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十三章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
    一匹精壮骏马在官道上缓缓行走,上面坐着一位少女。

    前方有两人结伴而行。

    “叶兄弟,我昨天握雨的事情,你在跟我讲讲呗,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

    “叶兄,你们中午打算吃什么?”

    “叶兄,你们去那点苍派是要干嘛,正好我游历江湖,要不一起去?”

    “叶兄……”

    叶无忧掏了掏耳朵,眼中有些不耐烦。

    他现在只恨自己境界太低,体会不了心剑,不然他就可以闭着眼不管身前身后事了。

    昨日这商陆小道所显露出来的东西,着实让叶无忧震惊了一把。

    凝雨成珠,雨水悬停,这种本事可不是一个二品境界能有的。

    估摸着一品境界也没多少人能这样。

    但当事后叶无忧问起对方时,道士却是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相反的是,那道士反而来了兴趣,一直抓着叶无忧问个不停。

    直到今日雨停,对方也是一直粘着他们,竟跟他们一起走了。

    陆采薇不出手,叶无忧也甩不掉对方,只能作罢让他跟着。

    叶无忧有着独孤玄所给的明确目标地点,但他问起商陆,小道却是一脸无所谓道。

    “我想去哪就去哪,师傅虽然也叫我去哪里哪里,但这是山下。”

    叶无忧不解。

    “叶兄弟可听过一句兵家话,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在山上他是天,在山下,小道我就是神仙,他可管不着。”

    叶无忧无言。

    三日后,建安城。

    据商陆所说,他之前就来到过这里,此刻遇见叶无忧二人,便调转了个方向又回来了这里。

    此刻对于建安城,他也算是轻车熟路。

    安排好了住所后,陆采薇刚回房间,叶无忧便被商陆悄咪咪的叫到了一旁。

    “叶兄,借我点银子。”

    叶无忧义正言辞。

    “没钱。”

    “叶兄,别啊,你借我银子,我请你喝酒。”

    叶无忧神色怪异。

    问我借钱,然后拿我的钱请我喝酒?

    商陆又哀求了半天,见叶无忧依旧不松口,当下有些着急。

    商陆摸了摸口袋,心一横,掏出了一个锦盒递给叶无忧。

    “这是我们山上的极品大还丹,全天下就我们一家能有这成色,我在你这抵一百两银子,记住,是抵押啊,半年内我一定还你钱。”

    叶无忧接过看了看,发现这丹药是真的有些厉害,至少比独孤玄给的那颗要好上不少。

    一百两银票递给商陆,叶无忧认为这这值这个价。

    当然,他心里没把这当抵押。

    到了手的东西,哪有还回去的道理,一百两买的是大还丹么?

    买的是一条命。

    不亏。

    商陆笑着接过,随后一把抓住叶无忧,笑道。

    “叶哥,走,我请你喝酒。”

    叶无忧想了想,自己用一百两换他这丹药,已经是占了大便宜,怎么还好意思让对方请自己喝酒。

    我叶无忧,心中也是有道德的,便宜绝不多占。

    当下,他微微一笑。

    “走。”

    半刻钟后,玉满楼中。

    叶无忧脸色僵硬,一旁的商陆倒是笑得开怀。

    叶无忧深吸了一口气,终究他还是棋差一筹。

    原来对方说的喝酒,就是来青楼。

    而且商陆看样子还与这里的人混的很熟,一进来便有好几个女子惊喜的拉着他。

    能不惊喜么?道士来青楼,这天底下能有几回闻?

    商陆笑着拍了拍叶无忧,道。

    “叶兄不要紧张,放开来,这一次我叫了这里的头牌,慕容小姐,她的琴艺舞蹈,可谓是这建安城一绝。”

    紧张?

    叶无忧摇了摇头,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呵,自己前世可是夜店小王子,怎么会紧张。

    只是这七年未曾有过此经历,而且还是在这个时代。

    青楼啊,这可是真的青楼啊,不是书里的那种,叶无忧心中难免有一丝激动。

    不多时,房间内便走进来一道婀娜身影。

    “在下慕容静怡,见过公子,和这位小道长。”

    商陆似乎早与她相识,此刻笑着就与对方聊了起来。

    叶无忧瞟了一眼。

    嗯,好像真的很漂亮。

    琴声悠悠响起,叶无忧听闻,心中却是莫名安静了下来。

    一旁的商陆神情陶醉,随后一把拉过叶无忧,举起酒杯道。

    “叶兄,来都来了,喝酒。”

    世界千万事,大都推脱不过一句来都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喝吧,一个道士而已,能喝多少酒,等会把他灌醉丢到外面,让他见识下江湖的险恶,叶无忧如是想到。

    半个时辰后,两人皆是脸色通红。

    叶无忧指着商陆,破口大骂道。

    “你妈的,我就没见过这么会喝酒的道士,今天倒是开眼界了。”

    商陆也不甘下风,回应道。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会喝酒的剑客,还混江湖?酒都不会喝混什么江湖?”

    叶无忧冷笑,随即对着外面喊道。

    “老板娘,给我上一盘花生米。”

    “好勒。”

    不多时,花生米拿来了。

    叶无忧冷笑着,指着商陆道。

    “来,继续喝,谁停谁孙子。”

    商陆不甘示弱:“好,别停。”

    一旁的慕容静怡弹琴弹了大半个时辰,手指都酸了,此刻看着拼酒的两人,眼神有些哀怨。

    叫自己过来,就只是喝酒?

    本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歌善舞,还精通一手西域占卜。

    真是不解风情,那公子就算了,这臭道士,上次还一口一个慕容姑娘,静怡宝贝喊着,这次除了开始,就再也没理过人家了。

    看着又要开始拼酒的两人,慕容静怡犹豫了下,还是开口劝到。

    “公子,你们不要再喝了。”

    商陆大手一挥:“你别管。”

    叶无忧大手一挥,道:“点歌,广陵散。”

    慕容静怡默默的低下了头,开始弹奏。

    罢了,独自弹琴总比陪着客人欢笑要好。

    不过来青楼点广陵散这种杀伐曲子的人,这位公子还是头一个,慕容静怡看了一眼叶无忧,见对方没啥反应,叹了口气,便专心弹奏起来

    一阵阵杀伐之音自房间内响起,叶无忧和商陆愈喝愈勇。

    两者唯一不同的是,叶无忧喝一杯,就要吃几粒花生米。

    几处邻近房间里,不少客人一脸懵逼的听着这传来的杀伐之音。

    这啥人啊,来玉满楼听广陵散,打仗啊?

    再一刻钟后,商陆眼神通红,双臂撑在桌上,身子更是摇摇欲坠。

    而在他对面,叶无忧虽然也是红光满面,但仍屹立不倒,眼神清明。

    又是一杯下肚,商陆终于支撑不住,两臂一松,倒了下去。

    他望着天花板,眼神迷茫,喃喃道:“你妈的,为什么?”

    明明,明明对方开始都跟自己差不多的,而且比自己还要差一点,正常下来,绝对是叶无忧先倒。

    叶无忧此刻笑意盎然,将一粒花生丢进了嘴里,笑道。

    “因为,但凡有一颗花生米,我就不会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