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四十八章 十年一剑
    城外一处荒山之下,两人相隔百米而立。

    白叶神色平静,手持长枪静静立在一旁,周身气息收敛。

    二十年前便已达登封,二十年后的白叶,又会是什么境界。

    造极么?还是已破一品,直至地仙?

    没有人知道。

    独孤玄望了望手中剑,将剑推出一寸,但随即又摇了摇头,将剑推回了剑鞘之中。

    两人对立许久,却未曾出手,城中不少武者都已从城中跃出,躲在远远一旁观望。

    白叶轻轻叹息道:“独孤前辈,若是此刻不出剑,怕是再无出剑之时了。”

    独孤玄嗤笑道:“白叶,你大可一试。”

    白叶不再言语,手中长枪轻微颤了颤。

    紧接着,一阵恐怖威压弥漫四周,几名离得稍近的武者,此刻皆是面色具变,修为低弱者更是口吐鲜血。

    城外空地上,白叶身形已经消失不见,而方才所立之处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坑。

    两人相距百米,而此刻四周泥土齐齐炸裂来来,一道恐怖沟壑自地面上出现,却是白叶一人一枪,疾驰而去。

    众人只见得一道寒光闪过,紧接着独孤玄身形便直飞出去,倒退约莫数百米才落下。

    而白叶,还是那般持枪而立。

    在场武者不由得踮脚望向那大坑,也不知道死了没。

    一些武者眼中露出失望,本以为这独孤玄身为曾经西蜀剑魁,二十年后有所长进,但却仍是不堪一击。

    他们并不知道独孤玄剑心破碎。

    一阵窸窣后,独孤玄从地面爬起,身上鲜血四溢,胸口处更是仿若被贯穿一般,一个莫大的窟窿,此刻正在不停溢出鲜血。

    白叶望着对方此刻的凄惨模样,神色依旧平淡,并未说话。

    独孤玄此刻仍是笑着,自顾自说道:“还是小瞧了对方,独孤玄啊独孤玄,你怎能如此不小心。”

    但随即,独孤玄又笑道:“罢了,反正最后一次,那就放纵一次又何妨?”

    说着,原本身上气势薄弱,只有约莫四品武者的气息的独孤玄,此刻身上气息陡然消失。

    白叶皱了皱眉。

    但随即,独孤玄身上的气息又发生了变化。

    九品。

    八品。

    ……

    三品。

    二品。

    一品。

    众人眼中神色微微变化,对方刚才还是个不到三品的废物武者,此刻怎会气息达到一品。

    一抹真气白虹突然浮现,环绕于独孤玄周身。

    白虹境。

    下一刻,真气白虹仿若凝练为实质一般,汇入独孤玄手中剑。

    吹雪境。

    众人望着气势一涨再涨的独孤玄,眼中露出阵阵惊骇。

    对方到底要突破到什么境界?

    莫非就真没有极限了么?

    独孤玄气势一涨再涨,以其身为圆心,四周数十丈处地面层层开裂,却是气息溢出承受不住。

    天地之间传来一声轻吟,紧接着一股无形之力自天地之间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融于独孤玄剑身。

    登封境界。

    气势涨幅依旧未结束,只是渐渐慢了下来,直至巅峰方才停止。

    一品四境,独孤玄此刻站在了登封境,而且是巅峰的登峰境界。

    四周武者不由得舒了口气,对方这般气势增长,令他们有些后怕,差点以为对方真的要突破一品,达到剑仙了。

    但舒缓之后,不少人又有些惋惜,他们倒是很想看到江湖之上再出一位剑仙的。

    白叶望着这一幕,眼神依旧平淡如常。

    “独孤前辈,以生命换来的伪境,便想杀我了?”

    白叶的眼中露出一丝无趣,对方如此,便想要杀他?

    登封境界,不够。

    独孤玄身上气势一往无前,此刻他看了一眼手中剑,轻轻抚摸了一道,随即爽朗笑道。

    “杀你,只需一剑。”

    剑终于出鞘。

    一道清脆剑鸣发出,响彻于这片天地之间,仿若在欢呼一般。

    这把剑,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出过鞘了。

    整整十年。

    之前山上教弟子比试,独孤玄也从未拔剑,而是以剑鞘对敌。

    十年磨一剑!

    独孤玄蕴养了整整十年的剑意,此刻化作一剑,倾泻而出。

    豫章城内外近百万人,此刻均是抬头望向天空之中。

    那里有着一道划破天幕的璀璨剑气。

    登封境界,一剑斩出。

    登封一剑!

    ……

    叶无忧与仓央措和刘成三人,此刻终于是下了山。

    也不出所料,除了他们,其余的江湖人一个都没回来。

    叶无忧起初将所得情况与官府说了一遍后,官府还不愿放他们走,结果叶无忧看到了陈伯,打了个招呼,这才得以离开。

    无论是山贼据点的位置,还是山上有一品境界的傀儡存在,叶无忧都已经告诉他们,之后的事,叶无忧可管不着,就让他们头疼去吧。

    此番事了,叶无忧也没急着回去,而是带着仓央措与刘成二人来了一处酒馆。

    酒馆是城内的好酒馆,不光环境舒适,店家还专门请了一个说书人,此刻正在说书,周围不少客人都听得聚精会神。

    叶无忧点了一桌子酒菜,仓央措双手合十,道。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占荤薪。”

    叶无忧白了他一眼,道:“放心,点了素菜。”

    他们进山加上下山,也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此刻也是饿的不行,在山上也就吃点干粮。

    叶无忧有储物空间,其内也放了些好吃的东西,但却不好拿出来。

    不然别人在山上啃馒头,你突然拿了个烧鸡出来,怎么解释。

    三人大快朵颐一顿,都是汉子,一桌饭菜很快就吃完了,而且就属最为沉默的仓央措吃的最为凶猛。

    叶无忧酒足饭饱,此刻举着酒杯,刚想说些话什么,那边说书人的一道话语却是传来。

    “之前所说皆是往事,今日咱们来说说这江湖上最近发生的事情,消失十多年的太白剑宗宗主,独孤玄又重现江湖了。”

    说到这,说书人停顿了一下,眯着眼笑而不语。

    底下不少听客顿时来了兴趣,连忙催其快说,还有几人似乎知道说书人的性子,直接丢了几颗铜板过去。

    说书人这才接着说道。

    “且说那独孤玄,江湖传闻其二十年前剑心破碎,已不复过往,但前些日子,却是在大楚出现了。”

    “一人一剑,径直南下江南,最终到达豫章城。”

    “在城内,独孤前辈连剑都未拔,一人便败了一城无数武道高手,最终豫章郡守白叶,也就是那位大楚的枪王出手了。”

    说到这,说书人眉飞色舞,声音更是随着情绪波动万分。

    “两人临阵之前,独孤前辈更是对着白叶笑道:白叶小儿,此剑可杀你否?”

    “一番激战之后,独孤前辈连破数十境界,直接到达了那登封造极之境,藴剑十年,十年磨一剑,伴随着天地之势,斩出了那一往无前,开山辟地的登封一剑。”

    说到这,说书人又停顿了一下,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随即情绪也平静了下来。

    众人见他不说话,连忙问道:“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的事情,白叶被这一剑重伤,长枪断裂,豫章城外数十里地寸草不生。”

    “至于独孤前辈,则是一剑斩出后,气势顿时跌落下来,最后持剑立于地上,没过多久,便没了生息。”

    “啪嚓。”

    叶无忧手中酒杯跌落在地,摔得粉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