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六十九章 问佛
    说完这番话语,阿旺罗不再去管叶无忧,此刻又转头望向仓央措。

    阿旺罗大手一挥,叶无忧顿时感觉弥漫在自己四周的那股恐怖威压此刻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叶无忧坐了起来,眼神有些迷惑。

    阿旺罗嘴角抽了抽,淡淡道。

    “不好意思,搞错了。”

    随之,阿旺罗右手向下轻轻一按,叶无忧还未来及说话,就又被按回了地上。

    随即,叶无忧就感觉到身旁同样倒地的仓央措此刻起身,盘膝坐了起来。

    叶无忧:“……”

    叶无忧想了想挣扎着,用尽全身力气朝着阿旺罗竖起了一根手指。

    阿旺罗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虽然他看不懂,但并不妨碍他动手。

    叶无忧身上的压力又重了几分。

    叶无忧再没了话说。

    阿旺罗此刻原本阴沉的脸色,又忽而变回了最初那副庄重面容,他望着身前的仓央措,缓缓道。

    “念你凝聚出了金身佛像,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说到这,阿旺罗话语顿了一顿,望了一眼仓央措那依旧不变的神色,微微皱了皱眉。

    “与我回去,我可再助你一次,让你成佛。”

    “佛门,需要一位在世真佛。”

    阿旺罗眼中湛出光芒,正如他所说,对于佛宗来说,一位在人世间的活佛,极为重要。

    成佛之后,便可前往西天极乐世界,去那真正的佛宗圣地。

    但也可以强行滞留此世间。

    超越一品之上的境界,真佛出手,佛教的势力可以彻底踏足三国之地。

    佛教也可以一改近几十年的颓势,坐实它的超凡地位。

    毕竟佛门,已经近百年未有人成佛了。

    反观道门,三十年前还有一位飞升之人。

    面对阿旺罗的话语,仓央措只是笑了笑。

    他淡淡开口,话音很轻,但却是充满不屑。

    “与我何干?”

    阿旺罗神色陡然间暴怒。

    叶无忧能明显感觉到,四周弥漫的那股恐怖威压此刻骤然一顿,紧接着便铺天盖地的向着仓央措身上压去。

    叶无忧此刻虽然看不到,但却也能听见对方的骨骼在威压之下咔咔作响之声。

    仓央措此刻面目有些狰狞,七窍之中不断的溢出鲜血,那鲜血由一开始的淡金色,再到普通的鲜红之色,最终变为乌黑。

    一身红色僧袍,此刻也分不清是鲜血染红还是其本身的颜色。

    但尽管如此,仓央措依旧是盘膝坐在那儿,哪怕身上已是血肉模糊,也终究是不曾低下头颅。

    阿旺罗见着仓央措这副模样,双手握拳,有些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他很愤怒。

    佛门的天子骄子,从出生之时就一直关注的对象,此刻竟然敢违背自己的意志,更是说出了“与我何干”这种混账话语。

    想到这,阿旺罗眼中怒火更甚,他指着仓央措怒道。

    “仓央措,成不成佛,可由不得你,哪怕今日你只剩一具尸体,本宗主带回佛门一样令他成佛。”

    “至于那女子,本宗主会送她与这位叶施主一同上路的。”

    阿旺罗冷笑,大手一挥,一股令常人人足以感到窒息的威压再度浮现,向仓央措扑去。

    登封境界,可引天地之力。

    既然仓央措不肯成佛,那便欺他压他辱他,待对方心神意志消磨殆尽后,自己将他尸首带回去,一样灌顶出那位活佛,只是麻烦了些罢了。

    叶无忧此刻感受到这股恐怖威压,面色变了变,向着仓央措挣扎着喊道。

    “和尚够了,别撑了,认个怂吧,你会死的。”

    仓央措此刻朝着叶无忧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但下一秒,他口中却是不断溢出鲜血。

    再片刻之后,仓央措盘膝而坐的腿骨,此刻发出阵阵崩裂之声。

    叶无忧不曾看见,但却听得一阵心惊。

    仓央措此刻已是面目全非,满脸尽是流淌的鲜血。

    那原本还有些灰暗的红色僧袍此刻是真正的成为了大红袍,其上沾满了鲜艳的殷红。

    阿旺罗此刻倒是不再去管,而是背负双手,触目远眺,只是时不时再给这边增加些压力罢了。

    仓央措此刻终究是支撑不住,再次吐出一口乌黑鲜血后,身形倒在了地上。

    但他仍是用他那张已经扭曲的面容,朝向着叶无忧,嘴角动了动,好像是再笑。

    “叶……叶施主,你见……到玛吉……阿米了吗。”

    叶无忧面色复杂,轻轻将头转去另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想面对那张恐怖面容还是对于对方的愧疚。

    他轻声道。

    “若知道是这般的话,我更希望我没见到。”

    仓央措嘿嘿笑道:“那么……她,美不美。”

    叶无忧内心一阵无奈,这都啥问题啊,人都要没了还要问女人美不美?

    大概这就是人之将死,暴露本性吧?

    果然是个风流和尚。

    想到这,叶无忧无奈道。

    “美,那自然是好看的了。”

    “算了,美不美跟你都没啥关系了,你都要没了,还管别人美不美。”

    仓央措此刻想了想,咧嘴道。

    “我喜欢的女子,那自然是极美的。”

    叶无忧叹了口气,嗤笑道。

    “可你再也见不到了。”

    话音刚落,叶无忧便被一股大力高高抛起,随后掉落到一旁地面之上。

    叶无忧抬头望去,却是阿旺罗此刻面目阴沉的望向自己二人。

    “死到临头,还不忘那女子,仓央措啊仓央措,也罢,本宗主就先送你一程。”

    一股以真气凝聚而成的掌印,此刻骤然浮现在阿旺罗身前,肉眼可见。

    仓央措此刻不知为何,竟是在那厚重威压之下悍然直起了身子,双手合十,如同老僧入定。

    他那张已看不出原本面容的脸庞此刻动了动,轻轻笑言。

    “小僧还想为那女子做一首诗。”

    阿旺罗面色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但随之又嗤笑道。

    “仓央措,你这是在寻死。”

    仓央措低下了头,轻声道。

    “我为了死,才一次又一次的活了下来。”

    四周的威压凝固了一瞬。

    阿旺罗面色微变,不再犹豫,一掌拍出。

    那道恐怖掌印此刻轰然飘动,自仓央措头顶砸下,仿若要将仓央措生生泯灭。

    仓央措闭上了双眼。

    脑海之中此刻如同走马观花一般,一一浮现当日自己曾与对方说过的话语,曾为对方写过的诗词。

    往日里,那随着自己问佛多年,早已有些模糊不堪的记忆,连带着那女子的音容,此刻在仓央措脑海中,如同画卷一般清晰浮现。

    雪山,大漠,草原,青海……

    仓央措那早已被血色沾染的眸子之间,此刻露出一抹异样的清明。

    问佛七年不曾破一境,乃是心结。

    他缓缓诵吟道。

    “我终于明白,世间有一种思绪,无法用言语形容,粗犷而忧伤。”

    天地之间,自仓央措为始,仿若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如同一把束缚了多年的枷锁,此刻终于找对了钥匙,缓缓开启。

    有一尊金身佛像悍然出现在这天地之间!

    佛像怒目。

    威严而慈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