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六十一章 哪一件不是闲事
    “佛可有情?”

    听到这句话语,叶无忧神色一顿,紧接着望向仓央措,眼神有些奇异。

    之前这和尚还做了一首十诫诗,自己还纳闷,一个和尚为何会做出情诗来。

    现在看来,背后大有故事。

    叶无忧想了想,轻笑道。

    “佛有大爱,但却无情。”

    小爱大爱之分,叶无忧还是清楚的。

    仓央措想了想,问道:“为何?”

    叶无忧转身望向山下的那无数佛宫,其内,有无数座被供奉的佛像。

    叶无忧伸出手指了指山下,笑道。

    “你见过哪个佛娶了老婆的?”

    仓央措微微错愕,对于叶无忧的回答显得有些目瞪口呆。

    随即,仓央措无奈道:“这样也算是答案吗?”

    叶无忧爽朗一笑,道:“难道不可以么?男女之情,莫非不算情了?”

    仓央措沉默了许久。

    叶无忧最后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身下山。

    他丢下了一句话语,没有回头。

    “佛本无情,可人有情。”

    “别的人我不知道,可我认识的仓央措,不是无情之人。”

    仓央措站在雪山崖畔,望着那道逐渐消失在目光之中的背影,沉默不语。

    叶无忧离去了,可能是真的离去了,但也许三天后,他还会来看一看成佛的景象。

    白茫茫的雪山之上,除了一座古朴佛宫之外,已经是空无一物,只余下了一道孤寂身影。

    寒风呼啸,席卷万千飞雪。

    仓央措此刻站在雪山崖畔,突然一步踏出,仿若要一步坠入深渊之中。

    崖畔之下,是一眼望不见底的恐怖裂隙。

    但紧接着,仓央措微微摇了摇头,脚尖轻轻一跃,身形随风骤起。

    仓央措此刻身形随风扶摇而上,漫天寒风,将一袭大红僧袍吹得鼓鼓作响。

    已是不知多少米的高空之中,有着这么一般风景。

    有一僧人乘风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然而在那僧人欲达更上一层时,茫茫天地之间,传来了一声轻喝。

    仓央措灰白的眼眸之中突然湛出一丝金光。

    但一股无形之力,仍是将其一把压下,僧人的身影缓缓向下坠去。

    仓央措的身形浮现在雪山山巅。

    他抬头望天,眼中似乎有些愤怒。

    天空之上,依旧是那般风轻云淡,仿若对于僧人方才的举动,有些不屑。

    仓央措未有言语,而是望向山脚下。

    从山巅望去,人影如同蚂蚁大小一般,沿着那条天路汇聚成一股细流,一步步拾阶而上。

    仓央措盘膝坐下,诵起佛经。

    红色僧袍随风飘摇。

    本应空无一物的白皑雪山之上,此刻多了一抹鲜红。

    ……

    叶无忧并未就此离去,而是混杂在人群之中,走马观花似的看那一座座佛宫。

    走进一家店铺,点了些吃食,叶无忧心念一动,招来店家小二。

    给了小二一两碎银后,原本脸色平淡的小二顿时换上了一副笑脸。

    “客官,啥事?看您这装扮,不是咱西域的吧?”

    叶无忧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仓央上师这个人?”

    小二呵呵笑道:“客官你说笑了,仓央上师我们怎会不知道,这可是个奇人……”

    片刻后,叶无忧拿着一本有些破旧的书籍走出了店铺。

    这本旧书,花了他五两银子。

    叶无忧估计那店小二此刻都笑疯了,看自己并非本地的,一本诗集也卖五两银子。

    但叶无忧并不在意。

    倒不是说他多么宽宏大量,多么心地慈善。

    而是叶无忧单纯的很有钱。

    三个月了,精盐和香水的生产线应该都已经铺起来了,叶无忧还未去钱庄确认过自己的余额。

    估摸着,百十来万?

    据那小二所说,这本诗集乃是很早之前,仓央上师刚刚成为佛子不久时所写的。

    民间的一些人,或是出于钦佩,或是出于仰慕,总之当时有人印刷了一批,顺便还拿到集市上售卖。

    不过没多久,就被佛宗的人给叫停了,说是不允许售卖和再度印刷。

    但之前流传的那些,却是没有收走。

    叶无忧翻了好几页,目光有些奇怪,但又有些惊讶。

    这满满的一册子,几乎都是情诗。

    看到其中一段话时,叶无忧愣了愣,眼中露出复杂之色。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告别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一件不是闲事

    谁的隐私不被回光返照

    殉葬的花朵开合有度

    菩提的果实奏响了空山

    告诉我

    你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

    暗示着多少祭日

    专供我在法外逍遥

    ……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叶无忧呢喃道,随即摇了摇头,收起了小册子。

    通过与小二的谈话和这本诗集,叶无忧心中已有猜测。

    仓央措并非是自小就入了佛门,他本是草原上一个普通部落的孩子,但在其出生之时,天地金光大作,佛音缭绕,便被选中为灵童。

    关于灵童的解释,叶无忧记得小二与自己说,是活佛转世的意思。

    不过那时佛门并未把仓央措带回去,而是让他在部落内生活了一段时光。

    直到十四岁时,仓央措才被带回了佛门,定为了佛子。

    “灌顶,活佛转世?”

    叶无忧眉头紧锁,他总觉得有些隐隐不对劲,但却又说不上来。

    以仓央措的资质,何须灌顶?

    活佛转世?到底是随便说说还是真有此事?

    想着想着,叶无忧突然顿住了步伐。

    他目光望向前方,神色平静。

    那里站着一位僧人。

    不过不是与自己熟悉的那位。

    而是莲池。

    莲池此刻面带微笑,双手合十,向着叶无忧微微颔首道。

    “叶小友,可是要离去?”

    叶无忧淡淡道:“前辈何意?直说无妨。”

    莲池看了看叶无忧,随即又瞥了一眼那远处雪山之上,摇头叹息道。

    “叶小友如若不忙的话,且随我去一处地方如何?”

    叶无忧想了想,点了点头。

    莲池牵来了两匹马。

    “那里有些远,我们争取一日去一日回,不然就赶不上三天后的大典了。”

    莲池解释道。

    他也没问叶无忧知不知道三天后的事情。

    半路之上,莲池突然转头望向叶无忧,沉声道。

    “叶施主,仓央措是佛门的佛子,是未来注定要成佛之人。”

    叶无忧点头,静静等待对方的下文。

    莲池沉默片刻,随后又缓缓道。

    “也是我的徒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