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双剑合璧
    听的这道声音,叶音神色猛然间有些诧异,随即望了一眼,轻声道。

    “竟然是她来了,看来是打不起来了,这人越多,声势越大,反而越打不起来。”

    众人寻着声音望去,只见得一位身穿紫衣的女子此刻从大殿之外缓缓走进,身后还跟着一位脸色有些苍白的年轻人,身上缠绕着一条黑蛇。

    这名紫衣女子,自然是黎九。

    尽管已经年近四十,但却是因吹雪境界,脸上并无岁月的痕迹,而是透露着几分别样的明媚气息。

    此刻她眉眼带笑,神情傲然的扫过场中诸人,随即在中间停了下来。

    一旁传来众人的阵阵议论之声。

    “五毒教,是那个归隐江湖多年的五毒教?这次竟然重出江湖了。”

    “稀客,真是稀客。”

    “小道消息,五毒教教主似乎曾经与独孤玄有过节,曾经当着众人面破口大骂独孤玄是个贱人,还说他算什么男人。”

    “额……虽说独孤玄当年行事有些嚣张,不过为何要说是贱人?”

    “不必在意,反正五毒教和太白剑宗的过节是少不了了,五毒教人功法诡异,同境界几乎可谓是无敌,这次那叫做叶无忧的小子,是碰上硬点子了,真当他还是二十年前的太白剑宗?”

    议论之声并未遮掩,叶无忧听在耳中,神色却是有些怪异。

    不过随即他就释然开来。

    黎九与自己师傅独孤玄的往事,即便是五毒教内部,都没几个人知道,更别提其余宗派了。

    此刻下方那群人中,竟然有人抱拳向黎九问好。

    “这便是五毒的黎教主吧,久仰久仰,今日一见,果真是如同传闻那般风姿照人。”

    黎九只是轻笑着,看着自己身前这个老舔狗。

    随即,又有人补充道。

    “黎教主还请退去一旁吧,料理这几个家伙,咱们这些人就够了,不需要女人出手。”

    这会不止叶无忧,连黎九的神色也变得怪异了起来。

    她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前方的叶无忧与刘瞎子,随即叹息一声,道。

    “对方不过四人,你们这边为何要这么多人一同?”

    那飞云宗的吹雪老者此刻回答道。

    “黎教主,你有所不知,这太白剑宗的小子牙尖嘴利的很,还有那刘疯子,如今更是为太白剑宗卖命,他已经是登封境界,我们大家自然要多加小心,更是要同仇敌忾。”

    黎九这才轻轻哦了一声,随即笑道。

    “刘疯子那家伙,确实不是个东西。”

    一旁的人面色顿时变了变,虽说刘疯子此刻算是他们的“敌人”,但对方在江湖之上的凶名赫赫,是能跟当初独孤玄扳手腕的人。

    若真要骂对方,他们还是有些隐隐生畏的。

    毕竟那家伙,可是个疯子啊。

    然而闻听此言,刘瞎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朝着下方黎九怒道。

    “你这女人,还不快点上来,别等下老夫砍人的时候一剑把你砍死了……诶,那样好像也不错……”

    黎九本来还带着笑意的脸庞顿时僵硬,随即化作阴沉之色,缓步上前,手中却是指着刘瞎子,冷冷道。

    “刘瞎子,你以为你登封就能杀的了我?”

    刘瞎子转过头去,讥讽道。

    “谁说不是呢?”

    叶无忧连忙上前,拉住了自己这位师娘,好生劝慰道。

    “别别别,师娘,要打回去打。”

    黎九这才冷哼一声,走到了一旁,随即冷眼望着下方众人,眼中是毫不留情的嗤笑讥讽。

    “头一次见把自己怂说的这般有道理的,当今的大宗大派都是怎么了?十人打四人,外人瞧去,怕不是要让人嗤笑。”

    在场无数众人已经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等等,方才那叶无忧小子,叫黎九什么?

    师娘?

    五毒教不是我们这边的么?怎么跳反了?

    此刻叶无忧这边,已经是有着一位登封,两位吹雪,以及一名白虹。

    四人此刻均是气势极盛。

    反观那边那群人,虽说有十人,但此刻一个个均是有些沉默不语,几名白虹境界此刻甚至萌生出了退意。

    登封境界的交战,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真打起来,白虹境界算个屁。

    白云观的陈梦此刻见着四周人如此心态,当下有些气恼,道。

    “诸位不必惊慌,我陈梦代表白云观,牵制住刘枫不是问题,各位只需要……”

    黎九此刻突然眼光一凝,瞥了几眼对方,道。

    “你是白云观的?”

    陈梦没想到对方会问自己,当下也没多想,便回应道。

    “是的,在下白云观第三代弟子陈梦,如今是观主。”

    黎九此刻眼中光芒闪烁,声音渐冷,道。

    “既然知道我是五毒教的人,你还敢站在我面前与我对敌?”

    陈梦眼中浮起一丝疑惑。

    黎九皱了皱眉,轻轻吐出一个人名。

    “鲁青。”

    陈梦眼中神色陡然变化,沉默半响,随即退出到一旁,没有言语。

    陈梦不走还好,他这一走,其余人顿时慌了神。

    因为陈梦是他们这边唯一一位登封境界啊。

    “陈观主,这是何意?”

    “陈观主,这是怎么一回事?”

    陈梦只是闭口不谈。

    陈梦离去,剩下的人哪里还有战斗的心思,当下纷纷起了退意。

    “哎呀,身体突然有些不适,老夫先行休息下。”

    “我先去方便一下,等等就回来。”

    ……

    原本还聚在一起的众人,此刻纷纷找理由散了开来,如同乌合之众。

    叶无忧看的暗自想笑。

    但仍是有几人,尽管此刻决定退去,但或许是在乎自己的脸面,却还是口中放下狠话。

    其中那飞云宗的宗主此刻冷冷道。

    “太白剑宗,今日老夫就暂且放你们一马,我徒儿薛然这笔债,迟早讨还。”

    说罢,他转身便欲离去。

    但叶无忧此刻却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他脚尖轻踏。

    身形化作一道白虹掠出,手中临渊剑陡然出鞘。

    而在其身旁,有一道白衣身影几乎是与他同一时刻掠出,也几乎是同一时间递出手中长剑。

    两柄长剑,剑势如虹,剑光隐隐交汇。

    又或许是因为两者剑法剑意完全一致,此刻竟隐隐有些相互交融的意思。

    宛如双剑合璧。

    飞云宗宗主此刻猛然转身,神色一惊,随即浑身气机陡然暴起,就要抵御。

    但剑芒却是齐齐从他身上一晃而过。

    身后,叶无忧与陆采薇轻轻站立,一左一右,各自手中都有着一把带着一抹殷红的长剑。

    而在其身后,是一脸不可置信,神色错愕的飞云宗老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