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八章 白衣此去为何
    小雁山上,有着一处破旧的寺庙。

    这寺庙破败不堪,叶无忧在山上生活了七年,只是偶尔在其内见过有一僧袍老者。

    但却是时再时不再,叶无忧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也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

    但此刻,寺庙内却是坐着两道身影,执子对弈。

    “独孤玄,你不惜大代价,将那两个孩子的命格气运捆绑在一起,此欲为何?”

    说着,僧袍老者落子于盘。

    独孤玄沉默,良久道。

    “天下江湖剑道沉寂一甲子有余,未曾出过一名剑仙,我那徒弟天生剑胎,第一眼见她之时,就为其身上气运所动容。”

    独孤玄顿了顿,在棋盘之上落下一子,接着说道。

    “若是不加以保护,只怕以她的性子,出了江湖便会早早夭折。”

    僧袍老者抚须笑言。

    “所以你就把你那男娃的命格气运,与她连绕一起,想要遮盖下她的锋芒?”

    “但你可知,此等违反天地之事,是要遭大报应的。”

    独孤玄自顾自笑着,脸色莫名有些凄厉。

    “报应?我如今还剩下什么?可还怕报应?”

    僧袍老者沉默。

    老者执白,独孤玄执黑。

    “我那徒弟,乃剑仙之才。”独孤玄突然开口。

    僧袍老者摇头,道。

    “她能不能成剑仙我不知道,但倘若她真的成了剑仙,那男孩,就注定此生无缘剑仙了,他所剩的命格气运,都会被对方所夺。”

    说到这,老者想到了什么,惊讶笑道。

    “没想到,你这倒是已经准备让那叶小子给女子当剑鼎了?”

    独孤玄冷眼道。

    “这世间,出不了两位剑仙,能出一位,便已极其不易。”

    两人谈话之间,棋盘对弈从未停止,此刻僧袍老子轻轻落子。

    独孤玄执子望棋,却是一愣。

    棋盘之上,黑子如龙,白子如虎,先前之时,白虎已经摇摇欲坠,就要落败。

    没想到,一子落下,自己却是满盘皆输。

    “你输了。”僧袍老者笑言,很是开心。

    独孤玄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赢了。”

    这是这么多年,独孤玄第一次输给僧袍老者。

    沉寂片刻,独孤玄淡淡道。

    “我那两个弟子,最后去的地方,会是你们西域。”

    “那我必然好生接待。”

    僧袍老者心情舒畅,这些年他每年都会来一两次找对方下棋,但每次都输给对方。

    “走了,下次相见,便要到明年了。”

    僧袍老者吆喝一声,便欲拂袖离去。

    独孤玄沉默片刻,淡淡开口,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情感。

    “明年,不用来了。”

    老者身子微微一愣,本来脸上的喜悦之色,此刻却是荡然无存。

    少顷,僧袍老者苦笑问道。

    “你要走了?”

    “出趟远门。”

    “去哪里?”

    独孤玄笑了笑,负手走出寺庙,目光望向远方的山景。

    这小雁山,着实有些小,也不高,一眼望去,没有波澜壮阔的云雾,也没有层林尽染的风情。

    但他喜欢这里。

    独孤玄笑道。

    “此去往南。”

    僧袍老者看着独孤玄的背影,久久无言。

    他感觉这一刻,对方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样子,还是那太白剑宗的白衣剑圣。

    白衣此去为何?

    当下江南。

    官道之上,马车依旧在平缓的行驶。

    叶无忧避开了那个话题,打了个哈哈带过,卢长恩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追问。

    步入仕途?

    叶无忧心中感叹。

    江湖凶险,处处暗藏杀机。

    但叶无忧还是愿意呆在江湖。

    朝廷庙堂,叶无忧前世所见所闻,心中清楚那是个什么地方。

    江湖凶险,但朝堂之上,更为凶险。

    尽管他明白一些道理,但仍认为自己还不够格去参与那些东西。

    马车行驶不快,但叶无忧很是满足。

    按照自己原本的脚程,走到南平得要个四五日。

    此刻乘坐马车,不消两日即可到达。

    车厢内有些安静。

    陆采薇猛然睁眼。

    少女一手一边,将两人身子向下按去。

    两支羽箭飞射而来,钉在了车厢内。

    “有刺客。”

    外面的士兵们闻声而动,立刻将马车围的水泄不漏。

    不过放箭之人自知失手,便似乎已逃走了,许久都未有动静。

    “卢大人,您没事吧,对方并未现身,似乎已经离去”

    马车内,卢长恩惊魂未定,但随即又有些咬牙切齿。

    自己堂堂经略使,竟然被刺杀?

    他看了一眼叶无忧与陆采薇,连忙抱拳道。

    “多谢二位相救之恩,卢某无以回报。”

    陆采薇不说话,叶无忧只是苦笑摇头。

    “卢先生可是有什么仇家,竟如此加害于你。”

    卢长恩深吸一口气,冷笑道。

    “仇家?那自然是一抓一大把了,不过我此次回京,他们却是一个都跑不了。”

    叶无忧点头暗叹。

    看来卢先生这一趟走下来,却是抓了不少人的把柄啊。

    “传令下去,加快速度,天黑之前赶到南平。”

    “是。”

    众人一路行驶,刺客也并未在出现,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到了南平。

    来到南平之后,叶无忧本想离去,但卢长恩却是死死拉住他。

    卢长恩的理由很简单,你们二人救了我的命,无以回报,但来了这南平,吃穿住我全包了,别跟我客气。

    叶无忧想了想,就也接受了。

    是夜,卢长恩受南平太守邀约去赴宴,陆采薇留在房间里修炼心剑,想来是突破在即。

    叶无忧可没有那么刻苦,一时之间,他竟觉得自己成为了个闲人。

    摇了摇头,叶无忧便走出了客栈,临走时不忘跟小二要了一壶酒。

    一路上走走停停,不知何时,叶无忧却是来到了一处湖边。

    湖边有一凉亭,叶无忧径直走去。

    凉亭内已经坐着一人,是一中年男子,此刻正看着湖面不知想些什么。

    叶无忧没有在意,在另一边坐下,饮了一口酒。

    来到这个世界七年,叶无忧除了刚开始时,很少回忆起往昔。

    但不知为何,兴许是喝了点酒,今夜看着这湖水,叶无忧脑海里却是有些回忆。

    想着想着,叶无忧不由得哼起了前世听过的一首歌曲。

    “长夜浊酒一杯,但求一醉,醉看阶前雪。”

    “才知昔年相见,见此少年,年华已渐远。”

    “……”

    一曲唱罢,手中酒饮尽,叶无忧眼神明亮。

    算算时间也不早了,叶无忧便欲打道回府。

    但对面那中年男子却是站了起来,眼中露出一抹惊讶和好奇。

    “在下王渊明,不知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叶无忧微微一愣,没有回话。

    那名叫王渊明的男子微微一笑,接着道。

    “小兄弟莫要诧异,在下只是对兄台刚才所哼的曲子产生了几分的兴趣而已,那曲子曲调独特,我这些年从未听过这般曲子。”

    叶无忧抱拳一笑道。

    “在下叶无忧,山村野夫一个,这首曲子,额,偶然听过路人唱过,便记了下来。”

    之后两人便一路闲聊,通过交谈,叶无忧才知晓对方并非本地人,此来南平,也是来参与这南平诗会。

    “说是诗会,其实也是很多有道之士的交流闲谈,我此次前来,也是来交流我的一些想法罢了。”

    叶无忧轻轻点头,不再多问。

    倒是王渊明却是对叶无忧颇为感兴趣,犹豫片刻,道。

    “不知叶兄弟,可曾听过心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