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九十五章 从龙
    市坊之间,酒楼之内,画舫之上。

    每一天都有着无数人的来访,又有着无数人的离去。

    在这之中,有数不尽的寻常百姓,有纵而高歌的风流士子,有结伴而行的达官贵人,也有着无数江湖中人。

    他们的到来或者离去,都留下了无数令人津津乐道的江湖故事。

    其中有人说道,相比于江湖上那些令人仰望的大宗大派,其实朝廷皇室之中,有着比起明面之上更为绝世的高手。

    很多人都将信将疑,毕竟西蜀不比大楚燕云这些武道修到一定境界就转身投军的国家,武道高手大都在江湖之间。

    朝廷里,可没听过有什么绝世高手存在。

    说这话的是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头,当有人问起这老头,这些朝廷的高手叫什么名字时,老头只是笑而不语,随即用酒轻轻在桌面上写下了两个歪七扭八的大字。

    后来再没人见过那老头。

    那两个字,叫做从龙。

    ……

    小小的酒楼之内,此刻局势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林统领此刻将秦家父子以及对方的一行人五花大绑,邱长老与肖元也在其内。

    虽说这种束缚,肖元与邱长老顷刻间就可以挣脱,但他们却是丝毫不敢动。

    这一切,只是来自此刻依旧站在一旁,手持长剑的高冷女子一句平淡话语。

    “秦家不太适合在这安阳城内,你知道怎么做吧,林统领?”

    林统领连连点头。

    叶无忧看了一眼场中神色各异的众人,又看了看徐平与那此刻一脸惨白的方文士与孙如,叹息一声道。

    “不要牵涉这位士子与他妻子。”

    林统领一愣,随即看了看朱砂神色,发现对方并无什么反应后,便点了点头。

    秦家父子的脸庞已是血色全无,面色苍白。

    当他们知道那持剑女子是一品境界后,秦家父子便已不抱任何希望,林统领的到来,只是让他们觉得至少可以双方都平安而退……

    但当他们看到那往日与自己称兄道弟的林统领,此刻在对方身前轰然跪下时,秦家父子就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林统领压着那一行人走了,临走时还特别神色认真的开口说道。

    “大人,事情一定办好,他们此生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请您放心。”

    朱砂只是笑了笑,随即补充了一句。

    “那个自称高手的武夫,惩戒一下即可。”

    林统领脑海转了转,终于明白此人是谁,随即抱拳离去。

    朱砂没有过多解释,只是修炼到了这般境界,对于人的气息感应却是极为敏锐。、

    方才之人,只有这名叫肖元的武夫没有表现出敌意,而是一种其他的另类气息……

    就如同,逞强出风头的幼童?

    方文士与孙如也没有逗留,匆匆离去了。

    孙如与徐平也终究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今日之后,他们应该此生也再不会相见。

    人烟散去,只留下刚刚吃饱喝足的众人,叶无忧与商陆神色开怀嬉笑,这件事对他们来说,似乎只是一件闲谈。

    李初珍更是心情畅快,虽说她也看出来自己这位名为侍女,其实是自小陪在她身边的朱砂姐姐,最开始是留了手的,但她仍是觉得精彩万分。

    只有徐平,此刻神色有些呆滞,眼中空空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沉默良久,徐平此刻终于转头望向李初珍,望向这位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为自己出了一次头的女子,郑重说道。

    “谢谢。”

    李初珍神色却是丝毫没有在意,有些嬉笑的拍了拍这位此刻有些落魄的书生肩膀,欣然道。

    “谢什么,本姑娘开始可是说了我罩着你的。”

    说着,李初珍突然眼睛转了转,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道。

    “要不,徐秀才,你当我小弟吧,跟着本公……本姑娘混,保证你喝香的吃辣的。”

    说完,李初珍一脸期待的望着徐平。

    朱砂姑娘此刻面露无奈,自家小姐的性格,她可是清楚的很。

    商陆有些惊诧,叶无忧倒是神色平静,似乎对于李初珍性格早有了解。

    徐平此刻听闻对方话语,神色先是一愣,但随即有些哭笑不得,连忙摇头拒绝。

    李初珍见着对方反应,想了想,随即有些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显得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但落在叶无忧等人眼中,却是有些四不像的有趣。

    可徐平神色却是有些恍惚,低下了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众人倒是没有耽误太久,待到正午时分已过,众人便又踏上了旅程,当然,没忘记把酒楼的帐给结了,包括赔偿。

    叶无忧看了看自己这方人,又看了看这依旧艳阳高照的天气,提议道再买几只马匹,一路上轻松一些,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同。

    而去购买马匹的这项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叶无忧头上。

    但令他比较惊讶的是,身后有两道人影跟了上来,却并非商陆或者其他人,而是徐平与他那书童。

    叶无忧心神一动,但却没有说些什么,而是自顾自的去挑选马匹。

    两匹瘦马,一共二十两银子,叶无忧砍到了十七两。

    倒不是说他叶无忧缺钱,而是砍价是门技术活,叶无忧不想丢了。

    徐平此刻犹豫了下,终究是开口说道。

    “叶兄,我打算走了。”

    叶无忧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徐平神色有些微微错愕,犹豫道。

    “你不问问为什么么?”

    叶无忧此刻终于是看了对方一眼,随即神色平淡道。

    “我已经问过了。”

    徐平脸上神色愈发迷惑了,他发现跟叶无忧交流起来自己智商好像有点不够用。

    叶无忧此刻轻叹道。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破旧寺庙里,我曾问过你喜不喜欢李初珍那丫头,可你没说话。”

    “今天上午,你也对那风流道士说过,你想放弃了。”

    叶无忧此刻目光闪动,望着对方轻笑道。

    “既然都要放弃了,那我还问什么呢?”

    徐平此刻脸色突然涨的通红,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没有发出声音。

    一旁的小书童看了看叶无忧,又看了看自家公子,随即缩了缩脖子,一张还算稚嫩的脸庞之上此刻满是与其年龄不符的忧郁。

    他之前觉得书中那些之乎者也,哉也就很复杂了,但现在只觉得大人的世界实在更复杂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