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为何练剑
    望着那道离去的苍老身影,叶无忧喊了几声,却不见对方应答,只好转头对着陆采薇说道。

    “师兄有事先出去一阵,下午便回来。”

    陆采薇乖巧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

    叶无忧转身离去,追着那道苍老身影,直至消失在山路之中,视线之间。

    在他已经看不到的身后小院,陆采薇的神色突然肃穆了起来。

    她伸出双手在身前,周身内力流转,紧接着凝于双手之上。

    几道细弱游丝的真气此刻忽然间浮现,并且在逐渐壮大,向着真气游龙锐变而去。

    陆采薇的眼神平淡,真气她早就掌握,此刻目光也只是平静的望着自己手中。

    但就在那几道游丝真气壮大之时,陆采薇的浑身气机却是突然一凝,眼中神情有些不甘与复杂,双颊之上更是拂过了一丝病态的潮红。

    手中的几道真气此刻不知为何,轻颤了颤,便消散退去,再无踪迹。

    陆采薇此刻双手轻轻垂下,抬头望向天空。

    天空之上,方才还是晴朗的天气此刻陡然间变了脸色,乌云密布,却是马上要下一场暴雨的样子。

    少女那双本为灵动的眸子之间露出一抹苦涩。

    山下,依旧是那座破旧茅屋前,叶无忧此刻一脸无奈的站在门口。

    吹雪境界果然就是吹雪境界,刘瞎子方才下山时看着走的缓慢,但速度却是不知为何异于常人。

    叶无忧几乎是一路小跑下山,这才勉强跟上了对方的步伐。

    房间内的刘瞎子此刻不知为何,突然性情大变,脸色也不再平和,而是露出一股不耐烦。

    “叶小子,有时间浪费在我这,老子我劝你还不如去找那白衣女子,也是个吹雪境界,你想尽办法把她留下来,大不了娶了人家不成?”

    刘瞎子看了一眼正在门口一脸错愕的叶无忧,继续补充道。

    “怎么?做不到?老子我虽然不能出山帮你,但帮你出手一次打晕那白衣女子,让你生米煮成熟饭倒是可以,只是以后照例给我送些酒来,这样行不?”

    叶无忧此刻有些难以理解。

    明明方才在山上还吃的好好的,陆采薇还没回来时,自己也旁敲侧击了许多,刘瞎子虽说不上立刻答应,但也确实有动摇。

    毕竟只是个挂名宗主而已,只是要借着对方名头去压一压不必要的麻烦,这些日子下来,叶无忧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拒绝了。

    可不知为何,自己跟师妹打闹几句,刘瞎子就突然性情转变,一脸很失落的离开了。

    眼见刘瞎子此刻还在喋喋不休,叶无忧本来平静的心境此刻忽然间有了些涟漪。

    他神色无奈道。

    “刘老,若是你真不愿重出江湖那也罢了,可在此隐居二十年,这真的是你心中所想么?小子不知道。”

    刘瞎子没有说话。

    叶无忧最后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就欲转身离去。

    对方不愿,他也不会强求。

    但就在他转身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平静而又苍老的声音。

    “叶小子,我问你,你为什么练剑?”

    叶无忧脚步一顿,随即转身回望,神色露出平静,嘴角勾勒起一丝笑意。

    “刘老你若是想要听什么大道理大志向,那小子可真说不出来。”

    “要说练剑,其实原因很简单,最初我是个流落在街头的乞丐,跟着我师傅练剑,也只是为了活下去有口饭吃。”

    “后来练剑,纯粹是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好不容易有了个便宜师妹,妖孽的很,我若是不勤快点修炼,岂不是要被她远远甩在身后,那我这个师兄当的可就太失败了。”

    “要说还有什么,也就是帮独孤老头,报个仇,完成一下他的心愿吧,当然了,我估计是没指望了,就期待着我那师妹了。”

    刘瞎子此刻抬头看了他一眼,仅剩一只的浑浊眼眸内露出一丝奇异。

    “那完成心愿后,你还会练剑么?”

    叶无忧不假思索道。

    “练啊,为何不练,虽说我师妹很妖孽,成为剑仙估计指日可待,但我也不差好吧,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成个剑仙,然后白日飞升不香么?”

    “即便成不了,那也无所谓,潇洒过一辈子,想练剑就练剑,不想练就不练了,舒舒服服的生活不好么?”

    刘瞎子此刻忽然嗤笑道。

    “既然你说无所谓,那我如今不想练剑了不行么?”

    叶无忧点了点头,平淡道。

    “可刘老你心中并不舒坦。”

    刘瞎子此刻哈哈大笑,随即大声道。

    “老子现在每天有酒喝有肉吃,过得不知多么舒坦,叶小子你可当真愚蠢。”

    叶无忧摇了摇头,向着对方行了个礼,然后身形退回门外。

    他最后说了一句话。

    “刘老若是觉得这样便是舒坦,那便罢了,只是练剑一事,真的很简单,从来不需要理由。”

    说完这句话,叶无忧大步离去,没有再度回望。

    房间内,刘老头此刻闭上了眼睛,随即又缓缓睁开。

    他在回想。

    那年他十七岁,师傅的女儿比他大一岁,是他师姐。

    修炼了十多年,可他没有那般好的天赋,十七岁也不过堪堪六品境界,在江湖上实在是不入流。

    他那时候挺喜欢师姐的,当然,那时还年少的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是觉得与对方在一起练剑,就感到很舒适开心罢了。

    就连喜欢这个词,也是过了许久之后,刘枫才偶然明白,自己当初好像是喜欢对方。

    四十年前的西蜀江湖,混乱的很,远不如现在的平静。

    那时的江湖,全都是打打杀杀,到处是腥风血雨。

    他本以为师傅带着自己与师姐二人远离宗派,独居一隅的平淡修炼,就能置身事外了,不去沾染那些江湖上的事情。

    可江湖啊,是一个你一旦踏进去,就无法抽身的地方了。

    那一天他去山上砍柴,傍晚回来时,却在那熟悉的院落中,没有见着熟悉的面容,而是看到了一地血腥。

    身后背负的干柴此刻应声落下,少年的心境一刹那崩溃的粉碎。

    后来,没有人见到刘枫的身影,仿若就消失在了这世间一般。

    再然后,三十二岁的他,重新踏足了这片江湖。

    那时的他,已入一品。

    一个宗门二百四十一人,了结了在他的手中。

    自那以后,刘枫就不再是刘枫,而是被人称之为刘疯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