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九十一章 有染(求求了,给点推荐票吧)
    秦公子面色如常,依旧是笑着招呼着众人离开了酒楼。

    但他自身,却是不曾离去,反倒是拉着那位姓方的中年文士一道,又回到了酒楼内。

    叶无忧自顾自的夹菜独酌,眼神有些奇异。

    他眼中似笑非笑着对徐平说道。

    “徐兄,你可能要做好一些准备了。”

    徐平闻言先是一愣,不过当他看到那又再度返还的几道身影,眼神却是沉默下来。

    相比于开始的人数众多,此刻再度前来的只有四位。

    秦公子,方文士,孙如,以及那位侍女。

    四人神色也大不相同,其中那位秦家的公子,因其还算比较年轻,神色眉宇之间透露着一丝丝兴奋和激动。

    至于那位姓方的中年文士,此刻脸色却是有些疑惑,显然还不清楚秦公子为何要将他留下。

    至于孙如,此刻回头瞥了一眼那跟在自己身后,此刻表现的一脸无辜模样的侍女,眉头紧皱。

    这一幕,秦公子落在眼里,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却是更加确定了方才那侍女的话语。

    就在刚才,那孙如的侍女,或者说是自己早早安排在对方身边的棋子,悄悄的告诉了他一件事情。

    孙小姐与一位叫徐平的男子……有染。

    他秦家能做到这安阳城内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自然也不是一切按部就班的发展的。

    除了一些正常的手段外,与一些官员疏通关系,挖掘有才华的士子,为他们举荐,等等……

    这名叫方元的文士,便可以说是他们秦家一直潜在培养的对象,如今更是走到了入朝为官的那一步。

    虽说还只是个主簿,但毕竟是皇都内的官员,日后所接触的人和事,都将大不一样。

    此番为对方的践行宴,也是他秦家要与对方拉拢关系,好谋求以后的发展。

    至于那侍女,更是秦家早早的就安排在了对方身边,成为了方夫人的侍女,也就是孙如的侍女。

    不过近来这小侍女不太安分,似乎是想要更进一步,成为方先生的侍妾,但却是由于孙如,方元却是始终不曾沾染其他女子。

    这侍女的小心思,秦公子心中也知道,但他并不在意,或者说,乐于看到此事的发生。

    若是方元身边的女人,是自己的人,那么对方的一举一动,则秦家都了如指掌。

    而且秦家以后的发展,无疑是更近一步。

    方文士此刻看了看秦公子,眼神有些疑惑的问道。

    “秦公子,究竟是什么事情?若是无事,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别人吃饭了。”

    秦公子此刻脸上有微微笑意,没有答复这位即将是主薄的学士,而是上前一步抱拳道。

    “在下秦家秦子建,此番多有打扰,敢问哪位是徐平。”

    徐平此刻怔了怔,随即起身抱拳道。

    “在下就是,敢问秦公子何事?”

    秦公子此刻依旧是笑脸盈盈道。

    “敢问徐公子在哪高就?”

    “在下还在负笈游学中,尚未高就。”

    “徐公子是哪里人呢?公子负笈游学,家境肯定不错吧。”

    “没有没有,在下不过庆州一小镇之名尔,家父在私塾教书,算不得如何。”

    徐平神情言语极为客气,虽然他不知道对方为何如此问,但对方一脸笑意,他便没有多想。

    可当他说完这些后,秦公子的神色却是冷了下来,脸上的微笑此刻也慢慢收敛。

    秦公子此刻看着对方,神色间有些不屑,道。

    “既然如此,徐公子那为何还要勾搭他人之妻,不觉得羞愧么?”

    此语一出,在场之人无不是微微错愕,徐平更是抬头望向对方,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那方文士,此刻也是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皱眉,但却没有言语。

    倒是叶无忧,此刻有些惊讶之后,眼中却是浮起了几分无奈笑意。

    这秦家的公子,还真是一个有脑子的纨绔子弟,竟然先问清徐平家室如何,确定是自己惹的起的人后,才发难于对方。

    徐平此刻眼中有些愤怒,愤然道。

    “秦公子何出此言?徐某至今,自认未做有愧于人心之事,今日事宜,秦公子可得把话说清了。”

    秦公子面色依旧是有些笑意,不过那笑容却是有些冷淡。

    他指了指孙如道。

    “方才,你与孙小姐说了什么,可否再说一遍。”

    随即,秦公子又望向孙如,温言道。

    “孙小姐也可以说说方才如何?秦某不才,可未曾听闻孙小姐在此城中,有什么异性朋友。”

    徐平此刻神色明悟过来,眼光在对方那名侍女身上转了转,深吸一口气,道。

    “在下与孙小姐乃是故人,此番也只是恰巧路过此地,碰巧遇到对方,便聊了几句,并无其他意思。”

    秦公子此刻眯了眯眼,转头望向孙如,道。

    “孙小姐?是如此么?”

    孙如点了点头,淡淡道。

    “我与徐公子乃是幼时相识,之后随着家族搬迁来到安阳,今日只是恰巧遇见而已,秦公子还望不要多想。”

    然而秦公子此刻依旧不依不饶,继续追问着孙如。

    但孙如和徐平均是如实相奉,方才他们的话语,也并无什么见不得人之事。

    秦公子此刻神色一时有些尴尬,莫非这两人真的没什么?只是那侍女鬼迷心窍?

    他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侍女,那原本还一脸无辜的侍女此刻身子微微一颤,眼珠子转了转,竟是开口道。

    “我……我亲眼所见,那男的还问了小姐如今婚嫁否,过的好不好。”

    “我……我也是为了小姐和老爷,不想让别人破坏了小姐的感情。”

    方文士此刻终于有些站不住了,毕竟是自己的妻子,他神色犹豫了下,也还是开口问道。

    “如儿,你方才说你与此人幼时相识,莫非此人就是……”

    方文士毕竟是孙如的丈夫,对于自己妻子的事情,还是了解一些的。

    虽然对方家族不曾说过,但他也并非愚笨之人,婚前也曾调查过自己妻子身世,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曾经好像退过一桩婚事。

    孙如此刻轻叹一声,此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此事说出来,对徐平的影响却是有些不大好。

    但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说。

    “徐公子幼时与我有娃娃亲,但之后双方已经退婚,与对方再无瓜葛,之后我会随夫君去往都城,今日只是恰巧碰到而已,还请秦公子到此为止吧。”

    秦公子此刻神色微微一愣,再度打量了下徐平,神色露出几分怜悯与讥讽。

    徐平的面色却是有些惨淡,有些话,从自己嘴里说出和从别人口中说出,是大不一样的。

    被女子退婚,这种事情,无论在任何时代,可以说都是一件极为不光彩的事情。

    秦公子微微一笑,道。

    “原来如此,我就说孙小姐的眼光也不会那么差,看来是我多虑了,此事就此结束吧,一会你们这桌的单我买了,就当是打扰到诸位的赔礼吧。”

    说完,秦公子不露声色的瞥了那侍女一眼,那侍女眼中一颤,低下了头。

    就当他要转身离去之时,身后却是传来一道女子清脆的声音。

    “想走?告诉你们,这徐平是本小姐罩得,你们这些什么秦家的东西,赶紧给本小姐磕头道歉!”

    徐平有些惊讶的转头回望,却只见的李初珍此刻站起了身,一脸怒容的望着前方。

    那一直遮盖在对方脸上的面纱,此刻不知何时落下,露出了那张清秀姣好的面容。

    秦公子也看到了李初珍,那本阴沉的眼神陡然间一亮,随即露出几分兴趣,笑言道。

    “不知姑娘是何许人也?在下秦子建,今日得幸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不得不说,李初珍这副相貌,落在众人眼中,自然是极为出色的。

    虽说已经十六七岁,正是女子的芳华岁月,但却因身形看起来娇小,显得更为年轻,可所穿衣着配饰,却彰显着一股富贵之气。

    而对方神色的怒容,落在秦子健眼中,却是使得对方更加平添了几分韵味。

    然而李初珍压根就没理对方的话语,而是径直走到了这位秦公子的身前。

    秦子健此刻依旧是一脸笑意,眼前这位女子,无疑是让他眼中一亮。

    他看着对方走向自己,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结果神情却是瞬间错愕,紧接着感受到脸上那火辣辣的疼痛。

    没错,在众人的注视下,李初珍神色丝毫未曾犹豫,干净利落的打了对方一巴掌。

    随即李初珍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三步两步跳回了后方。

    “啪啪啪。”

    并不是巴掌的声音,而是叶无忧与商陆此刻两人坐在窗边,眼中带笑的鼓起了掌。

    这位一直养尊处优的秦公子,此刻才刚刚从这一巴掌中缓过来,紧接着神色震怒吼道。

    “来人,给我把这小妞抓起来,还有这个姓徐的,还有,还有这两个拍手的……算了,全都给我抓起来。”

    然而叶无忧与商陆对视一眼,眼中均有无奈笑意,紧接着两人向外轻轻一跃,却是消失在了窗边。

    秦公子神色一愣,捂着那还有些疼痛的脸庞喃喃道。

    “跑了?”

    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大喊道。

    “人呢?一群饭桶,没听到我说话么?还不快上来抓人,再慢点人全跑了!”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楼梯处却是传来了叶无忧不紧不慢的声音。

    “这位秦大公子,倘若你是说你那些呆在楼下待命的三脚猫手下,那就大可不必了。”

    感受着秦公子那有些错愕的目光,叶无忧再度笑道。

    “秦公子莫要担心,人都还有气呢,也就废了几只手而已,不过你这手下里面怎么还有流氓?我刚下去时,有个不太安分的在调戏楼下的一位女子,为了杜绝此事的发生,我就帮了帮忙,把他腿给废了,至于哪一条腿,忘了。”

    至于商陆,此刻倒是扭了扭胳膊,不满道。

    “还以为能放松放松,结果最高的才五品,就这也能来当侍卫?秦公子你也未免太不注重自己的安全了。”

    秦子健此刻眼光微颤,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碰到硬点子了。

    但这落魄的书生,怎么会有这般朋友?

    但秦子健随即冷笑一声,道。

    “不过是几个江湖武夫罢了,在这安阳城内,敢打伤了我的人,还真是不知死活。”

    叶无忧瞥了这位秦家大公子一眼,随即目光转向徐平。

    此刻的徐平,神色逐渐有些惘然,显然是事情的发生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叶无忧突然朝他喝道。

    “徐平,这个姓秦的,你看怎么处理?”

    “啊?”徐平此刻神色有些呆滞。

    “就是打还是不打,打死还是打个半死,你来决定。”

    叶无忧随意说道,语气平淡。

    这毕竟是徐平的事情,他人的事情,说实话叶无忧本来没打算插手。

    但事情的发展,却是让叶无忧这个旁观者也有些火大,再加上自己这边的李初珍都已经动手了,那他叶无忧就断然没有退缩的理由。

    只是他不曾想到,徐平此刻神色竟还有犹豫。

    徐平此刻确实是在犹豫。

    秦家,尽管他未曾接触过,但他从这位方学士以及这座酒楼的掌柜口中,也能感受的到这是一个大家族。

    若是只有自己一人,是绝对惹不起的。

    但徐平却也感觉的到,这个在他眼中的大家族,在李初珍,叶无忧乃至商陆眼中,却是什么都不是。

    听到叶无忧的话语,徐平心中,其实很想把眼前这位姓秦的给狠狠的揍一顿,真的。

    但是……

    徐平的目光看了一眼孙如,对方依旧是那般眼神平淡,只是神色眉宇之间,似乎多了几分苦涩。

    但这样做了之后,自己大可以一走了之,可这位方文士呢,还有孙如呢?

    尽管秦家与他们,可能是相互利用的状态,但自己若是这般做了,那势必会牵连到方文士……

    事到如今,已过去多年,徐平对于孙如其实并没有什么喜爱或者眷恋之情,只能说,算的上是有几分莫名的愧疚。

    也不知是对她的愧疚,还是对自己的愧疚。

    但无论如何,这个后果,不是徐平想要看到的。

    一旁的李初珍目光一闪,看了看徐平又看了看孙如,眼中若有所思。

    虽说是世家族的子女,但李初珍本就极为聪慧,徐平所担心担忧的事情,李初珍稍加思索就看了出来。

    于是李初珍轻轻上前一步,用力推了推这位落魄书生的肩膀,颇为神气的笑道。

    “若是你担心揍了这家伙之后,会连带着影响那位学士的未来仕途,那么大可不必。”

    感受到徐平那不解的目光,李初珍此刻脸上笑容愈发灿烂,嬉笑道。

    “或许今日之后,可能就没有什么秦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