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零七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酒馆内早已亮起了烛火。

    烛光闪耀,但映照在整座酒馆内,却仍是有些昏暗。

    那有些佝偻苍老的身影,此刻在烛光映照下,显得更为昏暗。

    刘瞎子此刻眯了眯他那有些浑浊不清的双眼,对着身前那道朝着自己袭来的身影,只是轻轻一弹指。

    酒馆内的烛火此刻暗了那么一瞬。

    一瞬之间,整座酒馆都仿若陷入黑暗之中。

    但下一秒,烛光便再度亮起,映照整座酒馆。

    那道年轻的侠士身影,此刻已经是整个人倒飞而出,跌落在地。

    胸口处,有一道细小如指的伤痕,但却是将其身前身后完全贯穿。

    但毕竟是四品之上的武者,此刻及时用内力护住了心脉,尽管口中溢出鲜血,但却仍是还有动静。

    其余之人面色一变再变,他们也都是各个宗门年轻一代中,比较突出之人。

    对于这老头的此等诡异,他们当然不会如同傻帽一般一个个冲上去被切瓜送菜。

    刘瞎子只是冷笑。

    叶无忧此刻笑了笑,踏步上前,却是站在了两伙人之间。

    他先是看向刘瞎子,并不在意对方那阴沉脸色,而是微笑道。

    “前辈,在这里不大好,别人张叔还要做生意呢,我那最近也要开张招人了,眼下闹出事来,不大合适。”

    说完,叶无忧又转头看向一旁那群人,冷言道。

    “还不快走?等着找死么?”

    那群人也不是傻子,知道这老头诡异,连忙拖着那受伤的人和那位姓邓的醉鬼匆忙出门。

    但他们均未曾注意到,在叶无忧眼角余光瞥到那邓姓之人后,却是有一缕杀意浮现。

    一伙人很快就走出了店门,临走时还不忘扔了块银子给张叔,以做酒钱。

    刘瞎子此刻瞥了叶无忧一眼,唾弃道。

    “怂蛋,练剑都练到狗身上去了。”

    说着,刘瞎子出门离去。

    叶无忧只是笑笑没说话,随即与张叔招呼一声,便也走出了门去。

    看着前方那道视线里的苍老身影,叶无忧并未跟上去,而是转头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先是缓步走出了这小雁村,随即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天地间此刻一片昏暗,乌云遮月,繁星点缀于天幕之上,小道上有徐徐微风拂过,在这炎热的夏夜里很是清爽袭人。

    叶无忧此刻嘴角勾勒起一丝弧度,轻轻笑了笑,用仅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呢喃道。

    “月黑风高杀人夜。”

    紧接着,他一步踏出,再一步,却是整个人隐于夜色帷幕之中,消失无踪。

    小道的前方,此刻正有一伙人快步走着,约莫七八道身影,其中还有一个伤员和一个醉鬼。

    那伙人中,此刻有一人回头望了一眼,约莫是觉得走出了很远一段路,此刻皱了皱眉道。

    “这姓邓的,实在是有些恬不知耻了,发酒疯就算了,还将心中所想都说了出来,真是丑陋至极。”

    旁边有人犹豫道。

    “唉,邓兄性子就是如此,彭兄你也别见怪,但将这种事情说出来是真的有些不妥,若是被其他宗派的人听去了,免不得要笑话咱们几分。”

    那彭姓侠士此刻依旧是一脸不满道。

    “怎么的,既然说了还怕人笑啊?”

    随之,那彭姓男子又愤恨道。

    “怕个屁,老子就不怕,说实话,咱们这群人中,谁不是心中这般作想?巴不得娶了别人姑娘,然后借机取了别人宗门,你们宗派的掌门没说话,但谁没有默许此事?”

    那群人此刻都默不作声,也许是被说中心中事,也许是不知该如何反驳。

    那彭姓男子见众人沉默,神色更为起劲,他随意道。

    “不过说来也奇怪啊,这太白剑宗不显山不露水的,怎的搞出了这么庞大的山门?”

    “而且他们那个外门的执事,叫做刘成的家伙,出手极为阔绰,上次见着他打点官府那群人,都是几百两一给,之前那朝廷的巡使前来,可是有人说他给出了上千两银子,属实是惊到我了“

    “也难怪大家都想参合一手太白剑宗了,别的不说,就这宗门的银子,估摸着没个几万两的储蓄,都是少了,这要是能傍上去据为己有,呵呵,那估计就真的算是步入顶尖宗门了。”

    那彭姓男子正高谈论阔着,话语突然一顿,随即目光有些警惕的望向身前。

    那里此刻站着一道身影。

    尽管此刻月色昏暗,但武者视力极佳,却是看出了对方并未方才酒馆里,那神秘的独眼老者。

    而是那一直坐在台前喝酒的英俊男子,方才还劝说他们离去的男子。

    尽管此刻对方出现在这里,明显来者不善,但众人们仍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那老头就好,眼前这人,虽然说长的还算英俊,但终归是个年轻人,能有几分修为境界?

    就算来者不善,他们也自信能应对自如。

    毕竟自己这边,可是五名四品,三名三品啊。

    虽说此刻已经有一人喝醉一人受伤,但那都无足痛痒。

    叶无忧此刻目光看向对方众人,面色带着微笑,手指轻轻一挑,便拔出长剑,挽出一个有些好看的剑花。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小说里,用剑的剑客都喜欢没事抖个剑花了。

    因为这样真的很好看。

    叶无忧此刻轻轻笑道。

    “原本我还在一旁盘算着,到底要怎样单独杀掉那两人,但现在听了你的话后,我却是不必那么麻烦了。”

    彭姓男子上前一步,他是三品境界,此刻沉声问道。

    “你是何人?”

    叶无忧没有去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自顾自接着道。

    “本来以为你们只是来这打卡看风景的游客,没想到却是心怀鬼胎的人渣。”

    叶无忧手中临渊剑轻轻举起,暗红的剑身之上浮现出一道道真气游龙,紧接着化为凌厉剑气。

    而剑尖,直指众人。

    叶无忧的嗓音不紧不慢的响起,语调平缓,声音温和,如同春日暖阳。

    但那群人却是听的浑身有些冰冷寒意。

    “拿我师妹当作工具人,更是想要夺我宗门?”

    “真是可笑。”

    下一秒,原本昏暗的小道之上剑光四起,剑气纵横。

    乌云终于浮过晓月,清冷的月光照亮了小道,也照亮了这一抹殷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