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63章 .因果附相,斩灭睚眦
    “齐先生,有些话我想对你说。”

    白烛微笑着,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抓起了一把伞。

    随着她随意的撑伞,天空的第一滴雨刚好落下了。

    夏极看着这神秘的自称穿越者的女子,点点头。

    两人漫步走到了一处溪流边。

    夏极也撑起了一把伞。

    两人看着林中溪流奔腾不息。

    白烛道:“齐先生有没有想过,这世上百亿年前可有大能存在?”

    夏极:...

    他没问“你是谁”这种无聊的问题,而是坦诚地回了句:“该有。”

    白烛道:“事实上,应该没有。”

    夏极皱了皱眉,平静地等着下文。

    白烛道:“这宇宙里,但凡受箓之后的人,若是死了,他们的魂魄不会归去轮回台,也不会重生,而是会凝聚在一起,彼此撕碎,重新组合成一个个未知的存在。”

    夏极没问“你怎么知道”这种蠢问题来打断,而是继续倾听。

    白烛道:“这些魂魄有些是初入箓就死了,有些则是成就了大能,达到了近乎合道的程度然后死了,还有的更是比之后合道的一些存在还要强大,却也死了。

    这无数的魂魄,随着时间的积累,越来越多,他们在宇宙星系之间穿梭,浩淼无穷,而这就是黑潮。”

    夏极问:“黑潮为什么存在?”

    白烛道:“天道的养分,人需要血液才能维持躯体的健康,而宇宙亦需要血液才能维持自身的活力,而这黑潮,就是宇宙的血液。

    然而,修为大能,岂会甘心成为养分,所以即便这些大能的躯体被撕碎,意识被重组,但却还留存着一样无法被消除的东西,那就是怨恨。

    它们对这个宇宙充满了深深的恨意,换成你我,亦会如此。”

    夏极还未说话,

    白烛继续道:“所以,黑潮必定是对宇宙怀着深深的恨意,此其一...”

    然后,祂深深地看向夏极:“其二,黑潮不会与任何存在形成联盟,即便是在这一杀劫里黑潮的冰山一角,也不会。除非...黑潮里的至高存在,觉得这能让它们完成对宇宙的报复。”

    她说话的时候,夏极也在思索,此时接着说:“而这些神主神子,他们来自于其他宇宙,他们大规模的出现,虽然有很多可能,但其中无疑包括其他宇宙对本宇宙正在进行入侵。”

    白烛赞赏地看了他一样,然后道:“黑潮里的至高意识与入侵宇宙的天道意识,可能在无意间产生了触碰,然后达成了从上而下的联盟,以至于如今黑潮里的怨主,与神主站在了同一战线。”

    夏极笑道:“你不是穿越者。”

    白烛道:“你是么?”

    夏极笑道:“我是。”

    白烛幽幽道:“你可能真是,但即便你曾经是,你也已不再是了。

    这一劫本就是第十八次浩劫,也是延绵二十八万八千年的虚劫踏入最黑暗的时候,如今看来,更是有外有宇宙入侵、内有黑潮内应的时候...

    谁都不会提前预料到现在的情形,这一次,整个宇宙都会被卷入空前的对弈和厮杀里。

    而你我,或是任何存在,都只会是这才宇宙与宇宙厮杀之下的棋子...

    当然,以上只是我的猜测,但这猜测却是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了。

    我和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在没到最后一步前,我是你的朋友。

    而若是到了最后一步,你我不过是共同面对宇宙的倾覆,或是存活罢了。”

    白烛凝重地看着夏极:“你知道吗?在这场宇宙与宇宙的厮杀里,我们的宇宙应该是...在弱势的一方,否则不会有这么多穿越者,

    黑潮如果真的如我所说与这入侵宇宙形成了同盟,那么...如果没有意外,我们的宇宙是注定要覆灭的。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齐先生明白了吗?”

    夏极道:“我明白,但你是否该坦诚自己的身份呢?”

    白烛道:“齐先生该有自己的猜测,而我却也不便说出来,还请见谅。”

    她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忽地笑道:“又或者齐先生可以尝试着追到我,让我对你倾心,结成道侣之后,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呢?”

    说完这句话,白烛又道:“别打我,打我我可以立刻离开,你我都没有好处。”

    夏极笑道:“那你不展示一下?”

    白烛道:“我觉得,我们不如合作一次,既是合作,也是展示。”

    夏极道:“好。”

    说完这个字,他忽然就动了。

    但白烛没有防备,因为夏极不是向着她而来的,而是闪身到了树下那撑伞的白猫少女面前。

    妙妙感受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然后她看到夏极在秋雨里划出一道轨迹,忽然出现在了她面前,抬手就往自己额头拍来。

    妙妙瞪大眼,眼巴巴地看着夏极,看着那只手上开始旋转阴阳磨轮,黑鱼白鱼游的贼欢快。

    啪!!

    那只手拍在了她额前三寸之处,却是化作了一道阴阳壁垒,挡住了一根忽地从空间里冒出尾巴的箭矢。

    那箭矢极其锐利,裹覆黑膜,亦藏浓郁的反噬之力,只不过落在夏极手掌,却是随着那阴阳鱼儿的转动也滴溜溜地转了起来,然后旋飞到了一边。

    如果不是他出手这么一挡,妙妙怕是早就被一箭穿过脑壳了。

    “怎么回事?”

    夏极神识搜索,竟然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他心底生出了些自责,再看此时懵懂地正张大眼看着他的妙妙,心底又有些怜惜。

    而他问话的功夫,妙妙后脑勺五六寸的空间里忽然又冒出了一支箭矢,夏极身形一挪,又拍开那箭。

    而紧接着,就在后面的一点儿功夫里,他已经围绕着妙妙拍出了十多下。

    妙妙道:“刚刚...我离开洛王城时,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可能就是这个...”

    夏极一听,心底大概明白了。

    穿越者手段众多,可能是他离开时,某个穿越者使用了力量。

    可是,这穿越者竟然对着妙妙使用,实在是其心可诛。

    他心底冷了冷。

    而那箭矢的射速越来越快了。

    一根又一根,从妙妙周围的空间里冒了出来。

    夏极抬手,直接把定海珠戴在了妙妙脖子上。

    妙妙抓着他的手,眼睛里有些害怕地看着他。

    夏极温声道:“没事的。”

    妙妙道:“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两人对话的功夫,又有许多箭矢穿过空间直接射来。

    定海珠转动着撞飞了几支,但还有的竟然无法防御过来,因为这些箭矢出现的地方太靠近妙妙了,而定海珠更擅长的是护住外面,所以竟然有些捉襟见肘,防不过来。

    妙妙看着夏极,忽然道:“你总说我是你老婆,可是我觉得自己没有你的记忆...”

    夏极愣了愣,道:“因为你每过五百年都会离开,然后再度出现。”

    妙妙道:“那现在的我是不是一个新的我呢?

    我意思是...很久之前,身为你妻子的那个我,可能已经死了。

    如果我们要好,那需要重新开始,也许我会注定来到你身边,也许我五百年就会死去,但你不能把我当做她。

    如果我死了,未来还有另一个我过来,你也不可以把另一个我当做现在的我。”

    夏极看着面前妻子熟悉的面孔,那纯真的眼神正在秋雨里看着他。

    他忽然有些无言以对,又忽然有些心如刀割,更有些心疼...

    因为他忽然觉得面前的少女“注定爱上自己”,就好像是一个轮回。

    这“爱上自己”可是她真正所愿?

    她自己的记忆呢?

    她自己的过去呢?

    她是谁?

    她生来就是妙妙吗?

    正想着的时候,四周蓦地安静了下来。

    那连绵射击的箭矢也停了下来。

    下一刹那,众人心底涌起了一股不安。

    空间里忽然又出现了波动,这一次,却是一道黑色的“水流”从空间里射了出来。

    夏极一勾妙妙的腰肢,往后急退,定海珠排开在半空呼啸旋转。

    但妙妙却很拘谨,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啪

    两人重新落定时,白烛,小苏,王骑王香都已经围绕了过来。

    只见那黑色“水流”越来越浓,逐渐地从空间里堆叠出了一个深深的黑潭。

    对方居然是把这“黑潭”当成箭射过来的吗?!

    黑潭落地,缓缓化作了一个独角的人形,那人形手抓着一根黑色三叉戟,正冷冷看着此处的几人,发出怪异的声音,然后话也不说,直接一挥三叉戟就冲了上来。

    这独角人形正是睚眦。

    而与此同时,似乎是远处那名穿越者完成了“射击黑潭”的动作,又开始拉动弓弦,继续对妙妙进行射击。

    夏极若是去迎战就顾不了妙妙,所以顾了妙妙就无法迎战。

    此时,小苏往前一步,周身呈现出玉色法身。

    双手一展,便是游走在了妙妙周身,玉色手掌一把拍飞那狂暴射来的箭矢。

    小苏急促道:“兄长,这里交给我。”

    见此情形,夏极便是连头也来不及点,便是闪身向着睚眦掠去。

    轰!!

    两道身影狂暴地撞击在一起。

    而这一次,仓促迎战的夏极竟然被撞飞了。

    但只是撞飞了,却没有受伤,反倒是在飞出去的时候,他额间第三眼已经睁开了。

    混乱暗红的瞳孔,让他可以更好地动用自己劫源的天地之力。

    紧接着,他抬手一握。

    五指掠过,这一方天地的神通也已经被他夺走了。

    而此时,他落了地。

    睚眦根本就无意就杀小苏和妙妙,他拎着黑色三叉戟,直接跃起凌空,沾染浓郁“墨汁”的三叉戟向他刺来。

    夏极身形往后飘着时,睚眦已经到了他面前。

    而,夏极的手掌也已经完成了对于双天地之力的掌控。

    他轻轻吐出一声:“滚。”

    狂暴气息,轰砸在睚眦身上。

    顿时之间,睚眦整个人如被剥了无数层皮,“墨汁”往后倒飞而出,拖出极长的距离,睚眦本身也被这双天地之力的言出法随而压迫地慢了下来,好似顶着风在跑的气球。

    夏极一声口含天宪,右手抓出冥地黑刀,往前掠出,直接斩过睚眦的身体。

    睚眦被斩开了,然后又合上了。

    而他手中的黑色三叉戟则是刺向了夏极。

    夏极回刀一斩。

    黑色三叉戟又裂开了。

    但是只是裂开了,三叉戟的三个戟尖竟然不讲道理地刺到了夏极身上。

    夏极周身顿时浮出一重阴阳磨轮,直接折射开了那三叉戟的攻击。

    两人一攻一守,一个回合之后,夏极往前掠过,睚眦往后掠过。

    夏极在意识里对着小冥道:“你不行了,杀强的你就杀不动了嘛。”

    小冥憋屈道:“谁说的?”

    夏极不屑道:“你能砍死他吗?”

    小冥沉默了一下。

    紧接着发出如同被人玷污了后的发泄声:“啊啊啊啊啊啊~~~~~”

    漆黑的长刀,竟然爆开了黑色光华,从夏极手中脱手而出,向着睚眦飞砍过去。

    夏极自己都吓了一跳。

    然后,他只见到小冥真就一刀把睚眦给砍成两半了。

    这一次,是真的两半,是撕裂成了两半,而不是分成了两半。

    然而...

    那被撕裂的两半的躯体又合了起来。

    而小冥已经落在了他身后的地上。

    夏极掠了过去,抓起冥地刀,再度挥舞,如今的冥地刀超凶,又是一刀把睚眦给斩碎了。

    这一次是碎了...

    然而,碎了的黑色又融合起来了。

    夏极忽然意识到了,这不是冥地刀不行,而是这玩意杀不死。

    小冥却很委屈,在夏极的脑海里哭了起来,然后开始不知道说些什么骚话。

    睚眦则是重新凝聚起来,冷冷地讥讽地看着他,如是在说“你杀不死我的”。

    旋即,他挥舞着黑色三叉戟又冲了上来。

    而这时,一直在旁边的白烛忽然动了,她来到了夏极,抬手轻轻一点,点在了夏极冥地刀的刀尖。

    小冥顿时停止了哭泣,它觉得自己的尖儿上凝聚着一股异常恐怖、玄之又玄的力量。

    它顿时喊了起来:“再砍一次。”

    其实不用它说,夏极也已经感知到了。

    他发现白烛竟是面色虚弱了下来,知道刚刚这一点绝对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于是,他抬刀砍出。

    这一刀,斩过了睚眦。

    睚眦,灭。

    夏极侧头看向白烛。

    白烛面色有些苍白,她轻声解释道:“黑潮虽然分裂无穷,但在更高的层面上...是一体的,要斩杀它们的分裂体,只能斩断这分裂体的一切因果。

    我这一点,名为因果附相,可断因果。”

    --

    PS :有些感冒,今天就2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