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异世界的祖安杀手 > 第六十一章 关键人物是谁?
    只见刘枫正在那纸上奋笔疾画,那双粗糙的手握着那支笔在纸上勾勒出一个又一个奇妙的线条,让单云裳和音两人直接就是看呆了。

    “枫?你不是说你不会画画吗?”音这时候发出疑问。

    不过刘枫并没有搭话,而是继续的画了下去,就跟魔怔了一样,状态十分的认真!

    两人见状也不再去打扰刘枫,而是在一旁安静的看着。

    渐渐地,画面中,有了一个雏形,单云裳和音都是仔细的看着那幅还未完成的画。

    “这貌似是一个山谷……”音支起下巴猜测起来。

    单云裳则是看着那画中的山谷,一脸的惊疑不定。

    等刘枫的画到了后期的时候,单云裳的脸色终于是变化了起来,她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话。

    “葬剑山谷!”

    四个字就这样从单云裳的牙缝里挤了出来!

    “葬剑山谷?”音有些疑虑的说道,“云裳?你知道这地方?”

    在音的提问下,又在刘枫画下的这一幅画中,她内心的某一处埋藏的记忆,又一次的被挖了出来。

    于是她那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以至于连音的问话都没有去理会。

    见状,音的神情直接就是一紧,心知这一定是单云裳内心的一处脆弱的地方,若是要去强行挖开,恐怕……

    她间接性的就想到了单云裳之前的事,是有一道心魔阻碍了她近两百年卡在金丹之境。

    刘枫这时候已经将景物画完了,他开始描绘人物,是一个男人的背影。

    当那一个坐落在山谷中的人影画完,并且出现在单云裳眼中的时候,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让单云裳的眼眸瞬间充血,她的样子似乎是要化作远古的杀戮魔神一般,那股仇恨的情感,将一旁的音,给吓了一跳。

    可当刘枫画完了那个男人后,便是开始绘画另一个人。

    那个人是位女子,线条将女的曼妙曲线表现出来,并且将女子周身缭绕的气息描绘得绘声绘色。

    魔气!

    单云裳一眼就看出来了,那缭绕的气息,是魔气!那名女子是魔族人!

    不过那女子似乎是在沉睡,她躺在男子身前,男子则是跪坐在女子旁边,似乎是在守候,看那架势,就好像女子要睡多久,他就会坐落在那里,守候多久……

    画还没画完,一股苍凉的悲意,就从画中弥漫出来,冰冷的气息逐渐蔓延。

    单云裳渐渐地看呆了,就连音、甚至是周围的暗精灵族人也是沉浸在那股无尽的悲凉之中,有经不住这股悲意的,直接就开始抽泣起来。

    这是怎样悲凉的情感,在画中都能体现的如此摄入心魂啊!

    单云裳眼眸中的猩红渐渐散去,那股恨意渐渐散去,眼眸中开始泛出泪光,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眼前画里这个人的背影,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曾经,这个人为那个夺走自己弟弟剑心的人出头

    她怔怔的看着那画中峡谷里的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躺着;一个守护,一个沉睡;一个像是活着,一个像是死了……

    尽管相较于整幅画而言,这两人的画面勾勒只是这一整幅画的一点点空间,那景物山石的描绘占了绝大部分面积,可那两个人的身影与气息却是如此的真实动人。

    终于……

    咔!

    刘枫手中的笔应声而断。

    那笔是用魔法将木屑包裹在木炭上,每次要写字,就将那一部分包裹木屑的魔力用灵气冲散,就能露出木炭的部分,就能在之上留下黑色的痕迹。

    这时,这笔却是在刘枫握笔的地方,就是与笔接触的位置断裂了,笔离手,灵气散乱,接着,包裹木屑的魔法消散,整根木屑分散开来,那根黑黑的木炭露出来。

    而且,那原本凝实的木炭也不知为何没有了凝实性,散乱开来,也是化成了粉末状。

    于是,木屑与炭粉混合撒落在这幅画上,将这副画点缀得更加惟妙惟俏。

    而这幅画则是因为有了这一份点缀,而显得真实且凄凉。

    至此,刘枫也大口喘息起来,战术后仰,再顺势往后一倒,躺在地上,似是用尽了力气。

    “画完了吗?”音这时候说话了,她看了眼倒地喘息的刘枫,就想去将刘枫扶起来。

    刚有动作,音就注意到那幅画上冒起了火光,凝神一看,那幅画竟然就这样烧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烧起来了?”一旁的单云裳都开始不解的问道。

    躺着喘气的刘枫听到这话一骨碌的就爬了起来,眼睛瞪大了的盯着那副烧起来的画。

    他想去阻止火焰继续燃烧,可那幅画纸实在是烧的太快了,转眼间就化为了灰飞,刘枫身子凑过去的时候就带起一阵风,将那一片灰飞给吹得烟消云散。

    “老子就会套了他个蛇皮头!”

    刘枫大骂了一声,就要伸手去抓那些灰,结果那些灰就跟光点一样融入空气,抓都抓不到了!

    “曹了,老子费这么大力画出来的就这么烧了?”

    刘枫开始恶狠狠的盯着周围的人开始看,于是所有的暗精灵族人都被吓的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他们离得远根本不可能出手啊!

    于是刘枫就盯上了单云裳和音两人。

    “是不是你们干的?”

    “你犯病了吗?我们为啥要烧你的话?”音在一旁不满了,神色有些怒意。

    刘枫这下就愣住了,谁都没道理烧啊!难道是它自己烧起来的?刘枫突然间想到了那支笔化成粉末的情况,那木屑,那木炭……

    感觉就是要去烧那幅画一样才变成粉末的。

    “我想……应该是这里的空间法则不能将这些暴露出来吧……”

    单云裳这时候幽幽的说话了。

    “老子特么……”刘枫挠起脑袋就差点要暴走,但细细一想,也挺有道理,原先自己要说那些事情,结果半个字憋不出,现在画出来了,好歹透露出来一点,就算是烧了,知道里面的内容,也是收获!

    “云裳,你说那里是葬剑山谷?是什么地方啊?”音这时候开始问起了刚才单云裳提到的名词。

    刘枫听到葬剑山谷也是精神一震,凑耳向单云裳听去。

    “葬剑山谷,就是人族北域一处势力,葬剑谷的所在地。”单云裳神情有些低落,每一次提及这个地方,她都有些伤感。

    因为她们万剑门,就是因为那次葬剑山谷的事情,才变得如此落寞,七大剑堂直接损失两大剑堂,就连老剑神南域守护者的传承剑堂,蝉鸣剑堂都只剩下了单云裳和单云霄俩姐弟。

    可以说,往事真的是不堪回首。

    “那么……那个山谷里的讷沙雕就是当日差点灭了你们万剑门的人?”刘枫惊呼。

    只见单云裳缓缓点头,眼神中止不住的落寞。

    “葬剑谷?你们人族的事我还真不太了解,枫,云裳,可以……跟我说说嘛?”音这时关切的看着单云裳,单云裳眼中的悲伤,让音都忍不住心疼起来。

    “说起来,也算是我们的不对,那位强者应该是失去了心爱的人,他为了守护他所爱之人,在那葬剑谷深处,应该很久很久了,我们万剑门的前辈们前去打扰了那位强者,将其惹怒了,我们万剑门变成这样……也是自食其果吧!”

    单云裳此时却是幽幽的说道,她之前一直是恨着那位葬剑谷深处的强者的,她狠那位强者不分青红皂白,几尽屠灭自己的宗门,可在刚才发生了那些事情后,她终于是了解到了,那位强者,在葬剑谷深处,原来是守着这么一位沉睡的女子,尽管是位魔族的女子,但那份痴情,又有谁能比得上呢?

    音听到单云裳的话,脑袋上直冒问号,于是她又看向刘枫。

    只见刘枫当时眼神就不对了,他抬高声音,大声说道:“话怎么能这么说?那沙雕特么什么都不懂,他懂个锤子!要是他弟弟被人给废了,他自己不也得跟着一起犯病?失去心爱的人?哦!自己伤心了就要牵连到别人啊!把别人山门给灭了就开心了?把全世界的人给杀了那女的就能复活?他是个什么东西?他~算~个~什~么~东~西~!”

    刘枫说话间,一直骂个不停,唾沫横飞,脑袋仰得高高的,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

    “噗!”

    一旁的音却是被刘枫的样子给逗笑了,她其实每一次看到刘枫的脸都能从其中看到很严肃的样子,可是每一次刘枫举手投足间都能看见刘枫藏的很深的那种笑点。

    倒不是音的笑点低,而是刘枫那样子,确实很二比,很沙雕。

    就连单云裳都是呆滞了一小会儿,然后听到音的噗嗤声,嘴角再也忍不住,掀起一抹弧度。

    “哼!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刚见面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说的,自己的亲人要是有事,全世界的人都要陪葬的这种话!”单云裳别过脑袋,语气有些不满,但神色间却是不在那么伤感,也轻松了许多。

    这话倒是把刘枫说得一愣,连音看刘枫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这家伙真说过这种话?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么热血的一面啊!

    “我……我有说过吗?就算我说过,那也是……也是……”

    刘枫还想反驳什么,最后却是一个字都憋不出了。

    “哈哈……”音却是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惹得刘枫直直的瞪眼睛。

    “好啦,说到这里,我应该也能知道个大概了,只是这葬剑山谷深处的画面又意味着什么呢?恐怕不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吧!”音这时候神情一凝,收起了打趣的心思。

    单云裳微微叹了口气,脑海里浮现了那幅画上,躺在男子身前的那名魔族女子,“恐怕,那名魔族女子才是关键人物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