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五十五章 十诫
    仓央措的话语,令叶无忧微微一愣。

    但之后无论如何问起,仓央措都不再言语,叶无忧只好作罢。

    从草原上,前去佛门圣地,照仓央措的话来说,还需要行走三日。

    因为沿途路上,有不少部落都等着他的到来,他们都是诚恳的信徒。

    佛门佛子远游归来,沿途路上的部落自然要出面表示一番。

    况且,仓央措的名声,在整个草原都是极好的。

    无私,助人,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们治病,实力也无比强大,年纪轻轻便达到二品境界。

    叶无忧也并未对此感到不满,虽说浪费些时间,但体验一番风土人情,也是不错的。

    况且还有不少人在与仓央措交谈时,都会望向自己。

    叶无忧这时总会稍稍流露出来一丝二品的气息。

    然后众人就无比惊讶,叶无忧则化身无形收割机,收割了一波又一波的震惊值。

    叶无忧瞥了一眼系统面板,此刻的震惊值已经有了三万之多。

    虽然比不得当初一日十万,但三万的震惊值,叶无忧也是极为满意了。

    今日已到傍晚时分,仓央措与一处部落首领说了些什么,便向叶无忧走来。

    “叶施主,今日我们在此休息一番,明日再启程吧。”

    叶无忧欣然同意。

    当晚,部落的人设宴欢迎叶无忧二人,当然,主要是为了仓央措,叶无忧感觉自己就是个附带的。

    部落的族长叫扎西达瓦,按照叶无忧的眼光来看,是个标准的草原魁梧汉子,为人也是豪爽,叶无忧很有体会。

    比如,劝自己喝酒的时候。

    仓央措又不喝酒,连肉都不吃,但宴会又是为对方举行的,于是仓央措身边的叶无忧就成了众人的目标。

    加上叶无忧自身剑眉星眸,清新俊逸,又是一名剑客,整个人透露着一股与草原儿郎不同的气质,不少部落的女性都已经深深为其所折服。

    当然,折服是假的,灌酒是真的,叶无忧只觉得草原上的妹子,一个比一个热情,一个比一个能喝。

    几杯酒……几大碗酒下肚,宴会的气氛也算是达到了高潮。

    此刻,扎西达瓦笑道:“仓央上师,今日也是庆祝你游历结束重回西域,大家都很热情。”

    仓央措脸上挂着微笑,淡淡道:“族长不必客气,有话直说便是。”

    扎西达瓦哈哈一笑,喝了一大碗酒后,径直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有个女儿,一直对上师您很崇拜,想再听一听您写的诗。”

    于此同时,席位下方跑出一个女子,此刻盯着仓央措,眼里满是期待,但也不说话。

    周围的人也是跟着起哄。

    叶无忧有些好奇,向着一旁的人打听道。

    “仓央上师还会作诗?”

    那被问到的藏族汉子笑着回应道:“那是自然,上师作的诗文,在整个西域都很有名气呢。”

    这倒是让叶无忧没想到。

    仓央措此刻听闻众人话语,神色有着几分无奈,片刻后叹息道。

    “贫僧已经不作诗了。”

    在场之人先是有片刻的沉默,但随即又恢复了热情,扎西达瓦更是笑道。

    “没事没事,待日后上师有心情了再做。”

    仓央措轻轻叹息一声,低下头来,眼中露出一丝复杂情绪,但再度抬起时,依旧是那般平淡笑容。

    这时,那站在席位下方的女子却是有些祈求的道。

    “上师,你就再作一首诗嘛,阿姐阿妈他们都很喜欢你写的诗的。”

    扎西达瓦眉头一皱,怒道:“胡闹什么,上师不想作诗,你来瞎掺和什么,快点滚下去。”

    叶无忧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神色略有所思。

    佛教在西域的影响力,很大啊。

    下方那女子见祈求不成,神色有些低落,向着外面走去。

    仓央措望着那女子背影,灰白的眸子微微一颤,神色中突然多了几分落寞。

    在很久以前,也有一位女子说喜欢听他作诗。

    那时候的他,满心欢喜。

    他与她游历雪山之上。

    他与她行走草原之间。

    他与她越过青河湖畔。

    他与她穿过万千佛宫。

    可最终,她只留下了一道远去的背影。

    想到这,仓央措张了张嘴,开口道。

    “回来吧,既然你阿妈阿姐都想听,那贫僧今日就作一首诗。”

    那女子步伐一顿,紧接着转身望向仓央措,神色露出惊讶,但随之便转换为满脸的欣喜。

    “谢谢上师。”女子连忙笑着谢道。

    扎西达瓦倒是神色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女儿这番话到底是好是坏,毕竟仓央措方才可是说了不作诗的。

    仓央措微笑示意他无碍。

    部族人此刻都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眼睛望着仓央措,神色很是认真。

    而仓央措,也在闭目片刻之后,缓缓开口。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一句诗一出口,在座众人神色均是有些讶异。

    仓央上师被选为佛教圣子,前任活佛的转世之身,说是未来的佛门第一人也不为过。

    本应早已抹去世间凡情,可此刻,怎么会作出这样一句诗来。

    仓央措无视众人神情,而是接着诉说,声音低沉,但却足以传遍整个部落。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一首诗作毕,仓央措淡然起身,双手合十微微鞠了一躬,随后竟大步走出了帐篷内。

    “无妨,出去散散心。”仓央措的声音平淡传来。

    帐内传来阵阵喝彩,不过大都是女子和一些普通族民发出的,像扎西达瓦这些人,此刻神色有些奇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无忧深吸一口气,望着仓央措离去的背影,猛地灌了一口羊奶酒,用只有自己可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这臭和尚,还真是个带文学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