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八十一章 真的牛批
    听闻叶无忧的话语,伏案书写的商陆愣了愣,终于是抬起了头,一脸惊疑的望着身前。

    两人对视良久,商陆才放下手中笔,面色惊喜,刚想说些什么,但看到身后那排的长长的队伍,轻咳一声,缓缓道。

    “原来是叶兄啊,许久不见,近日可还安好?”

    说完,商陆朝着叶无忧挤了挤眼睛,随即拿起笔来,在纸上写了一行小字。

    叶无忧定睛望去,内心不由得一乐。

    只见纸上面写着,“叶哥,别暴露我是道子,配合一下,晚上我请客。”

    叶无忧眼中闪烁着光芒,望着身前的商陆。

    说实话,他没搞懂商陆到底是要做些什么。

    不过在象征性的问了几个问题配合了对方一波后,叶无忧径直走到了旁边的一处小桌上坐下。

    也没干别的,就看着商陆给别人算卦什么的,看了片刻后,叶无忧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那些人大都不是来算卦的。

    而是来寻医问药的。

    寻常百姓倒还好说,五个铜板,可以算一次卦象,即使是问药方,也仅仅是一些普通症状的方子,叶无忧之前与独孤玄学过一些医术,莫说商陆,自己也知道不少。

    但那些有些修为的江湖人,问的可就不止于此了。

    他们的动作体现的倒也很豪爽,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这就让叶无忧觉得很不豪爽。

    有一个四品境界的精瘦男子,丢下了一堆银子后,先是装模做样的问了一堆卦象后,随即又苦闷的问道。

    “道长,我的老婆曾经在一次事故中被人暗算,体内有一股阴寒之气无法去除,我寻医问药多年,但都无法根治,我内人已在床上卧榻多年,近来情况愈来愈不好,都说道长医术高超,还望道长出手相救。”

    叶无忧瞟了一眼,很明显的看见商陆眼皮子抽了抽。

    叶无忧心中略微思索一番,便明白了此中蹊跷,摇头无奈笑了笑。

    这种病症,哪里是一般的医术能治的?若要治,那几乎就得用到道门内部的高级丹方了,毕竟道门可谓是天下炼丹的宗家,什么丹药都不缺。

    但这种丹方,极为珍贵,凭什么给你?

    换句话说,你十来两银子,就值这个价了?这种丹方,根本就不是价值的问题。

    况且商陆此番,也只是给别人算算卦,测测天象什么的,至于医术,百姓们若是一些简单的病,也肯定是会出手相治的。

    但至于那种江湖上各种爱恨情仇所引发的疑难杂症,显然不在此列。

    至于在山下听到的,那个可以帮人筋脉疏通的丹方……

    叶无忧百分之八十估计是商陆开始见着别人女弟子漂亮,结果就悄咪咪的给了出去,完全没想到此事会在江湖上引起这样的轰动。

    结果现在好了,全都是来问药的,问的还一个比一个刁钻。

    这种丹方,就算商陆想给,也绝不能给。

    因为这代表的是道门,而并非他一人。

    事实也正如叶无忧所想,商陆至今还在犯愁前些时间给出去的那丹方,在江湖上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自己要是回去的话,宗门的长老怕不是要抓着自己不放了。

    幸好灵梦宗并未把丹方传出去……不过估计也是因为道门的长老们找过她们了也不一定,总之商陆此时此刻,是绝对不可能再交出去什么丹方的。

    况且别人说的惨,就真的一定是事实么?

    若是编出来的虚假事情,给出了一道丹方,那后果将极为严重。

    至于商陆自己,他只是想赚些银子,好继续“游历”江湖,这一趟下来,没个两三年,他打死都不会再回山上了。

    好说歹说,商陆终于是把那精瘦男子给送走了。

    “呼。”

    商陆长叹了一口气,转头望向叶无忧,露出一副苦涩脸庞。

    叶无忧面色玩味,但装作视而不见。

    此时,商陆前面又来了一位男子。

    那男子颇为年轻,也就二十来岁,四品境界还算不错,一身着装也算得体,想来是某个宗门的年轻一代优秀弟子。

    但唯一有些奇特的,就是那男子腰间挂了一个东西。

    不是玉佩,不是包裹,而是一个有些小巧精致的水杯。

    那男子此刻坐了下来,先是沉默了一阵,随后有些面露愁容。

    商陆心里有些犯愁,莫非又是个来求丹方的?

    看来自己这摊子是开不下去了,今天搞完就收工吧,赚的银子也够自己去青楼浪几天了。

    那男子此刻终于是开口,只见他面色忧愁的说道。

    “道长,我是岳华宗的弟子,林孟,都说道长知识渊博,我此番前来,是想请教道长一个问题。”

    商陆心中舒坦了不少,原来是问问题的啊,那就行,只要不是来求丹方的都好说。

    商陆和颜悦色的笑道。

    “说吧,什么问题。”

    林孟想了想,叹息道。

    “道长,爱一个人就那么难么?为什么我付出了那么多,可她还是对我不理不睬呢,我要怎样才能追逐到我爱的人呢?”

    商陆沉默了,叶无忧也愣住了,心想这是哪家的傻孩子。

    林孟见商陆不说话,也不在意,而是接着说道。

    “其实我心中也明白了一些,或许我早该放下了,但是我始终放不下,放不下她,也放不下一些事。”

    商陆无言,转头望了一眼叶无忧,眼中透露出一股“这啥玩意”的意思。

    但叶无忧此刻却是神情凝重,想了想,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他朝那男子挥了挥手,示意林孟过来。

    林孟看了叶无忧一眼,神色有些怀疑,心想这谁啊?能帮我解答问题么?

    但在商陆的肯定与鼓励下,林孟还是走了过去,在叶无忧身前坐下。

    叶无忧看了看眼前男子,二十来岁四品境界,长得也算对得起观众,但为何会这么蠢呢?

    叶无忧淡淡道。

    “没有什么东西是真的放不下的。”

    林孟说。

    “可我偏偏就放不下。”

    叶无忧想了想,在旁边给客人喝水的地方,拿了一个水杯过来。

    他将水杯放在林孟手中,示意他拿住,随后拿起一旁的水壶,朝着里面倒热水。

    水壶的水很烫,叶无忧一直倒,没一会儿,水就满了出来。

    林孟手被烫到,马上松开了手,水杯也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叶无忧笑道。

    “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会放下。”

    林孟眼中露出一丝明悟,但随即,他想到了什么,问道。

    “我能换个水杯么?”

    叶无忧示意对方随意。

    只见林孟拿出了他一直挂在腰间的那个水杯,示意他准备好了。

    叶无忧继续倒水。

    一直到水满溢出来,林孟都没有放手。

    叶无忧问道。

    “水不烫么?”

    林孟此刻手都在微微颤抖,但他却仍是紧紧抓住水杯不曾松开,颤声道。

    “烫。”

    “那你为何不放手?”

    林孟神色坚定,目光望向水杯,眼中竟露出几分柔和。

    他轻声道。

    “因为这水杯是她送的。”

    叶无忧回头与商陆对视一眼,叹道。

    “舔狗是真的牛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