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压
    李尘带着李初珍离去了,但另叶无忧意外的是,有一个人留了下来。

    朱砂此刻站在宗门外,望着对方那两道远去的身影,以目相送,直至消失不见。

    叶无忧轻轻踏步上前,道。

    “为何留了下来?”

    朱砂此刻收回目光,语调平缓道。

    “尊主让我留下来,直至太白剑宗平稳后再选择离去。”

    “哦?”

    叶无忧挑了挑眉,接着问道。

    “你一直称呼他为尊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朱砂沉默了片刻,想了想,最终缓缓开口道。

    “西蜀皇室之中,其实也有一支由武道高手组成的队伍存在,这支队伍,叫做从龙卫。

    与江湖上那些武夫不同,从龙卫中,最低也是二品的武夫,而尊主,则是我们的统领。”

    最低为二品的武夫?

    叶无忧眼中有些讶异,但随即想了想,毕竟是一国的顶尖武道力量,倒也正常。

    他随即看向朱砂,望着这位已经是吹雪境界剑客的女子,微笑道。

    “那么朱砂姑娘要待多久?”

    太白剑宗平稳,这怎么算呢?

    这江湖纷扰,哪有什么平稳之时?

    莫非,朱砂姑娘要一直留在这里?

    那也不错哈,叶无忧心中这般想着,眼中有一丝笑意,但随即轻咳几声,掩盖了过去。

    然而朱砂似乎是知道叶无忧心中所想,只是平淡道。

    “一年……或者说还有八个月,便是西蜀与大楚的十年之约了,时间一到,我就会离去。”

    叶无忧有些怔然,随即疑惑道。

    “为何?”

    朱砂目光平淡,缓缓开口。

    “十年之约,你们太白宗有仇怨在身,定会上场。”

    “若是再度失败,则宗门再次散宗,一蹶不振,再无任何翻身机会。”

    “若是胜了,则太白剑宗前路再无人敢阻拦,便是稳定了。”

    说完后,朱砂姑娘向着叶无忧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叶无忧神色有些怪异。

    对方这笑容,令他有些感觉怪怪的。

    再加上对方这些日子以来,和陆采薇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

    叶无忧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他心念一动,脚尖轻轻掠起,不多时,便来到山腰处。

    算上自己的一点剩余,以及李尘的震惊值,此刻总算是堪堪有了五千多。

    可以提升一档护山阵的强度。

    五千震惊值一瞬间清空,叶无忧面色平淡的望向前方迷雾之中,想了想,又缩了回来。

    此时的迷雾之中,是可以让外来人陷入幻境的。

    自己还是不要测试了,找个人来试一下吧。

    他向着山上掠去,不多时,拉着一位道士来到了此地。

    商陆此刻一脸不爽,瞪眼道。

    “到底要干嘛?小爷我还准备收拾收拾东西走人了,有事快说。”

    叶无忧眼睛微眯,看向商陆。

    这风流道士,最近很嚣张啊。

    或许是赚多了钱,感觉底气足了不少,与以前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叶大哥叶大哥的喊着的小道士已经大不相同。

    想到这,叶无忧笑道。

    “没事,就想请你帮个忙,这雾气有些奇怪,想让你帮我看一看。”

    商陆轻哼一声,看了一眼这身前的浓厚山雾,神色有些得意道。

    “这个啊,昨天我就注意到了,这雾气显然不是天然形成,久久不散,这种障眼法,其实是最低级的法阵,只要有阵旗在手,我道门是个人都能做出来。”

    叶无忧也不反驳,对方好歹是道门的道子,对于阵法上的事情,肯定比自己研究的通透。

    但系统所给与的东西,会是那般简单么。

    阵旗……叶无忧就没看到过。

    叶无忧指了指这山雾,对着商陆说道。

    “那请你帮个忙,给我破去这阵法,可否?”

    “贫道出手,尤其是破除阵法这活,是很费心思的。”

    “一百两。”

    “贫道仔细看了看,这阵法虽然看起来简单,实则暗藏杀机,有些复杂。”

    “五百两。”

    “这阵法啊……”

    叶无忧突然笑了。

    他上前亲昵的拍了拍商陆的肩膀,眼光恰到好处的露出五分不屑,三分嘲讽和两分轻蔑。

    “商陆,不如我们来赌一下如何?”

    商陆被叶无忧那有些嘲讽的眼神一扫,神色有些不悦,道。

    “赌什么?”

    “就赌你能不能破开这阵法,一千两银子为底,你可以往上加,加多少,你破开了,我给多少,反之,你赔我。”

    叶无忧话语之中,依旧保持着他那恰到好处的眼神。

    商陆面色愤怒,但随即脑海中飞速思索。

    这阵法,看起来的确是最普通的迷雾阵而已……

    难道有什么奇异之处?这叶无忧在搞什么鬼?

    想了想,商陆也没个定论,索性不想了。

    他是道门年轻一代的天骄,虽然武道方面不如对方,但炼丹,卜卦,寻气,破阵建阵这些方面,商陆是绝对的天才。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不过一个小阵而已,道爷我分分钟破了他。、

    商陆大喝道。

    “行,我下两千两,你就看我如何破阵吧。”

    叶无忧眼光一闪,他依稀能算出,对方这些日子攒下来的银子,应该有着约莫五千两银子左右。

    眼下只拿出了一半么……

    他不露声色的继续说道,

    “你我之间赔率,1:2,你确定只下2000么?”

    商陆面色有些异常。

    1:2的赔率。

    也就是说,自己下两千,破开了阵法后,叶无忧要给他四千两银子。

    反之,如果自己万一破不开这阵法,也只需要给两千就行了。

    以小博大。

    但商陆此刻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算了吧,虽然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与我赌阵法,但肯定有些诡异,道爷我不多赚,就下两千两。”

    叶无忧轻啧一声,摇了摇头道。

    “两千两,就算赢了,你又能潇洒多久?”

    “香水听过么?风花雪月限量款的香水,最便宜一支,也是五百两银子,那些青楼的花魁,现在谁都不爱,只要这香水,便能当出场费了。”

    看着商陆那有些惊疑的脸色,叶无忧接着笑道。

    “哈,若是你如今还是只愿花上最低廉的几十两银子,当个咸鱼,与姑娘们喝喝酒弹弹琴就罢了,那就当我没说。”

    “都城的白玉楼,光入场就是百两银子呢……”

    商陆眼中光芒闪烁不定,最终,智慧的光芒离他远去,转而是一抹强烈的期待与追求。

    他大喊道。

    “全压,五千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