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三十章 真香
    宗门内,当李初珍见到自己这位兄长时,神色并无什么激动,而是有些叹息。

    “我不想回去行不行?”

    李初珍眨眼道。

    回答她的,是李尘那平淡的话语。

    “不行。”

    李初珍晃着脑袋,神色满是哀怨。

    此番她跑出都城,也已经快两个月了。

    当时她偷摸着跑出来,也是她这位兄长默许的,如今要抓住自己回去,李初珍也没什么办法。

    她有四位兄长,其余三人的话她都可以不听,但唯独这位大哥的话不能不听。

    她仔细想了想,掰着手指算了算。

    这些日子以来,她好像真的经历了不少之前在宫中从未领略过的事物。

    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做?

    她还想去看雪山,去看沙漠,去西蜀剑道魁首藏剑山庄,看一看那般万剑藏于山的景象。

    李尘没有耐着她的性子,只是淡淡丢下一句话语,

    “今天最后一天,明早便带你回去。”

    未了,随着叶无忧一同走出。

    “这丫头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李尘转头问道。

    “怎么说呢……这丫头自己就是个麻烦,不过没烦我就是了,道门的道子也在这,他我就不知道了。”

    李尘哑然失笑,想了想说道。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么?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同门师兄弟,就是不知道你认不认我这个大师兄了。”

    “认,当然认啊。”

    叶无忧拍着胸膛笑道,随即有些沉重的道。

    “要说帮忙的话,确实有那么几件事情。”

    “第一,就是希望官府那边,不要对宗门有什么约束,一切照旧就好,当然么,如果能优待一下,也是好的。”

    李尘点了点头,道。

    “此事不难,我到时候知会一声便是,还有呢?”

    叶无忧没说话,而是带着对方来到了那座小院内。

    陆采薇正在院子内闭目修炼心剑,此刻感知到两人来此,缓缓睁开了双眼。

    李尘目光一凝,随即叹道。

    “天生剑胎,剑心通明,叶师弟,看来我之前说错了,你这师妹,肯定比你先成剑仙之境。”

    叶无忧干笑两声,对着陆采薇招了招手。

    “师妹,跟你说个事情,其实师傅当年还收了一个徒弟,在你我之前,就是眼前这位,叫李尘,是我们的大师兄。”

    陆采薇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色彩,沉默半响,却没有说话。

    叶无忧轻咳一声,面色有些尴尬,但不知为何心中却是有些莫名的欣慰。

    看来这个师妹,只认我一个师兄啊!

    陆采薇,没白疼你!

    李尘也并不在意,而是面色有些奇异的打量了陆采薇两眼,缓缓道。

    “方才没注意到,仔细看来,你师妹体内真气运转,似乎有些问题。”

    叶无忧愣了一下。

    这是高手。

    自己还未说出,对方却已经看了出来。

    李尘话语未停,接着道。

    “这般气机脉象,虽然有些不明确,但有点像蛊毒的意思,可是曾与五毒之人交过手?”

    叶无忧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李尘眼中露出思索,随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我们宫中曾有一位南疆蛊师,曾经我与他学习过一段时间,了解一些其中门道,但也只是皮毛,可惜,那位蛊师已经在一年前便与世长辞,如今我也没有好的法子。”

    叶无忧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但却又没说出口。

    他抬头望天,喃喃道。

    “看来这南疆五毒教,我是得去寻一寻了。”

    李尘点了点头,没有再过多言语。

    叶无忧想了想,看了对方一眼,开口道。

    “还有一件事情,纯粹我是个人兴趣,不知道师兄你那个,宗门管制的法子,是怎样想出来的?”

    叶无忧想要弄清这个问题。

    这种超越时代的跨前理念,真的是对方自己想出来的么?

    还是说,有别的缘由?

    听闻叶无忧的话语,李尘眼中思索了一下后,笑道。

    “你说的是那个百姓营生率的法子吧?这个说来其实有些羞愧了,并非是我想出,而是我在一本古籍上所无意看到。”

    “那本古籍,是很早的东西了,远在如今三国之前,远在旧朝之前,是一位名叫王莽的人所写,其中有他的一些见解。”

    “说实话,其中很多理论都是我闻所未闻的新鲜事物,但在如今这环境下,能实施的也没几个,这个想法也是我从其中筛出,改进过的,不知怎么的,就变成是我的想法了。”

    叶无忧心神有些震撼,但随即苦笑摇头。

    行吧,王莽都出来了,那是不是该有个刘秀啊?

    可惜,都已经过了数百年了……

    ……

    第二日清晨,确实如李安所说,纵然李初珍万般不情愿,也还是无奈离去。

    临走时,李初珍还找到了商陆,一边摸着对方头,一边小声道。

    “商陆陆啊,我跟你讲,再过几个月,我还要溜出来,到时候你来接应我怎么样?”

    商陆轻啧一声,不屑道。

    “算了吧,早知道你身份不简单了,敢去接应你?我不要命了?”

    “我可以给你银子,很多钱……”

    “不用,小爷我这些日子,赚了很多钱,足够我潇洒几十年了。”

    商陆心中那叫一个舒坦啊。

    这些日子,虽然待在这位公主身边有些屈辱,但银子可没少赚。

    现在对方终于要走了,自己钱也赚够了,天高地阔,自在逍遥!

    商陆此刻心情大好,朝着对方打趣道。

    “公主大人,你这些日子里,也算是玩够了吧,打架也看了,玩也玩了,上次还带你女扮男装去了次青楼,结果你玩的比我还爷们。

    你是不知道第二天回来后,朱砂姑娘都要杀了我,我可不想再冒这么大风险了。

    啥也别说了,咱们就此别过吧。

    我商陆就算是死,死外边,从这小雁山上跳下去,也不可能去接应你的。”

    李初珍见着对方如此决绝,咬了咬牙道。

    “我们皇宫里,有你们道门的那道天字符,你到时候如果能带我跑出去,我把那个拿来给你。”

    天字符……

    商陆沉默了。

    片刻后,商陆微笑着目送对方离去。

    真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