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七十一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
    叶无忧眼见着阿旺罗离去,神色先是一愣,随后转头望向仓央措喊道。

    “为何放他离去。”

    鬼鬼,兄弟你此刻成佛了,可兄弟我还只是个区区二品境界啊。

    此刻放任对方离去,万一之后对方清醒了回来找自己咋办?

    就算西蜀和西域相距甚远,但真要被一个登封境界的强者盯上了,叶无忧只怕是睡觉都睡不踏实。

    面对叶无忧的话语,仓央措只是微笑,并未回答叶无忧的话语,随之目光远眺,语调平缓道。

    “佛宗宗主心生执念,已不适合执掌佛宗,且去西域望禁山闭过此生。”

    伴随着仓央措的话语落下,天地之间有一道金光一闪而过。

    真佛现世,口吐天地真言。

    仓央措此刻向着叶无忧微微颔首,温言笑道。

    “叶施主想必此生都不会再见到对方了。”

    四周跪拜的僧人,此刻有人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敢问活佛,佛宗有谁可接替?”

    仓央措此刻目光流转,在四周众多僧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却是停留在了某人身上。

    仓央措轻轻一指,四周金光顿时汇聚此人周身。

    莲池此刻一脸复杂之色,轻轻站起,任由那些金色光芒汇入己身。

    伴随着金色光芒的汇入,莲池隐隐感觉到,束缚了自己多年的境界瓶颈,此刻终于有所突破。

    “佛门之主,莲池长老可替。”

    在场僧人无不应从。

    仓央措此刻身形凭空浮起,身后金身佛像此刻也终于是换了姿态,由金刚怒目转变为了慈悲之色。

    仓央措眼眸向着远方望去,金瞳之下,仿若能看穿万里。

    随之,他在空中盘膝坐下,就那么静静悬浮在半空中,双手合十,向着佛宫外围的数万名虔诚信徒,向着西域那无数草原儿郎,轻轻诵起了佛经。

    此为佛言。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仓央措声音平缓,缓缓述说。

    他的声音仿若带着某种魔力,数万信徒如痴如醉,就连并不了解佛经的叶无忧,此刻也是渐渐沉入了心神。

    此为灌顶。

    此般讲述,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从日出讲到日落,在从日落讲到满天繁星。

    但聆听之人,却是浑然不觉身体有所劳累,反而是觉得身体愈发轻快,冥冥之中,更是仿若悟到了什么一般,原本许多心有执念的事物,此刻都纷纷有了答案。

    伴随着新一轮的日出,仓央措停止了讲述,众人也从沉浸之中醒来,有不少信徒高僧此刻虔诚喊道。

    “多谢活佛渡我。”

    叶无忧此刻也清醒过来,这番讲述,说实话他没听懂。

    但他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修为精进了不少。

    原本已空荡荡的内力,此刻尽数盈满,更是有一丝丝真气游龙在筋脉内平稳运行。

    而且,心剑的境界,得到了提高。

    系统界面,原本只有55%进度的心剑,此刻却是达到了80%。

    叶无忧此刻突然很想让仓央措再讲上个几天几夜。

    莲池此刻也是从沉浸之中清醒过来,一天的讲述,使他的修为一只脚踏入了登封境界,接下来只需要花时间稳固,便是真正的登封。

    这位原本以年过半百,更曾经是眼前这位真佛师傅的老者,此刻向着仓央措轻轻一拜,叹息道。

    “多谢仓央活佛,普渡众生。”

    仓央措此刻目光望着莲池,平静笑道。

    “并非佛渡众生,而是众生渡佛。”

    说完,也不管周围人群诧异神色,仓央措转头望向叶无忧轻轻一拜,道。

    “叶施主,多谢了。”

    真佛所诉,尽是天地真言。

    一抹除了仓央措,没有任何人能感受到的无形之气,此刻化作丝线汇入叶无忧体内。

    这是功德之气,也是天地气运。

    叶无忧神情倒是并未有什么拘束,琢磨了下,笑着问道。

    “之后准备干嘛?”

    “去一处地方。”

    “去哪?要不要一起?”

    仓央措只是摇头轻笑。

    叶无忧心中顿时明了,向着眼前这位真佛递去了一个我懂你的眼神。

    仓央措目光再度眺望四方,看了看那巍峨雪山之上,自己居住了许多年的布拉达宫。

    金色双瞳之间罕见的露出一丝复杂情绪。

    但在随后,这位真佛便化作一道流光飞逝在天边,只留下还在原地愣神的众人。

    叶无忧张开双手,用尽全身力气伸了个懒腰,随后向着那位已经是佛门宗主的莲池递去了一个眼神。

    莲池报以微笑。

    叶无忧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如今尽管仓央措成佛,但他叶无忧所搞出的那些动静,却是让他很清楚自己不该留在此地。

    最后瞥了一眼雪山之上那已经是一片沟壑的天路,叶无忧眼角抽了抽,加快了离去的步伐。

    一位负剑游侠,至此消失在人群之中。

    ……

    草原上,有着一处小部落。

    部落没出什么功勋之人,本应算不上有名,但附近草原却都知道有这么一部落。

    只因这部落内有一位女子,生的极为美丽,乃至四面八方的部落都知晓。

    也不是没有人动过歪脑筋,想要把这女子给收入帐中,但每次出手,都会被神秘之人所阻。

    一来二去,再加上这女子也终于过了最为年轻诱人的芳华阶段,也就无人再起心思。

    但他们只是奇怪,这般美丽的女子,却迟迟未作婚嫁。

    那女子如花似玉为谁留?

    部落的人也时常有疑问,但那名叫玛吉阿米的女子却总是笑着摇头,再加上对方身后总有神秘人出手,部落之人也就并未过多追问。

    他们只是知道,玛吉阿米很喜欢去离部落不远处的月亮湖畔,坐在湖畔青石上,经常一坐就是一天。

    今日亦是如此。

    玛吉阿米此刻正坐在湖畔,一袭如瀑长发随意散开,双脚踩在湖水里,轻轻晃悠。

    湖畔四周是一片繁茂的树林,此刻一切都显得很安静,安静到那轻微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玛吉阿米神色露出一丝嗔怒,在水中站起了身,叉腰转身笑骂道。

    “小扎达,说了姐姐今日没空陪你玩,去找其他孩子去。”

    话音未落,那原本神色嗔怒女子眼中却是微微一颤,紧接着急忙转过了身,不去看那张本早已模糊,但此刻却无比熟悉的面容。

    身后,此刻站着一位白衣僧人。

    没有无尽的佛光,没有梵音缭绕,没有那耀人的金瞳,仓央措就这么收敛了所有声息,从密林之外走来,直到望见那女子的背影,堪堪站定。

    这位堪称佛门史上最为年轻的活佛,此刻眼眸之中罕见的闪过一丝犹豫与迟疑。

    但最终,他还是下定决心一般,轻轻开口道。

    “我来了。”

    玛吉阿米并未回头,而是以背影对着他,淡淡道。

    “你来干嘛?”

    仓央措此刻有些哑然。

    读尽万千佛经的白衣僧人此刻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语,正当他思索之时,却望见那女子背影此刻轻微颤了颤,似在抽泣。

    他连忙上前一步道。

    “我来找你。”

    “找我干嘛。”

    “为你作一首诗。”

    安静的湖畔边,此刻传来女子仿若刻意压抑的笑声,仓央措向前望去,只见对方此刻终于转头回望,露出一张熟悉面容。

    那女子笑靥如花,却又泪珠悄挂。

    仓央措上前几步,刚刚伸出手,但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将手又缩了回去。

    玛吉阿米此刻见着这白衣僧人如此胆小行径,眼中微微一愣,随即有些气笑道。

    “怎么换了件白衣。”

    仓央措摸了摸他那光头,神色有些尴尬道。

    “之前那件僧袍有些破了,有位姓叶的施主跟我说穿白衣服比较好看。”

    玛吉阿米此刻再也忍不住,先是捂着嘴嗤笑一声,随即又忍不住蹲下身来哈哈大笑。

    她笑得很欢快,笑声中透露着一丝喜悦与开怀,仿若要把这几年的笑都补回来一般。

    仓央措此刻终于是壮起了一丝胆子,微微走上前几步,右手轻轻拂过对方那散落如瀑的三千青丝。

    青丝绕指柔。

    玛吉阿米此刻抬起头,望向那张此刻有些红着脸,不敢与其对视的脸庞,小声咕哝道。

    “一点没变,怎的成佛了还这般胆小。”

    仓央措红着脸反驳道。

    “变了,前世我只敢五百次回眸,而这一世我敢牵你的手。”

    玛吉阿米刚刚压下去的笑意此刻再度涌上,她忽然间涌入对方怀中,不住的低笑。

    仓央措一动不动。

    良久,才听见女子细微的声音。

    “你成佛了。”

    “嗯。”

    仓央措平静回应,右手轻轻抚摸对方青丝,但在那对方此刻看不见的脸庞上,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悲伤之色。

    但仓央措不知道的是,在他的怀中,原本还有些轻轻笑意的玛吉阿米,此刻眼中露出一丝哀伤。

    真佛已至天人境界,超越地仙之上,不可久留于人间。

    两人就那么轻轻抱着对方,仿若下一秒对方就即将不在。

    良久,怀中女子此刻低声道。

    “作首诗吧。”

    “好。”

    仓央措轻轻点了点头,随即缓缓闭上了眼眸。

    再度睁开之时,已是金瞳。

    天地之间,那原本已沉寂下来的佛光,此刻再度亮起,照耀整座西域天穹

    茫茫梵音尽起,自天际而来,响彻西域。

    整个月亮湖畔,此刻间仿若圣地。

    仓央措望着身前那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的熟悉身影,缓缓开口。

    这一次作诗,是为佛之真言。

    “那一天,

    闭目在经典香雾中,

    慕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仓央措缓缓念完最后一句话,随即抬头望向天穹。

    天穹此刻,如同一幕磅礴画卷,层层云朵汇聚在一起,遮盖天地。

    但其中心处,却是留出了一片巨大的空白,有佛光自上倾泻而下,笼罩仓央措周身。

    仓央措此刻望向玛吉阿米,见着对方神情,想要说些什么,但却终究没有言语。

    佛光笼罩之下,仓央措身形缓缓升起,他低头,最后看了一眼对方。

    心神一颤。

    他伸出手指,轻轻在空中写下了两字。

    两字,是为真佛之言,此刻化为一道流光,坠入玛吉阿米手心里。

    那漫天的佛光通道中,仓央措此刻闭上了双眸,双手合十,低声喃喃道。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最终,伴随着仓央措的声音愈发愈远,那漫天佛光此刻缓缓收拢,白衣僧人最终是消失在了这世间。

    地面上,那原本一直神色强装洒脱,甚至最后微笑目送对方离去的美丽女子,此刻早已是泪眼朦胧。

    她强忍着不让泪水滴下,轻轻摊开手掌,其上,跳跃着两个金色文字。

    玛吉阿米忽然间泪流满面。

    金色文字化为一道流光,融入进玛吉阿米的体内。

    “来世。”

    世间安有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一世,我不负如来。

    下一世,我定不负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