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异世界的祖安杀手 > 第124章 很多时候,眼睛能将人出卖!
    盯着那一缕诡异的红色气息,单云裳神色一凝,眼露凶光,浑身爆发出一股极其强横的气息,死死的锁定着那缕红芒!

    无数淡蓝色光芒将其包裹,逐渐蚕食,直到消失!

    而一旁的小雷方丈感受到单云裳身上气势,不禁神色动容。

    他终是松下心神,手中法印关闭,金色法阵也是消失,麟兽也是奄奄一息的趴在原地,仿佛透支了大半的生命。

    “阿弥陀佛,单施主,想不到数年不见,你已修至如此境界,实乃天纵之资啊!”

    单云裳也是微微一笑,丝毫没有任何的得意,反而是谦虚道,“小雷方丈谬赞了,我也只是侥幸而已……”

    说着,单云裳还偷偷瞄了瞄刘枫一眼,又继续说道,“要不是小雷方丈心存善念,大佛慈悲,因为他人而受伤,动及根基,怕也是早已踏入化神之境!”

    两个故人还在那互吹呢!

    刘枫这边,却依然还是皱着眉头,因为他感觉还是有些不对劲!

    从一开始,那缕红芒被单云裳拉扯出来的时候,刘枫就能听见那红芒在空中晃动,是能通过空气震动,传出一股妙之又妙的奇怪音律,而那缕红芒在被单云裳的淡蓝色气息蚕食吞噬后,那股奇怪音律……

    并没有消失!

    相反,空气中的奇妙音律,更加的剧烈起来!

    “不要松懈!有问题!”

    刘枫话语刚落,那空中飘荡的淡蓝色气息就在单云裳和小雷方丈不注意其间,又渐渐飘到了那正在休息的麟兽头顶。

    当单云裳注意到时,那股淡蓝色气息就已经笼罩了麟兽的脑袋!

    “不好!”

    小雷方丈惊呼一声,话语刚落,几乎是一瞬间,那股淡蓝色气息就瞬间化为了惊人的红色!径直就朝着麟兽扑去!

    眼看就要来不及,小雷方丈和单云裳都是大急。

    但那头麟兽似乎也是不凡,发现那股红芒又要袭来,兽目凶光绽放,释放出一股极其古老的气息,将那红芒给生生的震住了!

    可惜,这股威势并没有持续太久,阵阵虚弱感传遍麟兽全身,红芒又如同断线的风筝,速度更快了!

    可这回,小雷方丈就有了足够的反应时间,来到了那团红芒与麟兽之间。

    几乎是一瞬间,连化神境修为的单云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团红芒就此没入小雷方丈的眉心!

    一时间,小雷方丈的眼眸,瞬间布满血丝,跟当初刘枫单云裳中招的时候,那是一模一样啊!

    可小雷方丈怒吼一声,原地盘坐,手中不断捏着法诀。

    “大威天龙,大罗法咒,般若波若密……”

    一声又一声低沉且晦涩难懂的佛家言语从小雷方丈口中传出。

    过了许久,连一旁的麟兽也醒了过来,那小雷方丈还在继续。

    有过了一会,刘枫看了看单云裳,刚要发问,这秃驴终于有动作了,只见他停止念咒,一脸疲惫的睁开眼睛。

    “小雷方丈?怎么样?”单云裳问道。

    “唉!阿弥陀佛!这怪异的气息实在难缠,贫僧与其纠缠许久,终是不能将其祛除,只能以修为暂时压制。”

    小雷方丈的声音充满了虚脱的感觉,让刘枫感觉这秃驴还是修为差了点,比不上老女人呐!

    人家老女人就搞了一下就醒了,也没这么虚脱啊!

    刘枫正笑着呢,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听出这小雷方丈刚才所说的纠缠许久不能祛除,只能压制……

    刘枫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单云裳,这让单云裳也看了看刘枫,两人忽然对视起来。

    不过单云裳很快移开了目光,随即便说道,“看来还是得找到这气息的根源才行了,不知是何方人士,能有这样诡异的招式。”

    看着单云裳的神态,丝毫没有那种神色中的忧愁,刘枫顿时安心了不少,他宁愿相信单云裳是能够解决那股从自己体内吸走的红色气息的。

    只是,他也奇怪这秃驴为何还要如此护着这头麟兽,刘枫正想发问,单云裳却是先行问道。

    “不知小雷方丈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莫非这怪异的现象蔓延到了人族领域?”

    “并非如此,单施主,此处的事乃是贫僧偶然遇见,贫僧原本是在前往西域取完真经,正在返回南域的的途中,在此正好遇见了这里的事,故此来次查探,却没想,遇上这样的诡异之事!”小雷方丈行了个佛家礼,“之前单施主说的对,要解决此时还有这诡异的气息,必然是有妖魔在此作祟,此事,我佛家弟子,义不容辞!”

    刘枫听着,感情这秃驴怕是接下来要跟我们一起行动了,可是他更感兴趣的却是这秃驴西域取经之事。

    “你这秃驴干嘛要去西天取经啊?还有,这怪兽有什么特别的吗?你要这么护着它?”当下,刘枫就问了出来。

    单云裳一听秃驴二字,还有上西天取经,上西天,怎么都感觉这比在骂人啊!

    小雷方丈笑了笑,被说成是秃驴也不恼,而是耐心的解释说道,“大雷音寺在南域和西域都有山门寺庙,而两域的山门寺庙每年都要来往一次,相互取些经书相互借鉴,这会儿今年就是贫僧前往西域取经了!至于这麟兽,乃是贫僧中途遇上的一只灵兽,非常有灵性,贫僧救了它一命,便一直跟着贫僧,贫僧……也无奈啊,既然它跟着贫僧,贫僧也得护它周全,不是么……”

    说着,这秃驴竟然逗比的摊了摊手,表示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加上这小雷方丈这副行头,倒是有些滑稽的模样。

    刘枫一愣,看着这秃驴,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真的是那种死板无边,不分青红皂白的是秃驴吗?怎么就是让刘枫感觉这么怪异呢!

    或许有时就是这样,你只要看到了更多的事,才能对一种事物产生更多方面的了解,甚至还可能影响到自己最初对那个事物的理解。

    空气中的红色气息依旧弥漫在这片森林之中,不过几人对这种诡异气息都有了防备。

    小雷方丈撑开一个金色区域,将麟兽和小雷方丈两人笼罩着,单云裳有着浑身淡蓝色气息包裹,刘枫则是握着蝉鸣断剑,安然无恙的。

    而让几人同时惊叹的是,刘东流没有任何防备,就这样走着,竟然一点事没有!还安然无恙的!

    不过这倒是好事,至少让人放心了些,否则多分危险,多份意外。

    这时,天色也暗了下来,刘枫等人还想休息一会呢,可是这片区域的气息实在诡异,根本无法让人安心就这样休息。

    几人只能继续赶路。

    这会儿的森林,不断有荒兽咆哮声音响起,途中又有不少的荒兽尸体出现,那血腥的场面,是在有些不堪入目。

    不过让刘枫意外的是,小雷方丈每发现一处可怕血腥的惨相的时候,都会坐下来,念上一段佛经。

    小雷方丈在念佛经的时候,身边都会有凉飕飕的气息涌动,搞得刘枫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单云裳见刘枫那怪异的样子,不由解释道,“这是那些意外死去的荒兽之魂,它们在被小雷方丈超度,临走前,是来与方丈道别的,它们没有恶意呢,只是来的时候会带来阴风,会让人感觉空气变冷。”

    刘枫顿时释然,原来如此。

    可是刘枫看小雷方丈进行了好几场之后,变得气喘吁吁起来,似乎有些吃力的样子。

    于是,刘枫不禁感叹道,“秃……方丈啊,你好像很累的样子啊,这里死去的荒兽那么多,你哪里超度的过来啊!剩下的就算了吧,何必呢!”

    小雷方丈却是对着刘枫笑了笑,神色中满是疲惫,却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

    “刘施主,这些啊,都是横死的荒兽,即便是荒兽,也是一条生命,它们的生命被意外劫杀,死在这里难以渡入轮回,若是一直存在这里,会是一种十足的煎熬,与其冷眼旁观,倒不如以举手之劳,助它们渡入轮回,脱离苦海。”

    “可是它们进入轮回就都走了啊!谁来回报你?你这不是做无用功嘛!”刘枫越来越不解了,他想不明白,这秃驴竟然会这么蠢。

    谁知这小雷方丈竟然是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

    “积德行善,不求回报,可若是它们神魂多停留片刻,就会多承受一分苦难,贫僧……不忍。”

    贫僧……不忍。

    不忍!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的理由,让刘枫呆立在原地,良久,他才醒悟过来,重重的摆了摆手,留下两个字,“愚蠢!”

    便径直离开,迈开步子,首先向前方森林深处走去。

    单云裳这时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小雷方丈,我朋友他……他就这脾气,说话有些粗鲁难听,不过刘枫他人还是挺好的,小雷方丈你其实不用介意的!”

    小雷方丈笑了笑,他的笑容永远都是那么和蔼,仿佛对这时间众生都带着慈悲。

    面对刘枫的话,他竟是没有半分气恼,而是微微叹了口气。

    “单施主,贫僧理解,世间种种,纠纷难解,若是过多去在意,只怕是,仅仅只是徒增忧扰。”

    几人终是继续向前走去,而每到一处地方,都会停下来,小雷方丈超度完那些荒兽神魂才走,对此,刘枫始终是沉默不语,不知心里在想什么,脸上都是绷得紧紧的,只是……

    那悲伤的眼神,将他出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