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皇兄万岁 > 第85章 .骑龙,游海,定乾坤
    无光的深海,浩淼不知多少万落,海渊里群山如怪物的错落锯齿,但比之人类的山林地带不知又复杂了多少。

    夏极在进入神秘古刹后,灵气泡泡早就碎裂了,如今他站在小世界出口,背后的空间正在被虚无吞噬。

    而他则是抬手一点,灵气泡泡在周身撑开。

    一重两重三重,连续不断的“噗噗”声响起,不过几个呼吸,他周身已经再度浮出了百层的灵气泡泡。

    然后他一拍手,“铜钟将军与灰尘姑娘这两个身怀绝技”的妖精直接跑入了泡泡里,化成原来模样,灰尘如一条灰色的蛇爬到夏极左肩,铜钟显然比灰尘弱了一筹,也不和灰尘一同而行,只是抱着夏极的大腿。

    夏极再回头,看了一眼几欲“焚”尽的世界,还有那正在被吞噬的夕阳小院,他完全可以确定那个男孩不是他的前世...

    至于是谁。

    他心底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

    那就是作为自己那一丝金手指道韵的原主。

    能够被这一路走来的诸多佛陀认可的原主。

    那位原主也许也自己生平最值得珍稀的一段记忆,存放在了十三劫尽头的小世界里,而祂自己,怕是早就死了,成了黑潮的一部分。

    夏极自然知道这一路走来的佛陀何等恐怖,即便如此,他们全部都陨灭了,只留下这没有神佛的大地,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轮回。

    哧哧哧...

    他目光里,那象征着这位佛陀心底最珍贵记忆的小院,彻底消失了。

    不...

    也许没有消失。

    只不过是从此存在于夏极的脑海之中了。

    这就是延续,亦是一种因果的继承。

    灰尘伸出几根触手点了点夏极:“君上,该走了。”

    它话才说出口,抱着夏极大腿的铜钟就喊道:“什么君上,应该喊皇上!”

    “君上!”

    “皇上!”

    “君上!!”

    “皇上!!”

    “我的世界里君上最大!”

    “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自然是皇上最大!”

    “哎哟,你是在凡间轮回呐?小土包子。”

    “切,我轮回的世界里可没有仙人,只有江湖中人,你来我这儿是被我管的,你们这种江湖人,我见多了!”

    “我可是天尘仙子!!”

    “我还是钟大将军呢!”

    夏极听着两个小妖精极快的拌嘴,心底暗暗好笑,他大概知道这两位可能在轮回里经历了不同的情境模式,于是把自己代入了不同的角色。

    他也不以为意,在虚无吞噬到出口时,一步踏出轻微的“啪”声,裹覆着百层灵气泡泡的身形往前飘出。

    出了此处,就是重新进入深海了。

    他左手一展,便是挑起水灯笼,然后向着顶端浮去。

    浮着浮着,他忽然想到了这神秘古刹上方还有剑墓。

    “这会不会与那和妙妙一样的少女有关?毕竟那佛陀梦境里的少女姐姐也是用剑的。”

    于是,他花了一天时间,飘到了剑墓前。

    剑墓非常玄奇,

    前后左右四把巨大的剑存着,

    剑尖插于海渊那被挤压的无比坚实的石头里,剑身如是被拉住野马王的缰绳束缚着,而呈现出一股封印般的静止。

    入口有四个,每两个巨剑之间便是一扇门。

    夏极随意从北门走入,他决定花费了些时日进行探索。

    一入剑墓,水灯笼便照出非常壮阔的一幕。

    那是一座座由剑构成的山峰,层峦叠嶂,延绵不知多远。

    夏极走入山中...

    小心地行走着。

    但奇怪的是,这里根本不像五方龙王说的那么危险,至少夏极已经走了很久了,却什么危险都没遇到。

    然而...

    在他走动时,一群黑乎乎的剑妖正在乱跑乱撞,如是在逃命。

    他走到哪儿,附近的剑妖就赶紧逃开。

    这种禁制世界里的小妖精对海妖修士们而言是极危险的存在,但它们却还是连靠近夏极都不敢。

    为什么?

    首先,这些小妖精的产生原因就是过于靠近十三劫源头,而被其中的精神波动所影响,继而成精,夏极的存在对于它们而言,就是一轮烈日,虽然好奇,但却不敢靠近。

    这很好理解,甚至都能从“科学”的角度进行解释。

    智慧是一种有序的低熵态,而强烈的精神就意味着极度有序的低熵。

    诸多佛陀使得这一块区域变成了一片低熵区,从而在这有序里,为部分有着机缘的物体赋予了“智慧”。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夏极能够通过业力来点化生物,为生物开启灵智的原因,当然,业力与科学的“熵”还是存在诸多区别的,这里就不多说。

    其次,没看到“灰尘大姐”还在人家肩上待着嘛,那还上什么?上去送死吗?

    至于它们为什么知道灰尘。

    打个比方吧。

    一个副本,第一章地图的怪物是剑妖,第二张地图的怪物BOSS是灰尘,在这无数年的光阴里,这灰尘BOSS偶尔也会爬出寺庙,去剑墓里逛逛的。

    所以,当夏极走在幽黑剑墓里时,他发现这里根本没什么凶险。

    他走了一圈又一圈,四处探索,恐怖的小妖精们就如在玩“老鼠躲猫”的游戏,四处逃跑。

    啪!!

    夏极听到声音,一侧头,水灯笼幽光里照出一个剑头的小妖,那小妖居然不小心甩了出来,而在它身后是密密麻麻的剑妖,它属于被挤出来的。

    这剑妖“啊”地尖叫一声,迈开腿子又往回跑,但这里挤着的剑妖太多了,它又再一度被挤了出来。

    夏极侧头看向它,温和道:“别怕。”

    若是被龙王们看到这一幕,怕是要彻底无语。

    这些剑妖可都是禁制里的大恐怖啊...

    前来探索的修士都是避之不及。

    居然还有人对它们说别怕?

    而夏极这两个字似是充斥着魔力,顿时安抚了那恐惧的剑妖,它张开满是煞气的眼睛看向那男人...

    真帅呀~~~

    夏极一个闪身,到了剑妖面前,一抬手就把它扶了起来,然后道:“能为我带路吗?我对这里不太熟悉。”

    那小剑妖露出幸福的神色。

    这是一个火种靠近了太阳后的感觉。

    好舒服~~

    自己好像时刻在变强哎~~

    啪!!

    灰尘一鞭子抽出了数百丈,喊道:“傻啦!君上再和你说话呢!”

    小剑妖顿时一挺身子,发出奇怪的尖叫,然后又充满羡慕地看向灰尘,紧接着,它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夏极,一边挪着步子,看起来想要靠近却又不敢。

    夏极招招手:“来吧。”

    小剑妖顿时跑过来,看到夏极的右腿已经被一个铜钟抱住了,它顿时抱住了夏极的左腿。

    而它的机缘顿时让远处那些挤它出来的剑妖羡慕嫉妒恨了,一双双充满剑气的瞳孔从山峦或者剑碑,或是其他遮掩物后探出,闪着期待的光芒看向夏极。

    夏极温和道:“都来吧。”

    阴森恐怖的剑墓里响起欢呼声。

    声音起初是窸窸窣窣,每过两秒就变成了万马奔腾。

    近处的剑妖们狂奔而来。

    远处的剑妖还不明所以。

    “咋啦咋啦?”

    “别说了,爸爸收人了。”

    “哈?爸爸?”

    “嗯,灰尘都能化形了,坐在爸爸肩膀上呢。”

    “快走快走,今后我的征途就是星辰大海,爸爸的意志就是我的命运。”

    “啊,快跑。”

    夏极因为有着强烈的精神力,他哪怕听不懂剑妖们说的什么语言,也能从这精神波动里推断出它们的表意。

    他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这算不算是把古刹与剑墓一锅端了?

    没多久...

    夏极的左腿已经爬满了剑妖,而这些剑妖发现爬不下了,就开始很自觉地挤压、组合,然后化作了一条极度致密的钢铁之龙。

    它们竟然怀着成为夏极坐骑的野心!!

    然而它们的野心早就被灰尘洞悉了。

    灰尘自然不愿意只让这群剑妖当坐骑,于是从夏极肩头跳下,顺着那极长的钢铁之龙的背脊,迈开小腿子,哒哒哒地跑到了龙头之处,身形一转,化作了龙的双眼。

    铜钟也是因为这里的精神才得意转化灵智,见到此情此景,竟也本能地跑上前,在龙头处想了会儿,变成了龙的一只角。

    然而,铜钟才化作角,就被灰尘骂了。

    “不好不好,一只角不行!”

    铜钟于是化作了一百只角。

    灰尘再骂:“你变得个啥呀。”

    铜钟再变...

    再变...

    最后,还是变成了两只角。

    于是,这条看似一体化,其实是有无数妖魔存在组合而成的“龙”就形成了。

    夏极无喜无悲,心是随遇而安之感。

    他坐到这条奇异的精怪之龙的头部,遨游整个剑墓。

    然而,他终究没有再见到类似“夕阳小院”的小世界,显然这里很可能只是佛陀为了怀念那位亲人而做的一个“衣冠冢”。

    既然无人,便以剑为墓,以此祭奠那位曾经的至亲。

    但让夏极好奇的是,若佛陀行走到那般无上的境界,他即便小时候对于姐姐存了再多感动,却也不会怀念到这种程度。

    除非...

    佛陀的那位姐姐,也走到了与佛陀一样的境界,甚至更高。

    这才让佛陀始终地维持着这样的一丝亲情。

    夏极脑海里浮出妙妙。

    “如果妙妙就是佛陀梦境里的那位少女,那么她曾经究竟达到过何等层次?她又遭遇了什么?为何又是我的果?”

    “不管如何,把那一粒七彩宝珠给她看看,也许她能想起什么。也许能破开她五百年一次的轮回。”

    剑墓既然探索完毕,夏极便是骑着精怪之龙,游出了剑墓之门。

    他才游出,整个剑墓发出一声沉闷的轰隆声,那四把巨大被上了枷锁的剑直接向他飞来,化作四只羽翼插在龙身上。

    剑墓,再不存在了。

    ...

    ...

    此时,龙宫对海狱的战况已经走过了奇异的白热化,而进入了尾声。

    天海龙王和风红玉即便再强,也完全禁不住这来来回回的套娃,终于被绕了进去。

    天海龙王重伤,境界大跌,被和频死的东海龙王困在了一起。

    风红玉因为某个黑潮怨灵龙王放水的缘故,这才负伤逃走。

    如今,虽然对于普通海妖而言依然朦朦胧胧,但对于风红玉而言一切都已经清楚了。

    她虽然还未曾明白南海龙王与北海龙王的叛变动机,但却已经确定了这两者是叛徒。

    海水飞溅之间,

    这条金红色的龙王在大海里快速游动,

    但她负伤太重,鳞片倒翻之间,一道道龙血血线融入海水,使之粘稠。

    而因为速度太快,还有些龙鳞竟是直接被海涛的黏力带动着,直接扯飞了,一片片如厚重铠甲落入此时的怒潮之中。

    钻心的剧痛,撕裂的苦楚,让风红玉全身抽搐,意识都近要模糊。

    但她不敢停下,因为她身后正有诸多巨型海妖在追赶着,而在看不见的海水里还藏匿着不少影鲨从四处包围而来...

    嘭!

    嘭!

    嘭!!

    她巨大的身形在海水里飞速而行,击拍起来的浪潮又引发了一波怒涛。

    浪掀千丈,又垂天而落。

    天地昏暗,云雨密布。

    彤云如黑漆漆的苍兽,獠牙显出,竟是酝酿着深紫色雷浆。

    暴雨转瞬来临!化作密集的万箭齐发,狂落于此方。

    而海妖却也赶上了这受伤的西海龙王。

    前锋海妖虽然不足以拦住风红玉,但拖延她的逃脱还是能做到的。

    风红玉被迫迎战,与诸多海妖战作一团。

    而未几,再后的追兵也赶上了。

    左侧的是一条双角的黑金色的巨龙,这正是北海龙王,他一边游动,一边以神通之力控制着大海,使得浪涛如化一颗颗炮弹向那重伤的风红玉轰去。

    他给了风红玉逃跑的机会,但如果你逃不掉,那就不怪人了。

    右侧的则是第一海狱的王。

    这王生的竟像是一只巨大的猿猴,缩额高鼻,脑袋泛白,身躯为青,金目雪牙,单单只是脖子便有百尺之长,是属于体型完全不逊于龙的庞然怪物。

    只不过这第一海域的王周身竟然穿了许多锁链,锁链如是封印,虽然早就被他扯断了,此时却依然发出一点一点的金光,为他更平添了几分恐怖气息。

    这青色猿猴模样的第一海狱王,见到风红玉被拖住,便是寻到机会,速度如电,直接扑上,身上的金色锁链被他的距离带动的狂舞如魔,尖头全然覆盖着黑膜,凄厉地撕碎一切,向那已入瓮中的西海龙王刺去!

    轰轰轰!!!

    巨响动天,撕裂海穹。

    暴雨零落里,风红玉感受到那第一海狱王的攻势,心一瞬间如坠落谷底。

    下一刻,她就会被这些锁链撕裂了,然后命运再不由己。

    而她已经无力再去迎击了。

    但是...

    攻击并未到来。

    因为此方海域,忽地被一股难以言说其妙的气势笼罩其中。

    便是,第一海狱王也迫于这气势,而暂时不敢放肆,暂时收了手。

    风红玉好奇地侧头。

    第一海狱的王,北海龙王,以及其他海妖也循着气势方向看去...

    只见,那深海之中,一个男子正坐在条金属巨龙上,往海面游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