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十章 心学
    诗会还未结束,叶无忧便被卢长恩叫去了后院之中。

    有一位老者已在此等候。

    卢长恩笑道:“叶兄弟,这位是杨阁老,可是是当朝内阁大学士,今日想要见见你,还不快行礼。”

    杨老瞪了卢长恩一眼,抚须笑道。

    “去,小兄弟别听他的,我早就退休了,那里还算得上什么大学士,只是一个糟老头子罢了。”

    叶无忧哭笑不得,但还是抱拳问好。

    这剧本不对啊,自己刚出江湖,怎么没遇到几个武道宗师,倒是天天遇达官贵人?

    一番闲聊后,杨老问道。

    “叶小兄弟,之前听长恩这小子说你诗词不错,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不知小兄弟今日是否还有灵感?”

    叶无忧不解。

    “呵呵,是这样的,老夫也想问你讨要一篇诗词,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

    叶无忧倒吸一口凉气,睁大眼睛问道。

    “杨老,您该不会也是要给当今圣上祝寿吧?”

    杨老哈哈一笑,笑着说道小兄弟聪明过人,还不忘竖起了个大拇指。

    叶无忧笑容有些僵硬,但终究还是答应了。

    叶无忧没法不答应,内阁大学士问你要首诗词,你还能不给咋滴?

    况且自己先前给卢长恩写了诗,如今这遇见了比卢长恩更大官的杨老,若是不写,自己倒还无妨,那卢长恩做人倒是有些艰难。

    思来想去,叶无忧还是提笔作诗。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写完之后,叶无忧想了想,省的对方再问诗名,便又加了几字。

    剑客-述剑。

    自己作为一名剑客,想来没什么比这首诗更合适了。

    将诗递给两人后,几个眨眼功夫,叶无忧脸上就浮现几分无奈笑意。

    【收到来自杨廷的震惊值+200】

    【收到来自卢长恩的震惊值+50】

    叶无忧算了算,就刚刚的诗会,加上这会,已经赚了2000的震惊值了。

    而且地位越高,实力越强,才学越深的人,所获得的的震惊值是不一样的。

    就如同外面收到的震惊值,都是10+起步。

    叶无忧心里暗自琢磨,是不是自己在抛出三四首诗,这一万震惊值的任务也就过了。

    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正常人一辈子可能也就那么几句千古名句,自己一天抛出那么多,自身倒是没啥影响,但他怕外面那些读书人就遭不住了。

    杨老和卢长恩看了许久,这才回过神来。

    杨老倒还好,眼神中满是赞许之情。

    可卢长恩,此刻看向叶无忧的眼神,就如同在看怪物。

    对此,叶无忧也不好多说啥。

    片刻后,杨老微笑开口:“叶小兄弟可有什么想要的,我之前听闻长恩这小子花三百两银子买你那诗,可着实被我骂了一顿。”

    叶无忧愣了,咋了,三百两买这么一首诗……很过分嘛?

    虽然有一点点过分,但不至于吧?

    “三百两银子就想买你那诗,实在是太过份了,少说,得一千两。”杨老假怒道。

    “好了,说真的,你想要什么?既是游历江湖的剑客,那么无非是钱,女人,名声?”

    杨老自顾自道,随即又摇了摇头。

    叶无忧哭笑不得,随后认真道。

    “杨老,倘若可以的话,我要一匹好马,银子吗,自然也是想要的,但数目杨老你看着给,多少都行。”

    杨老一拍大腿,盯着叶无忧笑道。

    “小子好算计啊,老夫刚说完一千两银子,你就要我看着给,这让老夫如何如何看着给?”

    叶无忧大喊冤枉。

    杨老与卢长恩相视一眼,哈哈一笑。

    不多时,叶无忧便向两人告退,毕竟陆采薇还被他丢在外面,没了人照看,叶无忧心里不免得有几分慌。

    回到坐席之上,叶无忧发现陆采薇一个人坐着那儿,桌上的糕点已经被她吃完,此刻她坐着那很是安静。

    还好,没出啥事。

    叶无忧松了口气,想了想,便准备拉着陆采薇离开。

    诗会他不怎么感兴趣,如今看也看过,也参与过了,不如回家练剑算了,也免得陆采薇无聊。

    不料,陆采薇却是一把拉住叶无忧衣袖,疑惑道。

    “什么是小妾?”

    叶无忧刚刚举起桌上酒杯喝了一口,与杨老二人聊了半天着实有些口干舌燥。

    此刻听闻陆采薇的话语,叶无忧脸色微变,差点要一口酒喷出来,但又想着在这诗会上影响不好,竟是生生给憋了回去。

    叶无忧只觉得自己差点被呛死。

    他瞪大了眼睛,问道。

    “你刚刚说什么,小妾?”

    陆采薇歪了歪头,道。

    “刚刚你走了后,有个男的跑过来一直问我话,说来说去,最后还问我要不要当他的小妾?”

    “你该不会答应了?”叶无忧此刻有些呆滞。

    “没啊,他说的哪些词都奇奇怪怪的,什么之乎者也,哉也,我都听不懂,最后我问他什么是小妾,他好像愣了一下,然后没说话就走了。”

    叶无忧愣了半响,随后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自己这师妹,自打八岁上山后,就愣是没下过山。

    独孤玄教她练剑,也只教她练剑。

    人情世故,诸多繁琐事宜,叶无忧拥有前世记忆,自然知晓。

    但陆采薇一窍不通。

    “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是小妾?”

    陆采薇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歪头问道。

    叶无忧咳嗽一声,甩手道。

    “这个你太小,还不需要了解,等以后你遇到意中人时,就会知晓了。”

    犹豫了下,叶无忧继续道。

    “不过,不是什么好东西,反正不要去想什么小妾。”

    陆采薇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随即,两人便转身离开。

    但当叶无忧刚离席没几步时,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声音。

    “在下王渊明,今日不才,来与各位学士交流理念。”

    叶无忧听闻此话,想到对方那日的话语,却是不由得停住了步伐,但他也并未回席,而是带着陆采薇走到稍远一旁听着。

    叶无忧看了看四周,发现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而此时,王渊明的声音已经响起。

    “在下接下来所讲述之事,乃心学之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