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十八章 点苍
    一行四人走了约莫四天,终于来到了一处小镇上。

    小镇离点苍派不远,也就二十里左右的路程,叶无忧打算在这先歇息一天,明日再去。

    路上的时候,叶无忧还问起商陆,跟宁十夏说了什么让她留在了这里。

    风流道士只是笑嘻嘻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说跟着你有吃有喝,啥都不用愁……”

    叶无忧:“……”

    进入小镇后,叶无忧倒是有些微微错愕,因为此刻的小镇上,明显多了很多江湖之人。

    很明显与自己一样,都是外来人口。

    寻了许久,才寻到一间空房的客栈,花了超出平时一倍的价钱,才定下两间房,这让叶无忧稍稍有些肉疼。

    与小二交谈一番后,叶无忧这才知道,点苍派的收徒仪式,将在明天开始,江湖十大宗门之一的公开收徒,自然是很多人前来试试看了。

    叶无忧想了想,指着外面一群三四十岁的江湖汉子问道。

    “小二,那这批人呢?这么大了还能来当徒弟?”

    小二白了叶无忧一眼,道。

    “大哥,别人难道就没有儿子么?”

    叶无忧咳嗽几声,神色有些尴尬。

    回到房间内,因为只有两间房,所以叶无忧与商陆住一间,两女子共住一间。

    “臭道士,问你个事,这点苍派最强的人是什么境界来着?所修功法特长又是什么?”

    商陆一脸疑惑,显然他没想到叶无忧连这个都不知道。

    “点苍派啊,最强的也就是一品吹雪境界把?至于功法特长?这你可就想多了,点苍派主修内力为主,至于所用兵器技巧乃是五花八门了。”

    一品吹雪境?

    叶无忧想了想,点头表示理解。

    却是他记起来了,独孤玄曾对他们讲过,一品境界与其余不同,分为四重小境界。

    白虹,吹雪,登封,造极。

    但这只是普通武夫的境界划分,那时的独孤玄眯着眼睛说道,三教圣人的境界划分,不在此类。

    叶无忧思考了一会,又问道:“那当今天下,最强者是谁?”

    商陆也凑巧是来了兴致,又或许是觉得白吃白住叶无忧的不好意思,所以也耐心解答。

    “嘿,你要说这天下第一?照我自己说嘛,再给我十年,我就是天下第一,不过现在嘛,因为三个国家并没有完全交手比试过,单说西蜀第一的话,咱家那位老天师已经到了真人境界了,虽没有出手过,但这第一想必是没跑了。”

    “大楚的话,那应该是曾经一人一枪挑翻整座江湖的白叶了,曾经我西蜀的太白剑宗,也就是被他硬生生给打散了,可惜了,不然难保我西蜀境内不会再出一位剑仙的。”

    叶无忧心神一震,但面色却是不动声色。

    白夜,他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至于燕云吗,倒是不太了解,不过那呼延霆听说比较生猛,十年前便到达了登封境界,现在的话,不知道了,不过你问这个干嘛?有事?”

    叶无忧笑着摇头,随即走出了房门。

    叶无忧找到一处酒家,坐了下来,叫了一壶酒。

    太白剑宗,说实话叶无忧对这,也就只知道个名字罢了,以往宗门的总总事迹,他均不知晓,独孤玄也从未说起过,叶无忧只当是个不入流的小门派。

    可现在听闻,看来太白剑宗以前还挺强的?

    那不就说明了那一人一枪的白叶更强?

    想到这,叶无忧独饮一杯酒。

    自己没有忘记那一日师傅对他所说的话,独孤玄教了他七年剑,也严厉了七年,无论怎样,都是一副死板脸色。

    但只有那一天,叶无忧能感觉到师傅声音中的颤抖。

    光复太白剑宗?谈何容易?

    想要正式的建立宗门,首先就需要把那叫白叶的家伙给揍一顿了。

    毕竟是别人打散了自己的宗门,如果这仇不报?谈何开宗立派?

    “师傅啊师傅,你早告诉我原来宗门这么强啊,现在敌人那么强大,我拿头去给你光复啊。”

    一壶酒喝了大半,叶无忧才笑了笑,自顾自道。

    “罢了,有师妹在,揍趴那叫白叶的,还不是分分钟。”

    打架,师妹在行。

    正当叶无忧饮酒独酌时,店家跑来,对着叶无忧笑道。

    “客官,你看看能不能帮个忙,最近这几天人实在太多,咱家店小都坐不下了,那边还有客人等着呢,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下拼桌。”

    叶无忧点了点头,朝那边看了一眼,示意无妨。

    店家笑着离去,随后一名身材魁梧的江湖男子,带着一个年方十一十二的孩子在叶无忧身旁落座。

    那魁梧男子见着叶无忧,抱拳笑道:“谢谢这位小兄弟了,在下刘成。”

    叶无忧抱拳回礼,示意无妨。

    刘成点了几个小菜,和孩子吃了起来,看了看叶无忧手中的酒壶,似乎又觉得不过瘾,于是也点了一壶酒来。

    “来,叶小兄弟,咱们走一个。”

    叶无忧也正觉得独饮有些枯燥,此刻也是乐意至极。

    几杯下肚,原本不怎么熟络的两人此刻话也变多了起来。

    “我带我儿子是来参加点苍派收徒的,不知道叶兄弟是来此为何?”

    “也就凑个热闹过来看看,身边也有朋友要去点苍派。”叶无忧笑着回应。

    刘成打量了一下叶无忧,问道。

    “叶兄弟还是个练剑之人?”

    叶无忧不可置否,尽管他未曾佩剑出来,但手上的老茧却是做不得假。

    叶无忧看了看对方,笑道。

    “既然阁下也是练剑之人,为何带你孩子去藏剑山庄呢?而且你已至四品,为何不亲自教你孩子?”

    刘成心里一惊,自己的境界从未显露,但却被对方一眼看破。

    叶无忧笑道:“莫慌,在下练过一点奇门技巧,能看出别人的境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刘成这才将信将疑,不过此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下说道。

    “叶兄弟不知道,藏剑山庄自然是我们剑客的梦想,但那里收徒极为严格,而且不知什么时候才开始收徒,再拖下去,我这孩子岁数大了,别人也就不要了,还不如来点苍派碰碰运气。”

    再饮一杯酒,刘成接着道。

    “再说了,虽然我修为尚可,但毕竟是个跑江湖的,说难听的,哪一天没了都不知道,要是我孩子能进这大宗派,以后的事我也不用担心不是?”

    “只是可惜啊,太白剑宗二十年前散了,不然的话,我说什么也要带着我儿子去试一试,相比于藏剑山庄,太白剑宗才是无数剑客的梦想所在。”

    刘成喝着酒,眼中露出追忆之色,一旁坐着的孩子自然是听不懂的,只顾闷头吃菜。

    叶无忧沉默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