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位置
    随着飞云宗老者的身形缓缓倒下,在场众人的神色已经是一变再变,惊诧之声不绝于耳、

    叶音与赵无极,这两人的眼中此刻也有微微错愕,更是身形微微站起,神色有些阴沉。

    尤其是方才还觉得一定打不起来的叶音,此刻更是眼神复杂,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们,或者说这在场的所有人,都未曾想到,叶无忧竟然真的敢这般悍然出手,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击杀了对方。

    况且,对方已经选择散去了啊。

    那飞云宗的宗主,也是一名吹雪境界,此刻身形倒下,胸口处以及肩膀处均有一处洞穿伤口。

    纵然是吹雪境界,心脏被刺穿,也绝对是活不成了。

    但吹雪境界毕竟是吹雪,此刻那飞云宗宗主眼中有些不可置信的呢喃道。

    “你,竟敢……”

    叶无忧目光并未第一时间看向他,而是先望着自己身旁那道与自己一同出剑的白衣人影。

    沉默片刻,似乎是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微笑,叶无忧这才微微点头。

    站在他身旁的,是自己的师妹,陆采薇。

    方才他出手之时,未有任何言语,也未提前露出任何踪迹,但自己师妹却是仿若心有灵犀一般,与自己几乎是同一时刻迈出了步伐。

    若只是叶无忧一人单独出手,就算最后能杀的了这老者,但也要花些时间费些功夫,绝对做不到一击必杀。

    但陆采薇那一剑,却是生生改变了一切。

    尽管同为吹雪境界,但飞云宗宗主,却是丝毫无法阻挡这一剑。

    叶无忧的目光这才缓缓扫过周围,环视过周围人群,最终落在了那躺在地上不起的飞云宗宗主身上。

    身旁,依旧是那般繁杂的议论声。

    “这……这太白剑宗简直太过狂妄。”

    “赵宗主,叶庄主,你们可要做主啊。”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行事,简直是胆大妄为!”

    叶无忧听在耳中,嘴角只是露出一丝冷笑。

    有人想要上前,对叶无忧悍然出手,但却被两柄剑光拦下。

    一柄是陆采薇手中春秋剑,而另外一柄,则是刘瞎子。

    此刻刘瞎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叶无忧身前,先是瞄了一眼叶无忧,低笑一声。

    “说了这么半天,若是你不出手,老子还真是瞧不起你。”

    随即他手中长剑轻挥,一股属于登封境界的气息便从其身上散发而出,笼罩整个大殿内。

    整座殿堂之中此刻响起刘瞎子那狂放的话语。

    “老夫刘枫在此,晋入登封之后还未有爽快的打过一架,我倒要看看谁敢上来!”

    那些原本忍不住的人,此刻神色一顿,身形却又是退了回去。

    刘疯子,曾经血洗过整整一个宗门的疯子。

    谁敢轻易招惹。

    地上那飞云宗的老者,此刻还有一口气存在,睁着模糊的双眼,眼神却是死死的盯着叶无忧,仿若要将其生吞一般。

    叶无忧此刻从怀中拿出一物,紧接着高高举起。

    那是一张纸。

    白底黑字,其上还写着两个鲜红的人名。

    那是一张生死状。

    叶无忧此刻缓缓开口,声音平淡,但却以雄浑真气激射而出,整个大殿,乃至殿堂之外都能够听的一清二楚。

    “飞云宗弟子薛然,一品白虹境界,曾登我太白山门挑战。”

    “但他辱我太白剑法,更是放言要迎娶我师妹,我师妹那时身有伤势,惜败于他,他更是对我师妹不屑一顾。”

    “我作为太白剑宗传人,如今更是太白剑宗的宗主,不堪此言,与之一战,并签下生死状,生死各安天命,怨不得他人。”

    “全程都是公平对决,我那时更是二品境界,完全不存在以势逼人的场面,那一日围观群众,也是大有人在,薛然之死,乃完全是他自己肆意妄为而导致。”

    叶无忧此刻忽然冷哼一声,随即将这纸生死状,丢到了地上那飞云宗主的脸上。

    “老匹夫,好好看着,这是你那宝贝徒儿亲笔写下的东西。”

    “江湖上本就有人针对我太白宗散步流言蜚语,我暂且不知道是谁,也没那么多功夫去一个个勘察,但是飞云宗不在此列。”

    “飞云宗,我却是很清楚,你让你弟子薛然前来,心中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思,当我不知道么?还是说众人都是傻子?”

    “我师妹从未说过比武招亲这种话语,也不知是谁传这些流言出去,可笑的是,竟然还有不少人当真,纷纷来我宗门挑战。”

    人群之中,在下段处,那些都是一些一流末,乃至最高只是二品境界的宗门,此刻有一些人收回了目光,不愿去看向叶无忧。

    似乎是被说中了某些事情。

    地上的老者此刻终于没了气息。

    叶无忧牵起陆采薇的手,却并非是向外走去,而是继续回到座位上。

    然而,终究是有人站了出来。

    无极宗的宗主,赵无极,作为这次盟会的举办人,此刻终于起身,向前轻踏一步,便来到了叶无忧身旁。

    他是登封境界。

    此刻赵无极两眼微眯,打量着叶无忧,淡淡道。

    “年轻人,有些火气其实没什么,但这件事情上,你确实做错了。”

    叶无忧摇了摇头。

    飞云宗,自薛然之后,为太白剑宗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在自己出去苗疆那段时间,叶无忧就听闻,对方曾派人前来讨要公道,而且来势汹汹,宗主亲自带着不少人前来。

    若非是刘瞎子当时在场,出面挡下,只怕是整个宗门都要鸡犬不宁。

    而这之后并未结束,他们先是到临近的洛城之内,散步了不少流言。

    幸亏李老板在场,大肆散财,况且官府也与太白剑宗熟络,这才平息了下来。

    可江湖上的流言,却是从那日开始就日益增多。

    流言,叶无忧不惧,大多数不过是骂骂太白剑宗过往如何如何,行事多么恶劣,这没什么。

    二十年前那时候,可能确实如此,有的时候,错了就错了,被人骂几句,不算什么,咱要认。

    可飞云宗,却是单纯针对叶无忧师兄妹二人。

    叶无忧当时听着这些流言蜚语,尤其是听到对方指责自己师妹种种,当时心中便已经有些上火。

    如今这飞云宗宗主,主动站出来就罢了,不打散了也没什么,叶无忧多少给叶庄主几分面子,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动手。

    可对方,却是还留下狠话?

    叶无忧不知道对方是为何,真是修炼到糊涂,反而看不清局势了么。

    但他只知道,自己当时心中有一股无明业火升起,身体几乎是不由自己控制的,就冲了出去。

    叶无忧轻轻笑道。

    “赵宗主,我倒是有一事想要问你,不知能否做出解答。”

    赵无极双眼微眯,没有回话。

    叶无忧也不在意,而是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前方的上四位,也就是叶音身旁一位。

    他自顾自的道。

    “赵宗主,我想问一下,我们的位置,究竟是不是在那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