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五十九章 三问
    大殿内,此刻议论纷纷。

    数百位高僧,此刻神色各异,有震惊,有惊讶,有震怒,也有思索。

    叶无忧的话语,尽管在他们听起来并不一定对,但却颇为有些奇妙。

    仿若打开了一种新的思路一般。

    但也有老僧高声道:“佛怎会不知自己是佛?我佛教每位前辈成佛之时,都会有天地之变,飞升西天极乐世界。”

    不少僧人此刻看着那站出来说话的僧人,眼中露出赞同,但也有一部分僧人,此刻望向对方,神色露出叹息。

    莲池更是有些嗤笑。

    仓央措神色不变,但却在思索。

    叶无忧转头望了一眼那僧人,想了想,叹息道。

    “这位高僧,你还未懂,不如思索一下方才的话语。”

    那老僧神色一怔,刚要说话,却被莲池打断。

    “叶施主所言,乃是一种定义,并非具现之物,况且,方才所说芸芸众生皆为佛,便是回答。”

    不少僧人眼中露出恍然。

    叶无忧也不管其余人神色,而是接着说道。

    “诸位试想,佛是因为知道自己是佛,才做功德之事么?并非如此,因为他所行之事,皆是功德,所以才为佛!”

    “我们去追寻佛道之时,遭受逆境之时,不需要去想若是佛祖在此,会如何做,而是因为他这样做,他才是佛。”

    “如若佛祖不成佛,他便不会一心向善了么?”

    “如若佛祖不是佛,他便不行功德之事了么?”

    “他依旧会去追寻,去依据内心做事,如此,不是佛么?”

    说到这,叶无忧话锋一转。

    “以飞升西天极乐,天地异像来判断是否为佛,可否有些浅显?如若这世上不曾有飞升,不曾有天地异象,那就举世无佛了?”

    “说到底,佛一词,只是众人的一个定义,一个评判罢了,若真是日行所善,哪怕此生不能成佛,于人心中,也是活佛。”

    叶无忧看了仓央措一眼,指着他道。

    “叶某与仓央上师一道行走江湖,近三月时光,我很清楚仓央上师所做之事,一路之上助人救人数不胜数,于我一介外人,一个剑道武夫来说,他便是人心中之佛。”

    说完,叶无忧闭上双眼,不去理睬外界之事。

    众人安静了下来。

    仓央措此刻望着叶无忧,眼中神色有些无奈,道。

    “叶施主,何必如此,在下当不得如此称呼……而且在下所问,罢了。”

    莲池看了两者一眼,倒是呵呵笑着,说道。

    “叶施主此番言论,倒也算新奇,贫僧不知正确与否,但至少说不上错,其实老僧也觉得,仓央此番游历,助人无数,本身又是活佛转世,若是以仓央上师为佛之定义,倒也无碍。”

    莲池心中倒是没什么困扰,不过是晚辈的一次论道罢了,哪怕对方有些诡辩,但此番话语,却是吹了一波仓央措。

    仓央措,是他的徒弟,也是被选中的灵童。

    莲池心中自然乐意。

    听闻对方话语,叶无忧脑海倒是起了思索,他睁眼看向仓央措,眼中露出思索。

    活佛转世?

    还有这种说法?

    不过此刻,莲池轻咳一声,却是催促双方开始第三问。

    第二问,则又是叶无忧胜。

    叶无忧想了想,神色露出几分轻笑,道。

    “从前有一高僧,与一屠夫同住一条街道之上,相互为邻,两人彼此约好每日早上叫对方起床,高僧起床后为天下众生祈福诵经,屠夫起床后杀猪卖肉,沾满鲜血。”

    “敢问仓央上师,两人死后,谁可前往你们所说的极乐世界?”

    仓央措目露沉思。

    叶无忧也不急,就那么静静等待着。

    这道题目,在叶无忧前世记忆里,可谓是印象深刻的一题了。

    愈简单,就愈发让人难以分辨。

    坐在一旁的一些高僧,此刻是一脸懵逼,这不送分题么?想半天干啥?

    但仍是有一部分高僧,此刻眼中露出思索,更是有些惊讶。

    片刻后,仓央措轻叹一声,道。

    “屠夫去往极乐世界。”

    叶无忧笑着点头。

    然而心里却是在想,妈的,这和尚果然聪明,竟然骗不到他。

    一旁还有僧人不解,便向场内两人询问原因。

    叶无忧也不推辞,起身朗道。

    “屠夫每天叫高僧起床念经祈福,积累功德,所以去往西天极乐,而高僧每日叫屠夫起床,所行之事尽为杀生,所以去不得极乐。”

    话音落下,又是一片哗然。

    当然,又是一片震惊值。

    叶无忧算了算,自己身上的震惊值,目前已经涨了一万左右,加上之前的余额,已经有了四万多震惊值。

    而且,叶无忧看了看系统,发现了有些细微的变化。

    不过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索性等比试完之后再去关注。

    仓央措此刻看着叶无忧,无奈道。

    “叶施主这个问题,其实有些狡猾了。”

    叶无忧微笑不语。

    此刻,已经进行到第四问,第三问,是仓央措赢了。

    第四问,由叶无忧进行提问。

    叶无忧淡然开口,依旧是那熟悉的三个字。

    满座僧人皆寂静,他们已经了解到了叶无忧并非简单之人。

    对于他所提出的问题,此刻很多人都不解,但终究是按耐着性子没有发声。

    就连莲池,此刻眼神都微微有些疑惑。

    叶无忧所说,依旧是那三个字。

    “何为佛?”

    仓央措闭上了双眼,叶无忧则是笑眯眯的盯着对方,也不着急。

    连续三问,皆是何为佛?

    其一所问,乃是问佛之身份。

    其二所问,乃是问佛之定性。

    这第三问,究竟为何?

    无数得道高僧,此刻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大殿之内,一时之间寂静的可怕。

    叶无忧的额头上突然泌出一丝汗水。

    唯有仓央措,此刻神色露出明悟,双手合十,向着叶无忧微微颔首道。

    “叶施主这一问,问的可是佛教的道路?”

    此语一出,在座无数高僧猛然惊醒,片刻明悟。

    他们望向场内那对坐博弈的两人,眼中露出惊叹之色。

    仓央措不愧是活佛转世,当世灵童,竟然能想到此间含义。

    而那名叫叶无忧的剑客,则更为恐怖,一个佛门外人,竟然能想到这一地步。

    后生可畏啊。

    叶无忧眼中有着一丝异样神采,盯着仓央措看了老半天,随后点了点头。

    仓央措又沉思片刻,随后摇头苦笑道。

    “小僧不知,还请叶施主讲解。”

    不光是仓央措,此刻在场众人,均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叶无忧,对于对方接下来的话语,极为在意。

    叶无忧此刻神情肃穆,凝声道。

    “佛本是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