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七十八章 我在想家
    陈镖头一脸震惊的望着场中的李老板,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在他的视角里,自己什么都没做,对方直接把这通脉草递给叶无忧?

    为什么不给我啊混蛋?

    虽说别人救了你们一命……但这毕竟是十万两银子啊。

    陈镖头有些不明所以然,但他也无权干涉对方,只能无奈摇头。

    但他心里也有几分明白,尽管自己刚才“和颜悦色”的,丝毫不为利益所动。

    但这通脉草,既然已经暴露出来了,仅凭李老板的实力,想要完整的带在身上,怕是睡觉都不得安稳。

    天知道那群马匪到底有什么通天的关系,至少看到对方能做出帮助刘家成为天澜城最大的家族这一点,就知道其身后势力不俗。

    在这种局面下,李老板这个选择,其实是正确的。

    至于为什么不送给自己而是送给叶无忧,陈镖头心中也猜的到几分缘由。

    陈镖头抬头看了看叶无忧那张剑眉星眸清新俊逸风流倜傥潇洒英俊的帅气脸庞,内心不由得微微叹息。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潇洒剑客,而且据陈镖头看来,最起码是个二品境界。

    这样的人,谁不想结交?

    保不准叶无忧身后就是哪个西蜀的大宗大派。

    一株根本拿不稳的通脉草,换一个未来的大佬交朋友,不香么?

    但是,叶无忧沉默了。

    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草是什么东西。

    但他隐隐感觉到很贵重。

    李老板低着头,眼角余光偷偷瞄了一眼陈镖头。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李老板倒吸一口……

    天挺热的,李老板吸了口热气。

    李老板只觉得自己心脏狂跳,陈镖头此刻脸上的微微叹息和无奈,但配上对方那有些凶恶的面容,落在李老板眼里。

    就如同已经蓄势待发要杀人一般。

    若不是看着叶无忧还在自己身前,李老板估计陈镖头都要直接一刀砍死他,然后拿了通脉草潇洒离去。

    望着叶无忧此刻沉默不语,李老板心中微微一颤,眼中闪过一丝坚决,仿若下了很大的决心。

    他咬牙道。

    “请叶公子收下,李某知道,一株小小的通脉草算不得什么,叶公子救命之恩无以回报,但李某家在城中还算有些积蓄,李某愿意让家里的两成产业送给公子,只求公子收下。”

    陈镖头再度震惊了。

    叶无忧也傻了。

    这都哪跟哪啊?

    李老板此刻又悄悄的瞥了一眼陈镖头。

    李老板要哭了,陈镖头那震惊的神色,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不说别的,眼珠子死死盯着自己,都要瞪出来了。

    李老板声音颤抖。

    “三成,三成家产。”

    叶无忧还是没说话,他正在努力的思考其中一些东西。

    “四……四成家产,只求叶公子以后让李某做叶公子所在宗门的附属。”

    叶无忧真的震惊了。

    给自己钱就算了,还要做自己宗门的附属?

    虽然自己严格来说不缺钱,但钱这东西……谁不喜欢呢?

    当下,叶无忧连忙道。

    “李老板,你这说的,让在下都不知道怎么是好……”

    叶无忧想了想,皱了皱眉,又道。

    “李老板,你说的这通脉草,它很贵重么?”

    李老板抬头看了一眼叶无忧,又看了一眼凶神恶煞的陈镖头,颤声道。

    “算不得多贵重,叶公子收下吧。”

    叶无忧心中舒了一口气,点点头满意道。

    “那就行,太贵重我也不好意思收,至于你的家产,叶某是不要的,但若是想成为我宗门的附属家族,倒是可以探讨的。”

    叶无忧接过锦盒,刚想把它放进储物空间,但想了想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便随意将锦盒丢进了地上的包裹里。

    看的陈镖头和李老板一阵眼皮抽搐。

    李老板此刻看向叶无忧的眼神已经有了一抹异色。

    你听听,这算是人话么?

    太贵重不好意思收?十万白银不贵重,什么算是贵重?

    成为宗门附属可以讨论?

    我李家虽然势力算不上大,但轮有钱,天澜城当属第一,西蜀全境内的商贾之家,我能排前二十。

    多少宗门求着想要收我当附属家族……唉。

    这一刻,李老板在心中对叶无忧的评价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面。

    英俊潇洒,温润如玉,实力高强……脸厚心黑。

    这样的人,就可以欺负这样套路我李家家主李富贵了么?

    我李家上下,一定要!

    跟定他了。

    叶无忧此刻倒是神色轻松,没再去管李老板,而是笑着拍了拍陈镖头的肩膀,道。

    “陈镖头,你眼界要放宽一点,开始看你那模样,我还以为这通脉草很贵重呢,结果还是别人李老板有气度啊,毕竟是大老板,一个破草能算多贵重,你也要学学别人李老板,不能光练武。”

    陈镖头挣脱叶无忧的手臂,双眼从上到下再度打量了一遍叶无忧,然后想开口说些什么。

    但他最终却实在是说不出一句话,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走了。

    这倒是让叶无忧很疑惑。

    不就说了你几句么……陈镖头人挺好的,就是心胸太狭隘了。

    一旁的李老板已经溜的远远的,不想再看见叶无忧。

    看一眼,李老板就觉得对方是一坨银子,价值十万两。

    商队又开始了行进。

    尽管此时已是深夜,但还是选择了连夜赶路。

    众人也未有什么不满,一个个神色都很清醒。

    没别的,被吓的。

    三十多个马贼,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打起来,那叶公子手起刀落……

    万一再有马匪前来呢……

    尽管连夜赶路,但这样的话,明天上午就能到天澜城了。

    再累,好过丢了命。

    幸运的是,这个夜晚终归是过去了,再没有其余动静。

    第二天上午,当众人拖着疲惫的步伐,望见视线里的那抹高大城墙时,神情立刻振奋了起来。

    “回家了!”

    “终于回家了!这一次说实话赚了不少啊。”

    有不少商人此刻都欢呼了起来,就连一向严谨的陈镖头,此刻神色都稍稍有些放松了下来。

    李老板也是心神振奋,尽管自己没了那通脉草,但他就当从来没见过那玩意。

    自己这一车货,是队伍里最多的一批,这一趟下来,也能赚不少。

    李富贵走上前,望着前方那位青年剑客的背影,犹豫了下,上前打了个招呼道。

    “叶公子,在想些什么呢?”

    叶无忧望着此刻那群正在欢呼的人群,微微笑了笑,眼中泛起一丝复杂情绪。

    他缓缓开口。

    “我在想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