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零二章 无痕剑意
    太白宗的演武台上,此刻已是剑光凌冽,剑意森然。

    看台下的江湖武者们,在此事之后,都纷纷说道是看了近几年来,最为精彩的一场比斗。

    一剑对一剑。

    皆是太白剑。

    两道剑光相交错,那已经是肉眼可查的真气游龙,便与内力所化剑芒交杂撕咬在一起,紧接着两道身影微微一颤,轻轻交错开来。

    叶无忧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凝重。

    自己真气缭绕剑身,竟然只与对方的内力相当?

    虽说自己方才那一剑占了些许便宜,但陆采薇以寻常内力对上他所凝练的真气,却也丝毫未处于下风。

    虽说叶无忧脑海中思绪翻涌,但身形却是并未停滞。

    两人交错而过,皆是脚步一顿,紧接着脚尖轻轻一点地面,再度调转方向一剑递去。

    步伐招式,皆是如出一辙。

    叶无忧并未松懈,而是再度提起真气气机,附于剑身之上,宛如一条小小的白虹挂链。

    台下的看客们已经是瞪大了眼睛。

    有人惊疑道。

    “这,这是真气?难道这男的,也是一品么?”

    但立刻,便有见多识广之人回答道。

    “不是一品,但也是二品中的佼佼者了,能在二品境界凝聚真气,一品境界也是指日可待了。”

    而一旁远远观战的谭清风,此刻眉头有些紧皱,却是没了心思解说。

    忽然,他惊讶喊道。

    “叶无忧,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太白宗他们说过的,那个所谓的师兄么?”

    “竟然……凝聚出了真气。”

    谭清风面容有些苦涩,他在他们宗门也算是难得的天才,此次也是下山行走江湖。

    但他下山之后,遇到的人,似乎都要比他厉害……

    今日,又多了一个。

    “看来回去后要好好练功夫了,这次得练练杀招,宗门那部刀法不错……”

    但随即,谭清风猛地摇了摇头,自顾自的道。

    “不行不行,现在才练杀招实在是太晚了,别人都练了那么久,我在努力,别人也在努力,怎样也追不上啊……还是练轻功吧。”

    谭清风再次思考了一遍其中道理,最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嗯,决定了,就练轻功,只要我跑的够快,无论敌人有多强,都追不上我。”

    想通了这一点的谭清风,此刻心情舒畅开来,又开始了他的解说之路。

    【收到来自场外人的震惊值+1000】

    随着叶无忧两人的比试,台下的观众正源源不断的提供着震惊值。

    但叶无忧此刻已无心在意,而是全神贯注的投入这场比试之中。

    此刻,叶无忧与陆采薇已经收敛了真气与内力,剑气锋芒也不再,但场面却是越来越激烈。

    两人此刻,皆以寻常剑招对敌。

    在此之前,虽说两人皆师出同门,剑法招式套路几乎一致,但输的一方总会是叶无忧。

    但此刻,局面却是大不相同了。

    叶无忧心剑已至圆满,心之所向,便为剑之所向,以往那些叶无忧自以为已经熟练掌握了的剑招,但在心剑之下,却是又有了极大的进步。

    而另一侧,陆采薇心剑亦然是圆满,。

    她心剑境界呆的更久,也领悟更深,在剑招之上,陆采薇甚至隐隐展现出了压制对方的意向。

    但无论如何,叶无忧剑法亦是坚韧无比,两人来来回回剑招数百回合,但皆是未有一方显露出败势。

    谭清风此刻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台前,似乎是为了将双方招式看的更清楚,随即眼光一闪,蓦然开口道。

    “此刻两人却是已经舍弃了剑气之争,皆是以剑招对剑招,这种最寻常的招式,却往往比起真气内力的比拼,更为凶险万分。”

    “这一剑,这一剑据我了解,应该是太白剑法里面的云台剑,分为三式,简单直接有效率的一剑。”

    “哦,对面也是同样的云台剑,先跟大伙说一句,这男子名叫叶无忧,是这位陆姑娘的师兄,两人皆是太白剑宗之人,所使剑法果然相同啊。”

    “这是雨落云飞,这一剑劈下,陆姑娘要以何应对呢?难道要以同样招式么?那就失去了先机啊。”

    “陆姑娘这一剑,有些意思,先是后跳避开了对方剑芒,随即出剑还击,嗯,这一剑是什么?”

    “好快的剑法,好快的剑,这一剑如同苍龙出水一般,竟是直接刺向了叶无忧。”

    台下谭清风解说的激烈,台上的比斗也是愈演愈烈。

    伴随着一道长剑相交错的蜂鸣,叶无忧与陆采薇皆是身形向后轻轻一掠,紧接着在原地站定。

    剑气之争,叶无忧以真气催发剑气,对上陆采薇以内力催发,虽场面上胜了,但实则败了。

    剑术之争,叶无忧与陆采薇以剑招对剑招,两人相斗数百回合,未分胜负,但陆采薇却是明显技高一筹,某些地方隐隐压制住了叶无忧。

    那么最后,便只剩下剑意了。

    叶无忧此刻向着自己师妹露出一个微笑,随后便心神凝聚,缓缓沉浸下来。

    他双目缓缓闭上,身形一动不动,只是手中临渊剑缓缓举起,笔直指向对方。

    一股寻常人无法感受到的磅礴剑意,此刻从叶无忧周身散发而出。

    最终当剑意攀登至顶点之时,叶无忧轻轻一喝,随即那四周散出的剑意,此刻尽数汇聚于剑身之上。

    明明没有任何内力与真气催动的长剑,此刻竟然发出了阵阵剑鸣。

    在他对面,陆采薇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即缓缓闭上双目,举起手中长剑,与叶无忧如出一辙般的动作。

    一缕无形剑意自陆采薇周身缓缓浮现。

    但就在这缕剑意逐渐攀升之时,陆采薇的眉头却是皱了一皱,紧闭的双眼下有些轻颤。

    剑意的攀升也随之一顿,并未到达巅峰,便被汇入了剑身之中。

    但这一切,叶无忧并未察觉。

    全身心投入这一剑的他,对于场外的讯息,只能隐隐感受到陆采薇的剑意此刻也已经汇聚完毕了。

    毕竟,他无法确定对方的剑意巅峰究竟到何种地步。

    而此时此刻,两人皆是将所悟剑意,汇聚在手中这一剑上。

    一剑定胜负。

    太白剑宗,尽管所修可能不同,但根源上是终归相同。

    太白有剑,剑有剑意。

    名为无痕。

    无痕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