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八十七章 来的好啊
    李初珍明显是被商陆的话语勾起了兴趣,十七八岁的姑娘,整日在皇宫之中,想来也是无趣的很。

    “道士啊,我问你,那些一品高手,真的能以一敌千,翻山倒海么?”

    商陆此刻也是神色得意,打架他不行,唠嗑我最行,索性一屁股直接在车厢内坐下,又端起茶壶喝了一大口,才道。

    “以一敌千,说夸张也不夸张,但要看对方是什么人了,寻常稍微厉害点的二品境界,若是面对一百个普通人,也能以一敌百,但若是一百个身批铁甲的兵士,那估计是不太行。”

    “一品里面啊,也分高低的,像寻常白虹境界,就看他体内真气的量了,理想一点,若是真气不断,以一敌千,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一般白虹境界没有那般真气,若是真遇上一千个铁甲兵士,斩杀个五百人就不错了,剩下只能逃命,但若是拼上老命的话,说不定能以一敌千。”

    李初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

    “这样啊,和书里的有差距,但也算是很厉害了。”

    商陆摇了摇头,示意道。

    “非也,方才所说,不过是寻常一品白虹罢了,若是吹雪境界,虽说未有质变,但以一敌千或许有机会,就算不成,也能全身而退,真正翻山倒海那般的,还是得看登封造极之境了。”

    那一直不曾说话的白衣女子,此刻听到商陆说吹雪境界以一敌千只是有机会时,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那登封境界呢?”李初珍眨了眨眼,期待问道。

    商陆轻咳一声,缓缓道。

    “登封境界的长辈,我道门应该是有的,登封境界已经可以引起天地变化,就是我们道门所谓的与天地沟通,却是与白虹吹雪境界有了质变,但我没怎么见过他们出手,不过可以参照一下,独孤玄前辈那道豫章城外的百丈剑气,想来也就是如此威力了吧。”

    商陆随意说着,丝毫没注意到李初珍朝着自己疯狂打眼色,等到醒悟过来,却是有些晚了。

    叶无忧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在意。

    他脑海里只是在思考商陆方才的话语。

    白虹吹雪,叶无忧凭借着那百道一品剑气以及自身这些经历,其实也都有所领悟,知道这些与商陆所说,并无太大差别。

    即便丢在两国战场之上,千人敌罢了。

    当然,这也极为恐怖了,两军交战,若是有这么一员一品的猛将,那无疑是开局领先一个大件。

    可登封境界,与白虹吹雪之间的差距,却是不小。

    就目前而言,登封强者,叶无忧只见过阿旺罗一人而已。

    仅仅是这一人,便深刻的让叶无忧领悟到了什么叫做天差地别也不为过。

    仅仅随意一式,便可让自己狠狠的压在地上不得动弹,更是面对凝实了的地仙一剑,还能活下来,而且并未受到致命伤害。

    当然,这其中也有叶无忧发挥不了那剑气的真正实力所致,但叶无忧很清楚,若是寻常吹雪境界,在这剑气之下,绝对是荡然无存。

    更是能凝聚出百丈金身,说是能够翻山倒海,倒也不算为过。

    登封尚且如此,那造极呢?岂不是更为恐怖?

    至于地仙,叶无忧更是觉得有些心神恍惚,仅仅是一道剑气,便是叶无忧目前的最大杀招,若是地仙全力施展,那会是如何?

    自己一剑发挥不了全部威力,都劈开了那西域的雪山天路,真正的地仙一剑,岂不是那座雪山都要荡然无存?

    至于地仙之上……

    叶无忧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他也是自仓央措成佛之后,才知道原来地仙之上,还有天人。

    天人境界。

    仓央措一步成佛,却是直接从二品,一步迈入天人。

    叶无忧虽然见过仓央措出手,但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只知道,那和尚的轻轻一挥,便让阿旺罗这位登封境界的金身法相,生生破碎开来。

    思来想去,叶无忧突然觉得这个在二品境界就凝聚出真气,更是完全领悟了心剑,加上一丝剑意的自己,在那些大佬面前简直是如同蝼蚁。

    商陆见着叶无忧叹气,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语勾起了对方不好的回忆,试探性的问道。

    “叶兄,怎么叹气了?”

    叶无忧看了他一眼,轻轻道。

    “我觉得我这个十八岁的二品,实在是太菜了。”

    “就算凝聚了真气,领悟了心剑,还领悟了一丝剑意,那又有什么用呢?”

    叶无忧很是叹息,但商陆的脸色却是有些僵硬。

    十八岁二品,凝聚了真气,还领悟了心剑和剑意,你这是在炫耀?

    就算如今江湖气运变多,强者也变多了,但十八岁的二品,能有几个啊?

    很多人终其一生也就是二品境界好吧!

    李初珍不懂,于是就问了问商陆。

    “喂,小道士,你几品啊?”

    商陆没好气道。

    “我也二品。”

    李初珍点了点头,对于江湖事一窍不通的她,此刻恍然道。

    “原来大家都是十八岁,二十岁就二品了啊,那看来武道也不是很难。”

    商陆彻底无言了,索性走出了车厢,还是赶马车轻松点。

    只是他们都不曾注意到,在叶无忧说他领悟了剑意之时,马车内那白衣女子,轻轻看了对方一眼,但随即又转过头去,目露沉思。

    突然间,马车又停了下来。

    叶无忧一脸不耐,对着外面喊道。

    “才刚走几步路啊,别偷懒,好好赶车。”

    车厢外传来商陆平静的回应。

    “有人打劫。”

    叶无忧微微一愣,随即探出头来望向前方。

    约莫十来个神色各异的凶恶男子此刻站在一条三叉路口,虎视眈眈的望着此方,脸上神色就差贴上“我是坏人”这四个大字了。

    叶无忧刚走下马车,身后李初珍也蹦蹦跳跳的窜下了马车,随后是一脸无奈的白衣女子。

    那些劫匪此刻看着李初珍,神色一亮,眼冒精光。

    不过李初珍的眼睛精光更甚,神色兴奋的道。

    “哇,是劫匪啊,终于有人来打劫了,跟书里的一模一样,这次可算没白出来。”

    叶无忧神色无奈,商陆更是泛起笑意。

    二位二品,一位吹雪境界的人在场,对上这些连不入流都不算的劫匪,实在是有些欺负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