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梦里啥都有
    那群人影逐渐逼近,叶无忧皱了皱眉。

    这一次,他不会在弄错了。

    若说之前,是因为叶无忧刚来此地,不太清楚王渊明在这里的身份地位的话。

    可此刻,那些苗寨之人,有很大一部分手里拿着利器。

    棍棒,铁锹,铁铲,斧子。

    来意不善。

    “罢了,反正也要呆几天,就帮一帮忙吧。”

    叶无忧自顾自的说道,然后拔出了临渊剑。

    他拦在那条前往房区的小道之上,一人持剑而立,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那群苗人见着叶无忧挡在了路上,当下也是神色不善的开口道。

    “找死啊?快点让开,莫要耽误我们去上课。”

    叶无忧轻笑道。

    “让开?那就先问问我手中的剑吧……等等,你们说啥?上课?”

    那群苗人点了点头,神色不善道。

    “还不快让开,我们要见王师。”

    正当叶无忧有些思维错乱时,身后传来王渊明略有焦急的声音。

    “唉呀,叶兄,莫要动手,这些都是我的学生,快让他们过来。”

    年轻剑客此刻在原地沉默了一会,然后用手指了指前方那群人手中的利器,道。

    “带这些东西,是来上课的?”

    王渊明解释道。

    “我与他们说好了,今天帮我开辟下耕地,还有砍些柴火来,权当是学费了。”

    叶无忧不死心,眼珠子转了又转,指着一名扛着铁棒,身后还挎着一把开山刀的汉子道。

    “那这人,这人总不是吧。”

    那被叶无忧指着的汉子不耐烦道。

    “老子上完课,等会还约了人决斗,怎么,有意见么?”

    叶无忧无言以对。

    但随即,他也跟在了王渊明身后,前去听一听这所谓的讲课。

    为人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者也。

    今日天气还算晴朗,一群人便坐在外面,摆放了一些石块,权当是椅子了。

    王渊明坐在中间的一块青石上,手中并未拿着书本,而是就这么缓缓讲述起来。

    “世间万物,终究是逃不脱一个理字,这个理,可以说是天理,也可以说是道理。”

    “我们常人所做一生之事,其实不外乎对于道理的探索,先代圣人曾言……”

    叶无忧听了半天,然后揉了揉眼皮,觉得有些困了。

    说实话,这不能怪他,纯粹是王渊明讲述的……

    不是说他讲述的不好,事实上讲述的很好,也没有扯那些古朴饶人的言语,是个人都能听得懂。

    但他讲述的语调,实在是太为平缓。

    再加上今日风和日丽,温度适宜,PM指数非常清新。

    却是让叶无忧有一种前世熟悉的感觉。

    顶不住了,先眯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叶无忧被周围的笑声惊醒,他睁开有些朦胧的双眼,打量了一下周围。

    无论是书生们还是苗疆之人,此刻脸上都显得极为欢快,而坐在中间的王渊明,脸上更是有无奈的轻笑。

    “所以说,格物致知这个说法,是有错误的,当然,也并非全部错误。”

    “只是,大家以后千万不要像我一样,对着竹子格了七天七夜,结果什么都没格出来,反倒落了大病,还是讲究从心而为。”

    待到讲述完毕,一个上午也已经过去。

    那些苗寨之人,并未离去,而是带了些吃食,与大家一同吃完饭后,便开始帮王渊明这边开辟耕地,上山砍柴。

    王渊明走到叶无忧身旁,微笑道。

    “感觉如何?”

    叶无忧回应道。

    “讲的很好。”

    王渊明接着道。

    “那你听懂了么?”

    叶无忧爽朗一笑,神气道。

    “没听懂,不,压根没怎么听。”

    王渊明神色一愣,随即苦笑摇头道。

    “那叶兄你还说的这么得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全懂了呢。”

    叶无忧嘿嘿笑道。

    “不是你说的嘛,唯从心而已,没听懂就是没听懂咯。”

    王渊明苦笑道:“这句话可不是这样用的。”

    叶无忧打断道:“都一样。”

    说着说着,叶无忧走到一旁背过身去,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了一壶酒,饮了一口后,递给对方。

    “怎样,要不要来点,我看你嘴唇说的都干了。”

    王渊明眼中一亮,这可是好东西,在这偏僻地方,他几个月都不见得能喝上一壶酒。

    当下他伸手接过,直接仰头便是一大口,随即称赞道。

    “痛快!”

    叶无忧想了想,问道。

    “那么王先生,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

    被贬到这种地方,本就是一件让人极为绝望的事情,但对方却是开起了学堂,若说心中没有什么想法和抱负,那是不可能的。

    王渊明又饮了一口酒,随即微笑道。

    “我只是在遵从本心罢了,顺便弄清一下,这世界上的道理究竟是为何物。”

    他伸出手指了指这整个龙场,然后神色有些沉重的缓缓道。

    “叶兄,你有所不知,这处地方生存下去,实在是太为艰难了,我不可能一直等着朝廷什么时候想起我来,重用我,我如果不做好当下的事情,怕是连那一天都见不到了。”

    “初期,我遇到了许多问题,当时一度有些绝望,但都坚持了下来,现在的话,虽说看上去还好,但还是有着很多很多问题。”

    “这里有着数不胜数的毒虫,毒蛇,而且医术极为落后,就在前两个月,我的一个徒弟病死在了这里。”

    “这里有瘴气,有酸雨,还有野兽会来袭击人类的营地。”

    “这里万山丛薄,苗僚杂居,为了与这边的人们正常交流,我付出了很多努力,结果,你也看到了,似乎还不错。”

    他说着说着,再度饮下一大口酒。

    王渊明的语气突然有些激动起来,神色也有些难以名状,隐隐透露出一丝淡淡的不甘。

    “可是还是有许多问题,问题是处理不完的,凭我的能力,根本无法完全解决

    我一直在想,在想,若是圣人在此,他们会怎样做,如果是圣人的话,我那徒弟就不会被毒蛇咬死吧。”

    “我到现在,数十年时光,都未曾能明白这世间的所谓“真理”。”

    “即便有无数学生请教于我,可我还是不能明白,心学的根本,我到底有何能去当他们的老师呢?

    他们放弃了书院的安康舒适,跑来这穷乡僻壤寻我,去学习这被当今朝廷儒士给唾弃,视为无用,视为大逆不道的学说。”

    “可我自己,却还未曾有明白心学的真正含义。”

    王渊明的脸色有些微红,眼中也有些微醺,想来是许久没有喝酒,如今却是醉了。

    叶无忧神情有些愕然。

    他目光望向前方,望向这整个龙场地域。

    有着简易搭起的房屋,有着一些放养的鸡鸭,有着房屋内的朗朗读书声,有着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菜田耕地。

    袅袅炊烟升起,一旁的耕地内,传来苗寨特有的歌声,却是那些正在帮忙的苗人,一边唱着山歌,一边做着农活。

    如果单论今日的天气来看,那么这幅场面,就如同一副山水画卷一般秀美。

    但在苗疆山林之间奔波了小半个月的叶无忧,却是很清楚的知道,这般美好的场面,是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来完成。

    他自身是二品武者,翻过了七座山,山间到处是蚊虫,平地到处是泥沼,土壤贫瘠,连日降雨,而且存在着极为浓郁的瘴气,你避无可避。

    在本就极为恶劣的环境下,对方一个可以说是身有伤病的中年不入流武者,能做到这一点,其实是很为不错了。

    他叶无忧能想到,最初的时候,一直咳嗽的王渊明,带着几名弟子,在这贫瘠的土壤上播种,在满是瘴气的山中砍柴。

    叶无忧眼中突然多了几分笑意,他缓缓伸了个懒腰,然后一把夺过对方手中酒壶,在对方惊讶的眼神中,一口饮尽。

    他将酒壶丢在地上,拍了拍手,笑道。

    “好了,别抱怨了,该回去了,你个大叔酒量还这么菜,这才几两就醉了。”

    见着王渊明还是一副有些愁苦的神色,叶无忧不由得笑骂道。

    “王大哥,王先生,你在纠结着什么玩意,虽然我不怎么懂你的心学啊,但是悟道这种事情呢,其实有的时候啊,一步就悟了。”

    王渊明此刻显然是已经彻底醉了,打着酒嗝道。

    “瞎扯,历史上的圣人,要么是生而知之,要么是年轻就悟了,哪会像我一样,都快四十岁了,还是这般如此。”

    叶无忧眼中露出无奈,当下只能厉声道。

    “你就说你想不想成圣人吧?”

    王渊明眼中有些微微迷茫,挠了挠头,然后喃喃道。

    “还是……有点想。”

    叶无忧直接拖着对方回到房屋那边,道。

    “既然想,那你就先去歇着吧,困一觉就好。”

    王渊明虽说是喝醉了,但脑子不笨,有些疑惑道。

    “睡觉,跟成圣人有什么关系么?”

    叶无忧白了他一眼,丢下一句话后,负剑远去。

    那句话是。

    “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王渊明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笑意,然后身子一仰,就向着后方倒去。

    房间内有徒弟此刻跑出来,见着师傅醉倒,连忙将王渊明扶起。

    王渊明轻笑道:“莫慌,为师无碍,喝了点酒罢了。”

    那一旁的徒弟此刻犹豫了半响,道。

    “师傅,我知道你无碍,但是……”

    “但是下次喝酒,能不能叫上我们,咱们好几个月没喝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