事啊。”

    一边说着,她一边轻起衣衫,开始做一个母亲该做的事。

    夏极吮吸着母乳,如今他若不取回力量,确实需要母乳的营养来长大。

    能多出一个母妃,拥有一个合理的身份,也为他顺利融入这个世界提供了条件。

    只是...

    这究竟是什么皇宫?

    他思索着。

    而很快,他被喂食完毕后,母妃开始哼着小曲儿,哄他入梦。

    夏极睁着眼,他还没习惯睡觉,他已经一千年没睡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未曾取回力量的孱弱躯体很快感到了疲惫。

    疲惫让夏极意识开始恍惚,他时刻捏紧的小拳头也缓缓舒展开了,

    耀斑爆发、日羽环流、火冕气泡,高温无比甚至远超岩浆的红白汤粥般的劫源世界没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薄软的被子宛如无重地覆盖过手背,是人类的母亲怀着爱意轻哼安眠的小曲儿。

    他的眼皮只觉沉重,缓缓耷拉下来,遮蔽了光。

    但这不是黑暗,而是温暖的梦。

    夏极心底默默感叹了一下:真好。

    这是他一千年来第一次入睡。

    他睡得很香。

    醒来后,他看到了母妃的侍女。

    他忍不住盯着这侍女看。

    她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肌肤晶莹,娇小柔软,裹着宫女服,细软长发垂落腰间,眉眼之间有着几分呆萌的感觉。

    妃子心情总算有了些好转:“无姐,小愚很喜欢你,他一直在看你。”

    “啊...”小无跑过去,小心地、又好奇地看着妃子怀里的男婴。

    男婴眼珠也正咕噜噜地盯着她。

    两人对视片刻。

    小无道:“我也喜欢他。”

    “那太好了。”妃子心底暖了暖。

    这妃子正是许多年从街头接走了小无、嫁入了皇宫的花晓婵。

    而夏极之所以盯着小无看,原因很简单,因为...小无和夏小苏一模一样。

    花晓婵看着怀里的男婴道:“以后呀,她就是你的无姨,你千万不可以把她当仆人看,啊,知道了吗,小愚。”

    夏极咕噜噜眨着眼,他时刻记着自己是个婴儿,婴儿不会说话,而且他现在的声音器官还没完全生长好,发音也能吐出简单的音节。

    于是,他发出奇异的咿咿呀呀声,表示知道了。

    结果,花晓婵反倒是露出了担心之色。

    “无姐,我觉得小愚是不是生病了,他为什么不会哭呢?”

    “这个简单。”小无边说着边直接走了过来,微微侧头,盯着男婴的小屁股道,“打两下就好咯。”

    花晓婵:!!!

    小无抬起手,用平静的语气道:“我来试试。”

    花晓婵倒吸一口凉气,本能地伸手护住男婴,口中忙道:“不用了不用了,不会哭的孩子也挺乖的,我回头让御医看看就可以了。”

    小无“哦”了一声,停下脚步。

    夏极没再看她。

    这少女明明和夏小苏一模一样,为什么她性格却不同了呢?

    变得呆呆的,如同机器人一样,就好像是脑子出了问题。

    而且,自己在离开时,小苏可是贵为北方的无冕之王,她又怎么可能在这里做侍女?

    太多疑问了,他稍稍想了一会儿,忽然腹中觉得饥饿,一股本能的委屈感涌上心头,让他开始放声大哭起来,泪珠子刷刷地从两边流下。

    小无好奇地侧头看着他哭。

    花晓婵心底一慌,但很快她想起了自己身为母亲,只能做三件事。

    第一喂奶。

    第二嘘嘘。

    第三摇一摇。

    三个轮着来,总有一个是对的。

    花晓婵从第一个开始试,这一试直接成功了。

    她舒了口气,忽然之间脸上露出喜色,刚刚才说自家儿子不会哭,这转眼就哭了,她忍不住露出由衷的笑容,温柔地看着夏极,那温柔放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多宠溺有多宠溺。

    因为,若是没有意外,这儿子是自己今后唯一的依靠了,也是唯一的亲人了。

    天子到现在都没能来看自己的儿子一眼,花晓婵已是心如死灰,她嗅了嗅鼻子,远处的过堂风隐隐飘来了一些丹炉火焰味道,药草的味道,还有一些喧哗的声音...

    花晓婵并不奇怪。

    天子求长生,而宗门的国师便是帮他炼丹,这便是神丹金液黄白之丹。

    但...

    君非君,臣非臣,而那国师哪有半点儿高人的模样?

    行走之间,便是看着宫女都一副要剥光宫女衣服丢床上的眼神,而看到皇妃们竟也不加收敛。

    而天子竟然也不管。

    准确说是,如今...宗门就是天。

    王朝,乃至凡间世家,权贵,富豪,上到大家闺秀,下到小家碧玉,但凡被宗门之人看中了的,十有八九会被直接取走。

    取的过程倒不是强取,反倒是符合王朝制度。

    但若是符合不了了,那就是强取了。

    花晓婵很不明白,那些宗门的高人许多都已不是凡人了,按理说他们的心性也应该超凡脱俗才是,却为何变得更是欲望横流呢?

    那哪里像是高人,根本就是一朝得势的小人。

    她隐约知道若要挣脱凡寿束缚,除了需要玄功之外,还需要一种神秘的、至关重要的资源——火种。

    可无论玄功,还是火种,都是宗门严格控制的东西,别说是普通人了,便是皇亲国戚想要得到也不容易。

    花晓婵有些发愁,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太让人没有安全感了。

    她害怕无法保护好自己的儿子。

    想到这里,她宠溺地看了一眼睡熟的男婴,轻轻地为他又拉了拉被角,凝视着他平静的长睫毛,可爱的小嘴巴,忍不住便轻轻地亲了下去。

    婴儿的日子变得简单,吃喝拉撒睡。

    夏极也没挑一门什么功法从婴儿练,反正他只要翻过书册,就可以直接获得九层的技能珠。

    而他所有的力量都还藏在心脏里,包括四百三十六万法相,包括以一界九噩兆凝聚而成的恐怖法身,包括神通七十二变,飞刀,阴阳,包括藏着冥地刀、定海珠的储物空间,包括与火劫世界的联系。

    不...

    他就是火劫世界,就如吴家老祖就是阴间绝地一样。

    他用这难得的沉淀的时光,在思索着许多事,也在平复着许多事,其中包括以人类的姿态去生活。

    在半年后,他终于看到了那便宜父亲。

    或者对他而言,这根本就不是父亲,没有血缘关系,没有养育关系,这就是一个陌生人。

    齐国的天子是个皮肤呈显黄色,神色有几分虚,显是纵欲与炼丹导致的双重结果,但他脚步又很稳,显是根底不错的练家子。

    自古以来,没有天子能够挣脱凡人束缚,因为无论是谁都不希望一个能统治千年的天子出现。

    所以,这齐国的天子也不例外,除非他卸了皇位,又被齐国幕后的宗门收为入室弟子,这才有希望接触到长生的法门。

    但接触了法门,他也未必有机缘和时间修炼到十一境巅峰,从而增寿至千年。

    齐国天子叫齐秀。

    他之所以来这里,只是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个本自己冷落了的妃子,好像这妃子还生了个儿子,所以他才来看看。

    他看到花晓婵时,才想起来,这是婵妃。

    婵妃是典型的联姻过来的,算是花家为了保住他们家那一亩三分地而送到皇宫的女人。

    初入皇宫,确实很美。

    但过了最初那新鲜劲,就没意思了。

    齐秀也只是看了一眼,随意让人给配了两个懂事点儿的宫女,便直接走了,他儿女多了去了,根本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

    那一晚,夏极听到花晓婵哭了很久,又对着自己说了很多话。

    ...

    冬去,春又来,而到了夏天时候,夏极便是一岁了。

    小无拉着他的小手,在泥土地上慢慢地走着,看他学着走路。

    斑斓的蝴蝶在红黄的花间飞着,新开的莲花飘来淡淡的香气。

    花晓婵坐在凉亭里微笑地看着。

    她,小无,加上儿子,这才是真正的家了。

    小无也成了个小孩子,有时候甚至会学着夏极的动作,会仿着夏极的说话。

    温暖的阳光从天落了下来,但到了中午,便又是笔直的暴晒了。

    花晓婵让宫女做了午餐,调了冰糖绿豆羹,掺入碎冰来消暑。

    而她自己则是小心地抱过儿子,开始喂奶。

    她不会让夏极有片刻的离开她的视线,否则她担心孩子会意外的死亡。

    于是,夏极承受着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与有着小苏模样却不确定是不是小苏的少女一起生活着。

    他是真的喜欢这种生活。

    尤其是经过了千年的厮杀后,他的心与灵魂都需要这样的一份温馨来疗伤。

    秋天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简单地哼出几个字了,也可以自己搀扶着东西进行站立。

    而一天上午,从未离开过他的婵妃走了出去。

    婵妃才离开,小无就来到了房间小心地看守着他。

    而等到午后,婵妃才回来,一回来便是翻箱倒柜,从首饰盒里寻找到了一些金银宝物,然后又匆匆地走了出去。

    再回来时,只是人回来了,金银宝物却没回来。

    她轻轻叹了口气,眸子里生出忧愁之色。

    小无好奇地盯着她。

    夏极也盯着她。

    婵妃这才露出笑容,用充满歉意与感谢的语气道:“没什么,今天让无姐带了一天孩子了。”

    小无道:“啊,没事。”

    “无姐去休息吧。”

    “啊,好的。”

    小无走到门前,转身看向那让她不知为何生出极多好感的男孩挥了挥手。

    夏极也伸出右手,对她上下动了动指头。

    小无笑着关上了门。

    婵妃帮自家儿子完成了日常之后,才轻轻对着他开始说话。

    “新的国师来了,今天他竟召集了所有的妃子,说要看看哪个妃子有仙骨...

    其实,他只是想看哪个妃子愿意服从他而已。

    娘把从娘家带来的宝物都给了他许多,他还是不满意,觉得娘在敷衍他...

    娘真有点担心,万一他对天子说一句我的不好,我们娘俩今后可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这里已经等同于冷宫了,总不会真的打到冷宫去吧。

    哎,小不忍则乱大谋,娘再把剩余的宝贝给他就是了。”

    婵妃满脸忧愁。

    夏极静静听着。

    婵妃永远不会知道自家的儿子完全能明白她在说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