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18章 .风雪山河路,独往万剑宗
    深冬,新年。

    青峰五宗未曾答应万剑宗要求,双方便是约战了,结果这庇护齐国之上的宗门发现即便自己发展了两百年,却还是远不如万剑宗,三战全败。

    紧接着,便是太子手捧玉玺,策千里马,不远万里前往万剑宗,拜见那宗主。

    这一去已过了月余了。

    国都的新年张灯结彩,爆竹响彻,烟花绽放,孩子们嬉戏追逐着,人人换了新衣裳在街头行走着。

    夏极十五岁了。

    他已经完全地重新适应了身为人的活法,并且实力因为这些年的沉淀而越发强大,心底更是越发有了自己的坚守。

    至于跑出去说自己是夫子这种事,傻子才会去做。

    九大老祖现在在哪儿还不知道,世界的水这么深。

    自己和苏甜可不再有血缘关系了,她态度如何自己完全不清楚。

    而且你说你是夫子,别人就信么?

    再说,一个被劫源拖走,消失了千年却返回的人,是什么怪物?

    人心易变,须臾即变,出尔反尔的完全不在少数,何况是过了千年?

    相信或是不相信或是去试图证明,同样的傻...

    因为,这已是个一人之力,一人之道便可倾轧天下,覆笼寰宇的宇宙。

    夏极隐约想起前世的神话故事里,三清之中,通天和元始都徒孙满天下,但实力却不如他们的大师兄,而大师兄和鸿钧却又一般,都是避开了那些俗务,而在追寻自己的道。

    ...

    年后。

    去往万剑宗的太子回来了。

    依然很惨。

    因为万剑宗宗主需要的不是一个人来拜见,而是大齐皇室所有人,作为惩罚,那宗主勒令大齐皇室所有人必须在十天内赶到。

    众人都呆了,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万里之路...齐秀怕是就死在半路了。

    而且十天赶一万多里路,中间还有山道崎岖,水路冰封,山匪邪修等等,这根本就是要命了。

    这时候,十七皇子走了出来,说愿一人前去,定把事情解决了。

    他说这话自然不可靠,但大统领居然帮他担保了。~

    有金大统领开口说话,这分量顿时就重了许多。

    众人看着大统领那信誓旦旦的严肃模样,便是猜想这位神秘强者或是与万剑宗有故交,这才让弟子前去...

    这么一想,齐国皇室便是都舒了口气。

    谁也没有多想其他什么。

    首先,谁也不会刻意去送死。

    其次,十七皇子就不是个年少气盛的人。

    再次,即便十七皇子犯傻了,大统领也不傻,他自然是有十分把握才敢如此,而且看样子他自己都不打算去,这明显是与万剑宗的关系好到一定程度了。

    就算是花晓婵,看到自家儿子那平静的模样,也没多想,只是千叮咛万嘱咐,让路上一定要小心,又想去恳请天子能够安排些侍卫随他一同出发,毕竟儿子第一次出远门,不知江湖险恶人心复杂。

    夏极笑着说没事。

    花晓婵就是不放心,而且齐秀也是打算派一千名高手随行保护的。

    然后,夏极让小苏好好看着家,便直接留了书信一封,然后带了齐国玉玺,就走出了这座待了十五年的都城。

    他要走,谁能追的上?

    齐秀发现时,立刻让人四处寻找。

    但当数千骑出城时,夏极早就不见了人影。

    ...

    此时,皇宫之中。

    太子齐恒经历了一次风莱国惨败,一次万剑宗羞辱,正在借酒浇愁。

    一次失败就可以摧毁一个人,何况两次?

    他能够不被摧毁,能够依然在这里喝酒,就已是心性强大了。

    然而,他终究已经开始疯狂怀疑自己。

    忽然,庭外有传报声,远远而来。

    “皇后娘娘驾到~~~”

    齐恒也不起身,只是自斟自酌,饮着苦酒。

    未几。

    一个裹着金丝凤袍、端庄大气的女子走入了庭院。

    这是皇后。

    皇后斥退了随行的公公,独自坐到了太子对面,冷冷道:“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太子即便心底有一肚子火与委屈,却也不会与亲娘去发泄,于是便长叹一声。

    皇后忽然道:“是不是觉得风光都被十七抢走了?”

    太子有些愕然的抬头:“母后...儿臣没有此意。”

    皇后深深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今天娘便告诉你一个秘密,有了这秘密,你就如抓住了一个筹码,再也不用担心十七了。”

    她深吸一口气,用极小的声音道:“你十七弟出生时有些生病,为娘让宫女去抱他看御医,结果宫女不小心把那婴儿落入了莲花池中...

    为娘一时无奈,便急忙让人去在民间寻个男婴充当了你十七弟,结果刚好寻到了一个被丢弃在河边的男婴。

    所以,你十七弟根本不是我齐国皇室之人,体内也未曾流我皇家之血,他不过是山野之中的一个普通弃婴罢了。”

    太子目瞪口呆。

    他又不傻,自然知道母后的话里做了许多粉饰。

    这根本就是自己母后让人淹死了真正的十七皇子,然后换了个。

    原因他也大概知道,婵妃曾经狠狠地的罪过皇后,而花家也曾与皇后家族对峙过。

    但他也不天真,他参与过夺嫡之战,手上也染过许多罪恶的血,自然不会去痛斥母后为何在后宫之战中如此残忍。

    只不过...

    他是震惊了。

    十七弟居然只是个普通弃婴?

    沉默数秒...

    太子猛然抬头,他酒也不喝了,身子前倾,忽地凑到皇后面前,压低声音道:“母后,你错了。”

    皇后满脸迷惑,“你是怪...为娘做错了?不该去找个弃婴?”

    太子摇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

    “儿臣是说,母后弄错了。”

    皇后越发迷惑...

    太子继续道:“齐愚,就是我的十七弟,是我血浓于水的兄弟,他救了我的命,如今又去往了万剑宗。

    他是我的兄弟,而不是什么弃婴。

    既然如此,那就一定是母后弄错了。

    根本没有什么宫女不小心把婴儿丢落莲花池,也没有什么刚好捡来的男婴。”

    皇后愕然。

    她看着眼前自家的儿子,良久,露出了微笑,温和道:“少喝点酒,别被消磨了志气。”

    说完,她便起身离开了。

    看来太子没事。

    而自己,也确实该把这个秘密永远的忘记了。

    皇后回到宫里,她想了想,忽然对着身侧垂首的太监道:“前些天刚到的胭脂送一半儿去给婵妃。”

    老太监诧异地抬头,似乎在说“您和婵妃不是向来不对付嘛...而那胭脂可是您最喜欢的极品货色,涂抹了一点儿,那可是漂亮上天了”。

    皇后道:“我不仅要送她胭脂,今后还要把她当做好妹妹,但凡我有的东西,她也要有。”

    老太监不明白,但这不妨碍他知道风向变了,而这很可能与十七子有关了,这就不是他该关心的事了,于是他恭敬地应了声“诺”。

    ...

    ...

    “齐国十七皇子齐愚求见万剑宗宗主。”

    声穿落雪,逆着山坡,顺着石阶往上方的山巅而去。

    这声音到了山巅,穿过正在门坊前值守的万剑宗弟子,又一跃而起,向着那茫茫云海之中的一座耸拔而起、无上山路、无下山道、往来劫飞剑宝器的云中宗门扑去。

    夏极着素衣,踏步而上。

    值守的万剑宗弟子这才反应过来,直接迎了过去。

    虽然震惊于这十七皇子的实力,但值守弟子只当这是具备着皇家和宗门双重身份的皇子。

    为首之人冷冷道:“无论你是谁,来了我万剑宗,是龙就藏着,是虎就卧着,你这般大声,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么?愚昧!”

    另一人笑道:“宗主说了,要你齐国皇室上下来拜,其他人呢?”

    夏极道:“若要齐国臣服,我一人来此,就够了。”

    众值守弟子愕然,旋即有些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过来臣服,还敢这么说话?”

    “先在山腰跪着吧,待我去禀报了宗门之后,再听发落。不过你齐国不尊我宗门命令,未曾到来,那便...”

    众值守弟子正说着时,忽地从远处的五彩霓光里穿出一道人影。

    那人影同样着白衣,踩踏在一方十二剑轮上,可见实力不弱。

    待到面前,竟是一个仙气飘飘的少女模样的女子。

    白衣女子面容灵秀,长发盘结,一双眸子水灵如洗,只不过其中却流淌着几分不可见的黑气,这是恶业之气,但由此也能知晓她乃是十三境的强者了。

    她才一到,那些值守弟子急忙恭敬垂首道:“见过弄箫仙子。”

    白衣女子并不理他们。

    她目光在夏极身上一扫,露出几分讥诮冷漠。

    “齐国皇室就你一个人么?

    还是说你们不把我万剑宗宗主的话当话?

    亦或是你觉得自己面子够大?”

    夏极道:“都不是。”

    白衣女子道:“十日期限已经到了,宗主不会给你们第二次机会,既然如此...你大齐皇室便都没有必要存在了。”

    夏极道:“我诚心而来。”

    白衣女子道:“这又如何?”

    说罢,她摇摇头,如视地上尘埃一般蔑视着眼前少年,淡淡道:“刚好拿你试试我的剑阵。”

    她话音刚落,一旁的值守弟子急忙让开,同时露出期待之色,准备着看万剑宗宗主的亲孙女儿,如何的发挥,也许能够从中参悟一二,看清今后的道路呢。

    宗主极强。

    宗主的亲孙女儿亦是如此。

    据说宗主可是从一千五百年前就存在的人,那时候万剑宗还不叫万剑宗,而叫万剑山庄,如今的宗主娶了了庄主女儿后,便是继任了庄主的位置

    弄箫仙子也是活了千年的人了,

    此时,她双指往上缓缓一抬。

    悬浮在她背后的十二剑轮寒芒烁烁,各显法相,那堆叠而出的十二重法相迅速化一,十二剑轮如融合为一,直刺穹苍,其光芒璀璨,好似一把凝固了的闪电。

    天地神威凝聚而起,压抑地此方山头如重力陡增,便是静立不动的人都觉得肩负着沉重的铁箱...

    山巅值守的弟子只看得目瞪口呆。

    心底直呼好强...

    弄箫仙子的眼睛至始至终都没看向对面的少年,而是在品鉴着、思索着自己这一剑的力量,然后她随意一推。

    那静止的闪电于须臾刹那之间往前斩出,随之一同而出的,是此方的天地之力。

    风呼啸,云乱卷,树木欲拔,好似一条风卷的电光魔龙从她那芊芊玉指之间狂暴地推碾而出,短短的十多丈距离,完全一念都不需,便已到了。

    夏极挥手,随意地拍飞这凌厉无比,蕴藏天地之力的一剑。

    一剑飞出,在空中散成十二把。

    铿铿铿...

    十二把飞剑凌乱地落地,插在地面。

    紧接着,又是传来“咔咔”的声音。

    剑碎了。

    弄箫仙子呆在原地...

    夏极笑看着她。

    这仙子在拿他试验,他岂不是也在拿这仙子做实验?

    这些年,他大概是明白了十三境名为业力境,恶业可以临时降低法身层次,善业可以临时提升法身层次。

    所以,他既然已经拍飞了人家糅杂了十二境神通的飞剑,便是在等她的十三境。

    弄箫仙子看着那张笑着的脸,只觉得可恶。

    下一刻,她决定直接动用十三境的业力,从法身层面来临时降低面前少年的力量,让他陷入虚弱,然后再出手。

    说时迟那时快。

    几乎在飞剑传来碎裂声的同时,弄箫仙子已经出手了,她周身的恶业之气飞快流淌,于身后凝聚出一团“黑色的不可形容的、没有形体的球状飘浮”。

    紧接着,她抬手一点。

    黑色气息便随她心意“飞射”了出去。

    或者说...

    这不是飞射。

    因为,这气息并不是穿过了空间而抵达目标的,而是另有“维度”。

    夏极感受着这恶业。

    他尽力地去感受。

    好像是有什么在推着自己的法身。

    又好像没有。

    感觉不是特别清晰。

    而就在他努力地想要感受到这股力量时,对面的白衣仙子已经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瘫倒在地,如同发了疯似的,双眼翻白,双手开始狼狈的胡乱抓着地面,双腿癫狂地乱踢着。

    与此同时,那缠绕于他的恶业也瞬间消失了。

    夏极震惊了,他竟没感受得到这属于十三境的力量!

    --

    PS:周五六日,正常2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