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38章 .辉煌的“历史”,屠杀的序曲
    “神每年来一次,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我都不知道...”

    “别动手,别动手,我真的不知道,我不过也只是神膝下的一条狗。”

    “上一次神来,是七个月前,您...您最多再多五个月,肯定遇到他。”

    天空上,宗主在短暂的平息后,已经反应了过来,他看着那山崖的少年,如看着满天星河孤照月明。

    “五个月?”

    “对...只要五个月?”

    “我等不了。”

    “道友...我真的不知道。不不不,我有办法,一个月,您最多等一个月。”

    “我等,众神殿的创世史有吗?”

    风晴宗宗主愕然了下,急忙道:“有...我有幸,曾得神明赐予了一本。”

    “取来。”

    “是...”

    那之前跋扈不已,高高在上的宗主,此时已卑微到了泥尘之中,刚刚那漫天的刀、那强大的神通吓到他了。

    以至于让他以为眼前这位是和神一样的存在。

    所以,他在取来了众神殿的《创世史》后,便是小心地问:“您...您也是神吧?”

    夏极盘膝坐于山崖,翻着那《创世史》,同时道:“我不是。”

    “那您是?”

    “我...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一。”

    宗主愣了愣,芸芸众生?那些不都是蝼蚁嘛,但他也没敢反驳,只是站在一旁。

    而之前那紫衫的章师兄在经历了震惊后,也终于清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方初雨,似乎在问“这么恐怖的存在是什么人,又是哪儿找来的”。

    方初雨知道夏极厉害,可却根本没想到这么厉害,也是愕然在当场。

    远处的空气里,还弥散着未尽的血腥味儿。

    刚刚那漫天气流,宛如凌迟之刀,显池中鱼鳞、天穹波光,振于长空。

    然后,漫天东来的剑潮便是在这一字之下,灰飞烟灭了。

    方初雨知道有些精神类的玄功可以让天地交感,神通理论上可以掌控天地,法身理论上可以支撑消耗,业力理论上可以奇迹般地催生可以守护....

    但这一切,都只是理论而已,都只是假象而已。

    她记得自己在过去还会与师兄妹们开玩笑,说“假如我修一千年玄功,会怎么样”,师兄说“傻子才修一千年,去修业力不香吗,也不想想你多久才能修成一门玄功,有这时间,早就做了许多其他事了”。

    她记得师弟又说“若有人一天能修成十门百门玄功呢?”

    旁人只笑说“修成十门,那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修成百门,做梦吧。”

    她又记得师兄曾说“如果有了足够的力量,就能动用天地之力细致入微地去做任何事,可天地之力之所以名为天地,便是因为只有天地才能支撑起这力量的损耗...人又能做到什么地步呢,只是借用一丝,便是足以自豪了”。

    方初雨震惊地看着那盘膝于崖上的大先生。

    她不知道这位大先生究竟修了多少力量。

    境界都是一样的,甚至他的境界还不如自己,为何会如此天差地别?

    她正想着的时候,夏极平静的声音传来。

    “初雨姑娘,你若有事要办,便速速办了吧,办完之后,立刻离开,远远地带着你想带的人,去到越远越好。”

    方初雨这从震惊里挣脱出来,看向那新宗主问道:“赵师叔,冉师兄,祁师妹,还有我那两位廖师弟呢?”

    新宗主面容苦涩,他瞅了一眼身侧那在看书的少年,哪里敢说谎,于是道:“他...他们狂妄自大,自以为是,伤害了神,神虽原谅了他们,但神的追随者们却让他们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章师兄便似是下定了决心般,冷笑道:“明明是秦辰天问他们师妹下落,他们有的不知道,有的不肯说,于是秦辰天让手下虐杀了他们!!”

    新宗主道:“章瑾,你竟敢直言神的名字!!”

    章师兄道:“我便是不想活了...

    他算什么神?

    对,他有力量,他敛了信徒无数,无法被人挑战,甚至只是稍稍说一句便会被诸多人杀了,钉在耻辱架上,然后肢解了前去邀功。

    他背景深厚,背后众神庭更是主宰几个大陆的存在,甚至宗门都在他们之下,人间王朝更是被他们予取予夺,任意鱼肉,而他们还沾了一身伟光,高高在上。

    杀人者,正义。

    被杀者,邪恶。

    天下为善者不得善终,

    为恶者万年绵长,

    这是什么道理,什么神灵?!”

    他眼底有着决意,有着怒火,有着便是可以死了、也敢去拼搏、也敢去抗争的斗志。

    方初雨愕然地看着他,轻声道:“师兄...他们真的死了吗?”

    “真的...”

    方初雨道:“祁师妹多么可爱,傻乎乎的,两位廖师弟都很认真,练一个剑法都会反反复复练上几千遍...

    还有赵师叔,冉师兄...

    他们明明都是很好很好的人,我风晴宗也没做过什么恶事,为什么为什么却善无善终?”

    “为什么?”

    “为什么呀?”

    “明明,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为什么呀?”

    方初雨忽然心神失守,嚎啕大哭起来。

    章瑾双手捏拳。

    一旁的王雄也有些感慨,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经历比起这些人还是好了点,自己死了一个新婚妻子,这些人却无不是饱受苦难与煎熬。

    他侧头,深深看向那正翻着众神庭《创世史》的男人,忍不住喊道:“齐兄...”

    话出口,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夏极的声音传回:“我听到了。”

    对。

    你没有说。

    我却已经听到。

    你们没有说,

    我亦已经听到了。

    这天下沉默无言,

    这山河寂静无声,

    这风云岿然无动,

    但我却已经明白。

    我不与天下争,

    不与他人斗,

    我愿的是天地有心,

    是生民有命,

    是万世有太平,

    是善有善终,

    是恶有恶报。

    渺小如我,

    卑微如我,

    芸芸众生如我,

    从泥尘而来,却不愿往天穹而去,

    在这无止无尽,无可逆改的天命之前,不求成功,不求有名,

    求的是这腰不弯,这骨不折,这气不散,

    这疏狂者的落拓不被抹杀,这豪纵者的傲骨不被磨平,这叛世者的孤妄不被斩灭。

    他闭上眼,轻声道了句。

    “愿天下,人人如龙。”

    ...

    ...

    王雄带着方初雨离去了,章师兄却不愿走,他这些年心已经死了,他不想离开。

    他哪怕是死,也想亲眼看到那位高坐在崖顶的男人如何对战神明。

    他一辈子都不敢做不敢想不敢期待的事,如今却有人在做。

    那么,他就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余生去见证,去看。

    风晴宗宗主在一旁是如坐针毡,便是急忙告辞了。

    夏极翻着那众神庭的《创世史》。

    《创世史》上第一页写的便是“屠神”。

    写的是如何屠灭小苏。

    是辉煌灿烂的历史。

    夏极一页一页看过...

    他看着那些包含神圣的文字,那些粉饰虚伪的文字。

    他继续看。

    继续翻。

    看的仔细。

    翻的认真。

    天色不觉已暮。

    章师兄也不回风晴宗了,而就在崖边搭了个木屋。

    而夏极回到山下,溪流边,春花烂漫,姹紫嫣红里簇拥的木屋前,小苏在发呆,妙妙在钓鱼。

    他露出微笑。

    小苏喊道:“那个谁回来了。”

    她记忆已经很乱了,但声音却犹然很开心。

    妙妙侧头看了他一眼,她托着腮,露出如同前世初见夏极时的模样与神情,远远喊了声“大叔。”

    是。

    她就如被操纵了一样,在做着重复的事,进入了同样的轮回。

    她注定会喜欢上这个男人,注定会与他成婚,注定会与他在一起,注定会在这个杀劫末声的时候死去,注定五百年后再出现。

    如此这般。

    无知无觉。

    所有之前的泪水,笑容,欢喜,甚至这么去做的原因,却都已经被遗忘了。

    夏极跑过去道:“钓到鱼了吗?”

    妙妙笑着露出可爱的小白牙,“当然,你瞧。”

    她指着木桶里还活蹦乱跳的鱼儿,“真可爱呢。”

    夏极沉吟道:“我觉得红烧了会更加可爱。”

    妙妙如恍然般地“嗯”了一声,双眼放光,“我听小无说了,她说你手艺特别好,尤其是火候掌控的特别棒。”

    火候?

    夏极想了想。

    他就是火劫劫源。

    当然掌控的好。

    于是,他笑道:“那今天得让你见识见识大叔的本事。”

    说着,他彻底地没有了那“一口吐出半天刀”的绝世气魄,而就如一个满身沾染红尘气的俗人,开始了收拾鱼鳞。

    时不时鱼儿啪嗒啪嗒甩着尾巴,溅出盆中水,把蕴藏腥味儿的水泼到他衣上,身上,脸上。

    一旁的妙妙看着这奇妙的大叔,看着大叔在努力地压着鱼,收拾鱼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叉着腰喊:“喂,要不要我来帮忙?”

    夏极喊道:“等着吃就可以了。”

    妙妙“哦”了一声。

    她坐回到小苏身边,两人一同看着山中古兽奔驰的苍云暮色,时光慢了下来,苍云之上是浩瀚的星河,星河无穷无垠无限之大,大到每一个人都如微不可见的蝼蚁。

    哧哧!!

    屋里传来鱼入油锅的声音,声音噼里啪啦地炸响着。

    很快又是锅铲翻炒的声音。

    这声音,撕碎了这浩淼宇宙里的寂寞,提示着你,你并不孤独。

    这就是人间。

    ...

    ...

    另一边。

    风晴宗的这位宗主总算用紧急的方式把信息通知到了神那边。

    但他还没有资格直接与神联系。

    与他对接的是“神使”。

    这神使也很神秘,据说曾经是个泼皮无赖,不知污了多少家的姑娘,又害了几家几户人,后来不知怎么的,竟被断定有绝世天赋,然后这数十年里被神亲自栽培。

    神使过去的事,自然也不再有人提了。

    没人说那是善,还是恶。

    只说这是上天对他的考验,而神使经过了考验,如此才能得到神的提拔。

    此时...

    一处黑暗的林子里。

    宗主与刚刚赶到的神使在对话。

    树林深邃,月光落入显出几分春寒。

    两道人影混杂着树影,而风声遮蔽着人声,时不时还有诸多山中虫豸之声,连绵不绝。

    在这样的环境里...

    神使问:“你说他一口气就屠灭了数百修士?”

    宗主道:“确是如此。”

    神使再问:“你说他来者不善,要对神明不利?”

    宗主叹道:“是老夫无能。”

    紧接着,神使便是又细细问了不少东西,风晴宗宗主自都是一一回答。

    良久,

    神使露出微笑:“这事好办,不需要惊动神明,”

    宗主问:“他会否也是...”

    神使被这么一提醒,便是有点犹豫,显然在“自己独立去解决了然后邀功”与“上报神明”之间摇摆不定。

    神明可是很不喜欢自己的部下无用的。

    神使思索良久,又问了这风晴宗宗主不少问题。

    忽然,他抓到了一个重点,问道:“你说他只有十三境?”

    “我无意听到了方初雨离别前和他的对话,那对话里,方初雨说了他只有十三境,而那男子也未曾承认。”

    神使顿时心又骚动了起来。

    他仔细想了想,神明们可都是境界拉满的,哪有十三境的...

    于是在这林子里来回踱步,良久才停下道:“你去吧,我自有计较。”

    “是。”

    宗主退下了。

    而那神使想了半天,决定还是用自己最熟练却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去解决。

    不知道为啥,即便实力变强了,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原来那一套最有用。

    那就是...

    先乱了对方的心。

    拿捏了对方的短。

    削弱了对方的实力。

    掌握了对方的软肋。

    然后再动手。

    而这个胆敢来挑衅神明的男人,他的软肋可是明显的很,那不就是山下的两个姑娘吗?

    他从前敲诈勒索,可没少绑架富人家的孩子,甚至还撕过几次票,因为他对细节的关注,成就了他的威名。

    至于对错善恶,那算个啥。

    他只要随便乱扯几句,然后还有一堆人帮腔。

    再后来,他成了神使,更加就是高高在上了,处事也不需要那样子了,但面对这种高手,神使决定认真一点。

    所以,他拍了拍手。

    两道影子从远处的山林里飞掠而来,宛如鬼魅般在虚空里穿行,踏步之间,气息不动,然而在这无声无息里,掠动速度却是极快,好似是地面都缩短了一般。

    这样的两道影子落在神使身后,周身散发着令夜色更加深邃的威压,而稍稍抬头显出的锋芒更是如剑刃般刺目。

    这等气魄也不知杀了多少人才能练就。

    神使道:“明日午间,你们去风晴宗白鹤峰山腰,山腰的溪流边有一个木屋,木屋里有两个女人,去绑了她们。”

    “是。”

    神使似乎觉得用“绑”字不好,便是咳嗽了声,微笑着补充道:“那都是罪大恶极之人,如今神明创造了这浩然盛世,但她们活在这样的太平盛世,不但不知道感恩,反倒是恩将仇报。

    她们便是用身体去赎罪也不足够,但神明却是仁慈的,决定给她们机会。

    只要她们肯配合,那便可以得到宽恕。”

    “是。”

    那两道黑影便是再应了声。

    然后消失了。

    ...

    ...

    次日。

    午间。

    两道黑影出现在了溪流边,要绑架小苏和妙妙。

    但早就跃跃欲试的定海珠直接爆开了,二十四颗宝珠顿时排开,散发出令人炫目的五色毫光。

    “嘭嘭”两声,黑影便是一个不查,直接晕眩过去,而在这短暂的晕眩功夫里,就被定海珠给压爆了。

    定海珠是什么层次的宝物?

    这是那九位老祖如网兜般,可能掏了万年,甚至数十万年,数百万年后的大法宝。

    如今在这第四杀劫里,它的力量便是又恢复了许多。

    砸死两个杀手,简直是用屠龙刀砍蚂蚁。

    小定讷讷的收手后,再度挂在妙妙脖子上。

    妙妙手里还抓着蕴藏夏极一击的藏丹瓶子,还未来得及使用。

    但这里的动静,已经让夏极知道了。

    虽然妙妙没用藏丹,但定海珠却动了。

    他神色越发平静,似压抑着开天辟地之始的宁静。

    小片刻后...

    风晴宗宗主来了,他也不知道神使会这么做,而且还失败了,此时满头大汗。

    夏极直接道:“带我去见他。”

    风晴宗宗主有些犹豫。

    就在犹豫的功夫,他的一只手已经没了。

    夏极重复道:“带我去见他。”

    风晴宗宗主还有点犹豫。

    他的另一只手也没了。

    这一次不仅仅是没了,而是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带着拧动了起来,如是绞着湿漉漉的毛巾,骨骼浑然地粉碎,扭曲。

    骨刺甚至直接穿透了皮肤,带出许多炸裂的血。

    夏极看向了这宗主的腿。

    宗主心底惊骇,身上剧痛,急忙道:“好,好。”

    一旁的章师兄只觉痛快,他随着之前方初雨般的喊道:“大先生,我想与您一起。”

    夏极道了声“可以”。

    ...

    ...

    当晚,那宗主带着夏极去到约见神使的地点时,神使已经不见了。

    神使又不是傻子,中午派去偷袭的人死了,他自然明白了一点。

    对方的女眷都这么强,那么对方自身的实力肯定不弱了,于是他滑溜的很,便直接撒手逃了。

    逃了,也是在酝酿更大的一波攻势,说不定是禀报神明,说不定是其他预谋。

    宗主惊惧不已,他虽是不明白,但还是仿着别人的叫法,喊着:“大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我若知道这里没人,我带你来不是找死嘛...”

    夏极也不和他多说,直接问:“秦辰天的所有势力都说出来,所有心腹都告诉我,然后你领路...”

    宗主哀求道:“您饶了我吧。”

    夏极反问:“你饶过谁?”

    宗主默然了,他双手沾满的血腥,做过的恶事已是数不清多少了,只不过众神庭高高在上,他们早不觉得那些是恶事了。

    夏极道:“不要领错路,我要你死,一念就可以了。”

    一旁的章师兄看向宗主:“你也有今天。”

    宗主狠狠瞪了他一眼,章师兄不甘示弱,回瞪着他。

    宗主忽然如发了疯般的大笑起来:“会死的,我们都会生不如死的...你们根本不知道神明的力量,他们身上的力量神秘莫测,你根本无法理解。”

    夏极知道他说的是金手指的力量,却没多说什么。

    ...

    ...

    次日。

    夏极折了一只纸鹤。

    纸鹤极大。

    载着他,妙妙,小苏,宗主,章师兄就往最近的宗门去了。

    这宗门叫血鸟宗,也是秦辰天的下属宗门之一。

    纸鹤振翅,排开风云,在数个时辰后便是到达了血鸟宗的地域。

    因为他没有半点遮掩,血鸟宗很快便是有修士御剑飞来。

    夏极盘膝坐在纸鹤上,声音平静的覆压而下。

    “秦辰天在哪儿?”

    他问话,好似整个天地都在问话。

    这一声也彰显了他的力量,让那些要雀跃而起的修士知道收敛,而不会撞上来嘲讽,然后送死。

    很快,便是有一名穿着蓝甲的男子腾云而起,那男子周身散发着幽蓝宝光,背负负着两把长剑,他目光扫动,落在风晴宗宗主身上。

    两人目光交触,这位血鸟宗宗主顿时明白了这是不是个善茬,于是忙道:“神主神龙见首不见尾,廖某也无法...”

    夏极道:“想清楚再说。”

    那蓝甲男子:“廖某...廖某...”

    他脸上带着微笑,心中却暗暗咬牙,忽地目光一瞥,看到夏极身后的两名女子,脑海里转速极快。

    忽地,他想起了自己刚得到的一种“散神香”,这“散神香”极其神异,本身无毒无害,但只要配合另一种美味的食物,就可以造成“神思恍惚”的效果。

    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强大的东西,但是这“散神香”最神异的地方在于对十四境修士也有用,这是神明赐予他的。

    据神明说,这香不是凡香,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

    想到此处,蓝甲男子便要开口,准备设计...

    但他嘴巴还未张开,只觉一股撕裂灵魂的钻心之痛已传遍周身,令人牙酸的骨骼绞拧之声传来,紧接着又是轻微的爆响传来。

    这一刹那,他的幽蓝宝甲已经粉碎,双臂已被绞碎,法身经脉已被损毁过半,以一种刚好能维持他超凡境界的程度存着...

    他脑海里那些念头瞬间被痛苦湮灭了,整个人往下坠去,却又被天地之间的风托了起来。

    夏极道:“再想想。”

    那血鸟宗宗主痛苦无比地嘶吼着,“神...神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是自寻死路,你们会...”

    他的声音还未落尽,便整个人已经开始消失了。

    风晴宗宗主看着这位同是秦辰天手下的同僚,如被从这空间里直接擦去了一样在消失...

    他不仅咽了口口水,觉得自己真幸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