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不是刘瞎子,是剑客
    刘瞎子此刻喝了一口酒,这酒还是方才在山上时,他顺下来的。

    若是仔细算算,这应该是二斤,还是三斤多了?

    以往这个时候,即便是酒鬼如他,也应该醉了。

    可此刻,他那仅剩的独眼内并无任何醉意,而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清明。

    但他随即摇了摇头,不屑的笑道。

    “老子练剑就是为了报仇,如今仇也报了,还练什么剑,练剑,练个屁。”

    刘瞎子此刻有些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出房门外,看了看天色。

    天色昏暗,乌云密布,显然要下一场暴雨了。

    “轰隆”

    沉闷的雷声自九天响起,震人心府。

    伴随着雷声,豆大的雨点此刻轰然砸下,自这座破旧草屋朝外看去,整个世间都仿若披上了一层浓厚的纱雾,不远的小雁山此刻更是有些若隐若现。

    刘瞎子也丝毫不避雨,就那么端着酒壶站在门外,任由雨水滴落在他的身上,打湿了他那本就破败不堪的衣衫。

    雨幕之中,有两个孩童此刻从小道上跑过,手中拿着不知从何处摘来的荷叶挡雨。

    兴许是跑得快了,后方那小男孩突然一个踉跄,摔在了泥泞的路面上。

    前方的身影此刻一顿,紧接着快步上前将那小男孩扶起,紧接着一脸温和的安慰了几句,这才重新牵起小男孩的手向前走去。

    那小男孩此刻一脸羞愧的低下了头,道。

    “姐,我又害你衣服湿了,回去我又要被爹爹说教了。”

    前方的那个小女孩此刻有些老气横秋的道。

    “不怕,有姐罩着你。”

    两道身影在雨中远去了。

    刘瞎子此刻望着这一幕,摸了摸鼻子,笑骂道。

    “年轻真好啊。”

    他又饮了一口酒,随即转身走进房门。

    但刘瞎子的神色突然间有些疑惑,有些喃喃道。

    “我最开始,是为何练剑的?”

    他的目光露出了一丝深邃,似在追忆。

    刘瞎子此刻忽然放下了酒壶,而是蹲下身子,在床底下一阵摸索。

    一个看起来有些年代的箱子此刻被他拽出,上面满是灰尘。

    但刘瞎子并不在意,随手打开了这箱子,拿出了其内一物。

    那是一柄看起来很普通的剑。

    真的很普通,无论从剑鞘到剑身,都只不过是寻常集镇上随处可买到的一柄长剑。

    剑鞘上的花纹已经被磨平,刘瞎子缓缓拔出那把剑,露出了一截已经隐隐有些锈迹的剑身。

    不知为何,刘瞎子的眼光此刻间微微颤了颤。

    他全都想了起来。

    十来岁的一年,那时自己刚练完剑,正坐在石阶上休息,一旁的师姐也坐了下来,笑吟吟的问他。

    “师弟,我看你每天都这么辛苦练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和你站在一起,父亲都天天说我懒了。”

    那时的他,不敢与其对视,只是目光坚定的道。

    “那自然是要成为这天下第一的大剑客。”

    师姐笑着对自己竖起大拇指,夸自己有志气。

    可那时,刘枫还有一句话憋在心里,没有说出口。

    也再不曾有机会说出口。

    时至今日,若是还能有机会,刘瞎子很想完成那年少的心愿,对师姐说完那句话。

    “那自然是要成为这天下第一的大剑客。”

    “然后保护你。”

    昏暗房间内,刘瞎子此刻手指轻轻拂过剑身,眼眸中露出一丝罕见的柔情。

    剑柄上刻着两个字。

    怀瑜。

    怀瑜剑。

    自己师姐的名字,叫做陈瑜。

    他轻轻将长剑收入剑鞘之中,随即在腰间悬跨好,蓦然起身。

    那道原本一直显得有些苍老佝偻的身影,此刻突然间有些异样的气质变化。

    他最后看了一眼自己这生活了多年的房屋,随即收回目光,向着门外一步踏出,全然不顾那漫天的雨滴。

    二十年了,他从未再佩剑。

    从这一刻起,他不再是那整日借酒浇愁,无所事事的刘瞎子。

    他叫刘枫,江湖上的刘疯子。

    他腰间佩着一柄长剑,剑名怀瑜。

    他是一名剑客。

    ……

    片刻后,叶无忧悠闲的负着双手,带着刘瞎子在宗门内四处晃悠。

    暴雨已经停歇,雨后的小雁山上,更添几分幽静,有着一股令人清净的气息。

    “诶,这里是藏经阁,别看我太白宗没人,但这功法,倒是有不少,哪里来的就别问了。”

    “这里是武器房,也没别的,就一些剑,都是三品左右的宝剑,你没事拿着玩。”

    “这里,是浴池,宫殿里面,分了男女的,你以后洗澡可千万别走错了。”

    “这个就厉害了,是我这半个月来独创的,台球室,可惜现在就我会玩,到时候带上刘老你一起。”

    刘瞎子此刻跟在叶无忧身后,即便是他,眼中也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新奇。

    毕竟这太白宗的山门,实在是有些华丽的过分。

    叶无忧介绍一番后,便再度带着刘瞎子来到了那处小院,其内已经站了几道人影。

    看着这一幕,叶无忧有些轻轻叹息。

    初始他都已经要放弃劝说刘瞎子了,结果不知为何,对方自己走上了山来。

    而且此刻,对方周身的气势明显有着微妙的变化,也不知为何。

    刚刚不就是和自己喝了点酒,聊了会天么?怎么就性格来了个360度的转弯呢?

    叶无忧百思不得其姐,只能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总是好的不是么。

    小院内,此刻有着五道身影。

    陆采薇,柳月婵,萧平,刘成,以及煮饭阿姨,萧平的母亲萧姨。

    叶无忧为刘瞎子一一介绍。

    随即,叶无忧对着刘瞎子说道。

    “从今天起,刘老你就是明面上的太白宗主,当然,只是表面的。”

    “官府那边的宗门登记簿上,依旧会填我的名字,你也只需要当一个撒手掌柜即可,消息我会放出去,你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来的人虽然少了,可挑战的却是多了,也不挑战我师妹了,现在都是来挑战我的,真是离谱。”

    刘瞎子点了点头,神色没有什么异议,但想了想,问道。

    “那我需要做什么。”

    听闻此话,叶无忧思索了一下,然后道。

    “每天喝喝酒,散散步,指导一下弟子们练剑,你看萧平为你送了半个月的酒菜,不得教教人家?”

    刘瞎子眼中闪过一丝奇异,随即目光看着叶无忧,缓缓开口。

    “指导可以,我快二十年没握过剑了,不如就从你开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