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47章 .我就是伤害你,怎么了?虐杀神主!
    “这究竟是...”

    沈天飞目瞪口呆。

    天地良心,他的反应是很正常的,因为他没有和老祖打过,也没有在生死边缘行走了千年。

    就如同样抓着兵器的两个人,他比起夏极,完全就是一个拿着兵器的普通人与一个精于厮杀的专家。

    但他的兵器很强。

    所以,

    沈天飞猛然一握蜗天戒。

    狂暴的天地之力与他独有的神通之力糅杂在一起,往八方无差别的翻滚拍打而去。

    这是两个世界的神通之力!

    力化无形之球,以他为中心,急速扩散。

    所到之处,峡谷成粉齑,万物承受着一种暴戾与奇诡的双重碾压。

    峡谷上所有的树木花草,都同时承受了粉碎与枯萎。

    而这强大的力量竟直接在蜃君黄焰的虚幻世界里,轰出了一片真实。

    真实的焚烧,枯萎,粉碎的场景...

    沈天飞作为这魏洲的众神庭最强者,实力与底蕴都是无比丰厚。

    他左手捏着蜗天戒的同时,右手已经抓出了五颗水晶样的东西。

    “啊啊啊~~~”

    沈天飞周身浮出一层十四境黑膜,一边下坠,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

    他左手不停地在捏握着蜗天戒。

    随着他的捏动,一圈又一圈的狂暴无形之力呈球状,向周围扩散而去。

    他显然想要落到地面。

    而落到了地面,他就可以凭借此时抓着的那五颗水晶样的东西,发动反攻。

    蜃君幻景就如一道美好却虚假的幕布,被他从上到下正在四处一条宽大的轨迹。

    此时,

    夏极抓着黑刀,不远处的虚空还浮着朵朵灰色莲花,每一瓣都是一把飞刀。

    他如闲庭信步,身形一飘又是一飘,没有任何抬步动作,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行走在真实与虚幻之间。

    他在那无形之球附近飘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感受着力量。

    也测试着力量。

    从峡谷谷顶落到地面,大概要七八秒时间。

    而七八秒的时间对于这种层面的战斗来说,完完全全就是免费赠送的“调查与测试时间”。

    沈天飞没打过这种层面的战斗,也没遇过这种敌人,他是真的不懂。

    夏极脑海里一念接着一念,飞快闪动。

    “秦辰天所说的冻结天地的力量,应该就是那戒指的缘故了。

    这不是冻结,而是彻底的吸取了这一方的天地之力,以至于别人无法动用。

    然后,他可以将这力量糅合自己的小世界力量,发出双重攻击,即便是我也无法轻易靠近。

    这金手指还真是BUG了,寻常人遇到他根本不可能是他对手。”

    夏极如在缓慢无比的时空里,闪烁着,手指于那缓慢绽放的双重神通之力的边缘轻轻一点。

    这一点,他觉得自己好像点在了一座正在飞速向他撞来的钢铁神山上,力量无比雄浑,这沈天飞动用的十二境天地之力比别人强太多了。

    而这还只是第一重力量。

    除此之外,他感觉他手指里的恢复力正变成一种诡谲的毒素,在反噬着他手指。

    在这须臾不到的时间里,他的手指已经开始发灰了。

    那灰色好似瞬间引燃的导火线,哧哧哧地向着夏极整个身子扩散而去,但才扩散到上指骨,便是停下了...

    因为夏极的指骨骨弯处出现了断痕,他直接断了那骨头,在断的一刹那,白凰之火焚烧而至,使得无数的肌肉纹理,神经还有血液以一种玄幻的姿态开始复苏,指头开始重新长出。

    “能让恢复力变成无解的毒素,这就是那伤害小苏的力量了,原来这是另一重神通之力,是如我的火劫劫地世界之力一样,隶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力量。

    这也就是秦辰天所说的比湮灭之力更强的反噬之力了。

    原来,除了燕洲那九个人有,这沈天飞也有。

    这么说来,小苏能活着已是说明她极强了。”

    “他此时落地,定是要靠那五颗宝石做些什么...既然如此...那就不能让你落地。”

    夏极思索完毕。

    而,夏极在测试的时候,沈天飞并不是什么都不能做,他速度比不上夏极,但比别人却好多了,因为他能看到夏极在他周围环绕。

    所以,双世界神通之力就从他的手掌上被随意地拍出,突出一道又一道无形长枪,猛烈向夏极刺去。

    夏极眉心的第三火瞳已经睁开了,这是他更大层度动用“火劫世界”神通的媒介。

    一重又一重火红卵状护罩从他周身绽放,但却也不是硬碰硬,只是作为一个“若是未曾躲避可以防御的备选措施”。

    他此时心思既定,便是飞快落向了地面。

    双手一张。

    开始酝酿逆熵君的火焰。

    他在等沈天飞落下的那一刻再彻底爆发而出。

    所谓逆熵,就是“攻击反向”,“能量逆转”,当然因为逆熵君并不是道的层次,自然不可能具备与道同样的力量,只是能在某一层面达到以上程度。

    滴答...

    滴答...

    滴答...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这一方真实与虚幻重叠的世界里,万物也在飞速的焚烧,崩塌,枯萎,粉碎。

    沈天飞落地了。

    他爆喝一声,左手同时继续捏动那蜗天戒,要以无差别的攻击要震开夏极,同时他右手已经抓着那五枚水晶样的东西往地面狠狠拍去。

    这是五颗水晶名为玄阵水晶,珍贵无比。

    一旦布下,就能把此处彻底变成他的主场,发动玄阵的力量对夏极进行协助攻击。

    天地之力被自己抽取,此方大地还为自己主场,那么自己在这里说是真正的神也不为过了。

    嗖嗖嗖!!

    五颗玄阵水晶穿透了无形之球,向着大地飞射而去。

    因为沈天飞只要动用力量,那么大地就会粉碎,而这五颗水晶永远无法落入大地之中构成玄阵的缘故,他只能停下无差别攻击,而挥拳向着夏极轰出一道强劲无比的双世界神通之力。

    夏极身形飘动。

    双世界神通之力撞击在红卵边上,发出一声恐怖而沉闷的爆鸣,侧边儿顿时炸开了一团蘑菇云。

    夏极第三瞳眯了眯,重新撑起红卵。

    他利用着速度的优势,后发制人。

    就在那五颗水晶急速落地时,他酝酿已久的逆熵君火焰也爆发了。

    诡谲的冰焰顿时出现在水晶之上。

    沈天飞冷冷一笑。

    玄阵水晶岂是能被破坏的?

    何况,他的力量也在落下,若是水晶被挡住了,下一刹那他就能破开这火焰。

    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

    然而...

    下一刹那发生了两件事。

    五颗水晶以极快的速度落在冰焰上,然后这极速瞬间逆转,以一种毫不打盹的姿态向天空逆冲而去,瞬间从沈天飞身侧掠过。

    而沈天飞的双重世界力量则是轰碎了冰焰,而带着他深深地撞入了土地里。

    再一刹那。

    夏极已经飘到了那五颗玄阵水晶,直接把这东西收入了储物空间。

    沈天飞刚好仰头看到这一幕。

    他陷入了谜之沉默。

    是的...

    在这种须臾即生死的较量里,他居然还有时间陷入沉默状态,做出这种完全多余的精神状态...

    而夏极再收回五颗玄阵水晶的同时,就已经拔出黑刀,居高临下,一刀斩落。

    无声无息。

    无有动静。

    没有任何气流与声音。

    这是能量完全不泄露的表现。

    看起来,就好像是个小孩子拿着刀用蜗牛的速度静悄悄地在砍。

    而在这一静一动之间,一软一硬之间,呈现出恐怖的力量。

    不仅如此,他下落不是以直线下落的,而是用一种你很难想象的“飘”的动作落下的。

    沈天飞痛苦极了。

    心底好像压抑着什么要爆发似的。

    眼前的一切让他彻底混乱了。

    他想象里的战斗,应该是那种“当他举起蜗天戒时,一切都结束了,所有人都会震惊,都会跪下”的战斗。

    他有着这样恐怖的金手指,明明该是碾压才是。

    这世界上,除了那九位至高神,其他一切都该被自己碾压。

    若是用主角来比拟,自己就该是无敌文的主角。

    一天修行,保底天才修行的一个月。

    抽取一方天地之力为自己所用。

    加上庞大的魏洲众神庭,以及自己可怕的底蕴。

    这世上,就没有人能在自己拿出蜗天戒后还活着。

    难道不是吗?

    难道自己不牛逼吗?

    然而...

    他错了。

    所谓主角,不是因为他生来就是主角,而是因为他最终会达到某个高度,做到某件事,所以他才是主角。

    所以,后来的人们才会读到他的故事,会从他的主视角去阅读,同时产生了一种“他一开始就是主角”的幻觉。

    事实上,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主角是谁。

    而正因为他在最后一刻创造了辉煌,所以才有了他从弱小之时发展的故事。

    主角光环是从不存在的。

    可,沈天飞不明白。

    此时,他心底太折磨了。

    习惯了碾压的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对杀,只觉得自己能用的大杀招都用了,还能怎么地?

    于是,他仰头,左手不停地挥舞着蜗天戒,一道又一道的双世界神通从各个方向,如无根之草向夏极碾压而去。

    同时,他发了疯似的从储物空间里抓出各种法器往天上丢去。

    一边轰,他一边愤怒地喊着“死!!”

    是的...

    他又做了多余的动作。

    而天穹之上,骤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俯飘而下的夏极,忽然飘得乱了起来。

    好似漫天都是“信号不好”的雪花...

    双世界神通盯着那些雪花不停地轰砸。

    沈天飞也不知道轰中了没有。

    他现在很愤怒。

    忽然...

    他看到了一个灰色的小虫子拍打着翅膀,飘到了自己面前。

    沈天飞满脸疑惑,而他刚刚挥舞出的蜗天戒对天空的一道雪花进行轰杀。

    然后,那小虫子忽然变成了夏极。

    沈天飞眼珠接受到他的刹那,虽然是来不及动用蜗天戒的力量,但周身却是爆发出一重恐怖的力量波动,化作能量风暴向外掠去,要把夏极弹开。

    只不过...

    他看到了夏极露出了冰冷的笑。

    在笑容之前,是一方阴阳旋转的磨轮,

    阴阳双鱼,蕴藏两到玄妙无穷的道蕴,

    磨轮之上,九道异火正在旋转不息,

    阴阳如门开,

    门后是一把漆黑的长刀,

    刀身正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在增长,

    刀身之上镀染着一层无以言说的火芒,

    刀本身冲来的速度又是连眼珠的视觉神经都无法及时反馈给大脑的速度...

    就算沈天飞的法身力量不弱,他的反应力也很快,可也仅仅看到了这一幕,换做别的十四境怕是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他看到了。

    他做出了阻拦。

    他的阻拦不是用蜗天戒做出的。

    所以,他的阻拦被那九炎阴阳,以及阴阳门开之后镀染了源炎的定界黑刀,摧枯拉朽地撕碎了。

    黑刀斩的方向是他的左手。

    刷!

    刀过。

    他的左手断了。

    死亡的黑气淹没了他的手。

    断了可以重生。

    可是蜗天戒却在他左手上。

    他左手灰飞烟灭之时,那戒指已经被黑刀一旋的动作而带到了夏极手上,又行云流水几如艺术般令人叹为观止地收入了储物空间。

    做完这一切,下面事的已经是一面倒的虐杀了。

    沈天飞想跑。

    但被揪了回来,直接砍了双腿。

    他恢复力很强,虽然没有夏极那么变态,但底牌多啊,于是他掏着各种底牌,有疗伤的,有逃跑的,有攻击的。

    然后,沈天飞真的逃了,他出现在了千里之外,双腿开始恢复。

    然而...

    没多久,他又见到了夏极。

    夏极凭空出现了。

    七十二变的神通让他可以变成甚至一粒尘埃...

    所以,沈天飞能见到夏极时,夏极已经出刀了,若在平时,沈天飞是可以抵抗的,但现在却不行,因为他失去了蜗天戒。

    沈天飞想着双腿没了就没了吧,于是他又丢出底牌,想跑。

    可这次夏极砍的是他手动的地方,直接一下子断了他逃跑的机会。

    然后冥地刀把这位神主狠狠地钉在大地上。

    嘭嘭嘭嘭!!

    一连串经脉爆破的声音传来。

    沈天飞显然很不弱,又似乎动用了什么恢复的底牌。

    这一次,夏极看清了他的储物空间所在,那是挂在胸前的一枚水滴样吊坠,他直接一扯就放入了自己怀中。

    沈天飞傻眼了...

    当然,他还有修行了三千多年的功力,若是任由经脉彻底粉碎,那么这三千多年的力量就会没了。

    所以,沈天飞无奈之下只能修复。

    但是,他终于修复不动了。

    他的经脉被彻底的粉碎了,毁灭了。

    他的境界直接跌落,变成了凡人。

    这位神主彻底崩溃了,他已经要发疯了。

    嘴里一个劲的喃喃着“不可能,绝不可能。”

    “我这么强大,怎么会败?”

    “你竟敢深深地伤害了神的心,你...”

    夏极一脚将他踩踏在地上,直接踩碎了他的嘴巴,微笑着问:“伤害你又怎么样?”

    问着的时候,他收回了兴奋无比的小冥,取出了一把尖刀,随手一刀,便是千刀万剐。

    刀在这位沈神主把肉割出了翻卷鱼鳞的模样。

    沈天飞惨叫起来。

    夏极问:”伤害你又怎么样?说啊。“

    沈天飞嘴巴已经被踩碎了,只能发出含糊不轻的声音。

    夏极抓着刀又随手一剁...

    这一剁直接将他骨头又剁碎了,使得他化作手脚都留了半截的人彘落趴在地上。

    夏极道:“你说啊,伤害你又怎么样?”

    就在沈天飞要痛苦地晕死过去时,白凰火焰落在他身上,让他的骨头开始重新生出,血肉开始长出。

    “说点什么吧。”

    夏极道。

    他说话的时候,脑海里想起在之前神殿的卷宗里看到的记录,那一句一字简直是触目惊心。

    沈天飞心底充满了极大的耻辱感,他看着面前男人到道:“你还不是和我一样,弱肉强食,你不也是欺负弱者,虐杀弱者,你和我有什么区别?”

    夏极微笑着看着他,忽然道:“我是善是恶都无所谓,谁觉得我和他一样也没关系,我不开心就杀你,我开心就放了你。但现在,你又伤害了我的感情,你让我不开心,所以...”

    说完,他努力地回忆了一下酷刑。

    然后开始对眼前这位使用。

    而有白凰之火的存在,他可以让这位不停地死,不停地火。

    沈天飞痛苦地喊了起来:“杀了我吧。”

    夏极微笑着看着他,“为何你要逼我呢?你不过就是生不如死罢了,我受伤的可是感情啊。哈哈哈哈哈。”

    沈天飞听着这熟悉的话语,忍不住目瞪口呆。

    夏极一边随意地对他施展着酷刑,一边想着卷宗里看到的那些灭门惨案背后的可笑理由。

    他笑容越发迷人,下手越发之狠,极尽酷刑。

    劝人宽恕者,

    若未曾经历过苦痛,

    是没有资格开口的。

    劝人大度者,

    若是未曾知晓前因后果,

    最好立刻闭上嘴。

    沈天飞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地狱。

    夏极专心致志且兴致勃勃地虐杀了他一整天的时间,从他躯体到他的意志,到他的一切,都已经被虐杀的完全不存在丁点儿了。

    此时的沈天飞,就好像一只被主人打骂惯了的狗,只要看到夏极抬手,他就会吓得低下头,然后跪下来求饶。

    夏极微笑道:“我可是和你一样,弱肉强食,欺负弱者,又怎么样?我就是欺负你,虐杀你...怎么样?”

    然后,他又对这位神主毫不间断地动用酷刑,又虐杀了一天一夜。

    沈天飞已经彻底地不再有半点身为人的自觉了,只要看到夏极,就会吓得身体做出反应,屁滚尿流,全身恶臭,眼泪直流,口水乱淌,眼珠泛白,全身抽搐...

    夏极心底的恶气才稍稍消减了下。

    但他现在还不能杀沈天飞。

    所以,他牵着这位已经乖到不能再乖的神主,来到了一个林中小屋,开始了恢复性训练。

    ...

    ...

    一个月后。

    众神庭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首先,是那从南方来的恶魔已经被神主消灭了。

    其次,众神庭多了一位神主。

    这位神主名为光明之主,他拥有着以圣焰为人治疗的力量,但这只是他展露力量的冰山一角。

    为了迎接他的到来,

    整个魏洲北地轰动了,

    宴会是必须要有的。

    而能被邀请者,除了凡间各大王国的国主,还有各大宗门的首领,以及妖族的族长...

    总而言之,这就是所有此方势力来拜见新神主的宴会。

    ...

    ...

    此时,

    云深之处,一座庄园坐落在仙气缭绕的深山上。

    庄园出门左手就是一个悬挂如匹练的瀑布,瀑布之水从散发灵气的溪流中而来,而流水里隐约还能见到雀跃的鱼儿。

    这些鱼儿随水冲出了瀑布边缘,就会飞腾在天,然后竟是展开翅膀般的鱼鳍,再在水雾里缓缓落下,钻入瀑布下深积的潭水里。

    这潭翠绿,近乎天然翡翠,很是幽美。

    而潭边竟又是一个山庄。

    再往下,依然还有山庄。

    若是细细去看,就可以发现再往下的山腰,山脚都有着庄园。

    庄园里还有不少人在御剑对练。

    山谷之中,还有女修男修在御剑而行。

    又或是在后山的一些禁地或是遗迹修炼,毕竟这个世界修士们安心修炼,去往火种余烬之地修行,及早突破十一境才是最要紧的事,否则都只有百年寿元。

    突破了十一境,下一步就是去小山河遗迹修炼,而在这之中,各大宗门便各有传承了。

    这座庄园显然也是一个宗门。

    却又不是。

    严格来说,这里是半个人教的香火庙宇。

    为何是半个?

    因为这里本来只是一个仙人庄园,只不过后来因为这庄园过去女主人、现在的主人执意要为人教信仰形象的夫子竖立玉像,所以才成了庙宇。

    吱嘎...

    最高处的庄园门扉开了。

    一个身形高挑,气质极为高雅的女子走出了门,门上牌匾还悬挂着“白云”两字。

    “参见老祖。”

    “见过奶奶。”

    “见过雪夫人。”

    女子微微点头,她负手走到崖边,往前踏出一步,但和别人不同的是,并不是飞剑从远处而来,而是一把如同月光般皓洁的弧刀。

    她迈开小足,踏在了冰冷的刀上,刀破空,往对面山峰而去。

    一群山庄的高层便是恭敬地随在她身后一同出发。

    雪夫人到了对面山峰,便是提早从刀上下来了,然后一步一踏,走到山巅。

    山巅上竟然是一个非常宽阔的广场,这广场早就聚集了许多的修士。

    这些修士都在此处上香,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而见到这气质高雅的女子,纷纷停步,恭敬行礼,口诵“见过雪夫人”。

    她一一点头还礼,然后走入广场尽头的庙宇,庙宇里玉像正是夫子。

    她上了三炷香,然后跪倒在蒲团前,轻轻磕首。

    “老师,这次光明神主的出现,于我们是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想办法说服他,然后让您的玉像可以落在人间,任由万民叩拜。为此,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

    PS  :今天没了,不要等,明天1100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