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55章 .王家镇
    蔚蓝的海水柔和地拍打着船身。

    白色海鸟低回,振翅掠过这航行在魏洲与燕洲之间的船只上方。

    虽说是秘密航道,但雪夫人依然会陷入梦境里,而这时候则会由半睡半醒的夏极来驾驶。

    有定海珠的存在,即便梦游之中开船,也不是问题。

    如今的夏极越发深不可测,完全无法用境界去衡量,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充斥着随心所欲的气息,姿仪虽不复原本先生的温谦,却自有一股飞扬跋扈的风流之态。

    黑发如焚,越发之长,不以发绳束上,只是在风中舞着,露出几分狂士之态。

    夏小苏捏着拳头,坐在阳光里,收回看向高处的目光。

    她已经忘记了饥饿,而使得身体处于某种神奇的平衡。

    反噬还在,但却弱了不少。

    她双拳攥起,往中间对砸了一下,晶莹剔透的白玉身顿时呈现而出,然后又一闪而逝。

    剧痛袭来,她咬了咬牙。

    再度尝试。

    依然是剧痛。

    她这般尝试着,终于可以短暂的动用自己的法身了。

    夏小苏踏步到栏杆前,双手扶杆,眺望远处。

    忽然,她左手一动,一股力量便是要从她拳头轰出,但力量才传递到一半便旋即化作针刺向她躯体狠狠扎去。

    “呼...呼...还是不行。”

    夏小苏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粒,“孤体内如今存在着两股力量,一是变为了反噬力的恢复力,一是孤的生命力,当反噬力彻底吞噬了孤的生命,那么孤就该死了。

    然,生又何欢,死亦何苦?

    孤曾经死过一次,又何惧再死?”

    她喃喃自语着,显然许多记忆的碎片已经完成了组合,形成了一幅幅完整流畅的画面,虽然还不全面,但却足以让她想起自己是谁。

    夏小苏侧头看着驾驶舱的男子,心底生出一股宁和之感,又有些疑惑。

    所以,她迈步上了高处,站到夏极旁边,忽地声音平静道:“我记忆恢复了一些。”

    夏极道:“你好好休息吧。”

    夏小苏道:“你是他,对么?”

    夏极道:“你是说夏极么?”

    他并不隐瞒,趁着小苏恢复的时候,就把事儿说了一遍,夏小苏心底顿时生出一股温馨之感。

    夏极道:“你想起什么了吗?”

    夏小苏露出回忆之色:“数百年前,我在死亡教会被偷袭了,内有接应,外有强敌。如今看来,那些强敌就是神主。”

    夏极道:“我会帮你杀了他们,寻到救你的办法。”

    夏小苏捏着拳,良久忽道:“我想自己来。”

    夏极并未露出诧异之色,他只是身形稍稍凝固了下,然后温和道:“首先,你要恢复实力。”

    夏小苏道:“上次大战之时,我不在十二金人玄阵的覆盖区域,但这次返回,我会注意,有金人玄阵在,我的力量会极大幅度提升。

    然后,我需要寻找到狼与死亡女神,祂们那时候在沉睡,按理说应该苏醒了。找到祂们,我或许可能恢复。

    另外,《死亡古经》的四百六十七页上说,万物将归于沉寂,善恶将接受审判,去到祂的国度里,成为祂的子民,亦或祂的敌人。

    这个祂应该就是你...哥哥。

    那么,你的国度呢?”

    夏极笑道:“真是敏锐,但这《死亡古经》却可能说错了,因为我的国度正离人间越来越远,近期是别想到来了。”

    夏小苏盯着他看了一会,叹息道:“我又拖后腿了。”

    夏极知道这个妹妹要强无比而又善良无比,于是也不接这话,只是道:“于我而言,无论身处何处,都可以感悟天地,所以...既然你要自己来,那么我陪着你。”

    夏小苏应了声,然后道:“妙妙不是普通的女孩...她对月光有着奇异的敏感性,有时候,她站在月光里居然可以消失不见,但其实她还在原地。”

    夏极:“我知道了。”

    他说完,门外传来妙妙萌萌哒声音。

    “小无姐!”

    夏小苏走了出去,妙妙搀住她胳膊,拉着她,两人开始聊天。

    ...

    ...

    东渡的航程持续了约莫二十天时间。

    因为秘密航线的两边渡口都是被众神庭掌控的,夏极自然不会从渡口登陆,而是于半途沉船,然后驾驭着定海珠,根据小苏所说,绕道往北。

    夏小苏记起了不少东西,她看着此处的地形,迅速地与脑海里的地图对比着,又指挥着登陆地点。

    二十四颗巨大的定海珠排开,于海上浮动,无声无息地分开海浪。

    夏极盘膝坐在中央珠子上,一边听着小苏的指挥,一边在感悟天地。

    而另一边,雪夫人亦是端坐着一动不动,她头顶的高处有着一道灰蒙蒙的影子,正在观察周围,那是她的阳神道,是她出窍的阳神。

    这阳神在高处,就可以观察释放,然后做到提前规避敌人。

    妙妙则是趴在一个珠子上,看着小无姐。

    她只觉得小无姐真厉害,明明病怏怏的,却还能够这么强。

    于是,她居然不理夏极,而是“小无姐长,小无姐短”的喊着,一副比跟夏极要亲的多的姿态。

    夏极看她这样,也是心底古怪,过去的妙妙缠着自己就好像一只猫咪似的,这个纪元居然不缠自己,转过去缠小苏了?

    不过女人心海底针,缠着小姑子也没什么。

    定海珠在海上又飘了两三天的时间,终于在小苏的指挥下,停靠在了一处海边密林。

    珠子随着潮浪拍打上沙滩,然后搁浅。

    夏极随手收起定海珠,使之成为一个乖巧的小串儿绕在手腕上,而不是存入储物空间,这样如果遭遇意外,比如...被“跳大”了。

    他就可以第一时间扔出定海珠,砸死来敌,就算砸不死也能给他后续动作提供时间。

    然后,他神色轻松地走在自家妹妹身后,仰望着此处的秋日霜天,他走着,躺着,睡着,时时刻刻都可以修炼。

    而那些神主神子的金手指虽然都在自己储物空间里,但因为源炎恢复缓慢而无法炼化,便也不急了。

    这个世界和修仙颇为相似,急是没什么用处的。

    夏小苏走出沙滩,走在林间道路上,口中念念有词,带着众人七绕八绕,然后终于停在了一处偏僻的森林湖中。

    湖边,有一块巨石。

    风动水动,但那巨石却纹丝不动。

    小苏探手入储物空间,然后取出了一块破碎的令牌,她稍稍犹豫,却还是把令牌递向了那巨石。

    啵...

    空间略有波动,泛起涟漪。

    小苏的手已经穿过了巨石,而把令牌递了进去。

    夏极,雪夫人都远远看着,两人虽然姿态随意,但却都是随时可以进攻的态势,而一旦进攻,都直接是雷霆万钧的杀人之势。

    空气一时间有些沉寂。

    夏小苏并没有傻站着,而是往后踏出一步,这一踏,就让她身形退到了夏极身侧,同时看向巨石方向,开始静静等待。

    她能感到自己的山河令被人接过去了。

    良久...

    巨石后又是一阵波动。

    一个大腹便便、笑眯眯的华服中年人走了出来,中年人身后随着一名金甲甲士,还有一名银衣女侍。

    而无论甲士,还是女侍都显得极为不凡。

    金甲与银衣都缠绕着双龙,熠熠生辉,极为贵气。

    而金甲甲士手里还握着一把武将巨刀,银衣女侍则是绷紧笔直的大长腿上各帮着一把匕首。

    中年人还没说话,那银衣女侍看到小苏就激动地喊出声:“吾皇!!”

    夏小苏看着她,微笑道:“王香。”

    然后他看向金甲甲士,道出名字:“王骑。”

    金甲甲士很是奇异,唇角挂着阴柔的弧度,发出一声怪异的“嗯哼”笑声,然后道:“见过吾皇,王骑就知道吾皇定然还活着。”

    夏小苏最末看向正面的中年人,道了声:“太傅,一切正常么?”

    那中年人眯着眼看着她,似在观察,良久才道:“王家镇除了吾皇,无人知晓,请吾皇速速入内...听老夫慢慢禀来。”

    说罢,他躬身,向着面前的少女拜了拜,便转身往后而去。

    王骑随在他身后,而王香则是直接跑到了夏小苏身边,神色之间满是亲密崇敬。

    夏小苏正要往前,忽然注意到了雪夫人的目光,于是便解释道:“王家镇里的人都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而他们所有人的名字都是从上古延续下来的,每一个名字都背负着自己的故事与荣耀。”

    她微笑着看向面前的银衣侍卫:“王香,乃是孤手下最强的刺客,亦是孤的影子。”

    那银衣女侍道:“愿为吾皇效死!”

    夏极倒是神色平静。

    几人便随着那太傅走入了巨石之中。

    巨石后是一个小世界。

    这小世界竟是古色古香的村庄,炊烟袅袅,小桥流水,蓝天白云倒映水中,秋日的萧索飘来了一些黄叶,显然这小世界里与外面的季节是一样的,但不同的是,此处的灵气浓度算是极高了。

    夏极气质玄妙无穷,他没有随小苏入内去商讨计划,而是坐在流水边的一个古木桩上。

    半空摇着的枯叶,悠然地落在湖面上,惊起涟漪。

    自屠戮三千六百万人之后,他身上强大无比的恶业,以及夫子的善业忽然同时存在了,而他的状态也颇为古怪,不停地在魔与圣之间切换,并不稳定。

    在航行途中时,他还是魔。

    但逐渐的,心底的圣又复苏了。

    周流不息。

    这使得他在外人眼中,显得极度神秘,又极度飘渺,如在如不在。

    夏极想到了许铃铃,那位自己的二徒弟既然可以凭借着屠戮两千八百万,加上一梦两百年而直接破开十四境,自己为何不能呢?

    只不过,自己需要消化的善业恶业更多罢了。

    因为小苏早就下令,对待夏极就如对待自己,所以王家镇里往来的人都对他非常恭敬。

    夏极寻了一个侍卫,问道:“此处有没有业力遗迹?”

    那侍卫恭敬地点头,然后便领着夏极去了。

    所谓业力遗迹,就是可以入梦遇到劫妖的地方,也只有在那样的遗迹里,才能够修行。

    但和小山河遗迹不同,业力遗迹并不需要进入小世界,而只是某个特定的区域罢了。

    那是王家镇的后山。

    侍卫带着夏极来了此处,便是恭敬地询问了是否还有要求,然后便回去了。

    夏极盘膝坐在遗迹之中,之前晋升十三境他只花费了数个时辰,所以并无担忧时间问题。

    正当他要闭目入梦时,一道蓝绸白衣的倩影出现在了山口。

    雪夫人走近了,道:“我来为老师护法吧。”

    夏极点头道:“她若是寻来了,就叫醒我,燕洲是众神庭的大本营,不是她能对付的。”

    雪夫人撩了撩长发,微微颔首,温和道:“是。”

    夏极这才放心入梦,他有预感,一旦融合这善业恶业,自己的实力又将突飞猛进。

    如今的他,心境虽是矛盾,但比之初入魏洲时竟是又有突破...

    在云洲时,他还是夫子,教化天下,传以《天宪》。

    在魏洲时,他是魔夏极,阴谋阳谋,杀伐果断。

    而此时,他却心如止水,只觉着天下万事万物,虽然复杂无比,但他可以用最简单的态度去面对,至于这态度是什么,却还不曾悟,亦是不可言。

    想着这些,夏极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一念入梦。

    ...

    王家镇的另一边。

    小苏已经听完了王家的情报。

    对燕洲大陆的情况也了解了一些。

    众神庭并不像她想的一般团结,反倒是各自为政,依据燕洲土地创立了一庭九国。

    这庭,自然是众神庭,也是过去的死亡神教,如今为第一至高神所掌控。

    九国里,八国为其余八个至高神掌控,最后一国则被称为极乐世界。

    这极乐世界,其中满是奢华无比,供神主神子们享乐的东西。

    抛却那一庭,与极乐世界,其余八国之间竟然还存在纷争,甚至战争频繁爆发,毕竟这些身为穿越者的至高神在这数百年里,已经繁衍了不少后代。

    穿越者和穿越者之间本来就谁都不服谁,可毕竟表面上还过得去。

    但到了他们后代,那就不一样了。

    而因为生长环境的原因,他们的后代,大多都是贪图享乐,沉迷于声色犬马,力量全靠灌顶,同时又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凶戾无比。

    简而言之,就是一百个皇室里,大概又九十九个既无能,又凶狠。

    这么许多同类放在了一起,不发生战争才有鬼。

    所以,如今的燕洲竟然成了谜一般的战争之地。

    --

    PS :今天没了,新地图,新剧情,需要时间思索。明天尽力12000字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