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七十二章 最近很太平
    一袭青衫剑客在小路上缓缓而行,突然停下了步伐,抬头望向远处天空。

    即便相隔甚远,但叶无忧还是能看见那如同画卷一般的天穹,看的见那漫天的金色光彩。

    缓缓吟诵之声清晰可闻。

    待金光散去,天空之上终于又恢复了平静,仿若什么都不存在一般,良久,那青年剑客才缓缓收回了目光,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有一道金光掠过,自天际而来,落入了叶无忧手中,令叶无忧眼神一颤。

    他张开手,却看见一个金色的手指骨,其上散发着阵阵温和,但却又充满威压的气息。

    佛骨舍利。

    叶无忧沉默。

    他轻叹一声,将这指骨收入了储物空间之中,再度起身向前而去。

    但随之,叶无忧望着远处那金光消逝的天空破口大骂。

    “仓央措,你这个死秃驴,真的是白修行了,本以为你成佛了脑子会好点,但现在看来,还是一块发臭的迂腐豆腐,迂腐,简直迂腐。”

    他轻叹一声,双眼中泛起一抹复杂,喃喃道。

    “早知如此,成佛又有何用?”

    骂了片刻,叶无忧兴许是感到累了,才轻哼一声,随即又踏上了旅途。

    从西蜀来时,叶无忧与仓央措花了将近三个月。

    此番回往,只剩叶无忧孤身一人,约莫半个月,便接近了西蜀边境。

    兴许是离西蜀离的近了,沿途之上,叶无忧也遇到了不少西蜀的商人。

    在一番客气的攀谈交心后,叶无忧朝着一位商队领头塞了几粒碎银子,成功混上了商队的马车。

    叶无忧靠在马车车厢内,只感觉一阵放松,劳累了多日的双脚此刻终于得到了解放。

    回想起近些日子的往事,叶无忧总觉得有些不太真切。

    而且佛门也并未隐瞒此事,而是将此事宣扬了出去,再加上这些商队中,也有不少人曾亲眼见证那漫天金光,听闻那天地梵音,以至于叶无忧一路上所听闲谈,尽是最近的成佛之事。

    但佛门还是很细心的掠去了叶无忧的存在,也不知是莲池的意思还是如何,总之在仓央措此般成佛的背景板中,并未有任何剑客身影的存在。

    以至于在众人下车休息之时,叶无忧初始还兴致勃勃的坐在一旁,想要从众人的话语中听一听自己当日勇闯佛宫,剑斩天路,一剑逼退四大吹雪一大登封的故事。

    然而他失望了,有关于他的描述一句话都没有。

    其实也还是有一句话的。

    有个商队的商人此刻神秘兮兮的说道。

    “跟你们说点小道消息啊,这次佛门那位仓央上师成佛时,其实并非那么顺利。“

    叶无忧一听,本来有些萎靡不振的他顿时又坐立了起来,静静等着对方的下文。

    ”这消息来之不易,是我朋友的弟弟的朋友的二伯的侄子说的,他好像是那佛宫中的和尚。“

    这商人卖了个关子,见四周众人神色并无太大激动,只有那新加入商队随之一同前行的小子倒是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当下觉得很没意思,索性直接道。

    “听说那时,有个狂妄之徒擅闯佛门禁地,更是想要冲上那佛宫干扰那成佛盛事,结果你们猜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叶无忧急忙问道。

    商人呵呵一笑道:“结果那狂徒,惹的佛门宗主亲自出手,将他打了个半死,按在地上半天都不得起来,照我说,打得好,这等狂妄之人竟然想要阻碍别人上师成佛,活该如此。”

    叶无忧此刻脸上神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他轻咳一声,转过身去,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叶无忧仰天长叹,本以为就算不能扬名立万,青史留名,至少也能在这偌大的江湖之中留下属于自己的小小背影,但现在看来,却是没得了。

    之后商队的人还在讨论,其中以仓央措最后所述的那首诗最为传神。

    商队之中,只有着行队商人和一队聘请而来的镖师,可以说都是大老粗,但仍是对仓央措那些诗文深有感触。

    每当有人说一句时,就有不少人附和道“懂了懂了,这句我懂。”

    也不知道是真的懂了还是……

    其中有一个镖局的汉子此刻也凑了过来笑道。

    “你们啊懂个屁的诗词,一群没文化的,依我看,那位活佛最后说的,尤其是那句这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呦,才最为传神,乃是精髓。”

    此话一出,立即有人反驳道。

    “陈镖头,不对吧,那最后的不负如来不负卿,才是最为传神,你要说别的,其实我都不懂,但这句话,我可是真懂了的。”

    那被称作陈镖头的汉子此刻横眉一瞪,怒道。

    “老子说是就是,再敢废话老子揍你。”

    那反驳的年轻商人顿时噤声。

    待那陈镖头远去后,那年轻商人才苦着脸向着周围人问道。

    “这陈镖头,收了咱们的银子,咋还这般脾气,李老板,你咋选了这家镖局。”

    李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子,也是此次商队出行的队长,几位商人里属他家产最为雄厚。

    此刻听着这人话语,李老板哼道。

    “年轻人,出来混就得学着点,陈镖头虽说脾气臭,但护镖十几年,愣是没一次出事的,咱家也跟他合作多年了,一路上都没什么风险,你以为我这一副身家怎么来的?”

    “都是稳起来的,咱们这些跑西蜀西域两境的商人,一次赚的钱是多,可要是被那些马匪劫走一次,那就是大半个家业没了,相比这些,脾气臭点算什么,我就喜欢脾气臭的,至少有话直说,你哪里惹得他了,他也直接骂,好过那些表面笑嘻嘻背后捅你刀子的阴险小人。”

    李老板刚说罢,眼角余光一瞥,就看到陈镖头正盯着自己,李老板连忙堆上一个善意微笑。

    待陈镖头转移视线后,李老板才狠狠的拍了那年轻商人一巴掌,小声道。

    “陈镖头是三品境界的武夫,而是修的是横炼功夫,一般的二品也不一定敌的过他,刚才的话全被陈镖头听到了,你这臭小子。”

    那年轻商人此刻神色有些惊讶,但随之又有些慌张道。

    “那这路上万一出了事,他不会丢下我吧。”

    李老板嗤笑道。

    “要我说,就该丢下你这个包袱,跑商没跑过几次,屁话一大堆,不过你家里老头让我照顾你,那我也没办法。”

    不过随即李老板站起了身,拍了拍他那油水越来越多的大肚子,笑道。

    “不过你放心,也算是托了仓央活佛的福气,最近这边很太平,以往那些马匪此刻都不出来劫镖了,也不知道是感化了还是怎样,咱们这一趟,保你赚得流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