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七章 可愿入仕途
    浮云宗弟子,此刻已是鸦雀无声。

    无数道不可思议的目光齐齐汇聚,注视着场中那名不过十五岁的少女。

    一剑逼停宗主。

    这到底是什么境界?怪物啊。

    相比于浮云宗弟子的震惊,叶无忧此刻神色却是有些奇怪。

    【获得来自葛青的震惊值:+50】

    【获得浮云宗弟子的震惊值:+1+1+1】

    自己为何能获得震惊值?这不是自己师妹做的么?

    回想起昨日夜晚,那女子明明看的是陆采薇,但自己却能获得震惊值,叶无忧倒是有了几分猜想。

    【系统提示:宿主命格被人与陆采薇相连,陆采薇所引起的震惊值,会有20%反馈给宿主。】

    命格被人相连?叶无忧不懂。

    但其后面那句话,叶无忧却是懂了。

    这不就是关联账号么,只不过是单向关联。

    葛青眼中露出惧色,苦笑一声,卸去了身上气劲,缓步向后退去一步。

    陆采薇向前跟进一步,手中长剑未松。

    葛青一愣,随之又向后退去一步。

    陆采薇再向前。

    如此几个来回,葛青几近疯狂。

    什么意思啊,我这样认输了都看不出来么?

    叶无忧咳嗽一声,对着陆采薇喊道。

    “行了,收剑吧。”

    陆采薇这才向后掠去,手中剑回鞘。

    望着四周的浮云宗弟子,此刻满脸的不敢相信,叶无忧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不敢相信,但他跟陆采薇相处这六年来,却是已经被教育的不得不相信。

    这一次,叶无忧连招呼都懒得打,直接带着陆采薇转身就走。

    身后,葛青一脸复杂。

    突然,葛青朝着走远的二人大喊道。

    “敢问阁下,师承何处?”

    “无门无派,山野村夫。”

    远远的,传来叶无忧的回应。

    葛青只是苦笑摇头。

    望着负剑远去的年少二人,葛青的眼中露出一抹思索与追忆。

    “师傅在想些什么。”却是林天来到一旁问道。

    “我在想当年太白剑宗,是否也是这样天才辈出呢。”

    林天愣了愣,没有说话。

    “罢了,都是过去式了,自从一代剑圣独孤玄失踪后,这江湖剑道,就失去了所有的气运,如今,已是凉透咯。”

    只是这些对话,走远的叶无忧二人却是听不见了。

    官道上,一男一女负剑而行。

    陆采薇此刻,双手环胸抱剑,但却是闭眼而行。

    但她的脚步,却是紧紧的跟在叶无忧身后,每一步都踩在叶无忧之前走过之处。

    叶无忧只能感叹。

    他知道,自己师妹之前就已经到达了心剑那股层次,总之听独孤玄讲述时,叶无忧听的是玄而又玄。

    如今,陆采薇修为临近一品,此刻却是沉迷心剑,连走路都在领悟修炼。

    陆采薇在领悟心剑,叶无忧也没闲着。

    他思考的事情,很多,也很沉重。

    比方说,今天一会中午吃啥呢?

    包里有干粮,还有肉夹馍,还有几捆面条,自己带了小锅可以煮。

    太多了,好难选择啊,举世难题。

    还有,叶无忧在很认真的思考,自己要怎样抱师妹的大腿呢。

    自己需要震惊值修炼。

    叶无忧估计陆采薇要不了多久就能入一品,十五岁的一品剑修,够让人震惊吧?

    叶无忧自己想想都觉得很震惊。

    正当叶无忧仔细思考之时,身后的官道上,却是传来了阵阵马蹄声。

    叶无忧回头望去,只见一列士兵,其中拥护着一辆马车驶来。

    叶无忧连忙拉着陆采薇避让。

    士兵们看了二人一眼,便径直前行。

    倒是马车内,此刻布帘拉开,却是一道熟悉的身影。

    经略使卢长恩,此刻笑着说道。

    “叶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却是不知你二人要去往何处啊?”

    叶无忧连忙抱拳道。

    “暂且先前往渝州南平。”

    卢长恩笑道:“刚好,我要前往益州,顺路带你们一程,上车吧。”

    叶无忧一边笑着说道这怎么好意思麻烦卢老,一边,已经拉着陆采薇上了马车。

    【来自卢长恩的震惊值+1】

    马车内,卢长恩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叶无忧。

    “不知叶小兄弟,去南平此欲为何?”

    叶无忧笑道:“江湖游历,走哪算哪,不足为外人道也。”

    独孤玄给他的纸上,一共有五处地名,代表了五处宗门。

    当叶无忧问师傅为何让自己去这些地方时,独孤玄只是笑着说。

    “去了后,你便可以报出老夫名号,之后事情自会知晓。”

    叶无忧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但这些话,却是不好与旁人说罢了。

    卢长恩笑了笑,抚了抚他那并没有多少的胡须,道。

    “叶小兄弟才华横溢,想来,却是要去参加南平举办的诗会了?正好,老夫对此也有些兴趣,就暂且在南平多待几日。”

    叶无忧一脸茫然,良久,苦笑道

    “晚辈并不知晓此事。”

    “无妨,既是江湖人,与我们这些庙堂中的腐儒不同,这诗会,你知晓也好,不知也罢,不过此次就当游历修行,陪卢某一看可好?”

    叶无忧只是苦笑。

    “若卢先生是腐儒,那这天下想来,也就皆是沽名钓誉之士了。”

    卢长恩哈哈大笑。

    但随后,卢长恩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轻声道。

    “叶小兄弟,你可知我为何找你买诗么?”

    叶无忧微微一愣,此事他倒是没有多想,只觉得可能是文人雅兴罢了。

    见叶无忧不解,卢长恩眼中笑意更浓,轻声说道。

    “那首诗,我已派人去送给当今圣上,不日便能传到。”

    叶无忧当场愣住。

    如果自己的震惊值也能算的话,叶无忧觉得自己此刻的震惊值应该能有个大几千吧。

    当下,叶无忧有些哭笑不得。

    “卢先生,我当时摆摊卖诗,其实也只是想换些银子,用作我师兄妹二人以后的路费。”

    卢长恩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了一眼陆采薇,笑道。

    “无妨,如此佳作,本就应被世人知晓,再说,若是接下来南平诗会,你能再创几篇佳作出来,卢某可付你一辈子游历花费。”

    叶无忧只能笑笑,表示尽力为之。

    车厢内最终沉寂了下来。

    卢长恩靠在马车一边,似乎睡着了。

    陆采薇还闭着眼在修炼心剑。

    叶无忧努力的将身体摆成一个舒适的姿势,倚靠在一旁。

    只有窗外的阵阵马蹄声回荡在众人耳中。

    卢长恩突然抬头,望向叶无忧,眼神平淡。

    “叶无忧,你可愿步入仕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