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一十章 并非玩笑(看看自己能不能进化成三更兽)
    第二日,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房间内的青年缓缓睁开了双眼。

    叶无忧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只觉得浑身畅快。

    昨夜和张叔喝多了,或许是许多年未曾抒发往事,昨日终于有机会尽数道出,所以昨夜的张叔话语比谁都多。

    结果最后,就是张叔喝趴到地上,而叶无忧则是手揽清风脚踩明月,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宗门。

    简单的吃过萧姨准备的早餐后,叶无忧便再度走出了房门。

    当柳月婵等人问起自己这位师兄要去做什么时,哦,现在是掌门了。

    叶无忧只是轻轻笑道。

    “看看能不能找个老前辈来,教你们剑法。”

    这话其实没说错,叶无忧觉得宗门想要发展下去,一个合格的师傅必不可少。

    自己的话,相比于陆采薇他们,叶无忧总是隐隐感觉,自己将来不会一直呆在宗门,而是会东奔西跑,就如同西域之行一样。

    或许众人觉得陆采薇可以,但叶无忧却是不这么认为。

    天才妖孽的修行方式,和凡人是不一样的。

    叶无忧下山后,才发现自己的天赋其实并不算差,在同龄人里,算是佼佼者了。

    但就算是这样,当初山上与陆采薇一同练剑,叶无忧也差点自闭。

    原因无他,一招剑法,独孤玄演示一遍,叶无忧勉强记得七分形,三分意。

    这已经算不错了。

    但陆采薇,只需要一遍,一遍就能学会。

    叶无忧不是没看过陆采薇教柳月婵她们剑法,但那场面。

    往往是陆采薇教完了之后,柳月婵一脸懵逼,萧平二脸懵逼,三脸懵逼……

    然后陆采薇看到她们的疑惑,也是感到十分疑惑啊。

    这么简单,怎么就学不会呢?

    叶无忧只能摇头轻叹。

    叶无忧并未急着下山,而是先去了原先自己生活的那处小院,在其中一处房间里,抱出了一个小酒坛。

    这世界上,目前的酒都是酿造而成的酒,度数不高,也就跟叶无忧前世所喝的啤酒差不多,不过瘾。

    但叶无忧手中的这坛酒,确实他曾经以蒸馏法所制成的蒸馏酒,通俗点来讲,就是白酒。

    而且,存放了许久。

    那时与太子李安宴席时,叶无忧就可惜没有带上这么一坛酒在身旁,不然的话,定要再让李安大开眼界。

    叶无忧看了看手中这坛酒,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这酒,他有大用。

    一坛酒,他只取了一壶,随即便下山去了。

    来到小雁村内,叶无忧并不着急,而是又去了一趟张叔的酒馆,劳烦对方做了几个小菜后,再打包出门。

    村尾处,依旧是那处破败房屋,叶无忧敲了敲门,过了许久,才从里面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

    “臭小子给爷爬。”

    叶无忧眼中有些无奈,随即想了想,思索片刻,然后一脚踹开了这扇压根就不算严实的房门。

    迎接他的,是刘瞎子那暴躁如雷的吼声。

    “叶小子,你找死!”

    然而叶无忧只是险而又险的避开了对方那丢来的臭鞋,随即大声喊道。

    “我今天给你带了好酒来,不喝拉倒。”

    听到这句话,刘瞎子的神色微微一愣,随即那只独眼微微眯起。

    叶无忧松了一口气,微笑着将手中酒壶和小菜放在。

    好吧,叶无忧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桌子,只好放在了地面上。

    昨天夜晚,叶无忧与张叔聊天时,曾打探了一些关于刘瞎子的消息,例如喜好什么的。

    那时候张叔只是微醺着双眼笑道。

    “刘瞎子这个家伙,无论你跟他发了多大的火,只要给他拿上一壶好酒,他就会安静听你把事情说完。”

    果然有效。

    刘瞎子此刻再没搭理叶无忧,也没冲他发火,而是径直拿起那壶酒,高高举起,随即对着口中倒下。

    刘瞎子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叶无忧只来的及喊上一句“别”。

    随即,刘瞎子的眼中露出一抹惊色,手中酒壶险些不稳摔在地上,然后剧烈咳嗽起来。

    叶无忧眼中无奈。

    这酒与这世间寻常酒水不同,度数极高,哪有这样直接对壶吹的?

    这无疑于一个从未喝过白酒的人,对着二锅头吹。

    其中滋味,一想便知。

    刘瞎子咳嗽了半天,这才算缓过神来,刚想对着叶无忧发火,却看见叶无忧正笑眯眯的望向自己,笑道。

    “怎样,和你往日所喝,那些寻常的酒不同吧?”

    刘瞎子神色愣了愣,随即看了看手中酒壶,脸色露出一丝疑惑与思索。

    随后,他又尝试了一下,不过这一次,他只喝了一小口。

    ……

    刘瞎子坐在地上,他那仅剩一只的独眼中,此刻绽放出精光。

    而在其对面的,是一脸得意笑意的叶无忧。

    “怎样?”叶无忧试探问道。

    刘瞎子此刻夹了一粒花生米丢入嘴里,随即又轻抿一口小酒,眼睛闭上,似在回味。

    这个一粒花生米一口酒的方法,还是叶无忧刚刚告诉他的。

    片刻后,刘瞎子睁开眼,眼皮子微微跳动了一下,称赞道。

    “好酒。”

    未了,他还补充道。

    “确实好酒,够劲,而且香味醇浓,配上这花生米,简直,简直绝了。”

    “刘老你喜欢就好。”

    叶无忧笑呵呵的道,眼光却是不断流转。

    【收到来自刘瞎子的震惊值+1000】

    待到刘瞎子酒足饭饱,满意的打了个饱嗝,随即才一边不知从哪掏出根稻草,一边扣着牙缝一边斜眼望向叶无忧,道。

    “行吧,叶小子你到底想干什么,直接明说了去,事先说好,想要我为你出手做事,不可能。”

    叶无忧摇了摇头,悠然道。

    “前辈也练剑?”

    刘瞎子轻哼一声,不可置否。

    叶无忧微微一笑,随即淡然道。

    “不知道刘老愿不愿意加入太白剑宗,也不用加入,只要指点我宗门一些晚辈修行即可。”

    然而刘瞎子只听了半句话,就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

    “不去,要我给独孤玄那老鬼的宗门弟子教剑法,怎么可能,不去。”

    叶无忧沉默了。

    刘瞎子神色平淡,眼角更是有一丝笑意,仿若拒绝叶无忧很是让他爽快的样子。

    一直沉默的叶无忧突然开口,他语调平缓,声音平淡,其意却如同惊雷。

    “那我请刘老出山,接任太白剑宗宗主之位,可否?”

    刘瞎子此刻面目有些惊疑,那只独眼盯着叶无忧看了又看。

    随之,这位当年被人称作刘疯子,如今却是刘瞎子的苍老剑客缓缓开口,声音沉重而沙哑。

    “叶小子,你在开什么玩笑。”

    叶无忧缓缓抬头望向对方,神色认真,眼中露出一丝平静。

    “并非玩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