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九十八章 刘瞎子
    叶无忧走出酒馆,看了那走在独自一人走在前方的刘瞎子,并不着急上前,而是心神沉入,向着四周望去。

    村落中去除掉那些来拜访之人,其余的百十户人家,叶无忧大都熟悉,有不少人见着叶无忧,都笑着打了个招呼。

    叶无忧微笑回应,但心中却是无法平静下来。

    这些小雁村的原住民,有着近乎五分之一,体内都是有着修为内力的存在。

    尽管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如同酒馆的张叔一般,体内筋脉似乎被堵塞,修为被废,但身体里那股修炼过的痕迹,却是在叶无忧的眼中尽数洞悉。

    能修炼出内力,也就是说,那是四品境界以上的武者。

    武道九品,四品之下说是不入流也不为过,只有真正到了四品境界,体内内力凝聚,能够外放出来,才算的上是一名入流的武者。

    叶无忧眼中露出一丝心惊,但随即面容有些无奈的苦笑。

    感情这就在自己山下的小雁村,有着五分之一的人都是武者。

    自己当初还未下山之时,还以为这村落内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想了想,叶无忧提步上前,跟在了那位刘瞎子的身后。

    刘瞎子仿若完全没察觉到身后跟了个人,就如同寻常人一样,仍旧是自顾自的走着,时不时还饮上一口小酒。

    叶无忧见对方没反应,也不说话,思考了下,也就那么默默跟着对方后面,一直到了对方家门口。

    刘瞎子的家是在村尾,一处低矮草房,门前堆着一堆干柴,摆放着一些寻常人家中随处可见的物品,平平无奇。

    在走到门前时,刘瞎子突然停住了脚步。

    叶无忧眼睛微微眯起,想了想,摆出一副温和笑脸,刚想说些什么,结果神色一愣,身形向后退去。

    “砰。”

    只是一枚普通石子落在地上的声音。

    叶无忧体内刚刚凝聚的真气,此刻又散了去。

    刘瞎子此刻转过身来,冷眼望着叶无忧,手里还捏着一块小石子,就如同当年砸叶无忧一般。

    “叶小子,你要再跟着老子,下一颗石子就打爆你的头信不信?”

    叶无忧神色有些尴尬,他属实不知道为何对方对他意见这么大,幼时便是如此。

    望着对方那一脸不耐烦的神色,叶无忧挠了挠头,语调尽可能平缓道。

    “前辈,晚辈游历归来,就来看望一下您,跟您知乎一声。”

    刘瞎子那只剩一只的眼睛,从头到尾的瞥了叶无忧几眼,随即不耐烦道。

    “老子可不是你什么前辈,快滚快滚,莫要打扰老子,搞得老子喝酒都扫兴。”

    叶无忧丝毫不在意对方语气,也不再称对方前辈,而是改口笑道。

    “要不去山上坐一会?保证给刘老您准备好最好的酒菜。”

    刘瞎子此刻又饮了一口酒,最后看了叶无忧一眼,随即转过身去进了家门,只留下了一道话语。

    “小兔崽子出门一圈,回来后翅膀倒是硬了。”

    望着对方那紧闭的房门,叶无忧摸了摸下巴,随即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刘瞎子性格一贯如此,叶无忧并未有什么不满。

    只是,叶无忧很想弄清楚,为何自己生活了七年的山脚下,这小小的村落内会有这么多武道强者。

    尤其是这刘瞎子,他境界最高,乃是一名一品吹雪境界。

    其余人暂且不论,毕竟叶无忧还未发现有一品境界的存在,但这一位,可是真真正正的大佬。

    这么一位强者,为何要在小雁村?为何在自己山门脚下定居?而且已经多年。

    往好处想,这不算个什么事情,但若是往坏处想……

    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啊,而且离自己宗门极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就算您是厌倦了江湖上的纷争,就此隐居,那叶无忧至少也得摸清楚对方的想法吧,比如为何隐居在此地?

    而且感情这么多人,是组团隐居的么?

    但刘瞎子不跟他交流,其余人也并未表现出恶意,叶无忧也不打算直接说破,思考一番后,还是决定先回山门为好。

    有自己师妹在,叶无忧觉得一切……好像也都还好?

    再度返回酒馆,与张叔沈姨暂行告别,叶无忧便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山上走去。

    酒馆内,张叔此刻悠闲的趴在桌上,身旁是陪伴了多年的沈姨。

    相比于张叔的悠闲,沈姨却是望着叶无忧他们远去的方向,眉头微微皱起。

    她推了推自己身旁这位汉子,皱眉道。

    “你说,小叶子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我感觉他如今变化的有些快了,半年前才堪堪破四品吧?如今再看,这都二品了吧?”

    张叔此刻神色倒是平淡,面对自己婆娘的话语,只是悠悠道。

    “在意这些干嘛,不是听说他那师妹,都一品了么?十七岁还是多少岁?真是后生可畏啊,叶小子才到二品,不是很正常么?”

    沈姨此刻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了自己丈夫身上,张叔修为又早已被废,这一巴掌拍的他龇牙咧嘴。

    “老娘说的是这个么?我说的是他是不是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张叔此刻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唉声道。

    “那又如何?看出来了就看出来了吧,叶小子人不错的,咱们这些已经腐朽的老骨头又能做什么呢?”

    张叔顿了一下,脸上浮起一丝满足的笑意,伸了个懒腰接着说道。

    “再说了,以往那些年,天天种地耕田,我早就觉得无聊了,现在他们太白宗又名气大起来了,咱们也开了个小酒馆,轻松了不少,每次听着那些江湖后生喝着我酿的酒,谈论着江湖上的风流事,咱老张也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就如同从前……”

    “停停停。”

    沈姨没好气的打断了对方话语,沉默片刻后,方才有些叹息道。

    “别提当年了,当年若不是独孤玄,你也不会如此……”

    张叔满脸的不在乎,轻松道。

    “无所谓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早年那些江湖往事,就如同发霉的谷子,别说了,说的让人恶心。”

    不过他随之又笑道。

    “不过现在难办的是叶小子,太白剑宗散宗多年,此时想要再建立,可没那么简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